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半小時後,帝國議院。

    海因里希高高在上,周圍是古羅馬斗獸場式的環形坐席——軍部將領居東,議院元老居西,各星系首腦居南,下議院各民眾代表居北。

    “議會主題第八項,廢除強制配對制度,重審Omega保護協會各項特權。”朗費洛長老語調平平,說︰“同意的按綠鍵,不同意按紅鍵,棄權者出列,現在開始。”

    議院一陣交頭接耳,繼而有人伸手按鍵。片刻後懸空屏幕計數完畢,同意者九十三,不同意兩百八十四,棄權一百六十五。

    棄權者有一肚子話要說,個個群情激奮,同時每人手里都捧著幾百頁論文,恨不能立刻從座位上跳出來把唾沫星子噴到皇帝臉上。

    朗費洛長老面無表情轉向皇帝︰“這次您是少數派,要行使‘表決時皇帝一人可佔20票’的特權嗎?”

    “……不用了,”海因里希站起身,說︰“下一個議題——”

    就在這時軍部依次遞上一張疊好的紙條,皇帝打開一看,上面草草五個字是亞倫的筆跡——鳳凰啟動了。

    “不好意思各位,”海因里希起身說︰“今天就到這里吧,散會。”

    代表們面面相覷,然而皇帝大步走了出去,黑金色斗篷下擺隨著轉身劃出一道凌厲的弧。

    ——鳳凰啟動了。

    卡洛琳站在地下實驗室外,面前是一條發著白光的金屬走廊,盡頭的鎢合金半球狀大門嚴重變形,門板幾乎從牆體中斷裂,龜裂紋甚至輻射了十幾米遠。

    研究人員站在她身後瑟瑟發抖︰“撞擊發生得很突然,我們根本沒有辦法進去……震蕩使電路系統被破壞了,當時一片黑暗,我們都以為會塌方……”

    卡洛琳看看頭頂,天花板四分五裂,隨時有可能塌下來,現在只能靠碳鋼橫梁勉強保持住微妙的平衡,滿地都是碎裂的金屬和混凝土。

    她舉步踏上走廊,研究人員立刻攔阻︰“校長這里太危險了!請別隨意靠近!”

    “不用擔心,它不會啟動的。”

    卡洛琳踩著滿地狼藉走到盡頭,輕輕撫摸變形的鎢合金大門。周圍一片沉寂,仿佛半小時前的狂躁和混亂都沒發生過,然而她能想象當時的情景,這塊堅不可摧的合金大門是如何被猛烈撞擊,只那麼一下,就令整塊數十噸重的球體都凸了出來。

    一下,只要再一下,這門就徹底廢了。

    “您好校長,來自皇宮的保密通訊,請問接通嗎?”

    卡洛琳揮手讓實驗人員退下,一邊從口袋里抽出三維立體通訊儀。幾條紅線迅速延伸出來,在空中組成了海因里希冷酷的面孔。

    “下午好,尊敬的陛下。”

    皇帝目光越過她望向那變形的合金大門,臉色說不出的微妙︰“誰啟動了鳳凰?”

    卡洛琳知道軍校有皇帝的釘子,但只要智商正常誰都不會特意跑去跟皇帝的釘子過不去,因此她老老實實道︰“這是意外,鳳凰以半完全形態撞上地面,現在整個實驗室的動力系統都中斷了,我們暫時沒法進去。”

    “西利亞他……”

    皇帝還是下意識避免說“遺體”、“尸骨”這類敏感字眼。卡洛琳理解道︰“以駕駛艙的硬度來看應該不會受到損壞,但具體情況是不知道的。如果鳳凰再次關機,我們還是無法在不損壞它的情況下打開駕駛艙,接觸到元帥的……嗯。”

    海因里希盯著她,半晌緩緩道︰“卡洛琳。”

    “是。”

    “我能理解孔塞特林的心情。”

    “……”卡洛琳整個人都不好了。

    海因里希能理解艾德娜的心情?這跟狼能理解羊的心情有什麼區別?跟貓能理解耗子有什麼區別?跟黃鼠狼能理解雞有什麼區別?!

