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獅鷲就像人間蒸發一樣不見了,卡洛琳讓人把實驗室篩了三遍,都沒發現獅鷲的影子。

    加文試圖用精神力搜尋過獅鷲,但不論怎樣都沒有半點線索。

    能造成這種現象的只有三個原因,第一是有精神力更強大的人將獅鷲控制在了自己的意念之下,第二是獅鷲像鳳凰一樣因為能源徹底耗盡而死機,第三是在激烈的打斗中,獅鷲被丟在了飛艇上,現在已經被帶到皇宮去了。

    第一第二都顯然沒可能,最終卡洛琳和艾德娜都認為,獅鷲現在很可能在皇帝手里。

    然而皇帝緘口不言,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海因里希一向是個強硬派,他保持沉默是有理由的——

    就在他駕駛狴犴從地下實驗室奪路狂奔出來的第二天,蛇夫星系首領連同數個民眾議員,跑去訪問皇家軍校去了。

    這里邊大有微妙之處︰首先蛇夫星系作為西利亞元帥的戰死地,一向殘存著不少的聯盟勢力,現在還建立了一個所謂的流亡政府,對帝國大有不臣之心;其次破壞機甲鳳凰會造成很大政治影響,萬一艾德娜想跟他拼個魚死網破,把皇室準備用西利亞的基因繁衍後代的事說出去,那可就等于在白鷺星上引爆一顆星際原子彈了。

    雖然海因里希認為有很多聯盟遺老遺少也會支持他的做法,但在沒有十成把握之前,他還是不想泄露這個風聲。

    事情在說出去之前總有各種可能,但一旦公布于眾,就沒有任何轉圜的余地了。

    雙方都各有心虛之處,因此在這件事上皇帝和軍校都不約而同保持了詭異的沉默。

    所幸僵局沒有維持太久,很快另一件事吸引了全帝國的注意力——

    流亡軍在蛇夫星座建立政權後,立刻發表了面向全宇宙的獨立聲明,宣稱其存在的目的是致力于恢復聯盟體系。

    為了表明立場,同天他們佔領了蛇夫星座金鳥星,並宣布與帝國為敵。

    海因里希治下的雙子座帝國,在半個世紀的高速發展之後,終于再次面臨了戰爭的危機。

    清晨的新凡爾賽宮籠罩在淡淡晨靄里,陽光清澈而空氣微涼,五彩鳥兒從花枝間一掠而去,發出悅耳的鳴叫聲。

    亞倫匆匆穿過花園,迎面看見海因里希坐在石椅上,身上就批了個外套,雙手緊緊捂住臉。

    “你怎麼了?”亞倫有些狐疑問。

    海因里希竟沒發現他走近,聞言一震︰“沒——沒什麼。”

    他手一松,只見臉上有點奇異的漲紅,眼底布滿血絲,也不知道是極度亢奮還是極度疲勞。亞倫還以為他昨晚為軍務熬到很晚,內心不由稍微愧疚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昨天先走了……奧斯卡這兩天快生了,我得多陪陪它。”

    “奧斯卡”不是別人,乃是亞倫上將心愛的大麥犬。即將誕生的這一窩小狗崽在軍部簡直萬眾矚目,目前已經被預訂出去了四只,後面排隊等小狗的能從皇宮排到首都廣場去。

    海因里希一貫的論調是︰養寵物是種軟弱的行為,真正的強者應該精神獨立,不需要用寵物來寄托情感。因此他對軍部這群沒有老婆孩子就只能養寵物作伴的Alpha們嗤之以鼻,每次看軍部晚上十點以前下班就罵他們玩物喪志。

    亞倫以為他又要拿那一套出來裝逼,誰知海因里希竟然沒說什麼,只含糊道︰“嗯嗯,沒關系。”

    “昨晚你看流亡軍那個獨立宣言沒有?”

    “沒……有。”

    “沒有?!”

