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事實證明你越不想見到某個人,就越容易見到他——迪恩在古武演練場看到加文的時候如是想。

    內部排名賽已持續了一周,剛剛經過幾輪苦戰晉級四強的迪恩壓力很大,臨睡前便想來練武場放松下筋骨。個別高年級精英生在訓練場有自己的單間,迪恩穿過外層的大廳,正準備往自己那個單間走,突然被外廳的某個角落吸引了目光。

    那是兩個學生的對戰——他們都穿著緊身防護服,戴著全包式頭套和護目鏡,從身形看一個明顯是高年級生,另一個倒看不出什麼來。

    這兩人的武器都讓人印象深刻,高年級生拿的是一柄阿克塞爾合金長刀,這種材質因為堅硬和稀少往往能賣出令人咋舌的高價,打磨完畢後堪稱削鐵如泥——是真的如泥,它能輕易插進鋼材里再三百六十度攪一圈,拔出來時連一點印痕都沒有。

    另一個的半長軍刀通體赤金,刀刃極亮,幾乎一輪一道炫光。迪恩無暇去看它的材質,因為執刀者動作太快了,雖然身形削薄但力量極大,每一下攻擊都孤狠凌厲,幾乎像狂風暴雨一般將對手壓著打。

    一邊倒的局勢很快分出勝負,高年級生抵擋不及,左支右拙,突然被挑中手腕,長刀脫手而出,直直向迪恩的方向飛來!

    這要是一般人可能當時就躲了,但迪恩的第一反應是拔劍斜揮,當即就要把長刀打開。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他寬劍還沒完全出鞘,就只見赤金炫光破空而至,“鐺!”一聲重響,瞬間將長刀打飛了出去!

    “奪!”的一聲久久回蕩,一長一短兩把刀打著旋剁進牆壁,同時直沒至柄!

    大廳里人不多,但同時響起一片驚愕的喘氣聲。

    “臥槽!”高年級生一把扯下頭套,作勢一拱手說︰“佩服佩服!小兄弟太厲害了,陸戰系的?”

    勝利者沒有回答,只走到牆邊略一使力,將自己的軍刀拔了出來。

    高年級生的熱情卻沒被打斷︰“你這身手太厲害了,我在機甲隊都沒見過幾個比你強的——咦,迪恩?你也來了啊,不好意思我剛才是不是差點打到你?”

    迪恩認出那是機甲隊的同學,點頭致意道︰“沒關系泰勒。這位是誰?”

    “不知道啊,系統隨機安排的對戰者——小兄弟幾年級的,叫什麼名字?看你樣子應該年級比較低吧哈哈哈,這年頭新生也越來越厲害了呀哈哈哈哈……”

    迪恩緊盯著那個勝利者,隱約覺得對方有點熟悉,但頭套加護目鏡的全身式防護服讓人根本認不出來。

    也許是陸戰系的新生?今年格斗科出了不少特別厲害的高手,據說有幾個已經被皇家護衛隊預訂下了……

    “願意和我對戰一場嗎?”

    迪恩問這話完全是下意識的,勝利者遲疑片刻,橫刀往下一揮。

    這是一個相當保守的開戰禮節。迪恩眼前一亮,瞬間拔劍出鞘。寬大的劍身揮出“呼”的一聲,緊接著刀劍踫撞金石交激,發出震人發聵的亮響!

    “好!”

    迪恩大喝一聲,驟然退後,寬劍狠狠向新生腰際拍去。電光火石間新生箭步貼近,幾乎跟迪恩來了個臉貼臉,緊接著一刀無聲無息刺向迪恩心口!

    泰勒沖口而出︰“小心!”

    迪恩迅速回轉,兩人的攻擊都在同一時間落空。他以為接下來必定是幾下硬踫硬的對撞,因此當即抽劍回防,誰料新生竟然完全不退,順勢貼著他的身體來了個旋轉,反手一刀向他咽喉抹去。

    好直接的殺招!

