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海因里希想的是怎麼讓艾德娜交出鳳凰,戴納想的是怎麼贏得機甲聯賽,軍部保皇黨想的是怎麼制造出一個有元帥血脈的小太子。

    三方人達成了奇妙的共識︰皇家軍校必須輸。

    而卡洛琳肯定是不想輸的。

    第二天機甲隊排名四強賽,校長、研究院長、軍校高層集體出席,所有人都十分關注最終的前三名——那代表了一個月後參加機甲聯賽的最終人選。

    那天早上加文也很頑強的從軍醫處爬出來,到停機場去給亂朱做最後的修整。那時天剛蒙蒙亮,迪恩以為自己已經是最早的了,誰知道剛進停機場就看見加文背對著他,坐在巨大機甲的陰影中,聚精會神的敲打電腦。

    迪恩有些驚愕,一時頓住了腳步。

    “通向粒子槍的神經線路不是很穩,給你重新接了一下。”加文頭也不回,說︰“火力啟動時間也減少了0.039秒,已經到達C級機甲的極限了。”

    “……謝謝。你怎麼做到的?”

    “觀察,思考,結合經驗,謹慎下手……基本做所有事情都是這個過程。”

    迪恩失笑道︰“哦?你有很多經驗?”

    加文下意識想說我修過的機甲比你見過的都多,這個不是問題;但話沒出口他就頓了一下。

    “不,沒有。”他聲音輕了下去,仿佛自言自語︰“……真奇怪。”

    奇怪的事還在後面。

    早上九點四強賽開始,先是兩組分賽,決出勝負後再由敗者挑戰對方組的勝利者,兩輪連輸者失去前三名資格。

    比賽開始前加文又去探望了一次機甲亂朱,卻發現迪恩在跟教官說話,不知道為什麼兩人臉色都非常難看。加文不好上前打擾,便悄悄從後門出去了,心里還琢磨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結果比賽一開始,他就感覺到不對——亂朱的動作太不協調了!

    機甲大多巨型,觀眾席都設在離地百米的遮擋式懸浮走廊里,所有人都戴著特殊眼鏡,能將巨型機甲搏斗的每個動作都看得清清楚楚。艾德娜特地給加文安排了個好位置,開場不到一分鐘,他就看出亂朱的右半邊身體移動有點慢。

    這個慢是很難發現的,往往也就是零點幾秒的拖延——但在戰斗中,零點零一秒那就是生與死的區別!

    “你看,我說這小兔崽子比不上亞倫上將吧——告訴你哦,亞倫上將體力跟耐力都很好的哦,如果你動心的話……”

    加文一把抓住光球,幾秒鐘後獅鷲慘叫著掙脫出來,一頭扎進了背包里。

    比賽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幾分鐘後對方光劍一記凌厲的斜砍,干淨利落結束了戰斗。

    勝利者享受全校的歡呼,失敗者趕緊把機甲送去修理,準備下一場比賽。加文趁人不注意走下看台,一路找到準備室門口,攔住了正匆匆往里走的迪恩。

    “到底怎麼回事,機甲哪里出了問題?”

    迪恩神色不見頹喪,相反非常平靜︰“不是亂朱的錯。”

    “但你的指令也沒有出錯,是機甲反應延緩了。”加文認真道︰“告訴我出了什麼事,現在還來得及,也許我能幫到你。”

    迪恩卻久久不說話,臉上神情非常遲疑。加文注視他的眼楮,片刻後靈光一閃︰“——是你請的那個技師?”

    “……”

    “亂朱需要技師副駕,但他今天沒來?”

    迪恩的神色已經說明了一切。

    加文轉身向準備室走去,迪恩一把抓住他的手︰“不,你不能當副駕!這種比賽太激烈,你只是個身體柔弱的——”

    “並把你打敗了的Omega。”加文善意道,“我就不加‘狠狠的’這個形容詞了。”

    迪恩︰“……”

    兩人在走廊上大眼瞪小眼,足足幾十秒後加文終于問出了心中隱藏已久的問題︰“克服Alpha狂妄可笑的自尊心就那麼難?”