    “但希望你也理解我,”皇帝顯然沒看出卡洛琳風中凌亂的眼神,緩緩道︰“元帥對多數固執的反聯盟分子也有很特殊的意義,如果帝國繼承人擁有他的血統,那麼未來政治變革的時候,他所面臨的困難和阻撓會小很多……”

    卡洛琳愕然道︰“變革?!”

    “我不想和你說太多。我也是頭回當皇帝,很多計劃要慢慢摸索。”海因里希頓了頓,說︰“當年元帥很多想法我無法理解,現在理解也來不及了。但我會把那些東西一點點傳遞給我們的下一代,歷史會帶給我們更加光明的未來。”

    卡洛琳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好了,跟你說這些只想讓你知道元帥的DNA很重要,機甲鳳凰也無法與之相比。”海因里希沉聲道︰“你好好想想吧。”

    他禮貌的點點頭,三維投影消失在了空氣里。

    卡洛琳怔怔站在走廊上,半晌一把抓過三維通訊儀,厲聲道︰“艾德娜!”

    紅線再次射出,在空中迅速組成了艾德娜的身影——她穿著白大褂,看上去正站在研究院的某個研究室里。

    “陛下知道了鳳凰開機的事,剛剛來找過我了。”

    艾德娜滿面憂慮之情︰“他還是要DNA?”

    卡洛琳沉重點頭。

    “不論發生什麼都不能給他,你知道金星要塞之戰後元帥就……”艾德娜咽了口唾沫,搖頭道︰“他一驗就會發現端倪,然後會解剖遺體,到時候所有事情都……”

    “我明白。”

    兩個人對視良久,艾德娜深吸一口氣,說︰“聯賽我們一定要贏。”

    “是的。”

    “一定要保住機甲。”艾德娜說著回了下頭,似乎那邊有人叫她︰“——等等,加文在里面等著打針,我待會回來。”

    卡洛琳示意她去,然後按斷了通訊。

    加文自從來軍校後就和打針、吃藥產生了不解之緣,三天兩頭往軍醫處跑,動不動就得受點兒傷。

    艾德娜把抑制劑推進他手腕血管里,空氣中甜美誘人的Omega氣息頓時淡了很多,幾分鐘內就完全消失了。

    迪恩坐在邊上看,突然有點理解為什麼Alpha們都那麼痛恨抑制劑——這種眼睜睜看著食物從嘴邊奪走的感覺,實在讓鐵石心腸的人都忍不住要冒火。

    “頭還暈嗎?想不想吐?”

    加文搖頭道︰“不了,謝謝你。”

    艾德娜溫柔一笑,碧綠色的眼楮仿佛漾著一汪湖水。她這樣子實在漂亮極了,加文目光中不由帶上了自己都沒發現的柔和︰“抱歉用了卡洛琳校長的機甲,如果火烈狐受到什麼損壞的話……”

    “不不,沒關系。”艾德娜潔白秀美的手輕輕覆在他手背上,微笑道︰“其實校長和我都需要你幫一個忙……”

    他們兩人一坐一站,艾德娜微微俯身,秀發幾乎灑在加文大腿上。

    迪恩在邊上微微皺起眉,雖然知道那兩人都是Omega,但這親昵的一幕還是讓他產生了一種非常古怪且微妙的感覺。

    “什麼忙?”