    迪恩心下微驚,仰頭避過刀刃,只見赤金炫光從自己眼前一閃而過——這一下相當驚險,如果沒有防護服的話,哪怕遲半秒現在他脖頸就已經被切開了。

    真快!迪恩心里閃過這個念頭,隨即猛然一拉劍身,寬劍在近戰中的優勢頓時發揮出來,狠狠橫撞上新生背部。

    這下撞得相當結實,新生悶哼一聲,驟然抽刀擋住下一秒劈來的劍鋒。說時遲那時快,迪恩猛然變招為刺,劍尖瞬間送到新生的面罩前︰“——結束了!”

    “結束了!”

    听到聲音的瞬間迪恩一驚,但那已經來不及了︰就在新生發聲的同一時間,他後仰伸腿迅猛橫掃,將身高接近一米九的迪恩轟然掃倒在地,緊接著一刀擦著他的臉重重刺進地里!

    ——三招!

    從出手到結束,總共只對了三招!

    迪恩躺在地板上,眼睜睜看著緊貼在自己臉頰邊的軍刀,內心極度愕然。這殺招也太直接了,第一擊刺心,第二擊封喉,第三擊如果實戰的話必然是開顱——完全不是比武場上教的路數,簡直跟戰場上的生死搏殺沒什麼區別!

    新生緩緩站起身,“承讓。”

    “受教……嗯?!”迪恩終于听出這聲音有哪里熟悉了,剎那間只覺得自己耳朵一定出了問題。

    Omega?

    千萬別說這人就是那個武裝技師系的Omega?!

    機甲隊的輸給武裝技師已經很丟臉了,Alpha輸給Omega那簡直不如去跳樓!不,跳樓都無法血洗這前所未有的恥辱!

    迪恩沒戴頭套,大概因為表情實在太驚悚,泰勒終于後知後覺的發現不對︰“怎麼了迪恩?你們認識?”

    迪恩︰“……”

    “不,不認識。”

    迪恩一愣,只見新生冷淡的低下頭,收刀轉身走了。

    更衣室里有個淋浴頭,外圍用不透光的白色玻璃包了起來,只听見隱約傳來水聲嘩響。

    迪恩坐在長椅上,半晌問︰“你為什麼跟泰勒說不認識我?”

    加文沒出聲。

    “贏了就是贏了,我不怕被人說輸給Ome……輸給Beta。如果你擔心我因為落敗就惱羞成怒對你做出什麼事來的話,其實完全沒有必要……”

    “沒這回事。”

    迪恩抬頭望向白色玻璃,只听里面水聲一停。

    “我洗完了。你能先出去嗎?”

    迪恩︰“……啊!哦!”

    迪恩在更衣室門外發呆了好一會兒——當然表面上看來這位廣受尊敬的優等生只是在一言不發皺眉沉思,路過的好幾個學弟還熱情跟他打了招呼。直到五分鐘後房門打開,加文披著外套,脖子上搭著毛巾,頭發濕漉漉的走了出來。

    “你在等我?”

    迪恩心思很亂,煩悶的點了點頭。

    “輸給我讓你這麼不爽?”

    “……不不,沒有。”迪恩吸了口氣,說︰“我只是奇怪你為什麼那麼強,沒有其他意思。”

    “我也不知道。”

    事實上加文是真不知道,他倒是想找亞倫上將口中的“流亡軍”來問問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紅土星已經被第九艦隊轟了個底朝天,幽靈機甲也被轟得渣滓不存,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實在找不到任何線索了。

    但這話在迪恩听來就像敷衍,他立刻表態︰“不想說也沒關系,我只是隨便問問——你已經贏得了我的尊重。”

    ……難道對同學不是本來就該尊重的麼……

    加文對帝國的Alpha們簡直無力吐槽,只嘆了口氣抓起背包往外走。

    迪恩本來想開口要求送他回去,但擦肩而過的時候突然聞到一絲極其輕微,幾乎難以令人察覺的腥甜。他瞬間一個激靈,腎上腺素猛然暴漲,嗅覺突然比平時靈敏了許多,直追著加文走了兩步︰“等等,你身上是……”

    加文疑惑的回過頭,嘴唇微微張開,發梢上滴下的水順著脖頸流到領口,有從凹陷的鎖骨中流了進去。

    迪恩定定的盯著他,只覺得那天深夜滾燙的熱潮從四肢百骸里流竄出來,幾乎能听見心跳驟然加速的聲音。

    “你怎麼了?”加文遲疑的問。

    現在迪恩確定這味道不是他的錯覺,而是一絲從化學阻斷下偷溢出來的Omega信息素氣味。雖然輕微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卻仍然被強悍的Alpha本能捕捉到了。

