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爆炸仿佛激活了某種東西的信號,場內氣氛瞬間就變了。

    加文抬眼,發現不知何時所有人都抽出了武器,下一秒轟然巨響從身後傳來,只見一個星際軍校學生悍然開炮,當即將離自己最近的對手轟飛了出去!

    氣流將眾人掀得一片混亂,加文當機立斷,轉身就向叢林深處跑!

    這時候就看出高下來了︰幾個著名軍校的選手動作極快,不約而同的向各個方向沖出,而他們身後的停機坪頓時陷入了炮火的地獄。起碼四分之一機甲都在混戰中受到了波及,那些炸飛零件的還算小事,很多人連對手都沒看清就被炸毀了能源中樞,當即被判出局。

    公頻不斷響起某某機甲被砍,某某選手被淘汰的通知,包廂里的各個校長頓時臉色一片精彩。

    “六十六個,”卡洛琳望向大屏幕,微笑道︰“今年有超過一半學生撐過了比賽開始的頭兩分鐘,可喜可賀啊各位。”

    幾個種子軍校的人都從容微笑以對,其他人臉上表情各異,各自咬牙不語。

    “您的學生開了個好頭呢,卡洛琳校長,”戴納漫不經心問︰“那個就是拉格瑞少將的兒子迪恩嗎?听說他們家在孩子十八歲時就就專門定制C級機甲來供他訓練了,現在看來果然很有成效,真是後生可畏啊——”

    “今年代表貴校參賽的學生才真讓人刮目相看呢,據說是個Beta女生對吧?”卡洛琳立刻熱情回應︰“當初晚宴的時候就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還是位難得的美人呢!一個Beta女生尚能如此出色,貴校學生有多臥虎藏龍就可以想象了——”

    兩個校長哈哈大笑,接著各自轉回頭。

    戴納咬牙切齒,心說拉格瑞家那毛頭小子不就是佔了家世的光麼?要沒家里給他提供上好的訓練條件,他哪點比得上我們星際軍校的學生?!退一萬步說就算他贏了那也不算你們學校的功勞,人是自己家里給教的呢!

    卡洛琳冷笑不語,心說堂堂一座星際軍校,千挑萬選只找出個Beta女生來參賽,你們學校的Alpha得爛成什麼樣?要是最後打進決賽了還好說,萬一頭兩輪都沒撐過去,看你們的面子往哪擱!

    包廂里氣氛詭譎,賽場上就完全不一樣了。

    經過第一輪無差別轟炸,六十六台機甲脫穎而出,從各個方向沖進了佔地十幾萬平方公里的原始叢林。

    比賽主要看兩點︰第一是誰先橫穿森林抵達目的地,第二是誰在中途拿分最多。

    別看選手們駕駛的都是C級機甲,其實這些機甲的飛行和導航系統都被關閉了,橫穿森林只能靠走。直徑四萬公里的森林足夠他們跋涉好幾天,而中途是沒有任何食水的,一切都必須自力更生。

    為了爭奪有限的生存資源,也為了贏得更多分數,這段路程中充滿了各種血腥搏殺;而那些打敗所有對手的幸運兒們也未必能走出森林,因為森林深處還有很多罕見的生物,每年被它們淘汰出局的選手也不在少數。

    刀光劍影步步驚險,是這段旅程的真實面目。

    亂朱揮刀劈開亂藤,大步跨過崎嶇的岩石。

    加文坐在技師艙里發呆,被松綁的迪恩坐在駕駛艙里開機甲。原始森林很難走,迪恩第二十次艱難翻過充滿動物死尸的土丘之後,終于對這難堪的靜寂忍無可忍了︰“我說……為什麼我們要走這條路?”

    這簡直是沒話找話,因為腳下根本稱不上是路,他們只是沿著亂朱沖進叢林時的方向往下走罷了。

    “因為弱雞最少。”沒想到加文立刻給出了回答。

    “什麼意思?!”

    “弱雞最少的意思。”

    迪恩︰“……”

    機艙內一片沉默。

    “打弱雞不是能加分麼?”五分鐘後迪恩終于再次開口問。

    加文︰“別人也這麼覺得。”

    “……所以?!”

    “所以讓別人先打。”

    迪恩︰“……”

    又是一陣沉默。

    “我以為這種比賽的目的就是趁半途中盡量給自己加分,攢夠分數後一鼓作氣沖出叢林,然後在——”五分鐘後迪恩終于第三次忍不住開口。

    “然後在沖出去前被幾個軍校聯手圍攻,因為你已經變成了分數最高的肥羊。”

    “怎麼會?!”

    “怎麼不會?”

    迪恩呆在駕駛席上反應不過來,只听加文淡淡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我們等別人把分數拿到手了,再把別人干掉不遲……等著吧,三天後自然會有人來求合作的。”

    迪恩恍惚有點明白了,但還是不能確信︰“在這種地方跟從沒見過的敵人聯手,你怎麼敢肯定會有人干這種事?”

