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長久的沉寂過後,艾德娜僵硬的開了口︰“陛下,西利亞已經死了,你要他的DNA做什麼?”

    海因里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他的眼楮特別深邃狹長,因為年紀的關系眼尾有些微微的細紋,看上去更有種歲月帶來的成熟和內斂,以及含而不露的強大威勢。

    “這不關你的事,孔塞特林。聯盟鳳凰或西利亞的DNA,你們必須交出一樣。”

    卡洛琳和艾德娜對視一眼,兩個女人目光里都帶著強烈的抵觸,緊接著卡洛琳開了口︰“陛下,請原諒我做不到——聯盟鳳凰所代表的的政治意義不用我說您也知道。當年光耀軍團十萬人繳械投降,不是為了看您拆毀他們精神圖騰的。”

    “朕知道。”

    “聯盟潰敗不過五十年,帝國是在保證尊重議會精神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無數雙眼楮正緊盯著帝國政府的一舉一動,您知道他們心里藏著多少不信任嗎?”

    “朕知道。”

    “那麼在這種敏感的時候里您竟然還想拆毀聯盟鳳凰?您想制造政治動蕩嗎?”

    “朕只是要DNA。”

    “那就去跟他們解釋!”

    “不可能。”

    “為什麼?”

    “……西利亞是Beta,他的基因可以跟我融合。”海因里希盯著她,長久的沉默後終于說了實話︰“我想要一個孩子。”

    艾德娜一個箭步沖上前,快得卡洛琳幾乎都沒拉住她︰“——想都別想!海因里希!你給我想——都別想!”

    “別說了,艾德娜!”

    “閉嘴!朕不是在詢問你的意見!”

    “西利亞當年怎麼沒讓你被福特森打死?!你這種人為什麼要活下來!”艾德娜幾乎崩潰了,聲音尖利得幾乎變調︰“他救了你!教養栽培你!一步步提拔你!結果你們這些人自以為是的搞什麼陳橋兵變,強逼西利亞按你們希望的那樣去當獨裁者!你們不知道民主聯盟是西利亞捍衛了幾百年的精神信仰?!”

    海因里希眼神中罕見的透出一絲狼狽︰“這種事就別說了!”

    “西利亞那麼憤怒,但他仍然饒過了你們的性命,只把你們流放到邊遠星系——而你們是怎麼回報他的?!金星要塞之戰,百年難遇的太陽風暴,西利亞拼命保護聯盟帝國雙方軍隊安全撤離,結果你們趁他重傷瀕死的時候殺回馬槍,一戰殲滅了百萬聯盟士兵!”

    “閉嘴!那是戰爭!”

    “西利亞一人擋住風暴為你們撤軍爭取時間的時候你怎麼不說那是戰爭!海因里希!太陽風暴來臨的時候你在干什麼?!你們這些苟活于世的帝國將領在干什麼!”

    砰的一聲巨響,艾德娜抓起茶杯狠狠砸碎在地。

    “你根本不配當他的對手,你也不配擁有他的孩子。”她指著海因里希,咬牙切齒道︰“如果你敢打西利亞遺體的主意,我就把你的行為通報全宇宙。到時候你可以看看,是站在你這邊的人多,還是站在西利亞那邊的人多!”

    她的最後一個字久久回蕩在研究室里,空氣中的每個分子都完全凝固了。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動,整個場景仿佛一幕恐怖到極致的啞劇。

    “……我說,”卡洛琳艱難的開口道,“陛下,其實帝國有很多……優秀的Omega,也許您只要再等等……”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盡快結束戰爭。”海因里希打斷了她,冷冷道︰“我用了一百年摧毀聯盟,如果沒有金星要塞之戰也許我要用兩百年。”

    艾德娜冷笑︰“為了盡快掌握大權?”