    他平生第二次感受到這種充滿了情欲的勾人氣息——上一次也來自于同一個人。

    它那麼甜美芬芳,輕易就沁入血脈,然後化作無形的小手將人整個靈魂都勾出體外,刺激得人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難以自已。

    “別動……”迪恩像著了魔一樣伸手按住加文,緩緩低頭在他脖頸間用力聞嗅,呼吸粗重仿佛帶著滾燙的溫度。

    然而那絲氣味就好像在捉迷藏,有時完全隱沒在衣底,有時又從無形的化學阻隔中悄悄冒個頭。它微妙、勾人、騷動不安,漸漸在Alpha信息素的包裹下無處躲藏,化作一層飄渺甜膩的輕紗,悄悄覆蓋在少年後頸柔軟的皮膚上。

    Alpha的本能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征伐,標記,佔有和繁殖。

    迪恩控制不住的盯著加文後頸脊椎後那一小塊皮膚,潛意識里仿佛有種沖動在掙扎咆哮︰快去咬那個地方,讓犬齒狠狠刺入鮮嫩柔軟的肉里,讓這個Omega的血流出來,然後他會癱軟著跪下,顫抖且服從的打開身體……

    迪恩難以遏制,低頭舔吻了一下,隨即開口咬下去。

    但加文頓時如遭雷殛,轉身一把推開他,厲聲道︰“你干什麼!”

    迪恩猝不及防,踉蹌兩步站穩,突然全身血液都涌上了頭頂——他發現自己竟然硬了!

    這生理變化太明顯,一時根本沒法掩蓋,迪恩只能喘著粗氣意猶未盡的盯著加文,眼里是難以掩飾的攻擊和佔有欲。

    被這種目光赤裸裸盯著的加文簡直惱怒不已,剛想開口卻突然意識到什麼,立刻打開背包掏出臨時抑制藥片來,也來不及找水,就仰脖干咽了一粒——這藥片雖然無法影響發情期,但能單方面阻斷氣味,應付眼前的狀況應該足夠了。

    “……抱歉,”迪恩嘶啞道。

    加文面色緩和了些,“沒關系。”

    迪恩卻知道這並不是完全沒關系的︰他剛才差點做到的不是一個簡單的吻,而是標記。

    當然不像成結那麼徹底,但死死咬住Omega的後頸脊椎處,直到在對方血液中留下自己的信息素,這也是一種典型的暫時性標記了。

    這種標記的強烈程度將視Alpha本身能力而定,一般用于向所有人宣告“這個Omega是我的”。除非有更強的Alpha強行奪走這個Omega,或血液中氣息自然代謝干淨,否則標記的作用都不會輕易消失。

    它代表著主權和佔有——這點加文也許不清楚,但迪恩相當明白。

    他在這個環境里長大,非常懂弱肉強食的道理,當然不覺得佔有一個Omega還非得等對方同意不可;但他也不像很多沙文主義的Alpha一樣,覺得這種事情完全不需要Omega表示同意。

    至少加文實實在在打敗過他,贏得過他的尊重甚至敬佩,所以值得被更好的對待。

    “我真的非常抱歉,如果你想找艾德娜院長的話我可以……”

    迪恩話說到一半,突然房門被敲了兩下,泰勒焦急的聲音傳進來︰“迪恩!你在里面吧?我跟你說出事情了!”

    迪恩深吸一口氣,匆匆過去將門開了條縫︰“怎麼了?”

    “臥槽你在干啥?快跟我來!學院剛剛傳來通訊,你的機甲出問題了!”

    迪恩的機甲出問題了。

    加文第一眼看到就能確定,因為那台C級機甲實在是太萎靡了——它矗立在昏暗的天光下,暗沉無光,陰影濃重,仿佛被籠罩在一團無形的黑雲里。

    “竟然是C級機甲!”獅鷲變成光腦從背包里飄出來,在加文肩膀上一彈一彈︰“真難得,現在帝國正規軍服役機甲還大多是D級呢,C級在偏遠星系都夠給少校用了——這小兔崽子啥來頭,官二代?”

