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是個直男。

    大銀河時代幾乎沒有直和彎的區別,Alpha女性和Omega男性這樣奇葩的搭配也一樣能生活得很幸福。很多年輕人無法理解古地球時代為什麼只有男女才能結婚,至于“同性戀”,現在已經根本沒這個概念了——剛從古地球遺跡里發現這個詞的時候,考古學家們光為了解釋它的意思就吵了幾百年。

    但加文仍然筆直筆直,直得讓人難以置信。

    “只有Omega女性才能成為伴侶”這條鐵則對他來說至高無上,天崩地裂不能撼動。

    在他的觀念里找Beta女性結婚都等同于自攻自受,找Alpha女性就完全是罪惡了。所以當他意識到自己被一群Alpha男性壓倒的時候,第一感覺不是羞辱或恐懼,而是徹徹底底的三觀崩潰。

    他足足僵了好幾秒,才從混亂的大腦里找回意識,立刻反肘狠狠向後撞去︰“滾!”

    身後那男生從後腰摟著他,這一肘正好撞到肋骨以下,當即悶哼了一聲,不由自主的松開手。趁著這縫隙加文踉踉蹌蹌的爬起身,還沒跑兩步便因為強烈的昏眩而跪倒在地,緊接著肩膀被人一抓。

    加文咬牙回頭一拳,隨即拳頭被人抓住了。鮮血從額頭上流下來,讓他視線朦朧不清,恍惚只看見有人居高臨下的伸出手,好像要掐他脖子,但緊接著那個Alpha被同伴一把狠狠勒翻。

    “你們還是不是人……住手!”

    “把他們按住!”

    “他已經很慘了!快去叫校醫!”

    ……

    加文斷斷續續的喘息著,仿佛看見周圍一片混亂,幾個軍校生拉住另外幾個,廝打和吼叫不時傳來——顯然前者沒被影響,他在混亂中意識到這一點。

    也許他們自制力非常強,也許受過抗信息素訓練,不過這都不重要。

    加文左肩槍傷已經撕裂,鮮血源源不斷滲進泥里,右手還是非常麻木,但能勉強支撐他爬起來。他在劇烈的痛苦中勉強退後,盡量不引起任何注意,但沒走幾步就感覺撞上了什麼東西,緊接著被人攔腰狠狠截住。

    那一瞬間加文全身寒毛都豎起來了,轉身就向後撞去,混亂間有人結結實實的挨了一下︰“——啊!”

    “媽的抓住他!”

    “你想往哪跑,嗯?”

    有人從身後抓住他的肩用力往自己懷里帶,那一抓死死掐在鮮血淋灕的槍傷口,令人窒息的尖銳疼痛瞬間讓加文大腦一片空白。

    他幾乎是立刻軟倒下去,隨即被那人抱了個滿懷,低頭就想親吻他。

    實際上加文已經感覺不到了,劇痛讓他視線模糊,眼前全是鮮紅和黑暗混雜的大片大片的色塊。

    他無意識的閉上眼楮,徹底失去意識的前一瞬間,突然听見有人厲聲喝道︰“——住手!”

    一陣腳步紛亂,那個女聲再次怒道︰“你們在干什麼?!去把他們拉開!你,還有你,給這幾個人戴電磁銬!送到禁閉房去!”

    “那個學生怎麼了?……天哪,把他放下來!”

    加文意識昏沉,恍惚間有人把他接過去扶住,有人拿手電來照他的臉。

    他微微睜開眼楮,恍惚看見一個年輕女人快步走近。她有一頭柔順的棕色長發,碧綠眼楮,面相柔潤貌美,不知為何第一眼看去竟然非常面善。

    加文眯起眼楮想仔細看,但手電光芒刺眼,他顫抖著偏過頭,突然肩膀被那女人抓住了。

    “天、天啊……”

    她的聲音開始哆嗦,半晌才輕輕叫出一句︰“加……加文……”

    加文半邊耳朵被血蒙住,幾乎什麼也听不見,只麻木的看著她。大概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也可能只是短短幾秒——女人回過頭,雙手發抖的拉住學生︰“到我的實驗室去拿一針Omega信息素抑制劑……快,在這種情況下發情他會死的,快去!”

