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千算萬算,也算不到亞倫只在大廳里露了個面就出來了,而且還恰好跑到草坪邊站著抽煙!

    那一刻加文的心情簡直是悲憤的︰艾德娜你看亞倫不在了通知我一聲不行嗎?克萊爾你跟你的小女朋友非要在廁所後邊約會嗎?亞倫上將你不乖乖呆在大廳里接受眾人奉承,跑來吹哪門子的風抽哪門子的煙?!

    何止是一群豬隊友,簡直是一群豬隊友啊!

    “亞——”克萊爾啪的立正敬了個軍禮︰“亞倫上將!”

    亞倫卻沒注意到他,只緊緊盯著加文︰“……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他聲音一頓,喃喃的道︰“不對,你是Beta。”

    他下意識把鼻子湊到加文後頸嗅了嗅——Alpha辨認Omega一般都是通過氣味,這動作簡直是標準的性騷擾。加文寒毛一下豎了起來,連克萊爾臉色都完全變了。

    “你有點像我認識的一個……兩個人。”亞倫若有所思的盯著加文,聲音低了下去,仿佛自言自語︰“奇怪,你怎麼會同時像兩個人?”

    加文仰頭看他,眼神鎮定無辜。

    亞倫臉色陰晴不定,剛才有一瞬間他幾乎以為這個軍校生是西利亞還魂,但緊接著又覺得他很像紅土星上那個偷了他機甲的Omega。奇怪的是,那個Omega和西利亞是完全不像的,眼前這軍校生卻奇妙的綜合了兩人的相貌特點,給他一種混亂的顛覆感。

    西利亞已經死了,那有可能是Omega嗎?

    不不,不可能——亞倫直接否定了這個猜測。

    他並不擔心獅鷲丟失,因為3S級機甲和主人有某種特殊的精神聯系,每當獅鷲釋放完全戰斗形態,其精神系統都會在他大腦里留下信號。而根據信號分析,獅鷲最近一次出沒是在蛇夫星系周圍,僅六天前。

    蛇夫星系現在的政治局勢很微妙——它被流亡軍佔領了,最近還成立了一個叫“後聯盟流亡政府”的反動政權。

    海因里希對這個政權高度上心,根據間諜衛星監視,那個Omega少年也有在蛇夫星系周圍出沒的痕跡。

    這就印證了海因里希和亞倫的猜測︰Omega少年和流亡軍現在已經混成了一伙,獅鷲應該也在他們手里。這伙人的目的可能是研制S級機甲,也可能是基因實驗,但不管怎樣都不可能跟白鷺星上皇家軍校的一個Beta學生產生任何聯系。

    “你叫什麼名字?”亞倫皺眉問。

    “……”加文牢記自己的人設——啞巴。

    雖然隨著科技進步世上大多數原因引起的殘疾都得到了根治,但總有那麼一部分後天的失語癥,是受生理和心理的雙重因素影響,現代醫學也很難治愈。

    何況他聲音可沒太大變化,一開口亞倫就能認出來。

    “不能說話?”亞倫看他指指嘴巴又搖搖手,不禁大出意外︰“研究院現在連啞巴都收了?!”

    加文鄭重點頭。

    “……”克萊爾簡直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腦袋上掛滿了問號。

    亞倫無語半晌,潛意識還是不願為難一個和西利亞如此神似的少年,就把他扶起來拍了拍︰“走吧,別打打鬧鬧的了,注意安全。”

    加文謙遜點頭,轉身離去。

    亞倫盯著他的背影,把煙抽了兩口。夜幕中少年的背影總給他一種熟悉感,從無數次危機中鍛煉出來的神經在他大腦里一抽一抽,讓他莫名有點煩躁。

    是我太敏感了嗎?

    不不,警惕些總不是壞事。

    但他明明是個Beta……

    西利亞元帥也是Beta,說實話剛才他聞起來和西利亞真像啊。

    亞倫掐滅了煙,追上前兩步,試探的叫道︰“喂——”

    加文只作沒有听見,步伐更加快了。

    誰知亞倫天生就有種捕食動物屬性,你待著不動他還不怎麼樣,你要走他反而忍不住想上去追。加文步伐這麼一快,他立刻就感覺到了,又有點疑惑的往前緊趕了幾步︰“喂,你先等等——”

    加文走到禮堂邊,擰身往小路一轉。

    這個動作仿佛扣動扳機,瞬間加文和亞倫都跑了起來!