    加文奇問︰“你很討厭他?”

    “他剛才想標記你!”獅鷲怒道,“我一直想讓亞倫上將來標記你的!”

    加文︰“……”

    無數頭草泥馬從加文心中呼嘯而過,半晌才顫抖問︰“你明知道那上將是Omega最討厭的帝國男性第二名,你還……?!”

    迪恩顯然看不出機甲有什麼問題,皺著眉頭問自己的專屬技師︰“它怎麼了?”

    那技師也是個資深優等生,在武裝技師系常年名列前茅的風雲人物,此時臉色卻非常難看︰“我不清楚,它的主程序突然多了三億道無序指令,看上去像被人駭了。我嘗試進行清理,但它死活不開啟數據閘讓我進去,這種情況應該是被人進行了精神污染,搞不好沒法在明天的排名賽中出場……”

    迪恩快步走到機甲巨人腳下,厲喝一聲︰“亂朱!開數據閘!”

    機甲沒有反應,就像一座沉默的鋼鐵巨人。

    “它的聲控系統被堵塞了——三億條無序指令佔用了太多智能,我半小時前下達的開機指令到現在都沒有排上隊。就算你是亂朱的主人,它也只能把你的指令排在……我看看……”技師低頭在電腦上快速敲了幾下︰“嗯,十分鐘以後。”

    迪恩臉色沉重︰“多重的精神污染才會導致這種程度?”

    “神經網已僵死百分之五十以上,對方顯然用了非常惡毒的手法。”

    “……是星際軍校那幫混賬干的,”迪恩喃喃道,“戴納那混球。”

    他撫摩著機甲冰涼的鋼面,突然只听身後傳來一個淡定的聲音︰“重啟神經網。”

    迪恩和技師同時回頭,古怪的看著加文。

    技師︰“他是誰?”

    迪恩︰“武裝技師系的Ome……Beta新生……不這不是重點,加文!你在干什麼!”

    加文盤腿坐在地下,毛巾斜掛在脖子上,十指還帶著黑色指套,飛快在鍵盤上敲打出一排排指令。他對機甲程序熟悉得不可思議,迪恩一句“別坐在地上”還沒出口,就只見他重重一敲確定鍵,說︰“我剛才切斷了機甲神經能源供應,現在可以重啟了。”

    迪恩︰“……”

    技師非常生氣︰“你在亂按什麼?!神經網是機甲建造時就已經設定好的,C級機甲神經網有多復雜你知道嗎?!”

    迪恩想阻止他,但技師非常激動︰“本來還有可能采用備用程序勉強上場的,這下好了,請專業技師來重啟神經網起碼要等三個月!迪恩!你從哪找的這個Beta新生,他根本什麼都不懂!”

    加文等他說完,才淡定道︰“別急……”

    “怎麼可能不急?!現在只能去學校申請普通D級機甲了!而且還必須趕快!萬一被機甲隊其他人知道的話——”

    “我已經給你重啟了,”加文一臉無奈道,“都跟你說了別急。”

    他把電腦一轉,只見光屏上正飛速跑程序,幾秒鐘後屏幕一暗,緊接著重新亮了起來——

    【神經網要求對接,是否開啟數據閘?Y/N】

    技師一句“別亂按”還沒出口,加文已經面無表情道︰“開。”

    電腦叮咚一聲︰【謝謝,對接成功。】

    技師︰“……”

    迪恩愕然問︰“你什麼時候入侵這套聲控系統的?”

    “嗯……剛才。”加文飛快操作系統,頭也不抬的含糊了一句。

    其實他根本不需要進入,他的精神閥值能讓獅鷲這種3S機甲跪在地上唱征服,在軍校生眼里看來很牛叉的C級機甲就更不堪一擊了,簡直跟敞開了大門的銀行金庫沒兩樣,只要拿個口袋就可以進去隨便裝錢。

    加文順利進入數據庫,砍瓜切菜般刪除了三億條無序指令。技師黔驢技窮,最後一次試圖跟迪恩講道理︰“你真打算讓一個Beta新生隨便對你的C級機甲下手?!”

