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駕駛艙內一片靜寂,半晌獅鷲木然道︰“……你轟了皇帝陛下。”

    “……”

    “你轟了海因里希皇帝陛下,這是行刺,這是謀逆……天啊!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

    加文糾正道︰“冷靜,注意是‘你’轟了皇帝陛下,粒子炮可不是裝在我手上的。”

    “我是你駕駛的!”

    “不,你是亞倫駕駛的。”

    “你……你怎麼能這麼無恥!”獅鷲的心靈慘遭重擊,悲憤道︰“我要上軍事法庭告發你!我可以當污點證人!嗚嗚嗚我就要變成帝國史上第一台因為謀逆而被拆卸的機甲了嗚嗚嗚……”

    “證詞不能采納,你只是台機甲罷了。”加文想了想,補充說︰“確切的說你只是台機器罷了,想開點。”

    “機器怎麼啦!機器就沒人權了嗎!看不起機器的人總有一天會為機器而哭泣的!我告訴你,你是頭蠻橫無理、橫行霸道的……”獅鷲聲音一頓,恨恨問︰“你知道‘Alpha沙文主義’嗎?”

    “……不知道。”

    “很好,祝你以後找個極端沙文主義的Alpha,你們個性一致臭味相投,一定會很幸福的!”

    “……”加文遲疑道︰“謝……謝?我就當這是夸獎了。”

    紅土星上一片死寂,粒子炮的火光在夜空久久飄散,半晌幽靈機甲突然大笑︰“哈哈哈——!海因里希!明年今天注定是你的忌……”

    話音未落轟然一聲,又一發炮彈準確無誤的擊中了幽靈機甲,將另外半邊天空也籠罩在了熊熊火光里。

    赤金獅鷲瀟灑(而公平的)完成二連擊,就像拔地而起的火箭一般沖上天空,狂風中抽出背上的核能雙刀,勢如破竹把前來攔截的皇家艦隊劈成了兩半!無數小艦艇在火光中遭了殃,到處只听士兵的怒吼︰“棄艦!棄艦!”“準備逃生艇,強制著陸!”“領航儀呢,我們不行了——!”

    “亞倫上將!”一架先鋒艦上的軍官大吼道︰“您在做什麼!快投降!”

    “亞倫上將”置若罔聞,赤金獅鷲在炮彈的海洋中一躍而起,和無數拖著長長尾煙的導彈擦身而過,仿佛一場煙花和火光的盛典。

    3S級機甲在操縱者強大的精神輸出下被迫爆發了真正的實力,無數小艦艇一個照面就被炸得粉身碎骨。而裝備了帝國領先技術的先鋒艦連兩個回合都沒撐住,被機甲雄獅一爪狠狠拍落到地面,整片平原瞬間被砸出一個直徑千米的深坑。

    “亞倫上將——!”指揮官大聲嘶吼︰“快住手!你想行刺陛下嗎——!”

    赤金獅鷲一個完美的後仰空翻,漂亮至極的躲開光能彈,轉身沖向群星閃耀的高空。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雪亮的刺目光線從黑煙中當頭劈下,“轟!”一聲地動山搖的巨響!——赤金獅鷲在電光火石間猛然雙刀交叉,勉強才擋住這力破萬鈞的一擊。

    黑煙飛速散去,機甲狴犴猙獰而威嚴的面孔居高臨下,說︰“你不是亞倫。”

    它一翻巨劍,加文只覺得無窮無盡的壓力當頭壓下,被迫生生逼退上百米。

    “亞倫不會背叛我,”狴犴沉聲道,“是誰在駕駛獅鷲?”

    意念中的宇宙迸發出無窮的光,仿佛無數顆小行星同時爆炸——那是機甲操縱員精神世界遭到更高力量入侵的表示。

    加文按著胸口重重咳嗽,下一秒他抬起頭,悍然橫刀指向狴犴。

    “——獅鷲!”海因里希的聲音震動山野︰“——回答我!”

    回答他的是一道開天闢地的刀光。

    赤金獅鷲如同一團流火,精確的避開了皇帝的沖擊,劈手將雙刀深深插入狴犴肋下!

