第2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心里掠過諸多念頭︰這些是什麼人?綁匪?怎麼混進賽場來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綁架選手干什麼,難道是比賽的一環?

    他背後被人一推,便身不由己的往前走。夜晚森林的道路崎嶇難行,沒兩步只听身後撲通一聲,隨即有人喝罵︰“——起來!”

    是迪恩摔了一跤,踉踉蹌蹌爬不起來。

    “磨蹭什麼!”押他那人不耐煩,舉腳就往上踢——誰知踢中那一瞬間,迪恩猛抓住他腳腕,就勢一個漂亮的肘擊,干脆利落把那人膝蓋扭成了兩段!

    “啊——!”

    慘叫聲頓時響起,電光火石間加文伸手奪刀,動作迅猛猶如凶悍的夜隼,劈手將刀柄狠狠砸到綁匪天靈蓋上!

    那一下要不是留了力,當即就能把人顱骨打爆。饒是如此綁匪也來不及發出一聲,當即撲通倒地,周圍人都怒喝著猛撲上來。

    迪恩飛身躍起,當空將加文撲倒在地,幾枚子彈當即裹挾厲風從他們頭頂上飛了過去。這時也來不及道謝,加文就勢滾地爬了起來,抓起迪恩大喝︰“——跑!”

    亂朱就停在土丘下的空地上,然而原始森林中土丘的背陰面就算白天都很難走,黑燈瞎火的更不用說。他們兩人連腳步都邁不開,幾乎是一路從尖銳的亂石間滾下去的,混亂間也不知道身上、手上被割了多少下,加文只覺得一只手死死護在自己眼楮上,瞬間他反應過來那是迪恩。

    “快跑!”他們一路滾下石灘,迪恩掙扎著爬起來怒吼。

    兩人踉踉蹌蹌穿過空地,而綁匪都只追到土丘頂上,居高臨下的舉槍射擊。

    他們用的全是電光彈,空地上頓時開了滿地藍光,仿佛無數耀眼的小花。短短幾步路程就像隔著天塹,迪恩強行把加文塞到樹窠子里,自己在亂石的掩護下抱頭滾到機甲邊,也不知道中途有沒有中槍,伸手就想去開機甲。

    誰知能源鍵怎麼按都沒反應,迪恩一時熱血沖腦,狠狠一砸艙門怒道︰“亂朱!”

    機甲後閃出一道人影,只見手里捧著平板電腦,主控源赫然連出一道線來通往機甲內部。

    ——綁匪中有技師!迪恩立刻明白亂朱也被控制了,然而危急時刻別無他法,只見那人一手掏槍,直接就對準了自己。

    這就結束了?

    瞬間迪恩腦子里閃過很多念頭,仿佛想了很多又仿佛什麼都沒想,唯一最清晰的就是︰要死了。

    他還沒來得及感受死亡的恐懼,突然只見遠處夜幕中,加文霍然起身怒喝︰“亂——朱——!”

    仿佛驚雷當空劈下,石灘地動山搖,最後一個字尾音尚未落盡,亂朱在狂卷的氣流中悍然啟動!

    “我操!”那人失聲尖叫,失手丟了槍,從他電腦上連接到亂朱腦髓中樞的數據線突然閃出電光。緊接著 里啪啦,火花一路往下,“ !”一聲巨響電腦竟爆炸了!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山頂上那群劫匪甚至停了射擊,瞬間只以為自己的眼楮出了毛病。

    “亂朱!”加文厲聲道︰“過來!”

    亂朱雙眼驟然亮起,伸手拽出數據線,輕而易舉將那人連電腦一起扔出了幾十米外。緊接著它彎腰撈起迪恩,平平把他托在自己巨大的鋼鐵手掌里,只邁出一步就來到加文身前,用一個在機械看來靈敏到不可思議的動作將他輕輕拈了起來,放到自己頸窩中的粒子炮管上。

    那里正巧有個凹槽和支架,加文迅速調整到一個舒服的姿勢坐了,沉聲道︰“反擊!啟動軌道炮程序!”

    鋼鐵巨人順從轉身,抬手,軌道炮從手臂下旋轉而出。

    山丘頂上的綁匪只覺得自己在做噩夢,齊齊後退半步。

    “不、不可能……”其中一人顫聲道︰“我們明明把它強制關機了,駕駛員是怎麼控制機甲的?!”

    “外部操作!那小子他媽的會外部操作!”

    “怎麼可能?!那只是個毛孩子——”

    幾個人駭然色變,為首的綁匪卻面孔蒼白,連聲音都不對了︰“不,不是駕駛員——現在操縱機甲的,是那個武裝技師……”

    空氣瞬間死寂,緊接著雪亮光芒從炮口閃出,成為一個呼之欲出的耀眼光球。

    下一秒,光球悍然沖出,把整片土丘炸得沖天掀起!