    迪恩看著加文,遲疑片刻︰“……讓他試試。”

    “那你就讓他試吧!”技師忍無可忍︰“我受夠了,你會後悔的!”

    技師把工具箱一摔,在嘩啦巨響中怒氣沖沖走了。

    迪恩簡直呆了,滿臉“……”的表情,半晌才木然轉向加文︰“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錢才請來他當技師嗎?”

    “我不知道你竟然要花錢才能請來這種人當技師。”加文淡淡道,把電腦啪的一合︰“指令已經刪除,現在要進機甲去清除精神污染。”

    清除精神污染有兩種方式︰第一是如果機甲能開啟,就通過相連的電腦進行遠程控制;第二是如果機甲不能開啟,就強行進入機械內部,利用物理方式將電腦直接插到神經網內部接口上。

    第二種方式十分危險,因為具有神經網的機甲內部結構已經很復雜了,而且C級空戰機甲的體型和戰斗艇不相上下,在龐大的機械內部發生什麼古怪的事情都不足為奇。

    迪恩很不願意讓一個Omega為自己冒險,經過加文再三強調,才勉強退了一步︰“那我一定要跟你進去,萬一遇上意外我還能保護你。”

    加文難得刻薄了一句,“誰保護誰啊?”

    ……大概是這句話殺傷力太大,迪恩一直到進入機甲內部,都一個字也沒說。

    他們在狹窄悶熱的維修通道里往前爬——沒錯就是爬,這個空間只夠人手肘、雙膝著地,一點一點的往前挪。

    迪恩本想在前面開路,但身形高大的他極可能在某個關口卡住,沒辦法只能讓加文在前面;結果爬二十分鐘後他就後悔了,原因無它︰只要一抬頭就能看到加文的屁股!

    ——這個姿勢要不看到簡直太難了!而且明知道Omega在前面,讓一個Alpha不抬頭看那更難!

    迪恩是個極度自律和嚴苛的人,讓Omega武裝技師來為自己冒險已經超出了他做人的底線,冒險過程中還偷看這個技師那簡直妥妥把底線擊了個透穿。

    但沒辦法,他剛剛才對這個Omega發過情,本能里火熱的欲望還未完全平息。而且他知道自己這輩子可能再不會有機會這樣近距離、無阻擋的看一個Omega了,那種感情上的需要實在非常強烈。

    最近幾年帝國的ABO性別比非常駭人,基本六千人中才有一個Omega,二點八萬人中才有一個可以被標記的Omega。可怕的是,在這樣嚴酷的大環境下,Omega們不約而同都表示出了對Alpha軍人的疏遠和拒絕——“簡直是沙文主義集中營,”他們說,“瘋了才找Alpha軍人當伴侶。”

    至今單身的亞倫上將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在公共報道中一向以“心狠手辣的殺人狂”形象出現,目測這輩子都得打光棍下去了。另外一個典型例證是帝國皇帝海因里希,他曾經在慰問首都醫院的時候把一群Omega幼童嚇哭,最終只能匆忙從醫院緊急撤退——護士紛紛評價他“光看看就讓人害怕了”。

    在軍方高層中得到Omega的將領屈指可數,迪恩不覺得自己將來能成為少數幾個幸運兒之一。如果不采用強搶的方式——雖然這是合法的,但在軍界中極其惹人詬病——那麼他這輩子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孤獨終老。

    但這是非常可怕的。

    對雄性本能強烈的Alpha來說,沒有伴侶,沒有後代,這簡直是違反人性的事情。

    迪恩腦子里亂哄哄充滿了各種復雜的念頭,老是控制不住想抬頭偷看。為了分散注意力,他強迫自己默數爬了多少步,結果數到八百二就數不下去了。

    “……咳,加文,”他下意識開口道。

    前面傳來沉悶的回聲,“怎麼?”

    “你想找個什麼樣的Alpha當伴侶?”

    話一出口迪恩就慘不忍睹的別過頭,唯一沖動是把自己的舌頭咬下來。

    “——沒想過,”大概沒料到他會這麼問,加文頓了頓才淡然道︰“你就不錯……但我更喜歡女人。”

    通道內一片靜寂。

    迪恩︰“……=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