    那一瞬間的景象真是精彩至極。兩台舉世罕見的3S級超巨型機甲,如同創世之初的神明,在廣闊的天地間踫撞、沖擊,每一次刀劍交激都帶起猛烈的颶風,令整片夜空都反射出難以言喻的瑰麗光彩。

    小型戰艦難以在這樣劇烈的氣流中飛行,紛紛搶灘著陸,無數帝國士兵跑到空地上,目瞪口呆仰望著這壯麗的奇景。

    “那是誰,真不是亞倫將軍?”

    “怎麼可能,誰還能把獅鷲控制到這種地步!”

    “太強了……真是太強了!”

    “您發現了吧?尊敬的陛下,”狴犴低沉的聲音從駕駛艙內部響起,引發精神力之海微微的震蕩,“——駕駛獅鷲的人,不可能是亞倫上將閣下。”

    皇帝從精神力之海深處睜開眼楮,一邊抬手輕而易舉撥開迎面沖來的光彈,一邊“哦?”了一聲。

    “亞倫將軍的格斗能力首屈一指,他的單兵作戰能力從聯盟時代就聞名于銀河系。但這個駕駛獅鷲的人,他的戰術根本不成系統,只能靠強大的精神輸出來勉強與您抗衡。”

    “已經很了不起了。”

    “是的,他對獅鷲的完全壓制讓我非常驚訝……他的精神閥值超出了我能計算的上限,甚至將獅鷲這種等級的機甲都死死壓在了自己的意念世界里。”

    狴犴頓了頓,說︰“如果強行攔截的話,可能會傷到亞倫將軍。”

    海因里希沉默不語。

    狴犴知道他在想什麼。

    西利亞元帥去世以後,這位皇帝的脾氣變了很多,他對敵人更加嗜殺和冷酷,但對那些陪他從聯盟叛變出來的開國將領,則有種懷舊般的重視和珍惜。

    他們跟他一樣擁有對西利亞元帥的回憶,他們每一個,都是那個人曾經存在過的證明。

    “我和亞倫在軍校時就是同學。我們一起被開除,一起遇到西利亞元帥,一起成為他的貼身侍衛……我們都知道對方的秘密,並一直為對方保密,直到西利亞死的那天。”

    皇帝頓了頓,聲音漸漸低沉︰“他對亞倫的偏愛一直就比我多,如果亞倫死了,他也許不會開心吧。”

    狴犴低聲說︰“陛下……”

    “準備‘涅之槍’。”皇帝打斷了它︰“通牒敵軍,放下亞倫,朕留他一條生路;否則格殺勿論!”

    與此同時高空之上,狴犴手中緩緩出現一柄全黑的金屬長槍,緊接著嗡的一聲,血紅色能量髓液流遍了整個槍身。

    “涅之槍!是涅之槍!”獅鷲鬼哭狼嚎︰“快投降吧!我不想做鳳凰的槍下亡魂啊!”

    鳳凰二字突然觸及了加文潛意識里的某根弦︰“什麼意思?”

    “那是從機甲鳳凰身上拆下來的究極武器,聯盟軍神西利亞元帥的‘涅之槍’啊!你想死嗎?反正我是不想!我還沒看完存儲器里300個G的激情小電影,我還沒拉過親親鳳凰的小手,我還沒對它這樣那樣那樣這樣……”

    “……”加文說︰“不知怎麼我覺得你確實挺該死的。救生艙呢?”

    “什麼?”

    “救生艙呢?”

    一根綠瑩瑩的觸手小心翼翼的往機艙某處點了點,加文把自動規避系統設置好,走去拎起昏迷不醒的亞倫,粗暴的塞進救生艙里。

    他打開通訊系統,看來這位倒霉的帝國上將和皇帝關系不錯,不用密碼就自由連進了狴犴的內部通訊。

    “皇帝陛下,”加文頓了頓,問︰“你在嗎?”

    狴犴內部的皇帝突然睜開眼楮,萬年冰封的表情瞬間出現了裂痕。

    “來做個交易吧,”少年的聲音心平氣和道︰“我把上將還給你,你放我走,這麼干行不?”