    “你知道我們每年都會參加機甲聯賽,而且每年都會對上雙子座星際軍校。今年他們有幾個特別厲害的學生,而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們絕對不能輸。”

    艾德娜抬頭看了眼迪恩。

    “你們是這屆最優秀的學生——雖然配合有些不協調——但我還是想請你們組隊,為皇家軍校取得勝利。”

    迪恩霍然起身,還沒來得及說話就只听加文道︰“好啊。”

    艾德娜仿佛也沒想到他這麼輕易就答應了,一時有些意外。

    ……實際上加文也覺得意外,好像看到艾德娜他就情不自禁想答應她的要求,所有應承的話下意識就出口了。

    “真是太好了,我會安排他們為你偽造身份的——另外一切都不必擔心,校長和我都會為你打掩護。”艾德娜說著緊緊按住加文的手,感激道︰“謝謝!”

    “……”加文突然又覺得答應也沒什麼了。

    “你為什麼答應她?”幾分鐘後艾德娜出去,病房里只剩他們兩人的時候,迪恩終于忍不住怒道︰“這次的危險還不夠?!你到底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加文奇道︰“危險是你造成的吧——我想想,Omega保護法里這種情況判幾年來著,二十?”

    迪恩︰“……”

    加文無辜的看著迪恩,Alpha軍校生臉色難看得如同鍋底。半晌加文終于良心發現,嘆了口氣說︰“抱歉,我不該插手你的比賽。”

    “這明明不是重——”

    “我太想主導戰斗,忽略了那其實是你的戰場。”加文主動伸出手,說︰“對不起,請接受我的歉意。”

    他修長的手指還纏著繃帶,掌心向上,坦誠無欺。此刻迪恩的心情就如同剛才加文看到艾德娜,那是完全沒法也不能拒絕的。

    他掙扎著握住加文的手,半晌沉聲問︰“你一定要跟我去打機甲聯賽?”

    “——是,那是我們的戰場。”

    加文眼神明亮坦蕩,簡單一句話說來,竟有種直透人心的魅力。

    其實這話從他嘴里出來那簡直就是職業習慣,但單純的迪恩可不知道這個,當時就忍不住有點心動,下意識說︰“既然這樣的話……”

    “去了一起輸麼?”門口有人冷冷道︰“還真讓人同情啊。”

    兩人一回頭,只見克萊爾穿著戰斗制服,嘴角貼著紗布,抱著手臂靠在病房門口。

    克萊爾身高幾乎和迪恩不相上下,金褐兩色參雜的頭發顯得非常凌亂,臉上還有青紫和血跡,看起來有點狼狽——跟迪恩不同的是他身上有股叛逆的狠氣,眉骨高眼窩深,目光中充滿了不加掩飾的高傲和敵意。

    迪恩立刻有些警覺︰“不關你的事克萊爾,你……”

    “——沒錯,就不跟你一起輸。”加文打斷了他,和藹可親道︰“乖,去找你的小伙伴吧。”

    克萊爾︰“……”

    克萊爾差點沒繃住,死死抓住門框才克制住上前的沖動。他緊盯加文和迪恩握著的手,幾秒鐘後“哼”的一聲,滿臉不屑一顧,轉身大步走了。

    幾個學校的參賽人選都定下來後,按照往年慣例,皇家軍校邀請所有學校的選手及教官,舉辦了一場預熱晚宴。

    別看皇家軍校不招皇帝待見,它到底頂了個皇家的名頭,整座禮堂那叫一個金碧輝煌流光溢彩,帝國貴族酒會都不過如此了。晚宴當天各大軍校代表紛紛乘坐飛艇到達,亮相時全部西裝禮服正式無比,遠遠望去相當氣派。

    加文是頂著別人的身份參加比賽的,這時肯定不能隨便露臉,便和艾德娜躲在角落里吃東西。這兩人都很會吃,趁海尼星蒸魚還沒上的時候就把魚肚那塊兒挖走了,每只薄荷塔端上去前都被摘走了金隻果片;可惡的是他們一邊吃還一邊對入場的選手指指點點︰“這個絕對打過假肌劑,你看壯得跟猿猴似的……那個領帶怎麼是玫紅色?以為這是來相親?……哦快看戴納校長!他鼻子起碼比上星期上報紙時高一截!Alpha也做基因整容?!”