    “喂你等等……你給我站住!”亞倫閃電般沖到小路,只見加文閃身向學校後門跑去。瞬間他顧不得多想,一個急轉直接往上沖,兩人隨即在夜色的掩護中一前一後跑過了狹長的小道!

    “你給我站住!來人!來人!”

    亞倫才做過基因手術不久,身體機能維持在二十出頭最鼎盛的時期,跑起來就像一頭沖刺的獵豹。加文根本沒有甩掉他的機會,在劇烈奔跑中也來不及查看周圍環境,幸虧有獅鷲在口袋里冷靜提醒︰“往左!”“往右!”“看到前面那個轉彎沒有?”“研究樓後有消防門,快進去藏住!”

    加文躍過欄桿,果然發現不遠處隱蔽的黑色小門。這時候也顧不得多想,他直接閃身進去把門從里關上,不多時便听見腳步從門前經過,亞倫喝道︰“就在周圍!”另外有人附和︰“快搜!”“往那邊去找找!”

    加文把門扣死,回頭看了看︰一條狹長低矮的小道通向黑暗深處,燈光忽明忽滅,看上去已年久失修了。

    “追到這里目標就消失了,他們會來回搜索的,我們往里走吧。”獅鷲變成光腦飄出口袋,周圍掃描了一圈︰“那下面好像有個樓梯。”

    加文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他看了獅鷲一眼。

    “怎麼?”

    “……沒什麼。”加文往前走了幾步,只听自己的腳步在空蕩的甬道里發出回響,不多時果然看見腳下有個活動的暗門。

    他用力扳開暗門,一股略帶潮濕的微風撲面而來,加文立刻感覺到那空氣竟然還很新鮮。

    底下果然另有乾坤。

    獅鷲這段時間也不知道儲存了多少髓液,通體發出奪目的亮光,便自動飄到前面去當光源。加文順著樓梯走了足足十幾分鐘,大概深入到了上百米的地底,只見周圍單調不變的樓梯甬道終于開始變寬。

    盡頭出現一個拐角,加文順著轉身,眼前豁然開朗——竟然是一座烏沉的半球形金屬門。

    “鎢合金,”獅鷲掃描了一下說︰“這重量得有六百噸以上了。”

    “這是什麼,地下堡壘?”

    “可能是研究院的地下實驗室,里面應該有電梯通往地面,我們剛才走的是應急通道——不過話說回來在應急通道上裝這種鎢合金大門還真是財大氣粗啊。”獅鷲搖搖晃晃飛到電子鎖上,裝模作樣的搖擺了一下︰“唔,雖然密碼很復雜,但對我這種宇宙級的3S光腦來說,只要被稍微恭維一下的話——”

    加文轉身就走。

    “別別別——!我破解還不行嗎!”獅鷲惱羞成怒道︰“小氣的人類!”

    小氣的人類于是坐在台階上,悠閑的看著3S宇宙級光腦忙活了二十分鐘,在空中畫出無數算式和圖像,最終小心翼翼輸入一排長達40位密碼,電子鎖叮的一響︰“指令通過,予以放行。”

    地底發出沉悶的轟響,鎢合金大門緩緩裂開縫隙,里面灑出一片柔和的白光。

    一間巨大的地底實驗室緩緩出現在加文面前。

    這里牆壁、地板一片雪白,圓環形的金屬牆壁邊靠著無數銀色實驗儀器,因為實驗室本身太過巨大而一眼望不到頭。加文抬頭仰望,也很難看清天花板,只見遙遠的天頂上閃爍著奪目的人造光。

    而在大廳正中,放著一台殘破的銀色機甲。

    加文如同著魔般走上前,鎢合金大門在身後轟然合攏。

    那機甲是半完全形態,上百米高,通體鈦銀色,全身上下刻畫鳳凰圖案,雙翼在身後展翅欲飛。

    它身上還殘留著半個世紀前戰火和硝煙的痕跡,側翼碎裂成幾塊,半邊身體支離破碎。但從殘存的輪廓中仍能看出它完全形態時,那張狂、鋒利、恢弘和壯觀的整體形態,哪怕現在靜靜矗立在地上,都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強烈煞氣。

    “……鳳凰,”加文喃喃的道,“鳳凰……”

    他走上前,伸手想觸摸銀白色的金屬外殼,但還沒踫到就只听身後傳來沉悶的震蕩,緊接著機械聲︰“——指令通過,予以放行。”

    有人要進來了!