    皇帝︰“……”

    “據說帝國上將挺值錢的,你應該不希望我把他扔出機艙,讓他在風中自由的飛向大地去吧。你看,我只是不想去帝國當基因試驗的小白鼠,這是我的人身自由權對嗎?”

    獅鷲小聲說︰“這還真不是,帝國規定未成年Omega必須接受政府監管……”

    加文眼楮一橫,獅鷲立刻自動消音。

    “很抱歉剛才轟了你,我以為你比較好欺負。”少年繼續誠懇道︰“我錯了陛下,作為補償我幫你把那個幽靈機甲轟了行嗎?”

    不遠處逃亡軍的幽靈機甲正從黑煙中勉強起身,赤金獅鷲回手一炮,悍然將它上半身爆成了一團碎片!

    颶風卷著粉塵呼嘯而過,少年回過頭,認真問︰“怎樣,陛下?”

    皇帝微微笑了起來,盡管冰藍色的眼底沒有半點笑意︰“你聲音很像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抱歉剛才听入神了。”

    “交易很好,不如這樣吧︰你交出亞倫,然後高舉雙手走出機艙,作為交換我饒你不死,並且也不用任何暴力手段逼迫你下跪投降;你看這個怎樣?”

    加文瞳孔緊縮。

    下一秒他不顧一切的嘶聲大喝︰“獅鷲——!拔高!”

    赤金機甲拔地而起,涅之槍緊貼著它腳底橫掃過去,瞬間帶起大氣層中千萬道閃電!

    兩道金色的巨型機甲一前一後沖向高空,狴犴比獅鷲落後僅僅寸許,涅之槍幾次幾乎貼上了獅鷲的尾翼。那黑色戰槍完全不負它神器的威名,每次揮動都引發大範圍電離,從天而降的驚雷將獅鷲劈得全身焦黑。

    加文被沖撞得幾欲吐血,怒吼道︰“你不是3S級嗎!怎麼完全不能防御?!”

    “沒用!神槍是4S!”

    “別胡扯了根本沒這個等級!”

    “有的!機甲界內部評定!神槍用元帥的髓液當能源!”

    “那元帥不是死了嗎?!”

    “髓液沒用完!”獅鷲在萬鈞驚雷中一個翻身,哭道︰“快跑!我被打得受不了了!”

    加文沖下控制台,跑到劇烈搖晃的機艙另一端,死命抓住逃生門的手動柄,咬牙狠狠一拉。

    瞬間艙門大開,強勁的氣流差點把他卷出艙外。他抓住裝著亞倫的救生艙,用盡全身力氣狠狠往外一推。

    獅鷲︰“啊啊啊啊啊啊——”

    獅鷲心痛萬分,眼睜睜看著(前)主人被扔出機艙,自由奔向大地的懷抱。這一刻它終于理解了帝國那些被眾多Alpha爭奪且毫無人身自由的Omega們的悲憤心情。

    “快跑!”加文回頭威嚴道︰“不然搞死你!”

    獅鷲嚎啕大哭,頂著滿身焦黑的戰甲沖出大氣層,很快消失在了濃黑的雷雲里。

    脫離紅土星的最後一刻它回過頭,黃金狴犴正掉頭往下,在救生艙墜毀的前一瞬間抓住了它。

    蛇夫星座M12星雲。

    變幻為飛船的獅鷲靜靜漂浮在太空中。

    金色的恆星風壯觀瑰麗,將它斑駁的外殼鍍上一層燦爛的光彩。

    加文抱著雙臂坐在舷窗邊,駕駛室已變成了生活模式——一間小小的單人套房。看得出亞倫上將是個經濟頗為優裕的人,客廳里的擺設簡單而高雅,柔軟的雙人床佔據了絕大部分臥室空間。

    “……一個單身在外打仗的男人需要這麼大床嗎?”加文若有所思道,“上將先生真是個很有生活情趣的人……啊。”

    獅鷲悲憤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將軍只是睡覺好卷被子罷了!”

