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海因里希這話出口的時候,不僅卡洛琳,連他身後的護衛軍都愣住了。

    皇帝高居Omega最討厭的帝國男性第一名長達二十年之久,至今沒有任何成家的可能,所有人都覺得他這輩子是肯定要孤獨終老了。某些報紙甚至大膽的猜測他某方面“不行”,還轟轟烈烈討論了一下是哪場戰斗中受的傷造成了他“不行”——最終大家一致覺得是戰爭剛開始的時候,因為銀河大戰近百年,要行的話孩子早就生一堆了。

    然而皇帝的Alpha信息素很強,這點全帝國上下公認。這不僅體現在他本人強悍的身體素質,也體現在他對Omega天然的震懾力上——比方說上次去首都醫院訪問嚇哭了一群Omega幼兒,被孩子們的父母登報抗議了三個月。

    這樣一個雄性激素強烈的Alpha要是沒有Omega,那簡直就是一出人間慘劇。

    議會等著,軍部盼著,國民津津樂道的討論著;現在皇帝終于表示看中一個Omega了,護衛軍的第一反應都是︰喜大普奔!

    誰敢阻撓陛下要孩子,誰就是帝國的敵人!

    “……可是陛下,”卡洛琳不論如何想不到事情竟是這種發展,臉色刷的就白了︰“如果是這種事情的話,那個學生年齡上……”

    “不是已經成年了麼,”海因里希淡淡道,“或者你想把他的證件拿出來,讓朕親自確認下出生年月?”

    ——卡洛琳當然不敢,只得徒勞道︰“退一萬步說就算您想結合,根據帝國法律要先去保護協會申請排隊,經過基因篩選,再經過配對……”

    “改了。”

    “什麼?”

    “這條法律改了。”海因里希想了一下,說︰“半小時前我來的時候吧。”

    卡洛琳︰“……”

    皇帝冷冰冰的看著她,目光里充滿威脅。

    卡洛琳意識到這次他有備而來,而且勢在必得,這一局她已經輸了。

    如果這是聯盟可能還有挽回的機會,但這是帝國,君權天定,她根本無法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反抗皇帝的意思。

    “……我尊奉您的旨意。”她最終道,“但我有個小小的請求。”

    “——哦?”

    “那個學生年齡很小,我想先問過他的意見。當然陛下的厚愛他一定是不會拒絕的,但如果他自己有其他想法的話……”

    皇帝漫不經心道︰“很好,你去問吧。”

    卡洛琳還沒轉身,緊接著听他補了一句︰“——順便把他帶到這里,朕想親自問!”

    卡洛琳讓教官去叫加文,等待的時間里她心里轉了無數個念頭。

    暗示加文逃跑?把他送走?這顯然不可能。第一他沒有獅鷲跑不了多遠,第二皇帝可能會抓住理由,借機搜校,甚至強行帶走鳳凰——這後果就難以預料了。

    不要說皇帝不能這麼做,事實上法律規定皇帝可以單方面、無條件、強制性的選擇伴侶。真要一切按憲法來的話,海因里希其實享有很多特權,他完全能像古地球時代的皇帝一樣高度獨裁,甚至把議會權力都完全架空。

    但皇帝選擇不那麼做。帝國議會制度發展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海因里希自律的結果。

    加文來得很快,一頓飯工夫不到他就跟教官乘懸浮車過來了。卡洛琳盯著他從車上下來,臉上似乎沒什麼表情的樣子,不由心里更加發緊。

    護衛軍倒是人頭聳動,紛紛伸頭想看皇帝選中的Omega長什麼樣子。

    加文普通T恤長褲,面容素白,頭發烏黑,眼神沉靜沒有波瀾。他對眼前這 赫的陣容沒有任何感覺,只平靜的注視著皇帝,反手將車門“砰”的一關。

    那一瞬間他的動作很像西利亞,皇帝有剎那間別開了眼。

    卡洛琳搶先一步,當著所有人的面問︰“加文,這件事你應該已經听說了。陛下想把你帶回皇宮,你願意嗎?”

    她頓了頓,語氣堅定道︰“如果不願意也沒關系,你搖搖頭就行了。”

    護衛軍頓時一片騷動。

    海因里希听到“加文”兩個字時震了一下,但沒說什麼,旋即浮出一絲冷笑。

    加文從頭到尾面無表情,視線從卡洛琳難掩憂慮的臉上轉向海因里希。現場一片凝固的沉寂,片刻後只見他竟然點了點頭,轉過身,向海因里希伸出手。

    所有人都大出意料。

    但緊接著護衛軍都松了口氣,很多人臉上不由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海因里希笑了起來。他甚至彬彬有禮的欠了欠身,拉住加文的手︰“很好,那跟我走吧。”

    卡洛琳回過頭,不想去看他眼里志得意滿的神情。

    其實一切都只發生在轉瞬之間,卡洛琳移開視線的同時,加文順勢將海因里希反手一握,緊緊按住了皇帝手腕上錚黑色的狴犴——

    如果有測量器的話就會發現,此刻他的精神閾值瞬間沖頂!

