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皇家軍校是帝國最重要的軍事建築之一,佔地數萬平方公里,擁有先進的機甲訓練場,廣闊的地下堡壘設施,周邊金屬大廈錯落起伏。

    它最值得稱道的是擁有一支高火力機甲隊,武裝程度和正式軍隊相比都毫不遜色,駕駛員清一色是萬里挑一的頂尖精英生——而且每架機甲都配備專門的武裝技師。

    這是很難得的,武裝技師是特種部隊的專門資源,再沒有哪座高級軍校能奢侈到每架機甲都配一個。

    它的機甲精英班幾乎壟斷了每年星際特種部隊的招新名額,為此無數人打破了頭想進皇家軍校。不過它不是那麼好進的,每年來自各個星球的考生數量達到恐怖的8位數,但最多的一年它也只錄取了兩千人而已。

    皇家軍校最毀譽參半的地方就是它不像很多高級軍校那樣只招Alpha。它的陸戰部允許招收Beta,研究部招Omega,研究院長艾德娜•孔塞特林甚至是個罕見的Omega女性。

    這種平等引起了很多帝國高層的抗議,但卡洛琳校長是這麼解釋的︰“史上公認的聯盟軍神加文•西利亞元帥曾被證實為Beta,但其卓越的軍事天資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我們很難想象如果元帥生在帝國,他甚至連軍校都沒得上,這顯然是非常可笑的。”

    “性別不是阻礙人們受教育的理由,不論Beta或Omega,在戰場上每個帝國士兵都應該是戰友。”

    雖然西利亞元帥對帝國人民來說就是塊黃金打的擋箭牌,但爭論仍然沒有消失。很多人認為Beta和Omega不該進軍校,甚至那些Alpha學生也這麼認為,性別造成的階級堡壘從來就沒在軍校內部消失過。

    Alpha男性在軍校佔絕對的制高地位,Alpha女性次之,Beta和Omega幾乎活在最底層。

    ——加文作為空降兵,對這一點毫不知情。

    但進校後的第一天他就深刻感覺到有哪里不對勁。

    那天他和很多新生一起去領制服,排到他的時候軍需官頓了一下,隨手從桌上拽了條大碼的褲子給他,“——下一個!”

    加文沒有動,“請換條小一些的。”

    “沒有小號,你怎麼不去童裝店買褲子呢?下一個!”

    “我看到你有,把那條給我。”

    “下一個!”

    後排開始輕微騷動,帶著諷刺的笑聲隱約傳來,後邊一個強壯的Alpha新生拍拍加文的肩︰“兄弟,你是哪個專業的?”

    “武裝技師。”

    “我勸你還是別選這個比較好。哪個駕駛員會挑你這種白切雞一樣的Beta來當技師呢?你不如去研究院跟那些Omega一起念念書,調調溶液,說不定某天還能撞上天大的運氣來摸一摸機甲的外殼,哈哈……啊——”

    聲音戛然而止,因為加文突然伸手捏住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拇指和食指關節死死卡在那人粗壯手腕的骨骼突出處。

    男生強行噤聲,但微微顫抖的手臂還是暴露了他的痛苦。

    幾秒鐘後加文回頭一笑︰“多謝指教。”

    他松手離去,面色平靜,仿佛對周圍那些諷刺的眼光和譏笑毫無覺察。

    因為工裝褲子太大,加文不得不把褲腿卷起來,又找了根更寬的皮帶防止它中途滑落下去。

    當然事實上他並不是白切雞。Omega在十幾歲時身材和同齡Beta並不相差太多,只有完全成熟後才會為孕育和繁殖做準備,逐漸向勻稱柔軟方面發展,注射Beta信息素溶液還會延緩這一過程。

    況且加文原本身材就不錯,雖然總體削瘦,但肌肉緊致而不夸張,是個利落的倒三角。他的耐力和素質跟那些精挑細選出來的Alpha相比也不差什麼,只少了賁張的肌肉而已。

    如果他是Alpha,人們最多只會說這孩子有些單薄,就像聯盟時期人們覺得西利亞元帥是因為軍務繁重才比較削瘦一樣。但一旦真正證實了他是Beta,人們就是另一種想法了。

    聯盟時期人們對性別的歧視就非常明顯,到了帝國時期,因為階級主義復甦,這種傾向更是登峰造極。

    更衣室里空空蕩蕩,加文套上黑色緊身背心,突然從鏡中看到身後有個人。

    那是個高年級Alpha軍校生,身材相當高大,目光帶著毫不掩飾的反感,不知為什麼看上去有些面熟。

    “我不知道艾德娜院長跟你說了什麼,但你不該來這里的。”

    電光火石間加文听出了他的聲音——是那天攔住幾個發情的Alpha並試圖把他送軍醫處的軍校生!

    加文瞬間轉身,直視他的眼楮問︰“你想說什麼?”

