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一刻加文幾乎失去了意識,完全癱軟在海因里希懷里,強烈的被侵佔感讓他頭腦陣陣暈眩。

    海因里希終于心滿意足的把他送上飛艇,因為勝利感太強以至于本能中“把屬于自己的Omega親手送走”的不適感都消退了很多。艾德娜氣得全身發抖,剛想說什麼就被卡洛琳一把拉住,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機甲聯賽朕會去看的。”海因里希轉過身,隨意道︰“你們就等著把鳳凰交出來吧。”

    他一揮手,順著空中長廊大步往回走去。艾德娜幾乎恨不得撲上去抽他,所幸被卡洛琳死死拉著阻止了。

    火烈狐把他們送回皇家軍校,一路上加文昏昏沉沉的靠在後排,看不出是否還清醒。

    卡洛琳和艾德娜也一言不發,直到火烈狐停在宿舍樓下,加文才打了個寒戰驚醒過來,手足發軟的推門鑽了出去。

    艾德娜探身想說什麼,加文卻仿佛背後長了眼,對她堅決的一擺手。

    “可是……”

    加文“砰!”的一聲甩上門,搖搖晃晃上樓去了。

    “他不耐煩听的,”飛艇內只剩她們兩人時,卡洛琳低聲說︰“元帥從來不是個好控制的人。”

    艾德娜狠狠拍了下椅子的扶手,咬牙道︰“海因里希根本不配當皇帝,他就是個強盜!”

    “他想要西利亞,沒有正品有個相似的也行——你知道西利亞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嗎?那是他的老師,教他各種政治手段和軍事知識,把他從一文不名的低級軍校生提拔成聯盟悍將;是他的上司,指揮他打了那麼多著名戰役,把人生中從未有過的功勛榮耀和地位都獎賞給他;還是他這輩子無法企及的目標,擁有五百年積累下來的他難以想象的學識和智慧,可以輕而易舉解決他無法解決的難題……”

    卡洛琳頓了頓,說︰“帝國現在面臨各種困難,海因里希一人是對付不來的。在現有的政治制度下他不敢太分散手中的權力,否則容易培養出新的獨裁者來推翻自己;但他又需要把決策權分散下去,所以他首先需要進行的是制度改革。”

    “恢復聯盟制?”艾德娜敏感問。

    “可能吧,未必那麼徹底。”卡洛琳搖搖頭,說︰“問題在于,這種改革會徹底影響到當權階級的利益,而且會造成底層社會的動蕩和恐慌;海因里希的個人威信還不夠,他不敢單槍匹馬挑戰所有反對他的人,但如果加上西利亞就不一樣了。”

    “元帥是個死在神壇上的人,如果他留有後代,他的後代會被視為聯盟精神的繼承和象征,極大程度上可以緩解社會各界對改革的恐慌,同時增強他們對皇帝的信心。”

    卡洛琳緩緩道︰“海因里希需要這樣一個後代,如果造不出真正的,造個假的也沒關系。”

    艾德娜失聲道︰“他不可能造出真的,鳳凰里的那個遺體是——”

    “是Alpha,”卡洛琳斷然道,“值得慶幸的是他現在還不知道。”

    機艙里一片靜寂,她們兩人都同時想到了即將到來的軍校機甲聯賽。

    “……卡洛琳,”許久後艾德娜輕聲問︰“其實你贊成海因里希的改革,是嗎?”

    卡洛琳點了點頭。

    艾德娜猛然轉過頭,舷窗映出她混雜著失望和不甘的臉。

    “關于這點我一直就不想隱瞞你。”卡洛琳低聲道,頓了頓問︰“你也沒什麼……隱瞞我的,對嗎?”