    “為了盡快穩定秩序。”

    “隨便你怎麼說……”

    “事實就是我做到了,再來一遍我仍然會這麼選擇。”

    海因里希頓了頓,神情冷酷而堅決︰“你們可以隨便指責,但今天的帝國證明我沒有辜負元帥的犧牲。現在我要他的DNA,你們不交也沒關系,一個月後的機甲聯賽鳳凰將注定易主。”

    艾德娜神色極度憤怒,還想說什麼但被卡洛琳阻止了。

    “我們會竭力取得勝利的,”女校長鎮定道。

    海因里希目光輕蔑的打量她們,神色間毫不掩飾他的想法——絕無可能。

    卡洛琳毫無懼色的與他對視,背在身後的雙手卻因攥緊而微微顫抖。半晌皇帝冷笑一聲,轉身向外走去︰“那就預祝各位武運昌隆了。”

    他那黑色軍服的身影仿佛裹挾著暴風雨的陰冷氣息,艾德娜用盡全身力量,才能勉強克制自己不把槍掏出來扣動扳機。

    卡洛琳按住她肩膀,用眼神示意她冷靜,隨即匆匆跟了上去。

    皇帝走出研究所大樓,守在外面的侍從官立刻欠了欠身,大步跟上。卡洛琳知道作為校長自己不必再送了,當即停下步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長廊盡頭一個學生攙扶著另一個走來,老遠就敬了個禮︰“卡洛琳校長!艾德娜院長在嗎?”

    卡洛琳聞聲回頭,認出是機甲隊的精英生︰“迪恩?你——”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那個被他架在肩上、面色蒼白冷汗淋灕的學生,赫然是加文!

    卡洛琳張了張口,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海因里希隨意回過頭。

    那也許是卡洛琳一生中最怪異的場景了,直到很多年後她都無法忘記那一刻的所有細節︰銀河皇帝海因里希和軍校生加文分別站在走廊兩端,前者已介壯年,氣勢威嚴,稜角分明的臉上顯出一絲驚愕的神情;後者正當年少,神態陌生,只看了皇帝一眼便轉開了目光。

    仿佛時空巨大的玩笑,又好像命運充滿惡意的捉弄。

    這一眼跨越了兩百年的戰火和恩怨,將歷史徹底顛倒的重現在卡洛琳眼前。

    “你……是……”

    海因里希遲疑著跨出一步,然後猝然頓住了。

    走廊上一片詭異的靜默,迪恩剛想說什麼,卡洛琳猝然打斷了他︰“他是艾德娜的學生。”

    這種時候沒人關注她是否失禮,女校長又鎮靜的加了一句︰“他是個啞巴,不會說話。”

    皇帝仿佛听見了,又仿佛什麼都沒听到。他著魔般走了幾步,遙遙看著加文的臉,神態間充滿了震驚、懷疑和不確定。

    “這——”迪恩迷惑的問,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加文暗中猛的一按,頓時住了口。

    “……你叫什麼名字?”皇帝終于走到他們面前,微微低頭俯視著他問。

    加文一言不發。

    卡洛琳不得不再次出言提醒︰“他不會說話。”

    皇帝也沒有惱怒的意思,只一動不動的上下打量加文,目光從少年臉上移到脖頸,在咽喉處鮮明的指印上停留了很久。

    這沉默簡直讓人窒息,迪恩不由自主開口解釋︰“機甲精神污染,只是一起意外……”

    皇帝點點頭,但沒看他,只抬頭注視加文的眼楮。

    “對不起……你有點像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

    加文禮貌的垂下目光。

    從這個角度看少年又和記憶中的印象有著諸多不似,皇帝微微皺起眉,心里那噩夢般的錯亂感幾乎難以壓制。

    走廊上沒人開口,所有人都謹慎的看著。

    半晌皇帝終于點頭示意︰“是我看錯了,不好意思。”

    他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向自己的侍從官,腳步略微凌亂,很有點落荒而逃的意思。

    沒有人開口道別,卡洛琳也省略了恭送皇帝的客套。海因里希離開得非常快,直到飛艇升空消失,迪恩都沒意識到剛才自己面對的是誰︰“——校長?那是什麼人?”