    “不,有。”海因里希用力揉了把臉,掩飾咳道︰“不好意思剛沒反應過來。”

    亞倫狐疑的打量著他,皇帝眼神鎮定且面無表情。

    雖然跟亞倫認識了兩百年,但有些事海因里希實在不想說出口——不知是不是春天到了的關系,這兩天他很有點躁動不安。

    自從那天在地下實驗室,遇到那個神似西利亞的軍校生,回來之後皇帝就覺得有點不對勁。蟄伏多年的Alpha本能開始蠢蠢欲動,每天深夜他都夢見一些火熱的片段,雖然朦朧而不清晰,卻仿佛一朵混合著情愫的火苗,時不時就在他敏感的神經上舔一下。

    每天深夜他都會在大汗淋灕中驟然驚醒,感到內心深處異常空虛。身為Alpha的本能已經被強行壓制了幾十年,它在每一寸血管中瘋狂叫囂,恨不得立刻找個什麼人來發泄殆盡。

    這種沖動讓海因里希有口難言。

    他敬佩加文•西利亞,那種感情跟荷爾蒙無關,在很長一段時期內都是發自內心的仰慕和崇拜。盡管後來他知道西利亞是個Beta——這意味著他有繁殖後代的能力和跟Alpha結合的可能——但是他也沒有絲毫冒犯的膽量。

    倒不是他完全不想,而是這種幻想的刺激越大,罪惡感也就越深。

    現在誘發他這種幻想的是個學生,年齡還很小,這道德上就更過不去了——海因里希堂堂皇帝,還是個活了兩百歲的成年人,每天因為一個未成年的Beta學生而夜不能寐欲火中燒,說出去還要臉不要?

    就算是跟亞倫也完全開不了口啊!

    “……既然你看過就沒問題了。我就想告訴你今早有個獨立勢力發表聲明,說站在流亡政府那一邊。”亞倫露出疑惑的表情︰“——你听說過‘暗星武士堂’這個組織嗎?”

    海因里希原本正面無表情的閉氣,聞言猛然睜眼︰“暗星堂?”

    “原來你知道?”

    “他們怎麼說?”

    “呃,就是聯盟說爛了的那一套,帝國主義是時代的倒退什麼的,還說要幫助流亡政府重建聯盟。”亞倫奇問︰“我從來沒听說過這個組織,他們是干嗎的?”

    皇帝目光帶著難以掩飾的愕然,半晌才搖頭道︰“我不知道……暗星堂跟聯盟早期很多恐怖事件都有聯系,但它四百年前就應該已經滅絕了啊。”

    “這麼久?!”

    “嗯,很久以前西利亞告訴我的。他說幾百年前暗星武士是臭名昭著的星際恐怖分子,以暗殺、走私、政治投機出名,聯盟中期它的聲望達到巔峰,隨後急劇衰落,最終被聯盟光耀軍團完全屠滅。”海因里希聲音一頓,道︰“嚴格來說他們是被西利亞下令剿滅的,為什麼現在又出來支持聯盟?”

    這兩人都是在權力中心浸淫多年的角色,當即意識到此事大有內情。

    “內里肯定有鬼,”亞倫果斷道︰“我這就去查。”

    海因里希拍拍他的肩,“一切小心。”

    可憐亞倫剛去蛇夫星座監視流亡軍,回來沒兩天,又要去調查暗星堂。

    他注定是沒法看著愛犬生小崽了,臨行前便十分淒慘的把奧斯卡送到皇宮里,拉著御醫的手情真意切說︰“一定要錄像啊,要母子均安!——它的小崽已經預定給四個軍部中將了,萬一出什麼岔子他們會找你報仇的!”

