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說第二天去找迪恩,但第二天仍然沒訓練成。

    因為迪恩一見到他就開始暴躁,就像條被人奪走獵物的狼一樣躁動不安,走來走去的試圖嗅他後頸,仿佛隨時打算撲上去咬一口。

    雖然加文非常冷靜克制,但也架不住迪恩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狂,進駕駛艙之前兩人甚至差點在更衣室里扭打起來。

    最終迪恩是帶著嘴角的青紫上機甲的,滿臉陰桀驁沉,那樣子不大像他,倒有點像他那個著名的壞小子同學克萊爾了。

    對加文來說倒沒有什麼區別,被信息素控制從而意識不清狂性大發的Alpha他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早習慣了。說起來他剛復甦的時候覺得當Omega不如當Alpha,因為Alpha各項素質都出類拔萃,能夠從事的職業範圍也廣;但經過井格、迪恩、克萊爾、亞倫上將……等等這些反例之後,他覺得最好還是當個Beta吧,冷靜自控又天生享有更多自由的Beta才是真•人生贏家啊。

    這天的訓練很不順利,因為迪恩精神狀態不穩定,導致亂朱也無所適從,差點左腳絆右腳摔個狗啃泥。所幸電光火石間加文奪走了迪恩對機甲的控制權,鋼鐵巨人一個利落的翻轉,穩穩以跪姿停在了平原上。

     當一聲加文推開艙門,凌空跳到地上,一言不發往遠處走。

    “站住!”迪恩匆匆跟著他跳下來,怒道︰“明天就比賽了!你往哪跑?!”

    加文連頭都沒回。

    “我說你給我站住!”

    迪恩沖上去伸手抓他肩膀,手還沒落下,腕部就被凌空一抓,隨即加文轉身一拳。

    電光火石間迪恩意識到自己又要挨揍了——然而屈辱感還沒升起來,就只覺風聲一頓,加文拳頭硬生生頓在了他下巴前。

    “我們無法配合的,”加文收手退了半步,語調平平道︰“訓練也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他那一拳警告的成分居多,實際已經很顧及Alpha的顏面了。然而這種姿態讓心氣高傲的迪恩更加屈辱,他死死咬緊牙關,半晌才勉強克制下來︰“……那明天的比賽怎麼辦?”

    “你能控制的時候你控制,你控制不了就換我。老實說,我輸的可能性比較小。”

    這話說得坦坦蕩蕩,迪恩甚至無處反駁,半晌才氣結問︰“為什麼你那麼強?!”

    加文沉默不語。

    他看著傍晚的風吹過平原,夕陽染在少年倔強的臉上,一絲喟嘆從心底無聲無息掠了過去。

    他們都不知道很多年前另一個人問過相同的問題——帝國皇帝海因里希。當然他沒有像今天的迪恩一樣的充滿憤怒和不甘,而是帶著極度的崇拜︰“為什麼您那麼強?”

    西利亞的答案十分溫和︰“——因為時間。”

    因為時間賦予我微不足道的經驗和智慧,教會我謙遜和容忍,令我時時不忘反省自身,同時永遠銘記要心懷慈悲與敬畏。

    這是典型西利亞式的回答——不過他現在當然說不出口。

    “我不知道。”半晌加文才老實說。

    迪恩冷冷看著他,擺手道︰“不願說就算了。”

    第二天,全宇宙矚目的帝國軍校機甲聯賽正式開始。

    皇家軍校作為主辦方,劃出了兩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廣闊疆域作為賽場,其中包括荒原、高地、原始森林等各種地形,甚至還有一塊當年打仗時留下的核污染實驗區,據說已經半個世紀沒人進去過了。

    各大軍校派出的參賽選手也紛紛抵達白鷺星——這些人在當初晚宴時都見過面,都是心高氣傲的天之驕子,沒人肯在比賽開始前就失了風度。因此雖然如今火藥味十足,但大家見了面都點點頭,一副雖然冷淡卻禮數周全的樣子。