    戴納疑惑的抬頭張望,卡洛琳諷刺問︰“校長先生?”

    “……嗯,貴校的晚宴真讓人印象深刻。”戴納不自然的揉揉鼻子,“我們剛才說到哪了?”

    “決賽主場布置。”卡洛琳冷冷道,“陛下轉告我說你們希望把機甲鳳凰抬到場邊,勝利者將當著全宇宙媒體的面帶走它。”

    “哦——是的,我認為這樣更能激勵選手的斗志。您不這麼認為嗎?”

    “我只是認為這樣對失敗者的打擊更大。”

    戴納頓時笑了︰“同時勝利的果實也顯得更加甜美豐滿。”

    這笑容很讓人不舒服,卡洛琳饒有興味的盯著他,半晌點頭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我大力贊同了這個做法。”

    “……”戴納的笑容立刻淡了下去。

    在他身後不遠的角落里,艾德娜和加文分吃了三只鑽石球果,開始向第四只進軍——這種昂貴的水果整場晚宴也只準備了十個而已,他們應該慶幸沒被人發現,否則藏在加文口袋里的那兩只肯定也會被搜走的。

    艾德娜拿餐巾托著光芒剔透的果肉,加文看著她,微微笑了一下。

    “怎麼了?”

    “沒什麼。”

    加文回過頭,艾德娜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問︰“你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個朋友嗎?”

    “怎麼?”

    “小時候每當有宴會,我們就像現在這樣,躲在後台偷偷吃東西聊天,然後溜到庭院噴泉邊去看星星。我至今記得聯盟的星空,那無邊無際浩瀚的銀河與星海,就好像無數鑽石灑在天鵝絨上一樣。”

    艾德娜懷念的笑起來,加文隨口道︰“你那朋友家境一定不錯。”

    “……何以見得?”

    “就算在聯盟末期想平安把一個Omega女孩養大也是不容易的,遑論還要把她送去攻讀博士,這起碼是上流社會才能做到。你那朋友能跟你青梅竹馬,要不是家庭出身相仿,就是本人來歷特殊。”

    加文漫不經心道︰“——沒有冒犯之意,隨便猜的。”

    艾德娜怔忪半晌,失笑道︰“是我疏忽了。你說得沒錯,只有一點——我們小時候聯盟尚在鼎盛時期,距今大概五百多年吧。”

    加文一愣,正常情況下二十年做一次基因手術才能確保青春常駐,五百多年的話,艾德娜起碼做過三十次手術了。

    “校長也……活了這麼長時間嗎?”

    “不,卡洛琳是後來的。”

    加文點點頭,過了會兒說︰“我感覺你和校長有很大不同。”

    “這有什麼?我是Omega她是Alpha,基因決定了我們整個思維方式都不可能相同的。”

    “不,不是這方面。”加文斟酌了一下用詞,謹慎道︰“你雖然對皇帝頗有微詞,但對帝國取代聯盟是完全贊同的。相對來說校長對皇帝的尊重發自內心,但對現有的帝國制度卻好像並不……如何欣賞。”

    艾德娜靜了。

    大廳里輕柔的音樂遠遠飄來,那些衣香鬢影燈紅酒綠的一切,都化作了斑斕而遙遠的背景。

    “我並不是贊同帝國取代聯盟,聯盟末期是個非常特殊的時代,卡洛琳跟我都……”

    艾德娜還想說什麼,然而這時聲音一頓,只听大廳門口傳來一陣騷動,人群紛紛自動分開,幾個軍校領導人滿面笑容的迎上前去。

    幾個身穿首都防衛軍制服的軍人走進大門,整齊排列在走道左右,不多時只見門口進來幾個人,為首那個一頭金發,純黑色軍服,身材高大挺拔,顯得非常出眾——那是亞倫上將。

    艾德娜臉色大變︰“他怎麼來了?!”