    御醫︰“……”

    海因里希看著亞倫走了,心里覺得非常憋悶。

    他其實也是個喜歡開著機甲在宇宙中到處跑的人,但現在位高權重,束縛甚多,有時候難免覺得不是滋味。

    煩躁的皇帝回到書房,盯著一大堆文件不想動彈,半晌索性把機甲拿出來做保養。

    駕駛員保養機甲就好像戰士保養槍支一樣,都是事關性命的活兒,永遠也不嫌煩的。海因里希讓狴犴分解出神經網,通過設備和自己連通,開始慢慢清理它的精神栓;正清理得很專心的時候,突然听狴犴問︰“陛下,您的激素分泌已在極限值保持了整整三天,那個軍校的Omega真有這麼大影響嗎?”

    “……”皇帝問︰“哪個Omega?”

    “就是在實驗室遇到的那個啊。”

    “……”皇帝又問︰“那不是Beta?!”

    一陣令人心悸的沉默過後,狴犴含蓄道︰“您太久不使用自己的生理功能了,陛下,所以別太相信自己的感覺比較好。”

    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愣在原地,滿腦子只有“原來如此”四個字——怪不得他這幾天老想發情,怪不得他每天晚上一閉眼楮就開始做春夢,原來那軍校生是個打了抑制劑的Omega!

    一個純淨甜美沒標記的Omega,那簡直就是個融化的催情藥,足以把海因里希這種壓抑本能幾十年的Alpha摧毀殆盡!

    “我本來對他的性別沒有疑問,但他在駕駛艙里出了血,留下了少量DNA。這兩天我自行清理內艙的時候順手檢驗了一下,確定他是個Omega。”狴犴想想又加上一句︰“——很年輕很健康,很適合陛下您哦。”

    海因里希霍然起身,揮手將狴犴一收,大步向門外走去。

    “您去找Omega保護協會申請排隊嗎?”狴犴化作光腦,一飄一飄的跟在後面問。

    “不,”皇帝說,“我去找卡洛琳。”

    和上次微服私訪不同,這次皇帝興師動眾,駕臨軍校時身後跟著十幾艘飛艇和數百護衛軍,那陣勢讓整座軍校都轟動了。

    軍校上空立刻被緊急清理,周圍被劃作一級軍事區域,卡洛琳親自帶著軍校高層急匆匆迎到門前,只見海因里希一身純黑軍服,踏著長靴,正隨意將皮手套丟進飛艇里。

    不知為何他那漫不經心的神態讓卡洛琳心里一沉,仿佛有什麼不妙的事情,在她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

    “距上次迎駕還沒多久,今天看到陛下真是意外得很。”卡洛琳快走兩步,上前深深彎下腰︰“陛下今日有何貴干?”

    她心中預感不好,因此話里話外就點著皇帝上次擅闖軍校來說事——這也等于是個略帶威脅的提醒。

    誰知海因里希並不介意,微笑問︰“哦,上次來是什麼時候?朕都忘記了。”

    卡洛琳眼神微變,剛想開口卻被皇帝朗聲打斷︰

    “不過上次發生了什麼不重要,這次朕是為另一件事情——確切的說,是為了孔塞特林院長的一個學生,我們曾經在實驗室里見過。”

    周圍一片靜默,只听風聲從空地上呼嘯而過。卡洛琳緊盯著皇帝的眼楮,半晌問︰“哦……那麼請問陛下,您在我們的實驗室做什麼呢?”

    “忘了。”皇帝隨意道,“不過那學生的DNA檢驗是Omega,這點倒令朕印象深刻。”

    ——卡洛琳臉色劇變!

    她終于知道為什麼海因里希敢帶著人殺上門,因為他發現了加文是Omega!

    他拿到了艾德娜私自給學生打抑制劑的證據!

    卡洛琳是個戰場上拼殺過的Alpha軍人,短短幾秒慌亂後立刻恢復了鎮定︰“既然這樣,請問陛下想找這個學生做什麼?”

    海因里希笑了起來,饒有興味重復︰“——‘做什麼’。”

    他仿佛覺得十分有趣,笑著問︰“卡洛琳,你知道他是個Omega,朕是個Alpha;那你說朕今天帶著這麼多人上門,是來做什麼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