    “武裝技師需要很高的技術水平,這個專業一百人里都未必有一個Beta。機甲隊的人都只看實力,不可能會有人挑你當技師,所以你學這個完全是沒用的。”

    “另外你是個Omega,我不知道艾德娜院長為什麼給你打抑制劑,也不想質疑上級的決定,但你最好快點離開這里。Omega是社會珍稀資源,你安全的呆在家里對所有人都好。”

    軍校生頓了頓,冷冰冰道︰“還有我必須提醒你,萬一抑制劑在訓練場上失效,後果如何你是沒法想象的。這里很多人跟外面那些普通的Alpha不一樣,他們發情時有很重的攻擊傾向——那天晚上你也親身感受到了,對吧?”

    這話已經有點警告的意思了,加文不禁眯起眼楮盯著他︰“你想說自己比他們優秀?”

    “我本來就是。”軍校生漠然道,“但這不是重點。”

    他的態度十分冷淡,但從骨髓里滲透而出的驕傲和紀律感足以讓人肅然起敬——只可惜加文從醒來起就不斷遇見裝逼人士,包括被他卡著脖子奪走機甲的帝國上將亞倫先森,包括駕駛狴犴被他逃走還轟了一炮的皇帝陛下;所以現在他對普通裝逼已經沒什麼感覺了,只平平“哦”了一聲說︰“那謝謝你的提醒。”

    他抓起外套搭在肩上,一邊往手上戴黑色指套一邊走出更衣室。軍校生有點沒反應過來︰“你听進我的話了嗎?”

    “听進了,謝謝。”

    “——你……”

    “你叫什麼名字?”

    軍校生一怔,說︰“……迪恩。”

    “謝謝,迪恩。”加文說,“謝謝你那天保護我——盡管可能只是你高人一等的驕傲作祟——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迪恩皺眉反駁︰“我不是想要你報答……”

    “不過如果你把我是Omega的事說出去的話,這個報答就沒有了。我打賭你一定會很後悔的。”

    加文隨意一揮手,也沒再多留,轉身向走廊盡頭走去。

    這個身影瀟灑得有點可恨,迪恩眉頭越皺越緊,最終滿臉反感的搖了搖頭。

    盡管迪恩神煩,但他的話沒錯,武裝技師專業並不歡迎Beta。

    這個專業听起來牛叉,實際干的都是苦活兒。S級以下的智能機甲沒實現全精神控制,武裝技師就要在作戰的時候輔助駕駛員完成高精細動作,包括機甲分解和變形、火力調整等等。萬一作戰時機甲出了緊急故障,技師也要負責維修,有時甚至要爬到機甲外部去進行高空作業。

    所以這個職業相當危險,只有少數特別強韌的Alpha能干。

    武裝技師專業的系主任是個特別古怪的中年人,名叫古德羅,個頭高而清顴,性格嚴厲少言寡語,但一出口就能把學生罵得狗血淋頭。加文上課的第一天就被他找去,一針見血的說︰“雖然艾德娜院長推薦了你,但我不希望你在我的系里。武裝技師對智力和體力的要求都非常高,每場戰斗因為高空墜落而死亡的技師都不少,你的先天條件是不夠的。”

    加文從善如流問︰“那您希望我怎麼做呢?”

    “自己申請轉系。如果你堅持留下的話,我只能讓你做點理論研究,這樣你這幾年的大好時光就白白浪費了。你也不想這樣的對吧?”

    加文對武裝技師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愛好,完全是艾德娜讓他干什麼他就干什麼而已,自己是無所謂的。

    但加文現在畢竟還小,少年人心里就是有種叛逆的血氣。這幾天他被嘲笑的眼光看多了,迪恩的勸告和主任的警示都起到了反效果,他反而產生了一種不想善罷甘休的氣性。

    “謝謝您的好意,但我還是想試試。如果不給我任何機會的話,您怎麼知道我條件就一定跟不上呢?”加文微微一低頭,語氣禮貌而堅決︰“不如讓我先跟著上課,等考核時如果真的不行,我再自己打報告申請退出,您看可以嗎?”

    古德羅神色略不耐煩︰“有必要浪費時間麼,反正你……”

    加文堅定道︰“只有試過才知道是不是浪費時間。如果沒搞錯的話聯盟元帥西利亞也是Beta對嗎?雖然Alpha基因優秀,但有哪個Alpha在機甲方面的成就能超過這位Beta元帥?”

    古德羅︰“……”

    加文心說對不起啊元帥,死了這麼多年還把你拖出來擋槍——但你果真是金子打的擋箭牌啊,太好用了有木有!

    “……西利亞元帥是特例中的特例,我不認為還有誰能達到那樣的高度。”古德羅板起臉說︰“但為了表示公正,我還是給你一個競爭的機會——開學後一個月會舉行第一次技師測驗,如果你成績低于300分的話……”

    古德羅眼珠在眼白里輪了一圈,看起來頗為滑稽︰“不用我說,你自己打報告退出吧!”