    “……不、不是。”

    “那是怎麼回事?”

    迪恩猶疑良久,最終難堪道︰“我在想……你是不是因為開學時說要還我人情,所以才幫我的。”

    加文面無表情的盯著他,頭頂冒出一排整齊的“……”符號。

    半晌他拍拍迪恩的肩,語重心長道︰“——成熟點。”

    半小時後比賽再次開始,迪恩的對手是另一組上局勝利者,跟他同年級的機甲班精英生克萊爾。

    這兩人平時在機甲隊是王不見王的關系,上學期據說還能維持面兒上的情分,這學期開學不知為何,就變成連招呼都不打的陌路人了。

    克萊爾的機甲總體D級,但各項參數並不差亂朱很多,而且他有個非常罕見的殺手 ——電磁軌道雙刀。

    相比于傳統軌道炮來說,這種冷熱結合的新型武器在第一次銀河大戰時非常流行,只要能做出來,基本都是B級,在軍校排名賽這種場合就等于通殺了。

    加文裹著緊身戰斗制服,頭戴護目鏡,坐在亂朱的副駕駛艙里。機甲等級越低控制台就越復雜,他面前起碼有上千個機械按鈕和各色手柄,迪恩的聲音從通訊儀中傳出來,听著非常凝重︰“我已經重新設置按鍵了,萬一出現意外,你把紅色手柄推到死就能彈出。記住,你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沒有任何事情能比得上你的……”

    “我的安危。”加文接口道,“上周我抽空看了下Omega保護法,萬一我死了的話你得坐一輩子牢。”

    迪恩︰“……”

    十秒鐘後,倒計時結束,比賽瞬間開始。

    對方沒有半秒遲疑,第一動作就是拔刀前沖,全力向亂朱右側身體斜砍下去——他的動作比上局對手迅速起碼一倍,如果亂朱沒有技師的話,這一擊必然中招!

    兩個駕駛艙內的迪恩和加文同時猛拉手柄,機甲巨人轟然退後,千鈞一發之際躲過電磁雙刀,緊接著悍然一炮!

    看台上頓時響起一片︰“——好!”

    粒子炮正中對方手臂,火光和黑煙同時升起。通訊儀里迪恩怒道︰“加文!”

    “……”

    “我跟你怎麼說的!不要主動攻擊,對你太危險!”

    加文置之不理,屏幕上只見對手退後十數米,亂朱拔腳追上,徒手抓住對方受創的胳膊。鋼鐵巨人的貼身肉搏簡直震撼,每次踫撞都引發強烈的氣流,把空中看台都沖擊得微微搖晃。

    艾德娜忍不住站了起來,輕聲道︰“剛才那一炮是……他的手筆。”

    “正常,他的精神閥值比迪恩高幾倍,主副駕指令相悖時機甲不會听迪恩的。”卡洛琳頓了頓,說︰“現在打近身戰的就不是他了。”

    艾德娜微微點頭。

    加文坐在副駕駛艙里,漫不經心逗弄一根機甲神經末梢。亂朱在激烈的肉搏戰中,只分出一點點感知系統來陪他玩,內心感覺十分害羞。

    迪恩和他的對手作戰風格都很學院化,跟加文截然不同。但不可否認迪恩也很有獨到之處,利用C級機甲近戰輸出大的特點,死死拉住對方機甲,一陣狂風暴雨般震撼天地的痛揍。

    加文只負責輔助——操作神經系統,進行動作微調,更多是確保拳頭擊中對方最脆弱的那一點上。

    對方的技師顯然遜色很多,屢次想伸腳將亂朱絆倒,但微操總是不精確,反而被加文回手一槍打穿了腳掌。

    對方機甲發出憤怒的咆哮,終于在空隙中推開亂朱,遠遠扔開那把被毀壞的電磁長刀。近百米長的巨刀落地,發出驚天轟響,緊接著它將另一把刀高舉橫掃,電光火石間削下了亂朱半只手掌!

