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事實證明加文的決定無比正確。

    帝國皇家軍校,未來帝國軍方精英的搖籃,位于白鷺星荒蕪區和無人區的邊緣,擁有遼闊空曠的機甲訓練場和越野作戰區,周邊地區遍布旅館,供學生在漫長的拉練中途休憩之用。

    更妙的是帝國軍校科技所招收有特殊天資的Omega學生,而鑒于他們與眾不同的生理條件,附近旅館都為他們準備了專門的密閉房間。

    這種房間的好處是︰封閉隔音,完全阻斷荷爾蒙氣味滲透,還可以內外雙面鎖死。一旦拉練中途有Omega學生進入發情期,就會立刻被送來這里進行封鎖。

    當然這種情況比較少見,Omega學生大多是學院派,能夠隨同拉練的都是機甲技師,基本鳳毛麟角。

    加文搜遍機甲,好不容易找出幾張不知何年何月丟在角落里的小額鈔票,在一家破舊的小旅館要了一間密閉房。

    根據獅鷲的介紹,從戰火中起家的帝國很注重軍方建設,凡跟軍方沾上關系的基礎設施都不會馬虎。這個旅館從側面證實了這一點︰雖然房間狹小簡陋,但密閉性確實是一等一的,牆縫門底都用了結實的化工材料來阻止Omega信息素揮發。

    加文坐在黑暗中,終于覺得安全點了。從著陸白鷺星後他就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像是被全身扒光了站在大庭廣眾下,隨便讓人來看。

    “這里離軍校本部有二十公里遠,離研究所只有八公里,抑制劑應該被封存在某個違禁藥品實驗室。我的系統里保存有亞倫上將的指紋和瞳孔信息,駭進研究所應該是沒問題的,但每一步都必須仔細計劃。”

    獅鷲化作小型光腦,投放出帝國軍校的三維立體地圖,加文端詳了一會兒,隱隱覺得布局十分熟悉,似乎曾經在哪里見過。

    “軍校是帝國最重要的建築之一,據說是聯盟某座低級軍校改建的……這里是研究所,佔地五千平方米的雙子星大樓。”

    加文腦海中仿佛光亮一閃而過,隱約有無數記憶碎片從深海底部翻騰而上,但他剛想凝神捕捉時,那些碎片又都沉寂不見了。

    他呆了好一陣才在獅鷲的催促聲中回過神來,跟機甲討論了一會兒明天的行動步驟,草草沖了個澡上床睡覺。不知道是不是被以往在這個房間住過的Omega的氣息所影響,這一夜他睡得非常安心,凌晨時分甚至做了個夢,夢見自己站在廣闊無垠的薄荷田里,周圍是蔥郁新鮮的綠色,風中飄來清涼甜美的薄荷氣息,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在身後叫著︰“加文!加文!”

    他茫然回頭,一個穿碎花裙的小姑娘撲上來,夢中看不清她的面容,只听她快活的問︰“你到哪里去了,為什麼不陪我玩?”

    “……”

    “你在躲著我嗎?你生氣了嗎?”

    “……”

    小姑娘歪過頭,仿佛要開始大哭,緊接著一雙手從身後把她抱了起來,“艾德娜小姐!您怎麼跑到這里來了?快跟我回去,議長他們一直在找您……”

    加文抬起頭,隱約從來人身上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憎惡和敵意。他退後了半步,眼睜睜看著來人將小姑娘抱走,逆光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夢境深處。

    微風拂過薄荷田,陽光被烏雲遮蔽,風中夾雜著寒冷潮濕的氣息,大雨就快要來了。加文瑟縮著蹲在田壟下,不知為何心中充滿了悲傷和驚懼,仿佛整個世界最終只剩下了自己。

    他就這麼一個人,孤零零等待著暴風雨的到來。

    “加文,加文!”

    “醒醒!”

    “快醒醒,加文!”

    加文猛一睜眼,瞬間從黑暗中坐起,這才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冷汗濕透︰“怎麼了?”

    獅鷲不知道在抽哪門子風,變成了一塊扁平泥巴緊緊貼在加文脖頸後,加文一坐起它就撲通一聲掉在枕頭上︰“嗷!快跑!保護協會的人追來了,樓下有動靜!”

    加文迅速貼到地板上一听,果然有低沉紛亂的腳步往樓上跑來。他連一秒鐘的猶豫都沒有,在抓起獅鷲的瞬間,五維合金心隨意動,變成了一把三十公分左右的短柄軍刀,嘩啦一聲重重敲碎了玻璃窗。

    “在那!”“在樓上!”