    卡洛琳面色鐵青,半晌沉聲道︰“你惹不起的人。”

    海因里希神情恍惚的坐在飛艇里。

    飛艇在航空馬路上高速行駛,艙內別無他人。狴犴化作光腦懸浮在空中,對皇帝的臉色觀察了很久,突然問︰“您在搜索記憶里和剛才那軍校生特征相符的人嗎?”

    “……他像西利亞。”

    “這是錯誤的,陛下,”狴犴機械道,“根據系統比對,該名軍校生和西利亞元帥的面部特征相符不到15%——當然,元帥少年時代的圖像已經完全失傳,年齡差距也有可能造成一定比對失誤。”

    “我明白,但只是那種感覺……”海因里希頓了頓,低聲道︰“是我魔怔了。”

    “勇于認錯是難得的優秀品質。”狴犴公正的說。

    然而這句話勾起了皇帝心中的隱痛,被艾德娜不管不顧解開的傷口又隱約有些發疼。他沉默了一會兒,緩緩問︰“狴犴……”

    “是。”

    “以人工智能的角度來看,金星要塞一戰,是我做錯了嗎?”

    皇帝一生中經歷過無數戰役,很多視若手足的戰友在他眼前犧牲,有些連一句話都來不及留下來。最開始他也有很多強烈的自我懷疑︰這種犧牲到底是不是值得的?我是不是做錯了?但隨著戰事逐漸激烈,聯盟日益腐敗,他意識到很多事是別無選擇的。

    並非他開啟了這個時代,而是時代在轉型中選擇了他。

    他的一切猶豫和軟弱都會導致更多犧牲,流血將永無止境。

    聯盟與帝國的戰爭持續了近百年,前八十年一直是聯盟追著帝國打,直到金星要塞一役徹底顛覆戰局,成了聯盟從此徹底走向衰敗的拐點。

    在那一戰中雙方軍隊同時遭遇了百年難遇的太陽風暴,情勢根本來不及脫身。眼見百萬大軍就要被洪流吞噬的當口,西利亞一人擋在風暴之前,4S宇宙級武器涅之槍的反能量激發到極致,千鈞一發之際開啟了貫穿時空的中和層,為雙方軍隊撤入五維空間爭取到了寶貴的12秒。

    那12秒拯救了百萬人的性命,海因里希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刻︰毀天滅地的粒子洪流撲面而來,仿佛末日來臨諸神的審判,在無限的光海中,機甲鳳凰一寸一寸燃燒融化,最終成為一團明亮的火球。

    那無疑是聯盟史上最絢麗、最壯觀的煙花。

    那一刻海因里希知道西利亞必死無疑,但他所做的卻是領軍全速撤退。

    沒有人知道皇帝把所有眼淚和痛哭都留在了五維空間,人們只知道他出來時昭告全軍︰“掉頭反擊,將失去統帥的聯盟軍團消滅殆盡。”

    “您的決策沒有任何錯誤,陛下。”狴犴冷靜道︰“首先您駕駛著當時身為A級機甲的我,就算真沖上去也不會起到任何作用;其次如果沒有您率軍撤入五維空間,所有人的性命都會填在那里。”

    海因里希卻沉默著。

    那一戰徹底改寫了帝國戰爭史︰編制完整的帝國軍將士氣頹散的聯盟軍半路攔截,猶如神兵天降,包抄殲滅了數十萬聯盟艦艇,甚至一度深入到指揮艦面前。

    如果真轟滅了指揮艦,那這一戰就是完全的勝利了,聯盟將被屠殺到半個活口都不留的地步;然而在當時,沒有任何一架帝國艦艇對聯盟指揮艦開炮。

    ——因為它當時正拖著機甲鳳凰的殘骸。

    那可能是海因里希一生中罕見幾次感情戰勝理智的經歷之一。戰局徹底確定後,他下令全軍停火,成列目送指揮艦拖著焦黑破碎的鳳凰殘骸,緩緩消失在了宇宙深處。

    他當時很慶幸聯盟代指揮官、光耀軍團卡列揚中將是個理智大過感情的人,否則如果他下令用指揮艦撞擊敵軍,那西利亞元帥的尸骨勢必蕩然無存,連送回故土安葬的機會都沒有。

    海因里希幾乎不記得後來的那幾天是怎麼過來的。他把自己鎖在房間里,整夜整夜難以入眠,呆呆的看著天花板就能度過一天,甚至連時間的流逝都忘記了。那個時候如果有人拿刀殺他,可能他也會麻木的坐在那里引頸就戮。