    加文二話不說連退數步,艾德娜示意他快躲進後台洗手間,然後自己搶身一步迎了上去。

    亞倫上將事先並沒有受到邀請,也沒風聲說他要來,所以他的大駕光臨顯然令所有人都十分意外。

    不過意外歸意外,亞倫在帝國軍部的地位炙手可熱,在場不少人都在第一時間表達了自己的誠摯熱情,直接導致亞倫剛亮相就被人群重重疊疊的圍起來了。

    加文趁機向洗手間奔去,一路就只听獅鷲在耳邊大呼小叫︰“啊!那是我的前主人!看他的樣子還是辣麼英俊辣麼威武,你真不打算上去打個招呼麼?!說真的他比迪恩那小兔崽子靠譜多啦,你有沒有感受到明顯的差距?!”

    “……”加文粗暴的拽下耳扣,塞到口袋里。

    “我可以介紹你!幫你說好話!如果你們結合了我會把他銀行密碼告訴你的!”獅鷲不甘心的爬出來︰“而且他生理機能也很好哦!真的不動心嗎嗎嗎嗎嗎嗎——嗷!”

    可憐的蠢獅被狠狠捏了一下,流著淚躺回口袋里去了。

    加文沖進洗手間,反手鎖了門。大廳里熱鬧的聲音仍然隱約傳來,他吁了口氣,靠到流理台上。

    洗手間里潔淨寬敞,空無一人。加文無意識的呆了半天,目光落到面前一塊落地玻璃鏡上,不由微微愣住了。

    鏡子里的少年深黑頭發,白皙肌膚,臉頰削瘦而五官深刻,純黑眼珠在璀璨的燈光下清澈明亮,鼻梁高而嘴唇薄,整體已具備了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間的輪廓。

    加文盯著自己看了半天,內心只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但是哪里不對呢?

    他眉頭慢慢擰起,腦海中閃過一個模糊而不可思議的念頭︰——他長變樣了。

    “獅鷲,”他輕聲道。

    “死了!”口袋里傳出一個委屈的聲音︰“需要的時候就叫人家小獅獅,不需要的時候就管人家去死,有你這麼當主人的嗎?!”

    “……你好像說過不認我為主吧。”

    “但你跟亞倫結合後就是我的主人了啊!女主人啊!!”

    “……”加文死死捏著獅鷲把它提出來,在鬼哭狼嚎聲中輕柔問︰“小獅獅,你還有我們闖海關那天電視里放的通緝照嗎?”

    “通緝不是問題!亞倫上將一定能幫你搞定!如果你們結合的話……”獅鷲聲音在充滿殺氣的精神沖擊下慢慢變弱,最終變成了蚊子哼哼︰“……有……”

    耳扣在空中分解組合,變成圓溜溜的光腦,三維立體影像投射到空中,活靈活現顯示出加文那天闖出海關時的圖像。

    少年側手翻上飛艇,臉頰略圓,滿面通紅,眼楮濕漉漉的,嘴唇因為用力咬過而顯得很嫩,似乎還在微微發抖。

    那時他皮膚是健康的蜜色,看上去就有種柔軟而細膩的觸感。

    加文眼神難以置信,他對著鏡子轉過頭,直到和圖像上的自己角度分毫不差。他臉頰在燈光映照下顯出一種幾乎透徹的冰白,仿佛玉石一般冷硬而泛光的質地,和圖像上截然不同。

    怪不得他僥幸逃脫。

    怪不得至今軍校沒人認出他。

    短短一個多月,他竟然長變成這樣!

