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剎那間加文的第一反應是伸手向後,想讓獅鷲變為武器,但緊接著硬生生頓住了。

    他半跪在地,整個身體如同一張繃緊了蓄勢待發的弓,海因里希則單手執刀居高臨下,眼底閃爍著陰冷的光︰“你是孔塞特林的助手?弟子?她從哪里把你挖出來的,想用你干什麼?”

    加文痛苦喘息著,咬緊牙關一言不發。就在海因里希喪失耐心準備做點什麼的時候,突然切割機“齜——”一聲令人戰栗的尖響,鳳凰的第一層金屬胸甲被完全割裂了!

    瞬間加文連掩飾都來不及,直接一頭栽倒在地!強烈的痛苦仿佛有人徒手撕裂了他的胸膛,他連慘叫都發不出來,痙攣的手指在金屬地面上用力抓撓,直到雙手和上半身被海因里希用力按住,強迫翻過身解開胸前紐扣。

    “奇怪……”海因里希低聲道。

    他還以為自己剛才傷到了這個學生哪里,但解開衣服卻沒有半點傷痕,只有少年自己徒手抓出的指印,看上去也不像能造成這麼劇烈的痛苦。

    加文一把抓住海因里希的手,冷汗浸濕了整張臉,只剩最後一絲理智強迫他咬緊牙關不發出聲音——那瞬間他的臉和西利亞是如此重合,以至于海因里希瞳孔微微緊縮,下意識抬頭看了眼鳳凰。

    ——機甲感官同步?

    “如果你耍什麼花招的話……”海因里希聲音一頓,只見加文在痛苦的翻滾中一頭撞到他臂彎上——那樣子如果不是掙扎的話,看上去就像是在懇求一樣。

    海因里希是個意志極度堅定的人,但並不心狠手辣,哪怕在戰爭中他都極少傷害孩子和女人。眼前這學生雖然有很多疑點,但他太像少年時代的西利亞,面對這張痛苦的臉海因里希沒法完全無動于衷。

    “別咬舌頭,”海因里希用力扳住他下頷以防吞咽舌根造成窒息,同時抬頭大喝︰“先讓切割機停下!”

    科研人員聞聲跑遠,不多時幾個人合力止住切割機,交錯的巨大齒輪緩緩從胸甲中退開——這個時候五維合金只剩一層薄薄的內襯,再有幾秒鐘就深入到駕駛艙了。

    加文急促的喘息著望向鳳凰,劇痛從身體一絲絲抽離,半晌暈眩、麻木、惡心欲嘔等其他感覺一起涌上,他抓住海因里希的袖口勉強蜷起身,差點沒一口吐出來。

    其實按加文對皇帝的觀感,這一口要能吐出來的話他已經吐出來了。問題是他干嘔半天卻連口水都沒有,半晌只覺得海因里希把他拎起來,抵到牆上,狴犴化作一把金屬鉗緊緊夾住他面頰。

    加文徒勞的偏過臉,卻被皇帝死死扳住下巴。片刻後狴犴掃描完成,機械道︰“骨骼相符度93%,整體面部特征重合40%——陛下,掃描對象與四周前對比改變幅度達到25%。”

    海因里希把加文提起來,注視著他的眼楮問︰“上個月我在研究院門口見到的是不是你?”

    “……”加文喘息的盯著他,一言不發。

    “真不會說話?”

    “……”

    海因里希點頭冷笑,吩咐手下︰“繼續切割。”

    那一瞬間加文收腹抬腿,利用腰腹的力量驟然騰空,一腳把海因里希當胸踹得飛退半步!

    海因里希對加文的底細完全不了解,也沒料到這個Beta學生身手如此迅猛,踉蹌退了兩步才反應過來。他顯然有些意外,翻手又將狴犴變為閃著藍光的電磁短刀,揮手一劈便是一道扇形光幕整齊切下,瞬間貼著加文耳稍切斷了他幾根頭發。

    加文在千鈞一發之際避開,就地一滾退出數米,起身就向鎢合金大門飛奔。海因里希厲喝一聲︰“站住!”見對方置若未聞,劈手刀刃又是一道狹長的光幕甩了出去。

    這一下真是太準了,要是擊中的話一條胳膊都能給他生生剁下來。不過加文反應比他還快,轉身就往儀器後一竄,沖擊而出的電磁切面瞬間在金屬牆壁和地板上留下一道長達數米的凹痕。

    海因里希隨手一刀劈開整排電子儀器,在飛濺的零件碎片中伸手向加文抓去——他現在幾乎敢肯定艾德娜在軍校有些不為人知的把戲,不然她上哪找來一個跟西利亞如此神似的學生?不然這學生為什麼能跟鳳凰進行神經連接?!

    她們三番五次拒絕交出機甲,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金屬碎片漫天飛濺,正當海因里希指尖要觸到加文後頸的時候,突然實驗室燈光一暗。

    緊接著紅光驟然亮起,尖利的警報聲響徹地底︰“——警告,警告,實驗室遭襲,應急程序即將啟動——警告,警告,外來人員請放下武器,應急程序即將啟動——”

    我X你媽!海因里希猛然收刀,轉身喝道︰“快走!”

    堂堂一國之君三更半夜跑來軍校偷東西這已經是丑聞了,更何況機甲鳳凰的政治意義無比微妙,被人知道就會有無數麻煩!幾個科研人員瞬間跳起,三下五除二將切割機等一切設備收縮、解體,緊接著只听狴犴在警報中發出一聲尖嘯,迅速分解組合為一架黑色武裝飛艇!