    ——轟!

    半片夜空被炮火染紅,整座森林亮如白晝。上噸重的土塊和岩石飛上天空,猶如從天而降的坦克,地動山搖中轟然落回地面。

    亂朱頂著機關槍掃射般的巨大岩石,沖進去搶回駕駛艙和技師艙。加文從機甲肩部的炮管上凌空躍下,穿過重重炮火,千鈞一發之際恰好掉進技師艙里,隨即被送進機甲內部,艙門砰一聲重重合上。

    “你沒事吧?”他抓過通訊儀吼道。

    迪恩也緊隨其後跟著跳了,頭昏腦漲摔進駕駛艙,掙扎道︰“沒事!你呢?”

    “很好!繼續射擊!”

    亂朱在硝煙中暴風雨般射出一連串子彈,到處只听地面炸飛的乒乓聲。不多時只見遠處紅光暴起,繼而氣流狂卷,一架武裝飛艇在暴風中迅速升空。

    “操!”迪恩破口大罵,狠狠調轉炮口,電磁彈挾著長長的尾光向空中斜射而去。

    ——其實在這樣的可視條件下,擊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然而綁匪被他們搞怕了,飛艇根本不敢跟他們正面對峙,只勉強躲過炮彈,掉頭就向遠方沖去。

    亂朱的飛行系統在比賽前就被鎖住了,眼下想追也追不上,只得忿然頓住腳步。

    幾秒鐘後飛艇化作一道亮光,遠遠消失在了夜幕里。

    迪恩重重一拳捶上操作台,咬牙切齒︰“究竟是什麼人……加文!你沒事吧?”

    耳麥里傳來加文含混不清的聲音︰“嗯,手有點出血。”

    “怎麼回事,我現在就過去——”

    “不不,別過來。”加文用衣服包好手臂,彎曲幾下發現活動無礙︰“——已經沒事了,通知賽委會吧。”

    迪恩本來一顆心提到嗓子眼,聞言突然想起加文的血里信息素氣味濃厚,自己一聞肯定會失控的……而且他在包扎,肯定衣著不整,貿然沖進去的話該多尷尬……

    迪恩克制不住的想象了幾個畫面,頓時面色漲紅。

    “你怎麼了?”加文奇問。

    “……沒、沒什麼,神經帶打結了。”迪恩結結巴巴找了個理由,慌忙發通訊請求給賽委會。

    比賽中為了防止作弊,一般禁止選手和組委會聯系,違者會被直接取消比賽資格。然而這種時候也顧不上許多了,迪恩戴著耳麥屏聲靜氣,半晌只听對方傳來機械的聲音︰“選手0012您好,為保持比賽公正,請勿向賽委會發送通訊請求。重復一遍,為保持比賽公正,請勿向賽委會發送通訊請求,違者將被取消資格——謝謝!”

    “嘀——”一聲長音,通訊斷了。

    “……他們不接受通訊。”迪恩疑竇頓生,狐疑問︰“難道這是組委會故意安排的?”

    加文靜了片刻,“我不這麼認為。”

    “那組委會為什麼——”話音未落迪恩發現機甲轉了個身,竟然邁開腳步開始飛跑,頓時奇問︰“你想干什麼!”

    加文置若未聞,讓亂朱以百米沖刺般的速度大步跑過石灘,沖向對面的森林。鋼鐵巨人的腳步讓整片大地都在震蕩,幾步後亂朱猛一發力,凌空躍起,如同大鳥般在空中滑翔了上百米,猛然抱住了參天古樹!

    駕駛艙瞬間倒翻,迪恩砰的一聲撞上牆角,痛苦的捂住鼻子。

    古樹足有幾百米高,在鋼鐵巨人的重量下被迫彎下腰,發出了沉悶的轟鳴聲。然而加文微操極出色,亂朱靈活避開撲面而來的大叢枝杈,猴子一般很快爬到樹頂。

    “你到底想干什麼!”迪恩捂著嘩嘩流血的鼻子問。

    技師艙里加文以同樣的動作捂著鼻子,但聲音听起來既沉穩又鎮定,仿佛渾沒這回事兒一般︰“嗯,找人。”

    “你想看其他學生有沒有踫上綁匪?”

    “不,他們應該沒問題。”

    “那你這是要——嗷!亂朱別動!我頭有點暈……”

    “找克萊爾,”加文打斷了他,“他應該是另一個遭襲的。”

    話音未落遠方天空泛出微微的紅光,片刻後大地震顫起來,伴隨著一聲打雷般的悶響。

    迪恩失聲道︰“電磁炮!”