    “你跟圖像里相貌符合度只有60%,太奇怪了,正常人兩個月內只會變化2%,發育期青少年最多3%。”獅鷲也意識到不尋常,聲音嚴肅正經起來︰“可惜我沒保存你這兩個月來的相貌變化,否則應該能畫出對比圖——天哪,你的面部骨骼都變了,鼻梁起碼高了1毫米,眉骨和下頷也……”

    “有人在里面嗎?奇怪,廁所怎麼鎖了。”有人在門外推了兩下,加文一把按下獅鷲,示意它噤聲︰“噓。”

    光腦立刻粉碎變成耳扣,小聲問︰“現在怎麼辦?”

    “先走再說。”加文環顧洗手間,看見牆頂小小的通風窗,頓時有了主意。

    三十秒後,加文屏住呼吸,柔韌削瘦的身體從通風口穿了過去,雙手抓住外牆。

    夜空繁星點點涼風習習,大廳熱鬧的人聲已經很遙遠了。加文懸空幾秒,繼而松手落地。

    撲通一聲輕響,他爬起來拍拍褲腿,剛要起身離開的時候突然一僵。

    不遠處兩個人正目瞪口呆的盯著他——一個是克萊爾,一個是從沒見過的Beta女學生。兩人都穿著西裝禮服,看樣子正親密的聊著天,遠遠望去十分般配。

    “……”加文迦壞潰骸巴砩蝦謾!br />
    他剛要轉身快速溜走,突然克萊爾不知道哪根神經犯了不對,把那女生一扔就大步了追上來。可憐加文又沒法撒腿就跑,眼睜睜看他橫里插進來一攔,結結實實擋住了自己的去路︰“喲,你在這干什麼?”

    加文收住腳步,鎮定道︰“散步。”

    “從盥洗室翻窗出來散步?”

    “你又在這干什麼?”

    “散步。”克萊爾理直氣壯道,突然露出一絲惡意的笑容︰“我還以為你是出來和迪恩那裝逼犯私奔去的——讓我看看,他在哪兒等你呢?迪恩!迪恩——!”

    加文此刻是真後悔當初怎麼沒打死他,遠處幾個站在禮堂門口的學生聞聲好奇的回過頭。

    “迪恩!在哪兒呢?再不出來我就把你這位……”

    “給我住口!”加文一把捂住克萊爾的嘴︰“我就是愛翻牆!閉嘴!”

    克萊爾抓住加文手掌用力掰,幾秒鐘後無聲的扭打分出了勝負︰加文被抵到牆角,一手死死抵住克萊爾肩膀,而後者抓住他手腕,露出了鯊魚般的笑容︰“別是偷了什麼東西吧,讓我看看——”

    他不懷好意的伸出手,還沒踫到就被加文一把抓住了,兩人眼楮對視半晌,突然加文靈光一閃!

    “不好意思被你發現了,對不起我確實偷了東西。”加文從口袋里掏出兩枚鑽石果,誠懇道︰“來,親,這個送給你。”

    克萊爾︰“……”

    克萊爾目瞪口呆看著兩個水果,半晌迦壞潰骸熬臀 甦飧觶俊br />
    “我喜歡吃啊!我真是太喜歡了!”加文強行把鑽石果塞到他手里,鄭重道︰“我把我最喜歡的東西送給你,從此我們就是好朋友了!拜拜!”

    克萊爾︰“#¥%*&¥#!……”

    加文二話不說掉頭就跑,克萊爾那稀里糊涂的大腦一下抽了風,抓著兩個鑽石果撒腿就追。兩人如同老鷹捉小雞般跑過草坪,加文正要抓住圍欄一翻而過,突然只听邊上有人嚴厲喝道︰“站住!你們在干什麼?!”

    加文正凌空躍起,身體失衡差點一頭栽倒。就在這時他被那人有力的手抓住了,直接一把給按到地上,聲音沉沉非常威嚴︰“身為軍校生卻大呼小叫追逐打鬧,你們是幾年級的……嗯?”

    那人扳過加文的臉,一下愣住了。

    加文也愣住了。

    ——那正緊緊盯著他,眼神中充滿意外和震愕的,竟然是亞倫上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