    加文笑了起來。

    “當然不敢肯定,但合縱乃兵家常勝之術……”他頓了頓,漫不經心道︰“我相信對手的智慧。”

    同一時刻,森林另一端,兩台機甲在經過殊死搏斗後終于分出了勝負。

    勝利者滿身瘡痍,帶著系統獎勵的六百二十分,踉踉蹌蹌轉過身,緊接著迎面雪光一道。

    “叮!”公頻聲音一響︰“機甲華弧偷襲對手成功,獎勵四百分,附帶對手所得六百二十分;機甲獸鱗被斬,駕駛員淘汰出局。”

    倒霉的勝利者躺在地上,半晌才“哎!”的重重嘆口氣,狠狠一拳捶到地上。偷襲者則滿載而歸,滿心得意的轉過身,正想往遠處走,突然被雷劈了一般僵在原地——

    二百米處一台黑色機甲站在山丘上,靜靜的望向這里。

    “拉斯加德……”偷襲者退後半步,顫聲道︰“星際軍校拉斯加德……!”

    黑色機甲躍下山丘,轟一聲重重落到地上。

    偷襲者立刻舉炮對準,卻不敢輕舉妄動,駕駛艙里的選手滿頭滿臉都是汗。

    星際軍校拉斯加德,別看是個Beta女生,但其天才之名在附近軍校間很是響亮——據說她的精神閥值強到可以自由控制A級機甲,是今年的冠軍種子選手,對付自己還不是小菜一碟!

    何況自己現在剛拿到一千分,正是條不瘦不肥的小魚,誰會拒絕送到嘴邊來的肉?!

    偷襲者雙手微微發抖,連帶機甲也詭異的僵直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森林中氣氛極度詭譎,正當偷襲者進退維谷之際,黑色機甲突然轉過身。

    “……啊?”

    偷襲者瞪大眼楮,只見黑色機甲竟然就這麼旁若無人的走了。

    “他跑了,拉斯加德。”黑色機甲中,技師懶洋洋的把腳翹在控制台上,因為嘴里叼著棒棒糖所以聲音听起來嗚嗚噥噥的︰“你真的不下手嗎?一千分呢,現在賽場上分數最高的不過兩千五——”

    “還不到時候。”

    “還不到?小心輸掉比賽戴納老頭跟你哭鼻子喔!”

    耳麥中一片沉靜,片刻後只听一聲輕輕的反問︰“——輸?”

    “比賽頭三天,誰得分高誰才是真輸。”拉斯加德靠在椅背上,輕輕撫摸面前乖順的機甲神經帶︰“不信你到第四天再看,誰能保持兩千分以下,誰才是真正的高手……”

    “如果在比賽頭三天保持兩千分以下的話,”加文坐在篝火邊,聚精會神的翻轉著手里的烤野兔︰“第四天,基本上我們就贏了。”

    他隨手抓起一把香料撒到烤野兔上,油汪汪的肉發出“滋啦——”一聲誘人的焦香,迪恩眼楮頓時直了。

    比賽第一天下午他們一直在不停跋涉,加文指出的路線非常正確,路上他們沒有遇到任何對手。傍晚他們從機甲里出來開始駐營,準備飲水和晚飯,迪恩便當仁不讓的要去打獵。

    這其實挺正常的——Alpha嘛,當然要抓緊一切機會展示自己身為雄性的能力,為Omega提供豐富的食物和強大的保護,這樣才能增加求得配偶的幾率。你看雄獸在雌獸發情時還知道築個窩、叼個食、展示自己的捕獵能力來討配偶歡心呢,這完全是譜寫在生物DNA里的本能啊。

    迪恩于是滿懷壯志的去了,加文十分淡定的送別了他,留在原地生火燒水。

    結果一小時後迪恩氣喘吁吁的回來,雖然表情悶騷,眼神卻閃爍著難以掩飾的驕傲——他竟然拖回來一頭幾百斤的大羚羊!

    長著巨大彎角,如同肉山般壯觀的大羚羊!

    “都是你的了!”迪恩把羚羊往加文面前一拖,驕傲道︰“吃吧!”

    “……”加文目瞪口呆,半晌顫聲問︰“謝……謝謝?”

    作為一個合格的Alpha,肯定是不能讓Omega親自動手干重活的,迪恩呼哧呼哧的拖著大羚羊跑河邊處理去了。

    加文默默看著他埋頭苦干,十分鐘過去了……半小時過去了……一小時過去了……日頭漸漸偏西,倦鳥紛紛歸巢,烏鴉發出“呱——呱——”的叫聲,從干得熱火朝天的迪恩同學頭頂上飛過。

    “……”加文終于默默起身走向樹林,路上隨便摸了兩顆石子攥在手里。

    十分鐘後他再出來時左手拎著兩只肥嫩的野兔,右手捏著一把香草,口袋里還揣著一包野莓果——晚飯終于有了。

    加文拿匕首三下五除二把野兔處理了,血放干淨,內髒挖出來埋進土里,包著樹葉放到火上去烤。第一只野兔極肥,又撒了現摘的新鮮香草,那油香很快傳到河邊,迪恩嗅著味道一回頭,當即沒把眼珠子瞪出來。

    “吃飯吧,”加文淡定道,“別玩了。”

    迪恩︰“……”

    迪恩終于發現,自己竟然成了一個依靠Omega獵食並照顧的Alpha!