    ——就是那里!

    加文從樹頂一躍而下,撒腿向紅光亮起的方向飛奔!

    亂朱從來沒有跑得這麼快,仿佛在和呼嘯的夜風賽跑,樹木、小溪、石灘和土丘都閃電般從身邊掠過。

    這幾乎是機甲在陸地的極限速度了,連A級機甲都未必能快到這個地步。在劇烈的顛簸中迪恩不由擔心亂朱的膝關節會因此受損,不過很快眼前出現隱隱紅光,劇烈的爆炸聲昭示了目標近在前方。

    ——轟!

    亂朱瞬間抱頭側身,只見白色機甲巨人橫空炸飛,一路拖倒上百棵參天古木,狠狠撞塌了遠處的岩山!

    “克萊爾的機甲!”迪恩在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吼道︰“快閃!”

    亂朱當即蹲下,電磁炮緊貼著頭頂飛了過去,瞬間再次將白色巨人炸上了天空!

    那場面簡直太混亂了,本來原始森林地理條件就差,黑夜里可視度幾乎為零,電磁炮還把周圍映得到處是刺目的反光。亂朱勉強回頭,幾秒鐘後才看見頭頂上有一艘大型武裝飛艇,火力裝備竟比他們剛才遇到的綁匪更加精銳!

    飛艇前端伸出炮口,對準白色巨人,下一發電磁炮閃出奪目的白光。

    雖然迪恩和克萊爾關系極差,還有點情敵相見分外眼紅的意思,但此刻迪恩知道絕不能讓它再攻擊機甲了——再攻擊克萊爾就真死了!他頓時暴喝一聲,悍然舉起軌道炮對準飛艇,眼見著就要沖上去對轟!

    “嘀嘀——”就在這時耳麥中傳來提示音︰“警告,艙門已打開,技師即將脫離!技師即將脫離!”

    “加文!加文你要干什麼?!”

    “飛艇交給你了!”加文的聲音在耳麥中吼道︰“你行的!”

    迪恩簡直了,低頭一看只見加文打開技師艙,斜背兩把長刀,在暴風中鑽出了艙門。

    順著他的方向往下望去,迪恩這才注意到地面竟然還有幾個人——幾個綁匪在圍攻一個穿黑色戰斗制服的男生,是克萊爾!

    “你他媽的是想去找死嗎——!”迪恩聲嘶力竭吼道︰“回來!別下去!”

    話音未落加文一松手,順著狂風一躍而下!

    那幾秒鐘格外漫長——至少在克萊爾看來是這樣的。

    他把技師推上機甲,自己卻被綁匪纏住了。爭斗中他打傷了兩人,自己也被電擊彈射穿了肩膀,噴涌而出的鮮血足足浸透了半邊身體。

    “他、他媽的……”克萊爾重重喘息,在滿面鮮血中狠狠盯著圍過來的幾人,孤狼一般的眼神格外凶悍可怕。

    大概是忌憚他那不要命的膽量,幾個綁匪都有些遲疑。為首兩個對視一眼,默契的分開左右包抄,緊接著互相一點頭,從一左一右同時撲上!

    電光火石間克萊爾大吼一聲,架住左邊那人,用盡全身力氣一拳將他打翻。緊接著右邊綁匪把他當胸踹倒,克萊爾砰的倒在撒滿碎石的地面上,來不及起身就哇的吐出一口血。

    “把他綁起來!”

    “媽的這小子太能打,先把他手廢了!”

    克萊爾絕望喘息,被踹斷了的兩根肋骨讓他根本爬不起來,用盡全力也只能勉強掙扎。朦朧中他看見有個綁匪走過來,居高臨下注視著他,緩緩舉起槍。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不,不——

    克萊爾心跳幾乎停止,瞳孔緊縮——就在這時變故陡生,只听身後風聲呼嘯,緊接著一道黑影當空撲下,如捕食的鷹隼般瞬間單膝落地!

    “什——”綁匪話未出口,只見來人反手抽刀,翻腕一揮!

    “叮!”震耳欲聾的亮響,綁匪只覺手中驟輕,低頭才發現槍口被刀鋒生生砍短了一截!

    “什麼人!”

    綁匪各自大驚,拿槍的那個更是當即退後幾步,驚疑不定的望向來人。

    克萊爾幾乎呆住了,滿心眼里都是難以置信。他看著那人收刀起身,回頭望向自己,雖然角度居高臨下,但眼神卻沉靜平穩沒有半點波瀾。

    “——加、加文……”

    “還能跑吧?”加文直接打斷了他,完全沒打算煽情的意思︰“後面有個石洞,你先進去躲著,待會打完了再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