    加文是作假混進去的,進選手休息室前就換好了全套戰斗制服,戴著僅露出眼楮的黑色頭套,默默坐在角落里當蘑菇。

    “你是從南伽星來的?”一個皇家軍校工作人員不認識他,還熱情的打招呼問。

    “……”加文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我就說嘛,南伽星的小伙子個兒都矮——你們學校去年才開始參加聯賽吧?別害怕,去年那幾個小伙子來了都不敢說話,戰戰兢兢可憐見兒的……”

    其他選手都回頭若有若無的望過來。

    “……沒什麼好緊張的,就盡力唄。早點出場了還能在皇家軍校逛一逛,到處玩兩天,比賽結束後還有個盛大的晚宴呢,晚宴結束後才送你們各自回家……”

    工作人員倒是把熱情好客四個字發揮到了淋灕盡致,加文無辜的盯著他,感覺四面八方詭異的視線幾乎要把自己盯出個洞來了。

    “……而且去年你們是最後一名,今年只要稍微好點就算進步啦,任務很輕松嘛!”工作人員重重拍加文的肩,用誘導的眼神鼓勵他︰“——來,來深呼吸!你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加文遲疑良久,最終決定不辜負工作人員的好心。

    “是的,是好多了。”他在周圍憐憫的目光中鎮定道︰“謝謝你!”

    結果等迪恩換好衣服上場時,就看見加文在往南伽星軍校機甲隊那邊走,不知為何那動作看起來就有點鬼祟。

    “喂,你——”

    迪恩話沒出口,加文立刻給他殺雞抹脖的使眼色。

    “……”迪恩眉角抽搐,只見他低調混進南伽星軍校隊伍里,返身沖一個工作人員揮了揮手。

    對方也樂呵呵的揮了揮,好像在道別,然後轉身往辦公室去了。

    至于周圍各大軍校的選手都在看加文,目光成分非常復雜︰同情、憐憫、輕蔑、不屑一顧……那叫一個含義豐富!

    迪恩滿頭黑線,好不容易等周圍沒人注意了,趕緊過去一把將加文拉出來︰“你跑到南伽去干什麼?”

    “此事說來話長……”

    “到底怎麼回事?”

    加文滿臉嚴肅,伸出一根手指搖晃不語,迪恩這下更急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快點告訴我!”

    “……我不想提。”半晌加文終于說了實話︰“有點丟臉。”

    結果迪恩為了搞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直到登機時都在審賊一樣盤問加文。

    也不能怪他神經過敏,要知道加文後頸上那個標記對他打擊實在太大了——雖然沒自大到認為這個Omega一定能歸他所有,但迪恩一直覺得自己是有一爭之力的,沒想到轉頭不見就給人標記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跟被人偷挖牆角有什麼兩樣!

    所幸這個標記是暫時的,過不了多久就會隨著血液循環代謝掉。為了確保以後不出現類似情況,迪恩現在跟那些經受過慘痛教訓的Alpha們一個樣兒,都把某根警戒的神經繃緊到了十二萬分。

    “你再問一句我就只能請你閉嘴了,”校長致辭快結束時,加文終于忍受不了,打開技師艙的通訊器威脅道。

    “是你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迪恩冷冷的聲音從耳麥里傳來︰“你知道聯賽開場儀式是多麼重要的場合麼?你知道隨便跟人搭話的後果麼?每年都有很多選手根本不是敗在實力上,他們沒有經驗,比賽開始前就被人看得透透的了……”

    “亂朱,”加文斷然道。

    下一秒駕駛艙里的迪恩發現神經帶驟然勒緊,三下五除二把他裹粽子似的包了起來,撲通往駕駛席上一丟。

    加文︰“乖。”

    迪恩︰“……”

    迪恩某根理智的神經 一聲斷了,正準備破口大罵就只听亂朱的聲音從公共頻道傳來,怯生生道︰“謝謝。”

