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一瞬間海因里希的表情很憤怒——不像是被下屬問了愚蠢問題的皇帝,倒像是被人覬覦了配偶的Alpha。

    研究員還沒意識到自己有多找死,幾個同事忙把他捂住嘴一把拖了下去︰“不不陛下,他不是那個意思,所有問題都已經搞清楚了……”

    海因里希充耳不聞,一把抱起加文向外走去。

    他耳朵里嗡嗡響,頭腦昏昏沉沉,一切行動都出于下意識的本能。等反應過來時他發現自己站在寢殿里,加文終于在他懷里停止了干嘔,精疲力盡問︰“你能先把我放下來嗎?”

    “……”海因里希把他放到扶手椅里,退開半步。

    這時他已經從狂熱混亂的情緒中掙扎出來,勉強找回的那一絲理智開始讓他患得患失︰這個人真是加文•西利亞麼?會不會有萬分之一……不,千萬分之一的可能他其實不是?

    ——這不能怪海因里希疑心病太重,畢竟死而復生的事太過玄乎,何況加文•西利亞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也太關鍵了。

    加文仰頭靠在椅背上,臉色蒼白的緩了一會兒,沙啞問︰“你的問題解決了嗎?”

    “……什麼?”

    “拿出鳳凰的駕駛艙?”

    “沒有,”海因里希立刻下意識說︰“還沒有。”

    偌大的空間里只有他們兩人,周圍靜悄悄的。海因里希盯著加文,凝固已久的思維開始緩慢轉動︰難道他沒有恢復記憶?那些片段和畫面難道只是在腦干受刺激時短暫出現,一旦刺激消失他就什麼都想不起來?

    那麼這些記憶到底是不是真實的,是西利亞在做靈魂折射時自帶到這個身體的記憶碎片,還是艾德娜事先輸入的一段程序?

    ——以海因里希的經驗來看,什麼事情一旦牽扯到艾德娜,那就等于牽扯上了無限的詭計和陰謀論。

    這個女人深知西利亞對他有多重要,為了防止他拿到鳳凰的駕駛艙,她很有可能復制出一個西利亞,事先注入某些假的記憶程序,讓他誤以為元帥已經復活,因此放棄用西利亞的DNA來繁衍後代的想法。

    這听上去有些扯,但以艾德娜的行動力她是什麼都能做到的——那麼眼前這個少年,到底是擁有虛假記憶的復制品,還是在靈魂折射中丟失了記憶的元帥呢?

    加文手指用力揉按眉心,半晌無奈的搖了搖頭,嘆著氣問︰“我能不能休息一會?”

    這個動作熟悉得讓海因里希心髒漏跳一拍,不自然道︰“好……好,你先休息吧。”

    他轉身走了兩步,又回頭想問什麼,話到嘴邊就硬生生止住了;緊接著他又轉身往外走,到門口時因為動作僵硬,手腕“砰!”的一聲撞到了門框。

    “……”加文表情難以言喻,目送皇帝同手同腳的走出了門。

    海因里希沒走多遠,習慣性的看到書房就進去了。女官看皇帝滿臉失魂落魄的走進來,還以為他對那個Omega軍校生求愛不順利,立刻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還體貼的帶上了門。

    “您的擔心是很有道理的,”書房只剩皇帝一人的時候,狴犴倏而化作光腦飄了出來︰“聯盟的靈魂折射技術從沒在史料上留下任何記載,到現在也只是傳說而已。”

    “……但我感覺他就是西利亞,”皇帝喃喃著道,“當他看著我的時候,就像西利亞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所以我們現在要確定那些記憶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還是艾德娜小姐偽造的程序——這其實很難,陛下。元帥是個有著太多經歷的男人,公布于外界的只是很小一部分,我們根本無從分辨那些記憶的真實性。”

    海因里希皺眉不語。

    他知道狴犴是對的。

    西利亞出生在五百多年前的聯盟鼎盛時代,他參軍前的所有經歷都不為外人所知,人們了解的只是政府公布的那一小部分。

    這個男人在聯盟是神話,他表現出來的所有東西都非常正面,每一項履歷都光輝無比堪稱楷模。

    然而他活了五百多年,他經歷了太多太多。在那漫長幾乎沒有盡頭的生命里肯定有無數陰影、回憶和秘密是不為外人所知的,它們隱藏在西利亞溫和仿佛面具一般的外表下,然後隨著他的死亡一切煙消雲散,再也無從探知。

    海因里希眯起眼楮,他又想起那些片段——死亡時瞬間的迷茫,午後溫暖的陽光,以及……那條黑暗陰冷的走廊……

    “尤涅斯。”皇帝突然說出一個人名。

    “什麼?”