    那學生飛快跑開,女人面色蒼白的回過頭,緊緊抱住加文冰涼的身體,把臉貼在他血跡斑斑的側臉上。

    “你會沒事的,一定沒事的,很快就好了,我就在這里……”

    她的語句顛三倒四,似乎因為極大的刺激而情緒不穩,但身上氣息很好聞,溫暖芬芳而充滿關切——即使在這麼混亂的情況下加文也能隱約感覺到,她是個罕見的女性Omega。

    同類充滿愛意的氣息給了他很大的安心感,他幾乎無聲的嘆了口氣,緩緩閉上了眼楮。

    這次昏迷沒有持續多久,可能只有半小時,甚至十幾分鐘。

    恢復意識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躺在醫療室里,劇痛吞噬四肢百骸,讓他幾乎很難發聲。周圍擠著的軍校生都散去了,只有那個女人站在床邊,正舉著針頭向他伸來。

    加文想都沒想,驟然一把抓住她的手。

    “——啊!”

    女人驚得一震,抬頭只見加文冷冷注視著她。

    “……是Beta信息素合成溶液……”那女人喘息半晌,顫抖著開口道︰“這個能讓你偽裝成Beta,沒有人會發現……”

    加文深深的看著她,幾秒鐘後慢慢松開手,任由她把溶液打進自己靜脈里去。

    房間里只有他們兩個,簡直安靜得嚇人,連彼此輕微的呼吸都清晰可聞。幾分鐘後針劑推盡,女人盯著空針管輕聲問︰“你叫什麼名字?”

    “……Gavin。”

    他的聲音艱難沙啞,女人卻短暫的笑了一下,眼神中充滿了苦澀之意︰“Gavin?真是個好名字……你知道這個詞在古地球語里是什麼意思嗎?”

    “……”

    “是白鷹,”她說,“是戰斗的神靈。”

    女人輕輕放下針管,從病床邊站起身。不知何時她翠綠的眼中充滿了淚水,嘴唇劇烈發抖,仿佛正用盡全身力量遏制住某種巨大的悲痛。

    隨即她哽咽著微笑起來。

    “很高興見到你,加文,我的名字叫艾德娜•孔塞特琳。”

    加文再次醒來是第二天夜里。

    醫療艙外光線暗淡,那個棕發綠眼的女人坐在牆角,頭歪在椅背上,好像是睡著了。

    他動了動手指,感覺全身骨頭都在咯吱作響。毆打導致的內髒損傷和肩上的槍傷都已經開始好轉,但頭還有些暈,說不上是腦震蕩還是睡太久了的緣故。

    發情熱已經完全褪去,體內深處的空虛和騷動被平靜所取代,讓他有種懶洋洋的舒適感。

    他抬手想推開醫療艙的頂蓋,然而這時突然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艾德娜院長?——艾德娜院長,您在嗎?”

    女人立刻醒了,揉著眼楮起身開門︰“啊……什麼事?”

    加文保持躺著的姿勢向門外望去,只見那是一個相當高的軍校生,敬了個軍禮道︰“皇宮來的S級保密通訊,指名請您立刻應答。”

    艾德娜沉默半晌,才低聲說︰“我知道了。”

    房間里氣氛一時變得有些沉重,艾德娜送走那個學生,面色蒼白的轉過身,經過醫療艙的時候甚至沒注意到加文正默默的盯著她看。她走到和病房聯通的一間實驗室里,反手立刻虛掩上門。

    加文一時好奇心起,輕輕推開醫療艙翻身下地,才走兩步就听見門里傳來一個嚴厲男聲︰“你又在玩什麼花樣,孔塞特林?!”