    為什麼還活著!為什麼還不去撞死!

    迪恩滿臉麻木,下意識咬了口野兔肉。下一秒他赫然發現肉嫩得滿嘴流油,從未有過的挫敗感頓時把玻璃心擊成了渣︰“你怎麼……你怎麼做到的?!”

    “天分吧。”加文聳聳肩,把第二只野兔撕了一半遞給他。

    可憐迪恩同學的三觀都被毀滅了︰半年前他還覺得Omega是天生需要人照顧的嬌弱生物,應該關在玻璃盒子里嚴密保護,沒事不能隨便放上街;結果一轉眼他就坐在篝火邊,享受Omega打來的獵物,內心還可恥的覺得那兔肉很好吃。

    迪恩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又沒什麼,隨便烤烤而已。”加文一邊烤火一邊不以為然道︰“以後你要是參了軍,跟部隊到其他星球去野外拉練,那時你就知道其實大家都會弄兩手……有些將軍燒烤技術還很好呢,自己給自己加小灶吃。”

    迪恩低頭啃兔肉,半晌悶悶問︰“加文。”

    “嗯?”

    “其實你家也是軍部的吧?”

    加文一愣,“為什麼這麼問?”

    “能把Omega孩子培養成你這樣還送來上軍校的,除了軍部那有數的幾個高官家庭,估計也沒別人了——而且你對機甲比我還熟悉,這要不是從小就開始砸錢砸設備,哪能訓練到這個地步?”

    他又苦笑一聲,搖頭道︰“軍部高官不願孩子被送去Omega保護協會那種地方,打了抑制劑送來上軍校什麼的,這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過我就奇怪誰敢標記你,難道也是軍部的嗎?”

    加文默然不語。

    迪恩抬頭看他,眼神帶著深重的失落︰“是很強大的Alpha?”

    “……”

    “我沒有其他意思,就是想……想知道。以後我也會變成很強大的Alpha,如果有一天你還願意接受的話……”

    “迪恩,”加文為難的打斷了他︰“我真的只喜歡女孩子。”

    迪恩再次體會到那種五雷轟頂的混亂感,這次他足足僵了三十秒,終于想起很重要的一點︰“等等!你說的‘女孩子’是指Alpha,還是Beta,還是……”

    “當然是Omega,”加文推心置腹道︰“其實我只是不喜歡被人壓。”

    轟隆一聲響雷劈下,迪恩差點被劈了個魂飛魄散。

    一個Omega說他不喜歡被人壓,他想壓另一個Omega……

    ——這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這是怎樣的異端啊我去年買了個表!不不,遇到這樣的Omega我去年一定買盡了全世界的表啊!

    迪恩簡直了,盯著加文無辜的臉半晌,突然心頭一陣悲從中來︰“那標記你的Alpha到底是怎麼回事?”

    “哦,意外被咬了一口。”加文淡定的摸摸脖子︰“反正過段時間就沒了,隨它去吧。”

    他不在意的揮揮手,神態間滿是不以為然。

    按理說這種態度對其他Alpha來說是好事,但迪恩完全高興不起來。相對于“甜美的Omega被其他Alpha標記了”這件事來說,“甜美的Omega喜歡壓另一個甜美的Omega”就仿佛一扇嶄新的大門,緩緩在迪恩面前打開,後面赫然是無盡的黑暗和深淵。

    為什麼會這樣……迪恩十分絕望,覺得整個世界都沒救了。

    那天晚上睡覺時迪恩輾轉反側很久,心里模糊的想著難道真要打光棍一輩子嗎,後半夜才朦朦朧朧合上眼楮。

    加文倒是一貫的淡定,把技師艙從機甲里拖出來,挨在篝火邊很快睡了。

    結果這一覺注定不安穩,凌晨時分加文突然從睡夢中驚醒,感到有人在技師艙外走來走去;他凝神一听,恍惚有幾個人在低聲交談,緊接著頭頂上的艙門“ 當!”一響。

    有人!

    加文瞳孔緊縮,下一秒艙門竟然被某種金屬工具猛然撬起!

    冰冷的空氣一灌而入,加文還沒來得及起身,緊接著就被人一刀抵在脖子上︰“不準動!起來!”

    月光下周圍竟然站著好幾個人,一色叢林作戰服,面罩把臉擋得嚴嚴實實。拿刀抵加文的那個人看上去特別凶悍,拽著頭發把他拎起來,“ 嚓”一聲就給上了手銬。

    “就他們倆了,”後邊有人小聲道。

    加文想回頭看看迪恩,但剛一動就立刻被刀刃狠狠一抵︰“不準動!听見沒有?!”

    加文咽喉劇痛,動作當即頓住。片刻後只听後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腳步聲,緊接著有人問︰“都搞定了?”

    “嗯,那邊那組也完事了。”

    “行,告訴他們原定地點集合。”腳步由遠及近,只見一個頭領摸樣的綁匪走過加文身邊,連頭也沒回,揮揮手不耐煩道︰“先把這兩個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