    “尤涅斯——西利亞說他是下水道里的耗子,”皇帝猛然轉向狴犴︰“西利亞從不這麼說人,被他這樣形容的肯定不是無名之輩,我們可以去查尤涅斯是誰!”

    狴犴立刻開始運行戶籍搜索程序。所幸加文的精神閥值極高,記憶畫面很清晰,尤涅斯那張蒼白陰沉的臉也截得非常清楚;狴犴用人名加頭像搜遍了帝國成立五十年來的戶籍記錄,排除了幾萬個同名者,最終一無所獲;緊接著便開始搜索聯盟時代的人口普查記錄。

    這項工程簡直浩如煙海,但幾分鐘後狴犴就放棄了。

    “抱歉,陛下。聯盟戶籍政策規定只保存300年的記錄,但元帥記憶里的‘尤涅斯’可能存在于四到五百年以前……這個人是否還活著都很難說。”

    海因里希眉角重重一跳。

    能在西利亞的記憶里保存四百年,這個尤涅斯必定是條很重要的線索,證明他的思路是對的。

    然而首先涌上海因里希心頭的不是喜悅,而是一股難以言說的強烈妒忌。

    他幾乎是本能的感到不適,甚至有種立刻起身去質問加文的想法。

    “陛下?”狴犴奇怪道。

    “……沒,沒什麼。”海因里希頹然坐倒,意識到自己再一次屈服在了Alpha的雄性本能之下。

    “那是我的Omega,從頭到尾都是我的,除我之外任何佔據他思想的Alpha都不允許存在”——海因里希活了兩百年都沒體會到這種沖動,但他知道那是獨佔欲。

    那是銘刻在基因里的本能,是備受詬病的Alpha沙文主義的根源。

    “還有一種方法能證明那段記憶的真實性,”狴犴瞅瞅皇帝的臉色,謹慎道︰“但我們需要解剖元帥的……嗯。”

    海因里希沙啞問︰“你想看他死亡時是不是Alpha?”

    “是的,以及他大腦里有沒有共振器——根據我對聯盟技術的分析,要達成靈魂折射必須同時滿足幾個條件︰一,死者本身精神閥值極高,死亡後還有幾秒時間靈魂不散;二,本體腦中的共振器和復制體腦中的接收器必須成對,精神波長還必須契合。”

    “元帥的精神閥值一直超出常人所能理解的範圍,第一項條件滿足;現在他腦中有接收器,如果駕駛艙內的遺體大腦中有共振器,且和接收器正巧配成一對的話……”

    狴犴頓了頓,半晌只見海因里希冷笑一聲︰“難怪連卡洛琳都阻止我拿西利亞的DNA,原來她也知道靈魂折射的事情。”

    卡洛琳跟艾德娜不同,她有很重的聯盟傾向。如果帝國有一天能憑借西利亞的後代來達成聯邦議會制的話,她絕對是第一個下手拆鳳凰的,連眼楮都不帶眨。

    然而她現在竟然跟艾德娜聯手反對這件事,唯一解釋就是——拆了鳳凰也不管用。

    要麼鳳凰里根本沒遺體,要麼遺體就是Alpha。而且一旦海因里希發現蹊蹺,西利亞死而復生的秘密就遮掩不住了。

    海因里希緊緊抓著椅子扶手,半晌“砰!”一拳重重砸到桌面上!

    狴犴被震得一跳,光速退到書房牆角。半晌它看皇帝臉色沒那麼恐怖了,才小心翼翼的飄過去繞了兩圈。

    “陛下……”

    “他們竟敢在西利亞的事情上欺瞞我,”皇帝低聲道,每個字都仿佛是從牙縫里逼出來的︰“他們竟敢欺瞞我到這種地步!”

    “陛下——”狴犴憂心忡忡,把“要不要跟亞倫上將商量”這話默默咽了回去。

    Alpha的獨佔欲什麼的太可怕了,何況亞倫一向會賣萌會討元帥大人喜歡……還是等這件事解決完,且皇帝把元帥標記完之後再說吧。

    狴犴正嚴肅考慮著,突然書房門被敲了敲。門外傳來女官小心翼翼的聲音︰“陛下,艾德娜•孔塞特林院長傳來通訊想跟您對話……接進來嗎?”

    皇帝臉色微微變了,繼而露出一絲冷笑。

    果然來了,一切都按計劃順利的進行著。

    他直起身,仔細理平狂暴中胡亂扯開的袖口。在這一系列過程中他手指慢慢穩定下來,表情也恢復到冷靜近乎冷酷的狀態,眼中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做完這一切後,他抬起頭,冷冷道︰“把她接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