    ——海因里希!

    竟然是帝國皇帝,海因里希的聲音!

    加文僵硬兩秒,閉住呼吸,把門輕輕推開一條縫。艾德娜側對著他站在空地上,海因里希高大的三維立體投影懸浮在半空中,滿臉不加掩飾的震怒。

    他穿著白色軍服,胸前有金質徽章,面容正值春秋鼎盛,五官帶著典型的Alpha性別特征——鋒利、深刻、輪廓粗獷,充滿了雄性魅力,暴怒之時壓迫感極強。

    然而艾德娜毫無懼色,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陛下。”

    “昨天凌晨帝國憲警隊的武裝飛艇在軍校上空爆炸,所有人都看見獅鷲沖進了軍校研究院,隨後就再也沒有人見過它。”皇帝頓了頓,冷冷道︰“孔塞特林,你知道我當年阻止亞倫殺死你的唯一原因是不想引起政治動蕩,並不代表我希望你活著,我對你的容忍其實非常有限。”

    “……”

    “把獅鷲交出來,那個人呢?也在軍校對吧?”

    “……他不在,”長久的沉默後艾德娜回答,“軍校機甲班的人沒認出那是獅鷲,它的戰斗力太強,已經從西南方向逃逸了。”

    海因里希臉上浮現出一絲難以形容的表情︰“你當我是三歲孩子?!”

    “信不信由你,陛下!紅土星上的事情我已經听說了,一個駕駛獅鷲從狴犴手中逃脫的人怎麼可能被軍校機甲隊攔住?!”

    “獅鷲在軍校上空失去蹤跡,你想說它憑空隱形了?”

    “它是從西南方向逃逸的,沒有消失!也許憲警隊沒找到痕跡——你真的相信保護協會那幫白痴的報告嗎?他們除了通過剝奪Omega的種族權利來獲取利益外什麼的都不會!”

    海因里希目光冰寒,而艾德娜完全不懼,揚起頭說︰“你可以來軍校搜查,海因里希,我有整個研究院的人證明獅鷲已經走了。你只是想通過這種辦法來侮辱我,就像過去五十年里你們經常做的那樣,但是沒關系,其實我一點都不在乎。”

    “你只是西利亞身邊的一個部下,你所有的一切都是通過背叛他才得來的。我稱你為陛下,但我其實並不把這當一回事——哪怕你真殺了我,我也不會承認你是皇帝!”

    海因里希眯眼盯著她,出乎意料的沒有動怒,半晌才冷笑一聲。

    “得了吧,整個銀河系也就西利亞有資格說這句話,你又算什麼東西。”

    如果說開始只是威脅的話,這話簡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艾德娜臉色終于變了︰“……你想羞辱我到什麼地步,海因里希?!你不怕我把帝國上將亞倫被一個Omega打敗並奪走獅鷲的事情公之于眾嗎?”

    “無所謂,你說吧。”皇帝懶懶道,“就像你當年在戰事最激烈的時候把西利亞元帥其實是Beta的秘密公之于眾一樣。”

    艾德娜面色刷然蒼白,猶如被人當面打了一掌。

    皇帝卻聳聳肩,按斷通訊下線了。

    他高大的三維立體投像消失在實驗室里,艾德娜保持站姿沒有回頭,手指緊抓著試驗台,全身都在微微發抖。

    這個樣子看上去真是柔弱無比,鐵石心腸的人都要忍不住動容。

    加文有些同情的看著她,慢慢合上門縫準備退回醫療艙,突然只听她哽咽著開了口︰“你……都听見了吧?”

    加文腳步一頓。

    “沒關系的,我已經……習慣了。”

    艾德娜回過頭,雙眼在淚水中仿佛澄碧的翡翠,顫抖著努力笑了一下︰“感覺好點了嗎?抱歉我發現你的時候已經太晚了,那些年輕的Alpha沒有多少自控能力,我會安排他們去緊閉房待到沖動期過去的……抑制劑我已經給你打過了,但是作為代價下次發情也許會更猛烈,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想不想吃點東西?”