    樓下竟然也聚滿了保護協會的憲警,加文單手抓住窗欞,反轉身體翻出窗戶,立刻敏感的發現追兵中有Alpha,當即心中一緊。

    他沒跟人接觸過,只能從信息素氣息中勉強分辨ABO三種性別,無法仔細分清哪些Alpha是已結合過的,哪些Alpha尚未結合。

    他只知道前者不會被不屬于自己伴侶的Omega荷爾蒙所影響,個體戰斗力出類拔萃,一旦形成合圍之勢就很難突破;後者在性沖動的影響下自控能力極差,很容易狂暴化,哪怕平時是溫和禮貌有教養的正常人,發起情來也會變得為了結合而心狠手辣、不擇手段。

    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是難以應付的巨大麻煩。

    閃念間加文的身體翻出窗戶,如同靈敏的山貓一般攀上房檐,金色軍刀翻腕一刺,狠狠插進屋瓦之間的縫隙,以此借力躍上了房頂。

    “在樓上!他跑了!”

    底下立刻有人朝著他的方向追趕而來,同時不停往空中放槍,幾次逼得他無法躍下房頂。所幸這片旅館區的房屋都是相連的,夜色中他順著積滿灰塵的屋瓦跌跌撞撞往前跑,遇到房屋之間的空隙便一躍而過,直到身後猛然亮起飛艇的強光探照燈。

    “你已經被包圍了!別跑!”有人在巨大的喧嘩中吼道,“放下武器!投降!”

    加文回頭一看,立刻被強光刺得抬手遮擋。

    就在這一瞬間,麻醉彈無聲無息的破空而來,嗖的一聲擦過他抬起的手腕上!

    這一切真是巧到毫厘,如果不是他恰巧抬了下手,麻醉針便會直入前額,瞬間造成全身麻醉。饒是如此他還是被麻醉針結結實實的擦了一下,幾秒鐘後軍刀脫手, 當一聲掉在地上。

    他心里一沉,剛要彎腰去撈,迎面一個憲警縱身撲來,瞬間把他壓倒在地!

    兩人在髒污的房頂上滾了幾米,加文麻痹的右手被使勁扳到身後,左手卻掙脫出來死死扼住憲警的咽喉。警察感覺自己脖子被鐵鉗掐住了,他瘋狂的掙扎扭動,沉重的靴子狠狠踏到加文腿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扭打沒有持續幾秒,很快更多人從飛艇上滑下,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

    “不準動!把手背到身後去!”

    加文將憲警狠狠一掀,削瘦的身體突然爆發出駭人的力量,轉瞬將沖在最前的援兵一腿掃翻!

    從槍林彈雨中拼殺出來的戰斗本能仿佛刻在了他的骨髓里,他的每一次出手都干淨利落、直取目標,就像突破人群的鋒利的矛,在重重包圍中硬生生穿刺出來!

    “第二隊——!”飛艇上有人聲嘶力竭尖叫︰“準備上實彈!”

    “媽的!”憲警隊有人怒吼︰“別傷他!”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加文脊背貼地,滑行數米後伸手抓住軍刀,用盡全身力氣抽手一揮,“叮!”一聲亮響,死死擋住了從上而下劈來的軍刺!

    劈下軍刺的是個Alpha,必定是已結合過的,並沒有被空氣中越發濃郁誘人的信息素氣味所影響,每一招每一式都極為悍利可怕。一擊不成後他立刻收手回刺,加文左手握刀右手麻痹,無法支撐自己站起來,只得就地一滾躲過攻擊,緊接著反手向Alpha腿彎砍去。

    這一下要是砍實了,說不得一只腳都要被砍下來,但那個Alpha反應十分敏捷,刀鋒落下的瞬間抽身猛退,大罵︰“你他媽的!”

    “我操你他媽的!”加文悍然回罵,勉強用右臂關節支撐身體,踉踉蹌蹌的站起來。

    他身後就是房頂邊緣,再退一步必定要摔倒下去。Alpha余怒未消,喝道︰“你搞什麼?過來!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其他人會殺了你!”

    “我還不如去死!”加文突然閃身,一枚寒鋒閃閃的電鏢貼面而過,電光火石之際他舉刀橫勾,刀尖準確的插進電鏢中縫,悍然反擲,一道流星般的光芒劃破夜空,與此同時不遠處響起憲警痛苦的怒吼。

    這反應力駭人听聞,一個即將進入發情期的Omega竟然孤身面對眾多軍警而不落下風,那Alpha臉上表情既怒且驚,隨即又有一絲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的敬佩︰“別頑抗了,跟保護協會的人回去,沒人會為難你……”

    砰!

    一聲槍響驟然響起,加文左肩被子彈的巨力狠狠一推,頓時從房頂摔了下去!

    “干什麼——!”Alpha回頭暴怒︰“你們在干什麼!混賬!”