    加文猛然回頭,只見鎢合金大門正緩緩裂開一條縫。這時容不得多想,他一個箭步來到牆角電子儀器後,閃身躲進兩台巨大計算機終端之間的夾縫里。

    說時遲那時快,他剛蹲下身,就只听大門轟響一停,緊接著有人走了進來。

    加文閉住呼吸,把身體往角落里縮了縮。听腳步聲進來的起碼有七八個人,他們徑直走到機甲鳳凰面前,緊接著一個聲音問︰“是直接取出駕駛艙嗎,陛下?”

    ——陛下!

    是海因里希!

    加文瞳孔緊縮,片刻後悄悄探出頭。站在機甲鳳凰前的赫然是帝國皇帝塞特•海因里希,身後跟著幾個全副武裝的研究人員,為首那人正跪在地上迅速組裝一架機甲切割機。

    剎那間加文明白了亞倫不請自到的目的——是為海因里希打掩護。當所有視線集中在上將身上,就沒人會注意到皇帝竟偷偷潛進了皇家軍校的地下實驗室!

    但他來干什麼?他想拆卸機甲?

    “破壞主程序也不要緊,取出駕駛艙後立刻離開。”海因里希站在燈光下,表情卻仿佛籠罩著一層陰影︰“切記駕駛艙是密封的,千萬不能讓它破裂。”

    幾個人點頭稱是,立刻奔向周圍一排靠牆的儀器,開始熟練的操作起來。

    這幫人簡直不知道演練多少遍了,互相連一句交談都沒有,第一步就開啟了籠罩整個實驗室的隔音層,緊接著以機甲為中心建立絕對防御罩——這是防止高智商的機甲在拆卸中突然暴走。

    緊接著切割機組成完畢,上百道鋒利的齒輪高高舉起,從不同角度對準了機甲鳳凰的心髒位置。

    主研究員站在切割機頂端,臨下手前吞了口唾沫︰“陛下,萬一機甲應急機制啟動……”

    “不會的,”海因里希淡淡道,“它本來就沒髓液了,幾天前意外啟動耗盡了最後一點能源,現在是徹底關閉狀態。”

    主研究員點點頭,緩緩推動手柄。

    隨著“嗡”的一聲無數交錯的雪亮齒輪瞬間飛轉,同時伸向鳳凰破碎的胸甲。本已龜裂的五維合金很快抵擋不住,“ ——”一聲刺耳尖鳴,金屬表面裂開了第一道割痕!

    瞬間加文只覺得胸口如遭重擊,電光火石間差點慘叫起來!

    他一把抓住胸口,五指用力得幾乎生生拗斷!

    這感覺不像割裂機甲,倒像是活切他自己,他的每根神經都被鋸齒活活撕裂,仿佛那幾百道齒輪同時剜進了血肉之中!

    只有駕駛員和機甲高度連接的時候才會實現感官共享,但為什麼他會跟關機的鳳凰連接?!劇痛讓加文無法思考,他用力把拳頭塞進嘴里才勉強止住慘叫,但意識恍惚間膝蓋重重撞上牆壁,發出咚的一聲!

    “誰在那里?”

    海因里希的听覺銳利堪比鷹隼,立刻向儀器後加文藏身的地方走來。

    他的影子投射到牆上,加文雙眼恐懼睜大。下一秒,皇帝腕上的狴犴化作短刀,抄手一舉便狠狠向下劈來!

    —— 當!

    金屬儀器瞬間一剖兩半,縫隙中的加文就地一滾而出,瞬間刀光緊貼著他的臉劈了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海因里希翻腕橫刀,趁加文還未起身的剎那間將刀尖準確抵在了他眉心上︰“你——”

    皇帝的表情凝住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一陣令人窒息的死寂後,皇帝居高臨下緩緩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