    一切都在短短數秒間發生,鎢合金大門轟然開啟,在閃爍的血腥紅光中只見兩排警衛沖了進來︰“不許動!站住!”

    然而入侵者已經登上飛艇,海因里希手肘一勒加文後頸,想把他強行拖上去。

    加文有著幾百年經驗培養而出的戰斗本能,但他畢竟是個Omega,就算身體素質無限近似于Alpha,跟真正的Alpha也是有區別的。

    何況海因里希征戰百年,還能登基稱帝,他的基因素質比一般Alpha又優秀很多,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單純比拼蠻力,加文不論如何也不是他的對手。

    率先沖進來的警衛剛要舉槍射擊,只見飛艇門口有個人影一閃,緊接著硬生生把一個學生拖了進去!

    “放開人質!”“反了天了!”幾個警衛同時開槍,雨點般的激光射在狴犴純黑色五維合金外殼上,連點痕跡都沒留下。只見氣流猛沖而出,武裝飛艇的艙門緩緩合上,同時騰空而起。

    警衛咆哮著沖上前射擊,無數激光從尚未完全關閉的艙門射進機艙。此時加文還沒站穩,海因里希一把將他推到身後,他原來站的位置瞬間被數道激光射了個透穿。

    說時遲那時快,加文一腳把海因里希踹到機艙里,返身就想往下跳。

    “你給我站住!”海因里希怒吼一聲,伸手去拉卻沒夠著。

    加文今天注定有血光之災,海因里希沒抓著,另外兩個手下卻及時趕到把他攔在了艙門口。這兩人雖然是搞研究的,但Alpha性別特征相當顯著,那肌肉跟首都防衛軍幾乎沒什麼差別,單手就把他硬生生從門口往回一拉!

     當一聲重響,加文摔倒在海因里希身側不遠處,額頭上血立刻嘩的流了下來。

    ——這時候見血不是好事,因為血液里的信息素氣味很難被抑制劑掩蓋,近距離仔細一聞他的Omega身份就暴露了。

    此刻加文來不及爬起來,就地抓著襯衣領口狠狠一抹臉,起身就往艙門口沖。那兩個研究員有點暴躁,其中一個伸手就往懷里掏電擊槍,千鈞一發之際被海因里希厲聲喝止︰“住手!”

    研究員嚇了一跳,恰巧這時加文回頭,臉上還殘留著敵意和警惕,額角上的鮮血順著臉頰流到下頷,瞬間竟讓海因里希心髒重重一抽。

    他想起了西利亞。

    他想起五十年前紅土星上,他也是這麼隔著屏幕,看著西利亞血流滿面,慢慢停止了呼吸。

    他經歷過那麼多生離死別的痛苦,難以言說的思慕,以及無可奈何的聚散;那夢魘般的一幕仿佛被烙鐵活生生印在了心髒里,就像一片猙獰可怕的陰影,瞬間和眼前少年沾滿鮮血的臉重合在了一起。

    海因里希頓住了腳步。

    只一閃念之間,加文沖到還剩一條縫隙的機艙門口,抓住舷窗一躍而下。

    幾個研究人員想攔,但此刻艙門已經關閉到了只有加文這種身材的人才能通過的地步。海因里希沖到艙門口,透過舷窗看見加文從空中落了下去,瞬間穿過無數道縱橫交錯的激光。

    那一刻海因里希神經幾乎是繃緊的,直到激光一停,加文重重砸落到地面上,立刻被警衛圍了起來。

    與此同時實驗室大門開了,卡洛琳、艾德娜等軍校高層一擁而入。海因里希從舷窗退後半步,視線中最後一幕是艾德娜抬頭望向武裝飛艇,臉上的表情似乎混合著種種驚詫和懼意。

    緊接著武裝飛艇完全升空,轟隆一聲巨響從天頂撞了出去。殘桓斷壁如雨落下,混亂中只見狴犴迅速拉高,很快就在夜幕中消失不見了。

    加文昏頭漲腦的躺在地上,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花,看什麼都籠罩著一層紅霧。

    半晌他才反應過來那是血。

    他額頭上的血還在汩汩往外冒,看上去真是狼狽不堪。卡洛琳一個箭步沖過來,當即揮退了警衛,聲音繃得仿佛隨時要斷裂一般︰“——你怎麼樣?!”

    “是皇帝,”加文精疲力盡道,“他想要鳳凰的……駕駛艙。”

    這簡直把那鑽心剜骨的痛苦又提醒了一遍,加文掙扎著起身想吐,半晌卻只吐出些腥甜的血沫。卡洛琳急忙用外套擦掉他臉上的血跡,大聲令人去檢查機甲鳳凰,同時抬頭和艾德娜交換了一個沉重的眼神。

    “他打你了嗎?”艾德娜半跪下身,憂心忡忡問。

    “沒有……咳咳!”

    加文捂住嘴,半晌顫抖著喘了口氣,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幸虧沒讓他發現獅鷲。

    想到這他下意識的摸了下口袋,突然動作僵住了。

    “怎麼了?”艾德娜看他臉色不對,立刻問。

    加文迅速檢查完左右褲兜,又在全身上下摸索了一遍,面色慢慢沉了下去。幾秒鐘後他抬頭盯著艾德娜,輕聲冷靜道︰“——獅鷲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