    海因里希臉色一變!

    強大的精神輸出如海潮般洶涌不息,幾秒間完全席卷了機甲精神栓,直接就想把它奪走。海因里希當即發現不對,“啪”一聲翻腕將加文的手指一抓!

    兩股強大的精神力在機甲系統中對沖,頃刻間狴犴的顏色由深黑變為純金。正當加文想掙脫時,突然狴犴變形為一根尖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加文掌心中刺穿了過去!

    針孔狀噴射的血一下就滋了出來,加文身體一麻,還沒摔倒就被海因里希一把扶住,繼而攬在懷里。

    這時卡洛琳正巧回頭,海因里希將加文硬生生拽過來,大步向飛艇走去。

    這個姿勢雖有些親密,但在即將結合的Alpha和Omega之間也不算什麼。護衛軍都恭敬的低著頭,誰也沒看見海因里希和加文兩人都面色鐵青,前者將後者的手心死死按住,然而一絲鮮血還是從掌縫間緩緩洇了出來。

    “——給我老實呆著!”海因里希把加文往飛艇里一塞,旋即自己也坐了進去,啪的一聲重重關上艙門。

    幾個護衛想按例隨同,剛打開門就看見皇帝面色不善︰“別進來!”

    護衛對視一眼,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都立刻順從的退了下去。

    皇帝的儀駕緩緩升空,繼而向白鷺星皇宮飛馳而去。

    飛艇座艙內只有他們兩人,海因里希盯著加文的臉看了半晌,突然伸手往他下頷狠狠一捏!

    那穿透性的痛苦仿佛閃電般瞬間劈進腦海,加文當即猝不及防,嘶啞的“啊”了一聲!

    “你會說話對吧,”海因里希俯下身,冷冷問︰“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加文被強制捏著下頷,因為痛苦而微微眯起眼楮,僵持幾秒後猛然一腳把皇帝踹翻了出去!

     當一聲巨響,海因里希仰面摔倒在車座上,緊接著被加文撲過來照臉一拳。兩個人從座位滾到地上,海因里希被拽著衣領往艙門上撞了好幾下,隨即發狠把加文一膝蓋撞翻,撲過去一把將他死死按住︰“我問你他媽叫什麼名字!嗯?!”

    加文一肘把他臉打偏,冷冷道︰“我媽說沒事別打架,要好好做人。”

    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鼻血長流,幾秒鐘後驚恐的聞到一股腥甜——Omega信息素的味道。

    Omega信息素,半融化的甜美春藥,讓所有Alpha欲火中燒變身為狼的罪魁禍首。

    皇帝手忙腳亂爬起來躲到一邊,想想還是覺得不行,忙讓狴犴變成一把金屬繩索把加文結結實實捆了起來。狴犴不像獅鷲那樣好控制,加文只能被衣著凌亂的反綁在後車座上,望向海因里希的眼神簡直透著由衷的敵意。

    皇帝猶如一頭困獸,在機艙里來回走了兩圈,突然覺得被綁住的應該是自己。他忍不住把加文抓起來上上下下的嗅了一遍,鼻尖在頸椎後停留了很長時間,好像很想把那塊又小又軟的嫩肉狠狠咬一口;隨後他難以自控的把加文抵到座位靠背上,狠狠又揉又蹭,同時雙眼發紅的打量他,看上去仿佛隨時想撲過來把他生吞活剝了。

    加文被強烈的Alpha氣息逼得沒法動,體內深處屬于Omega的那根神經好像有點甦醒,對海因里希的信息素氣味敏感無比,不論如何閉住呼吸,都擋不住它一絲絲溜入鼻腔。

    他感到大腦昏昏沉沉,甚至身體有點發軟,所幸被金屬繩索捆著也看不出來。

    “你真的叫加文?”海因里希趁著還有理智的時候強迫自己退開半步,咬牙切齒問。

    這次加文屈服了,稍微點了下頭。

    “……你姓什麼?!”

    “不知道。”

    海因里希思維混亂,大腦同時掠過很多猜測︰紅土星上亞倫抓住的那個Omega也叫加文,會不會是同一個人?不等等,長得太不像了,加文這名字好像也挺普遍的……他會不會是艾德娜用西利亞的基因造出來的,是克隆人嗎?但克隆人怎麼能跟鳳凰進行連接呢,難道鳳凰認為他就是西利亞?

    太混亂了,海因里希深吸一口氣,強壓住心底某個蠢蠢欲動的念頭。

    ——如果是克隆人的話,反正克隆沒人權,也許我就可以……

    ——等等海因里希,你怎麼能這麼想?你連起碼的道德底線都不要了嗎?!

    皇帝臉色青紅交錯,半晌狠狠一拳捶到牆上。

    所幸疼痛讓意識清醒了不少,他迅速脫下外套把加文嚴嚴實實包了起來。確定大部分氣味都不會再外泄後,他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後艙,坐在了前艙相隔最遠的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