    艾德娜沉默良久,淡淡道︰“我也沒有。”

    加文回到宿舍就一頭扎到床上,連起身的力量都沒有。

    他全身肌肉酸軟麻痹,血管在體內隱隱脹痛,大腦仿佛被某種甜美濃稠的液體凝固住了,昏昏沉沉的無法轉動。

    他那位官二代室友井格中間回來了一趟,哼著歌兒提著外賣,剛進門就被室內彌漫的濃厚Alpha氣息狠狠嚇了一跳,同類相斥的本能瞬間讓他全身汗毛都炸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加文?!加文你怎麼了?!”

    加文恍惚听見他的叫聲,卻听不清楚,也發不出聲音來。

    井格把外賣盒往桌上一摔,沖到加文的臥室一把推開門,瞬間被強烈的Alpha信息素逼得倒退兩步︰“這是——這是誰的?你不是Beta嗎?發生什麼事了?!”

    “……”加文精疲力盡︰“出去。”

    井格沒等他說第二遍,砰的一聲又把門關上了。

    他就像是被針扎了一樣,接觸到海因里希信息素的瞬間本能就對他發出了強烈警告——這氣味屬于一個極其凶悍的Alpha,比他年長、強大且有攻擊性,絕對招惹不得。

    那威脅感太鮮明,井格在客廳里來回轉了好幾圈,始終心煩氣躁坐不下來。最後他終于鼓起勇氣敲了敲房門,顫聲道︰“加……加文,我把晚餐放桌上了,你能自己出來拿嗎?”

    “……出去。”

    井格立刻抱頭竄出宿舍,跑圖書館過夜去了。

    那一晚加文分不清自己睡著了沒,意識在清醒和恍惚間不斷徘徊,凌晨時他才朦朦朧朧的閉了會兒眼。

    他夢見自己回到了那條灑滿陽光的空中走廊,海因里希把他死死抵在牆壁上,仿佛一頭居高臨下壓在配偶身上的雄獸,眼底閃爍著毫不掩飾的血腥︰“很快你就會回來的,知道嗎?”

    ……為什麼會這樣?我怎麼會被人控制?

    加文內心有個激烈的聲音催促他掙扎,但在夢中手腳虛軟無力;他竭力想發聲斥責,開口卻只發出絕望的喘息聲。

    海因里希笑起來,眼神中滿是饜足和饑渴混雜起來的光,低頭吻了吻他嘴角。

    “你不會再離開了,”他貼在耳邊低聲說︰“這次再也不會了。”

    加文身上濃烈的Alpha信息素氣息到第三天才開始淡去。

    那代表信息素已徹底進入血液循環,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佔領他的身體,向所有人宣告主權,並阻止其他任何Alpha來標記他。

    當然如果有比海因里希更強的Alpha,那再次標記不僅可行而且是合法的,就算加文自己反抗都沒用;但在白鷺星上比皇帝還強的Alpha實在沒出現過,所以這種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至于軍校這些精英生,跟海因里希相比都是戰斗力負五的渣,只能干看著而已。

    加文終于從虛脫的狀態中恢復正常,勉強吃了點飯,去機甲隊訓練。

    全帝國軍校聯手舉辦的機甲聯賽兩天後就要舉行,主場便是皇家軍校那佔地兩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無人區。這兩天迪恩找他都找瘋了,奈何加文無力回復,只能在郵件里打個“已閱”的標志發回去。

    他在路上給迪恩發了條信息,告訴他自己正往機甲隊里去,如果想聯合訓練的話就過來。

    抵達時已是黃昏,訓練場上沒什麼人,加文徑直拿上戰斗制服去了更衣室。機甲隊幾乎沒有Beta進來過,因此所有設施都是專門為Alpha準備的,更衣室也只是在一個大房間里設立了不封閉的格子間而已;他隨便走到中間一個格子里扔下外套,正反手把T恤脫下來時,突然听見身後傳來重重的腳步聲。

    幾秒鐘後腳步一頓,響起克萊爾疑惑的聲音︰“……誰在那里?”