    加文︰“嗯。”

    “……”迪恩徹底沒話了。

    皇家軍校卡洛琳校長代表皇家軍校致辭之後,星際軍校的戴納校長上台,向所有來賓介紹了參賽機甲。

    往年參賽機甲全是選手自備,像迪恩這樣擁有C級機甲的人就很討巧——C級機甲很少,基本大家都是D級,有些家庭背景不那麼雄厚一點的,連D級都沒有。

    但今年不知出于什麼心理,卡洛琳校長慷慨大方的為所有參賽選手準備了機甲,清一色全是C級。

    這一下簡直出乎所有軍校的意料,校長們跌破了一地眼鏡,瞠目結舌之余只能贊嘆皇家軍校不愧頂著皇家二字——這土豪豈是一般人所能比?C級機甲在偏遠星系都夠校級軍官使用了!除了皇家軍校,誰能一出手就搬出上百台來!

    卡洛琳收下眼紅目光無數,安之若素的坐在懸空包廂里,跟沒事兒人似的。

    “果然不愧是開國功臣之一的卡洛琳校長啊,”戴納致完辭,回到包廂一臉微笑︰“竟然向所有對手提供同等優渥的條件,您的自信真是讓人贊賞!”

    這詞用得讓周圍幾個校長都微微側目,卡洛琳卻若無其事,笑道︰“不過是追求公平的比賽罷了。”

    “哈哈,您說得是。這樣等比賽最後一天剩下的都是精英了吧,還配備如此高級的機甲,想必陛下駕臨時一定會很高興的啊!”

    卡洛琳微笑不答。

    她當然不會把提供C級機甲的真實原因告訴戴納,因為說了他也不會相信的。

    沒人會相信皇家軍校的武裝技師,能用精神控制所有C級以上的機甲,因為這在整個機甲發展史上都相當罕有。

    這種人的精神閥值高到近乎異能,雖然面對純機械D級機甲時只能暴力破解,但只要遇上裝備了神經帶的C級以上的機甲,大多能采用入侵對方精神栓的方式,直接將對方控制于自己的意念之下。

    當然這種入侵只是一對一,歷史上沒有能同時控制兩台機甲的先例——但只要控制了對方最關鍵的那台機甲,戰場上就已經佔盡先機了,達到這個程度的平均兩百年都未必能出一個。

    至于歷史上最近的記載,是死于五十年前的聯邦統帥加文•西利亞——出于軍事保護的原因他生前幾乎沒人知道,死後這個秘密才被帝國軍方披露出來。

    而在他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能做到這一點了。

    “既然大家都準備好了,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卡洛琳站起身,重重一拍掌,六十四發禮炮頓時響徹天空,上百台鋼鐵巨人的眼楮同時一亮,隨即轟鳴聲席卷了整片賽場。

    “比賽第一項,穿越四萬公里原始叢林——所有人將互相搏殺直至終點,只有三分之一的選手將取得晉級資格。”

    “請不要畏懼戰斗,盡量淘汰更多選手。各位校長將對每場比賽進行評分,得分將直接關系到下場比賽的出場次序。”

    至于具體評分標準已經傳輸給所有機甲,卡洛琳也沒多說,冷冽的聲音通過公頻傳到每一個選手的耳朵里︰“那麼現在請大家注意——”她頓了頓,朗聲道︰“比賽開始!”

    ——她話音未落,一台機甲沖到亂朱身後,離子光劍當頭斬下。

    一切都發生在同一瞬間︰亂朱轉身,拔刀,反手橫劈;轟然巨響間對方被攔腰斬成兩段,明亮的火流混合著電光爆炸開來,將周圍方圓十余米都蕩成了平地。

    周圍機甲全都瞬間靜止,緊接著“叮!”一聲公頻提醒︰“機甲亂朱斬敵一名,得分九百二十;機甲弓骨被斬,駕駛員淘汰出局。”

    “比賽已經開始,請各位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