    幾個人同時沖到房頂邊緣,夜色中少年墜落半空,那短短幾秒的時間仿佛被無限拉長,仿佛電影里一格格停滯的慢鏡頭。

    “獅——鷲——”

    加文握刀之手一緊,手背青筋暴突,軍刀瞬間煥發出奪目的光芒。

    “吼——!!”

    光芒如漲潮般擴大,五維合金無限膨脹,利爪、雙翅、火焰鬃毛,赤金雄獅頂天立地,仰頭發出一聲震怒的咆哮!

    天地為之搖撼,四野為之震動,半邊夜空恍若白晝。高能粒子炮從肩甲中探出,旋轉,對準空中的目標。

    幾秒鐘後炮聲轟響,武裝飛艇在光芒中爆成了一團燃燒的火雲。

    凌晨4點08分,全城戒嚴,夜空中警報長鳴。

    赤金雄獅飛躍荒野,身後綴著無數架武裝戰斗艇。

    加文萎靡的靠在駕駛艙內,左肩被子彈洞穿,鮮血在胸前形成一大片干涸而猙獰的痕跡。

    “後方五百米探測到粒子震動,對方準備發射高頻武器,是否攻擊?”

    加文喘息道︰“是。”

    駕駛艙內一陣輕微震動,後視頻上顯示不遠處的夜空中亮起一團火光。隨即一個小黑點從炸毀的飛艇中落下——那是緊急救生系統,帝國所有飛行單位都安裝了這個,確保飛艇毀滅後駕駛員仍得以幸存。

    炮彈出膛時機艙的震動讓加文呻吟了一聲。

    為了快速制服他,憲警們用的子彈上涂了神經致痛劑,加上他身體已對即將到來的發情做好了準備,皮膚格外柔軟敏感,一切感官上的知覺都加倍擴大,這格外加重了他的痛苦。

    他無法控制機甲,獅鷲杰出的規避系統在此刻發揮了作用。它靈敏的轉了個彎,微型導彈擦身而過,“——你怎麼樣,加文?”

    這頭蠢獅關心起人來還是很窩心的,加文神情微微一暖,“我情況很糟,可能會失去精神控制,這也許是你唯一一次逃脫的機會。你想回去亞倫上將身邊麼?”

    “說什麼呢!我是那種拋棄同伴的人……機嗎!”

    “……其實你一直把自己當人對吧。”

    機甲立刻發出一聲扭捏羞澀的呻吟。

    “……”其實它和那個愚蠢的上將是絕配啊,把他們拆散真的沒關系嗎?要不等拿到抑制劑就把它還回去吧,不不不……也許可以要點贖金,等拿到錢就離開帝國奔向自由的新生活吧。

    加文把流血的左肩靠在柔軟的神經帶上,嘗試活動被麻痹的右手。麻醉劑的效果正慢慢褪去,這對他來說是件好事,但隨著感官恢復尖銳的痛苦也鋪天蓋地而來。

    “加文,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其實……”

    獅鷲躲過一發電磁炮彈,話剛說了一半,突然前方亮起強烈的信號燈。

    “各單位請注意,各單位請注意。前方一千米內將進入帝國軍校航空領域,請立刻降落並接受審查。重復一遍,各單位請立刻降落並接受審查,否則將以侵犯第一軍事重地論處……”

    幾架黑色機甲從皇家學院訓練場驟然升空,數十台軌道炮同時對準前方,同時無數星點從四面八方亮起,刷然組成了一張巨大的電磁網。獅鷲話音立刻變了︰“——軍校機甲隊!不好,那是機甲精英班的特招生!”

    電磁網鋪天蓋地而來,身後幾架飛艇立刻拉高,同時有人怒吼︰“我們是憲警隊!軍校立刻解除武裝,我們是憲警隊!”

    “沖過去!”加文厲聲喝道。

    武裝飛艇如煙花般四散,赤金雄獅卻毫無懼意,在直刺雲霄的干擾聲中直直沖入電磁網。無數光電火花迸濺出上百米高度,黑色機甲們無法承受這一撞所帶來的巨大迫力,紛紛在空中被急速拖拽,同時通訊頻道中不斷響起此起彼伏的怒罵。

    加文耳朵被震得嗡嗡作響,3S級獅鷲的推進動力卻被極速提升,恐怖的加速度讓電磁網發出了尖銳的嗡鳴。八秒鐘後推進器提升至頂,獅鷲如同出了膛的炮彈,瞬間撕裂電磁網沖了出去!

    ——嗡!

    高頻振蕩音波其實沒有任何聲音,但每個人都仿佛听見了那一瞬間的嗡鳴。

    振蕩的光網反彈回來,幾架武裝飛艇躲閃不及,在沾到光網邊緣的瞬間爆成了一團團火球!