    電光足足爆出數米,亂朱失了平衡,往後倒去。對方機甲咆哮沖來,就在這一瞬間,加文啟動了磁震蕩炮。

    ——轟!

    近距離的電磁對轟將兩座鋼鐵巨人沖飛,亂朱被炸上半空,只見對方已摔到數十米以外;與此同時它長刀向天高舉,瞄準,發出了耀眼的電磁炮光。

    那一瞬間根本來不及通訊,迪恩的第一反應就是躲!

    加文卻一把將沖擊柄推到頂︰“亂朱——!”

    如果將這一刻無限拉長,就會發現迪恩和加文是同時下達指令的,前者要求機甲閃避,後者則要求前沖,路線正好成一個完美的180°平角。

    亂朱在空中詭異的靜止了剎那。

    緊接著加文的指令取得了壓倒性優勢,機甲悍然前撲,迪恩瘋狂拉後退閘,截然相反的操作使機甲踉蹌幾步,一頭倒向了迎面而來的電磁炮。

    轟然一聲巨響,副駕駛艙紅光狂閃,緊接著救生門“啪!”一聲飛彈開來!

    在這種緊急關頭迪恩竟然沒有自救,而是先驅逐技師!

    加文完全無法想象有人會這麼做,這簡直刷新了他的三觀,整個銀河大戰史上都沒哪個駕駛員這麼干的。他根本沒時間解開腳上的機甲神經帶,緊接著,一股巨力沖來,他被瞬間彈出機艙,耳邊風聲呼嘯。

    看台上爆發出一陣驚恐的尖叫。

    加文在空中飛了半圈,降落傘直接從背上滑了出去。離心力讓他飛速撞向機甲外殼,他第一時間伸手抱頭,但無濟于事。

    “紓 幣簧尷 br />
    他被重重拍在整面金屬上,只覺得腦袋一嗡,眼眶、雙耳、口鼻中瞬間灌滿了鮮血。

    觀眾紛紛起立,很多人甚至下意識捂住了雙眼。卡洛琳猛然回頭,厲聲喝道︰“通知裁判席!停止比賽!”

    就在她說話的當口,加文的身體被反彈回去,在高空蕩了個優美的弧,緊接著第二次撞向金屬外殼。

    跟驚慌失措的觀眾席不同,那一瞬間加文非常冷靜。他迅速扔掉護目鏡以防碎片扎進眼楮,壓制住了即將自動變形的獅鷲耳扣,緊接著接通亂朱精神栓,下達了解救指令。

    緊緊勒住他腳腕的機甲神經帶瞬間分解,亂朱抬手想托住他下墜的身體——然而說時遲那時快,對方機甲一炮轟來,在驚天動地的震蕩中將亂朱手臂轟成了無數碎片!

    加文︰“……= =”

    加文夾在兩座鋼鐵機甲之間,就像一只從交錯高樓中墜落的折翼幼鳥,迅速穿過重重炮火、黑煙、飛濺的金屬碎塊,由高空向地面落下。

    兩台機甲在他頭頂上空發出怒吼,電磁炮口驟然發出耀眼的雪光,互相瞄準了對方的心髒!

    這必定是決戰勝負的一擊。

    如果此刻時間靜止,那將是一幅非常壯觀的畫面︰戰火席卷天空,鋼鐵巨人咆哮嘶吼,漫天金屬碎片炸開,炮膛發出威力無限的灼目光芒,眼見就要將面前的一切都炸毀殆盡。

    加文正對著頭頂的巨大炮口,轉頭望向觀眾席,竭力伸出手。

    一秒鐘被無限拉長,直到大地突然劇烈搖動了一下——

    轟!

    那感覺就像地底有什麼東西猛然向上一撞,振幅甚至將空中走廊上的觀眾都震翻了大片;賽場上兩台機甲重心不穩,同時一個趔趄!

    無數人摔倒在地,驚問︰“怎麼回事,地震了嗎?!”