    直到一周後亞倫踹開房門,因為激動過度連說話都顛三倒四︰“快去看新聞!海因里希!元帥他還活著,他沒死!”

    ——西利亞元帥沒死。

    盡管帝國上下大為震驚,無數人甚至懷疑聯盟在造假新聞,但其後的事實證明了︰他就是沒死。

    “聯盟永遠銘記那些為她捐軀的戰士。而我們,所有沒死的人,將帶著懷念向自由和理想繼續前行。”

    電視上西利亞一身黑衣,面容蒼白,神情冷酷似鐵,穿過記者們的長槍短炮,懷抱白菊穩步走進烈士陵園。

    而海因里希驚呆了。他怔愣的站在屏幕前,巨大的喜悅和悲哀同時從心底洶涌而上,匯聚成黑暗的潮水,徹底淹沒了他。

    金星要塞之戰是總體戰局顛覆的拐點︰因為一役落敗,西利亞受到議會的質疑,被變相剝奪軍權長達十二年之久。帝國借機攻佔了雙子座白鷺星,以此為據點休養生息,迅速壯大,很快將周邊星系的勢力都聚于麾下。

    終于找到理由將西利亞驅逐出權力中心的聯盟議會,則在這期間加速衰敗,各地吏治混亂一團,每天都傳來各地執政省宣布獨立的消息。議會內部四分五裂,對外無計可施,屢次攻打都只是白費力氣,最終只落得勞民傷財、怨聲載道的境地。

    ——所幸這種局面沒有持續多久。

    銀河大戰第九十二年冬,帝國吞並雙子星,軍事、民生、星際輿論都到達歷史頂點。

    同年,帝國統帥海因里希親征,和聯盟軍團遙遙對峙于蛇夫星座M12星團。

    一切故事都將在此畫上終點,包括海因里希心中那絲遙遠而微渺的期望,以及在漫長等待後重掌軍權的西利亞;他們都在那注定的一戰中,走向了各自的終局。

    “陛下,”狴犴聲音毫無波瀾,說︰“恕我直言,您和西利亞元帥是不同的。”

    車廂無比安靜,海因里希轉頭看著它。

    “元帥是真正的強者,但您也是位偉大的政治家。你們所承擔的歷史責任不同,因此只有立場相差,沒有對錯之別。”

    海因里希搖頭一笑,並不對人工智能的話發表評價。

    “但基于數據分析,”狴犴道,“我認為您選擇元帥作為後代的另一半基因提供者是非常適當的︰首先元帥的基因品質無可置疑,其次,即使艾德娜小姐將此事公之于眾,支持您的也一定比反對的多。”

    “……嗯,我知道。”海因里希有點走神,說︰“就怕他們干脆毀掉遺體。”

    他想起一個月後的機甲聯賽,如果皇家軍校是在戰敗的情況下交出鳳凰的,那就沒人能說出半句話來;但假若皇家軍校贏了,事情又會麻煩很多。

    他不想等了,他想要一個孩子——繼承了他和西利亞兩人血脈的孩子。

    這個想法如同火燒一般,讓海因里希心中熱得發燙。

    “怎樣才能讓他們輸呢……”海因里希用指節揉按眉心,突然想起在皇家軍校見到的那個少年,潛意識里再次把他的臉和西利亞重疊到一起。

    機甲實力上不會也一樣吧。

    ……但那怎麼可能呢?

    皇帝自嘲搖頭,心說這也太胡思亂想了。他靠在車窗上,望著外面車流飛速退後,幾乎無聲的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