    瞬間空中掉落無數救生艙,怒罵和電波交織在一起,如同漫天散落的煙花盛典。

    現場一片混亂,獅鷲卻已沖出數里以外。

    加文蜷縮在駕駛台和神經網之間,全身仿佛著了火一樣發熱,痛覺寸寸凌遲他的神經,必須用盡全身力氣才能忍住脫口而出的慘叫,“怎麼……怎麼回事……”

    “神經致痛劑和發情熱的綜合作用,”獅鷲沉重道,“另外還有個不幸的消息要告訴你︰我快沒能源了。”

    加文咬牙從駕駛台下爬起來,跌坐到神經網中,因為強忍劇痛而面色發白,半晌才顫抖著鎮定下來︰“髓液還有多少?”

    “不多了,都怪保護協會那幫笨蛋……”獅鷲驟然一停,慘叫︰“不要拋棄我啊!就算沒電也要把我帶在身邊好嗎!請一定要答應我啊啊啊啊——!”

    加文眼前金星直迸︰“閉嘴!謝謝你!”

    “不不不這很重要!別拋棄我這麼萌的小機甲!你想看兔子舞嗎?!我跳兔子舞給你看!親!一定要貼身帶啊!”

    機甲直線下落,加文一把抓住舷窗邊緣的金屬欄,手臂肌肉繃緊青筋直暴︰“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拜托你!貼身帶!”獅鷲在急速下墜中大聲尖叫︰“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我會回來的的的的的的——!”

    轟然一聲巨響,機甲擦著大樓重重落地,瞬間壓出一個深達數米的大坑。

    救生艙在第一時間彈跳出來,反重力作用讓它輕柔落地。緊接著艙門打開,加文狼狽不堪的跪倒在地,回頭望向機甲。

    赤紅獅鷲在光芒中迅速縮小,幾秒鐘後光芒消失。機甲變成一只米粒大的耳扣,叮當一聲掉在地上。

    加文︰“……”

    加文喘息著,勉強抓起耳扣,握在手里。

    “什麼人在那里?!”

    “站住!不準動!舉起手來!”

    加文迅速轉身,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一槍砸翻在地。那一下相當凶狠,瞬間他半邊耳朵都被血蒙住了,眼前發黑陣陣昏眩。

    “我操……”他喃喃罵道,下意識想站起來,但緊接著又一槍托砸到他脊椎,當即把他砸得跪倒在地。

    痛苦和屈辱接踵而來,加文一手撐地想站起身,但隨之而來的劇痛讓他手指深深摳進泥土,迫不得已的全跪了下去。又一槍托砸在後腦,沉悶的撞擊直通腦髓,有幾秒鐘他腦海一片空白,幾乎喪失了意識。

    恍惚間周圍人聲鼎沸,緊接著有人重重一腳踢到他側腹。那一下真是太重了,他只覺得五髒六腑都變了形,緊接著哇的噴出了一大口血!

    “住手!”

    “你們在干什麼……搞什麼!快住手!”

    “他失控了,快來人!把他拉開!”

    “這是什麼味道——不不不!把他們拉開!快叫人來!”

    ……

    加文伏在泥地上,滿身是血,衣不蔽體,斷斷續續的咳出腥甜的血沫。他知道自己現在一定狼狽不堪,劇痛和屈辱幾乎壓倒了一切,但他連動一動手指都做不到。

    巡夜的軍校生們堵在他周圍,每個人都穿著制服,荷槍實彈。這幫盛氣凌人的天之驕子徒手就能一拳崩碎天靈蓋,剛才那幾下重擊足以把人徹底打殘。

    他用力閉上眼楮,再竭力睜開,眼前仍然很不清晰,只朦朧看見很多腳擠來擠去。他勉強用手肘撐地,剛抬起上半身就突然被人抓住了,那人鐵鉗般的手指緊掰他肩膀,似乎想把他拎起來。

    “你他媽的……”加文死死咬牙喘息,“你最好……現在就打死我,否則……”

    然而預想中的重擊沒有落下來,那人像野獸一般把臉埋進加文脖頸里貪婪的嗅著,同時發出亢奮的粗喘。與此同時有人從後按住他的胳膊,用力想把手插進他後腰里去。

    腦震蕩讓他思維模糊,他沒意識到情況正飛速惡化。

    很多被荷爾蒙刺激的Alpha雄性會產生強烈的攻擊欲,他們鏟除一切阻礙交配的因素,甚至用暴力擺平不順從的Omega。任何反抗都會招致更加殘忍的鎮壓,有時甚至不擇手段,這完全出自于急欲繁衍的本能。

    加文恍惚間用力別過臉,感覺有什麼濕熱的東西在往他耳朵里舔,好幾秒後他才意識到那竟然是一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