    加文靜靜的看著她,半晌問︰“為什麼不把我交出去?”

    艾德娜面容一僵。

    “你想要獅鷲?”

    “不——”

    “我沒什麼可以給你的,你幫忙也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引起皇帝的懷疑吧。”

    “不……”

    “我可以現在就離開,”加文說,“你不會有任何麻煩。”

    他們站在空曠的實驗室兩頭,月光從窗外照射進來,灑在冰冷的金屬地面上。艾德娜深深凝望著加文,仿佛過了很久才輕聲說︰“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幫你……你看,我也是Omega。”

    她慢慢穿過實驗室,走到加文面前,伸手撫摸他的臉。

    “你長得很像我一個朋友,我們從小在一起長大,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後來他離開我去了非常遙遠的地方,雖然我知道他再也不會回來了,但在那之前我還曾經想過要嫁給他呢。”

    她似乎非常懷念,半晌搖頭一笑道︰“對不起我竟然跟你說這個,嚇著你了吧?”

    “……不,沒有。”

    “我真是太久沒看到這麼像他的人了,一時心情激動才……”

    “沒關系,”加文認真的打斷她,說︰“你很美,任何人被你愛上都應該是他的榮幸。”

    淚水從艾德娜眼底飛快涌上來,半晌她才慌亂的轉身走開,一邊用手胡亂擦拭眼角。

    這樣子其實非常失態,但在她做來卻有種柔弱的美感。加文怔怔注視著她,不知為何覺得一切都那樣熟悉,好像這樣的人和場景都在很多年前真切的發生過。

    但不論怎麼回憶都無濟于事,仿佛記憶無端缺失了一環。

    “謝謝你,但我不能……不能讓你就這樣離開,”很久之後艾德娜的哽咽漸漸平息,抬頭看著加文認真道︰“海因里希的人白天就已經監控了軍校外部,任何人都不能在這時候出去。何況就算你離開也帶不走抑制劑,那種東西只有在特定真菌環境下才能保存,出了實驗室幾小時就會失效——你這次發情只是暫時被壓制,下次會反彈得更加猛烈,沒有抑制劑是根本不可能一個人熬過去的。”

    “我會跟卡洛琳校長談好,讓你以Beta的身份暫時冒充軍校學生,直到海因里希的人全部從學校撤走。在那之後你的去留全憑自由,為了表示對你擊敗亞倫上將一事的敬意,我和學校都不會對你的決定做任何干涉。”

    加文微微皺起眉,他直覺這個待遇實在太優厚了,但又挑不出任何可疑之處。

    “請讓我幫助你,”艾德娜誠懇道,“我很榮幸,不是每個人都能打敗亞倫那個冷血自大的殺人狂的。”

    其實這個時候想從軍校離開也不行了,海因里希肯定會牢牢把守學校的各處大門,何況抑制劑也確實是迫在眉睫的實際問題。加文思考良久,別無選擇,最終點了點頭說︰“謝謝你。”

    艾德娜頓時十分欣喜︰“太好了!”

    她從白大褂口袋里摸出一只很小的金色耳扣,快步走來戴到加文的左耳後,溫柔道︰“我猜這是你的,治療時從你身上掉下來的東西。作為提供保護的交換請答應我一件事好嗎?不論何時都不要把它摘下來,一定要貼身戴著。”

    那是獅鷲偽裝的耳扣,這點兩人都心知肚明。加文很疑惑她為何要這樣做,但艾德娜比了個“噓”的手勢,示意他什麼都不要問。

    “智能機甲會自主選擇對它最有利的方式,以後你就明白了。”

    “關于機甲你還要學很多東西,但是沒關系——相信我,皇家軍校會教你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