    只有艾德娜想起什麼,臉色頓時白了。

    從這一刻開始接下來的所有場景都同時發生,如果拿碼表來算的話,也許要精確到毫秒才能完整重現當時的所有細節——

    地震發生的同一時間,卡洛琳向前跌倒,紅晶鏈墜從她胸前掙脫,化作紅光沖破了看台頂棚;賽場上兩台機甲炮口狠狠撞在一起,炮光在恐怖的電磁音波中匯合,暴漲成直徑數米的巨大光球;看台上,卡洛琳愕然抬頭,只見紅晶在光芒中迅速分解化形,組合成無數閃著紅光的大塊配件沖上高空,兜頭撈住了下墜的加文;下一秒,電磁光球傾瀉而下,發出令人恐懼的爆響!

    艾德娜失聲道︰“西利亞——”

    轟然一聲頂天立地,紅色巨人單膝跪倒,瞬間舉起等身巨盾!

    電磁炮在此刻傾瀉而至,與巨盾撞擊產生了巨大爆炸,高速沖擊的粒子流形成橫膜,頓時將整片天空完全遮死!

    “這、這是怎麼回事!”

    “快看A級機甲!”

    “火烈狐,是火烈狐——!”

    看台上驚呼不絕,紅色巨人在黑煙中起身,收盾,拔劍出鞘。

    下一秒光劍將對手攔腰斬斷,燦爛的光弧在高空呈扇形散開,金屬碎塊伴隨著無數火星噴射而出,仿佛光天白日下一場煙火的盛典。

    這一幕是皇家軍校成立以來最壯觀的奇景。

    火烈狐伸手一撈,從漫天金屬碎片中抓住飛彈而出的駕駛艙,輕輕放到地面上。這個駕駛艙已經毀壞大半,克萊爾率先跳出來,立刻回頭幫忙拉出顫抖的技師,兩人喘息著抬頭望去。

    火烈狐緩緩站直,系統機械道︰“指令完成,關機程序啟動。”

    紅色巨人雙眼閃了幾閃,隨即驟然熄滅。一個白底紅色花紋的駕駛艙自動彈出,在反重力作用下輕巧落地,叮的一聲艙門開啟。

    加文滿臉是血的鑽出來,還沒站穩就只見克萊爾一個箭步沖上前,激動道︰“你是迪恩的武裝技師?!”

    “……”

    “多少錢?我出了!跟我組隊去聯賽賽場吧!”

    加文抹了把血,抬頭道︰“你——”

    緊接著兩人目光相對,都愣住了。

    “你是Omega……”克萊爾在強烈腥甜的信息素氣味中一怔,隨即發現這味道還很熟悉,聲音立刻就顫抖了︰“你是……那個Omega……”

    “你是那個動手揍我的Alpha,”加文眯起眼楮,兩秒鐘後確定道︰“就是你。”

    新仇舊恨一齊涌上加文的心頭︰Alpha被Omega的發情期氣味吸引,繼而產生強烈情欲要求交配什麼的,這些都好理解,問題是你打人干什麼?

    就算軍校生有暴力傾向發情期有攻擊沖動,但你跟見了仇人一樣往死里打這又是干什麼?!

    克萊爾當即意識到不妙,往後退了半步,徒勞道︰“我——”

    話音未落加文抓住他衣領,一記又狠又重的右勾拳打得他口鼻噴血。邊上那技師都嚇呆了,還沒來得及尖叫,就只見加文當胸一踹,砰然一聲將克萊爾重重踹翻在地!

    “你他媽住手,我只是……啊!”

    克萊爾慘叫一聲,因為加文單膝狠狠跪到他腹部,一手拎起他衣領,森然問︰“只是什麼?”

    “……”任何Alpha在這麼近的距離內被一個全身是血、信息素氣味爆棚的Omega拎著,都會暈暈乎乎的分不清東南西北。

    克萊爾只覺得自己如墜雲端,徒勞的張了好幾次嘴都發不出聲音,半晌才虛弱道︰“我只是……被動發情……”

    話音未落加文照臉一拳,差點把他牙齒打飛。

    “——所以你現在是被動挨打。”

    加文冷冷道,把他往地上一丟,轉身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