    加文的回答是欠了欠身,禮貌轉身離去。

    雖然保住了專業,但上課一周後加文就發現日子並不好過。

    武裝技師的第一課是背理論。S級以下的機甲沒有神經帶,基本靠機械控制,平衡系統、火力輸出、合金性能、比例參數……這些知識浩繁復雜,技師們必須死死記在腦子里,起碼也要做到倒背如流的程度。

    因為技師對視力的要求極高,古德羅便把背誦教材打印出來發到班長手里,再由每個人去班長那里單獨領。加文過去的時候那位Alpha班長連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拍出一本將近千頁的厚書︰“——你的。”

    “什麼時候檢查?”

    “七天後。”

    加文︰“……”

    加文凌亂的抱著書走了。

    知識不應該從背書而應該從實踐中積累,這是加文堅持已久的看法。

    不過一個Beta學生的看法在古德羅面前顯然是戰斗力只有五的廢渣。

    為了背這本厚書,加文挑燈夜戰了整整一星期,專注程度連他那位指揮系的Alpha室友都嘆為觀止。這室友的老爹是軍部高官,本人是個標準的二代,那天經過書房的時候突然停下腳步,鄭重道︰“——你是個努力的學生,我尊重努力的人!”

    加文︰“……哦。”

    “雖然你只是個Beta,但我會為你加油的!”室友握了下拳,激昂道︰“加油!”

    “……”加文默默看著對方充滿鼓勵的笑容,半晌說︰“……謝……謝謝。”

    這年頭大家都用全息電腦了,武裝技師是很少數需要背書的人群之一。所幸加文對機甲有種天生的熟稔,那些枯燥的數據和指標仿佛有生命一般在他腦海中流動,每個數字都能鎖定到具體的機甲上,形成連貫又有邏輯的意識。

    他花了六天時間背完全書,又用一天來鞏固記憶;第八天到來的時候他精神抖擻,夾著書來到課堂上報道,迎面看見冷冰冰的班長︰“古德羅主任要親自檢查你的學習狀況。”

    ……這主任也太閑了……

    加文額角抽搐,來到古德羅辦公室一看,他竟然在跟幾個老師一起研究機械圖。看到加文進來他連頭也沒抬,冷冷道︰“開始背吧,從第一章開始。”說完又低頭跟同事討論問題去了。

    這種蔑視非常明顯,但加文並不怎麼生氣,站著就開始背書。沒人注意他反而心情放松,從第一章背到第五章,中途口渴還很主動的去倒了杯水,回來從第六章開始繼續背。

    古德羅倒略顯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阿克爾炮啟動時第390處輪軸處壓力系數1.9025,此刻壓輪液體密度4.0192……您怎麼了?”

    “沒什麼,”古德羅冷冷道,“你繼續。”

    加文喉嚨有點澀,咳了一聲繼續背下去,這次一直堅持到第十二章,才又去倒了杯水。

    他回來的時候幾個老師都站起來看他,目光說不出的古怪。

    加文心內疑惑,立刻端著杯子頓住了腳步。古德羅示意他進來,冷冰冰問︰“你背了多少?”

    “……整本都背了。”

    “是不是以前看過?”

    加文心說你這歧視得也太明顯了,面色便有些不豫︰“我是和大家一起拿到書的。”

    幾個老師面上都顯出不信任的神色,其中一個問︰“你把最後一章背給我听听?”

    這其實不難︰尾章雖然最長,但記憶最新鮮,文字性的東西也比較多。加文張口便利索的背完了整章,中間連個嗝兒都沒打;等背完後喉嚨火辣辣發疼,不由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辦公室里一片靜寂。

    “……我可以走了嗎?”加文半天等不到人說話,最終只能問。

    古德羅揮揮手,平淡道︰“走吧。”

    喉嚨劇痛的好少年加文同學,帶著一顆七竅生煙的心和面無表情的臉,轉身大步出了辦公室的門。

    結果當天晚上回去室友熱情問他書背得怎樣,被他抓住機會念叨了一晚上的性別平等論。第二天室友眼冒金星,走路上看到自己在技師系上學的朋友,立刻抓住對方訴苦︰“你們主任太變態了!”

    “……怎麼?”

    “叫人一周背完整本書不算,背完了還懷疑人家事先看過!既然都是學生為什麼不能平等以待,Alpha能做到的憑什麼Beta就不能做到啦?!”

    “我不明白你說什麼,”對方迷惑道,“那本書是學期末才要背完的,這周只檢查前五章而已。”

    室友︰“……”

    “誰背完了一整本?哈哈哈你開玩笑吧一千多頁呢,怎麼可能有人全背完啊……咦你怎麼了?你這是啥眼神?”

    “……我對不起古主任……”室友捂面扭頭,說︰“我現在理解他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