    加文並不答言。

    他身上的Alpha信息素對雄性來說簡直就像個囂張的挑戰,克萊爾第一反應是機甲隊被外人闖入了,立刻從靴管中抽了把匕首沖到隔間外︰“誰在那里?出來!你——嗯?!”

    他猛然頓住腳步,難以置信的盯著加文。

    加文側對著他,連頭都沒偏一下,緩緩拉上緊身制服拉鏈。

    那一刻克萊爾全身繃緊,陌生Alpha充滿威壓的氣息讓他差點失去理智,等反應過來時他發現自己竟然倒退了兩步,惱羞成怒的火苗隨即席卷了他︰“……誰標記了你?!”

    加文扣上袖扣,把背包鎖進櫃子里,轉身擦肩而過。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一絲表情,克萊爾卻差點爆炸了︰“給我站住!是誰,誰標記的你?!”

    他轉身一把抓住加文手肘,用力大得手背都暴出了可怕的青筋。幾秒鐘後加文回頭,冷漠道︰“你誰啊?”

    克萊爾哽住了。

    加文揮手掙開他,大步走了出去。

    門外訓練場上空無一人,加文走到鐵絲網邊,重重閉上了眼楮。

    他表面有種近乎漠然的冷靜,內心滋味之復雜卻沒人能想象。

    幸好漫長的時光教會了他什麼叫忍耐,他深深吸了口氣,復又徐徐吐出,重復幾次後感覺自己終于恢復了平靜,煩躁和不安都一掃而空。

    “加文!你這兩天上哪去了,我一直……”迪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突然語調一僵︰“你、你怎麼——”

    加文冷靜道︰“閉嘴。”

    他回過頭,迪恩滿臉難以置信,目光死死盯著他脖頸。

    戰斗制服後領不高,加文轉頭間後頸上的齒痕一掠而過,隱約還能見到鮮明的血印——迪恩能感覺到留下這齒痕的Alpha非常陌生,但氣息極其強悍。

    那凶暴的攻擊性隔著幾步距離都如此明顯,以至于他瞬間產生了後退半步的沖動。

    “……是誰?”迪恩聲音听起來壓抑而緊繃︰“不,不是軍校的人……是誰干的?”

    加文眉角微微抽搐,半晌才盡量平和道︰“不關你的事。”

    這話里拒絕的意思很明顯,但迪恩腦子里嗡嗡作響,根本什麼都听不進去。他顫抖著上前一步,在加文準備繞道離開的瞬間一把抓住他肩膀,低頭用力嗅了幾下。

    他就像是一頭被更強大的雄性威脅了的狼,鬃毛豎起喘息粗重,拼命想透過那個陌生Alpha留下的信息素隔膜,把隱藏在其後的甜美的Omega氣息找出來。

    但海因里希作為Alpha的生理優勢簡直是壓倒性的——迪恩作為軍校生也許很出色,但在皇帝面前簡直不堪一擊,很快被陌生的雄性Alpha氣息逼得滿心暴躁。

    “到底是誰?”他心煩意亂的在加文後頸上又聞又嗅,恨不得死死一口咬下去,但被威脅了的本能又令他沒法下口,內心的焦躁和憤怒幾乎要滅頂了︰“——是誰干的……到底是誰?!告訴我!”

    那最後幾個字近乎咆哮,然而加文的回答是反手扼住他咽喉,“ !”一聲重重把他憤怒的臉抵在了鐵絲網上。

    “後天就比賽了,你最好先調整一下。”他居高臨下注視著迪恩,說︰“我明天再找你訓練。”

    迪恩粗重喘息著,眼底血絲密布,看起來暴怒而可怕。

    而加文的目光冷靜而充滿力量,一動不動的盯了他幾秒,然後才松手讓他從鐵絲網上起來。

    “我——”

    話剛出口加文就做了個“打住”的手勢,那動作相當果斷,迪恩不由自主的閉上了嘴。

    “回頭見。”加文簡短道,在迪恩炙熱的目光里轉身離開了訓練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