    加文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徑自去浴室沖澡。綠瑩瑩的神經帶跟著他追到浴室門外,不屈不撓道︰“不準你侮辱亞倫將軍的節操,知道嗎?!將軍是‘最令Omega討厭的帝國男性’三十年蟬聯亞軍!除了陛下沒人能挑戰他的尊嚴!”

    “……這人已經沒尊嚴了吧。”

    加文緄囊簧ジ廈牛 畹惆焉窬 諧閃蕉巍J 浙  耐說嬌吞 灰換岫兔歡 擦恕br />
    加文站在浴室里,看著鏡子中一絲不掛的身體。他從沒這麼仔細的打量過自己,少年的體型單薄削瘦,但有種鮮明的挺拔和鋒利;皮膚是健康的蜜色,肌肉薄而均勻,線條干淨利落,仿佛隱藏著某種精悍的力量。

    這幅模樣讓他非常陌生,有那麼幾秒鐘時間,他覺得這甚至不像是自己。

    太年輕了,而且太氣盛了。

    他應該是更年長、沉穩、寬厚而柔韌的。他應該經歷過更多風霜,擁有歲月積累的智慧和容忍,一切災難和痛苦都不能在他眼中留下任何痕跡。

    鏡子里的軀體讓他有些不適應,就像穿慣了制服的人突然被塞進一套鮮艷華美的新衣服里,令自己都感到非常怪異。

    加文搖搖頭,轉身跨進水流中,心想自己一定是太緊張了。剛從帝國那群醫學瘋子手里逃出來,下一步該去哪里?

    他對茫茫宇宙沒有絲毫了解,早知道就對那頭蠢獅好一點了。

    加文在水流中閉上眼,思考著下一步行動。溫暖適宜的熱水讓他非常放松,不知不覺身體內部微微發起熱來,酸軟的液體從神經中樞緩緩流向四肢百骸。

    這感覺非常奇妙,幾秒鐘後變成了更深層次的空虛,肌膚下仿佛有某種微妙的刺激微微一跳。

    他身體發軟,幾乎站立不穩,體內深處驟然升起一種難以言喻的酥癢難耐。

    “啊……”

    意識到這聲音有多不對勁的時候加文猛然一愣,立刻和鏡子里滿面緋紅的自己來了個大眼瞪小眼。

    “水……是水不對勁吧。”加文匆匆把花灑一關,抄起浴袍沖出了門。

    獅鷲在客廳里放輕音樂,撲面而來的循環風讓加文精神一振︰“快,快給點冷風!”

    機甲不明就里,立刻從通風口送出一團帶著冰晶的氣流︰“這樣嗎?”

    加文立刻打了個寒戰,體內莫名其妙的騷動頓時壓下去不少,“嗯對,繼續吹不要停……這樣就好多了。”

    “你沒事吧?”

    “沒事。”

    機甲說︰“哦,那真是太奇怪了,你的荷爾蒙氣味很濃而且很好聞,應該是快到發情期了吧?你確定沒事?”

    加文猛然抬頭,瞬間以為自己听錯了︰“……發情期?!”

    “孩子,恭喜你就要長成大人了,”3S級智能機甲慈祥的說︰“成年後第一次正式發情之前會有半個月的反應時間,荷爾蒙失調,脾氣古怪,食欲下降,個別Omega還會出現暴力傾向……隨之而來的正式發情會相當強烈,Omega信息素的氣味能傳播好幾公里。那種味道據說非常非常的誘人,近距離內所有雄性Alpha都會因巨大的刺激而失去理智。”

    機甲想了想,若有所思道︰“怪不得你這麼暴力,原來都是發情期即將到來的標志——我明白了,我會用一顆寬容而高貴的心去原諒你的。”

    “……”加文木然道︰“不,我不明白。”

    少年呆呆的蹲在寒風前,面色蒼白嘴唇發抖,看上去真是楚楚可憐(誤)嬌弱無比(大誤);獅鷲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神經帶,輕輕往他臉上一戳。

    “節哀吧孩子,”獅鷲沉痛道,“性別是天生的,你不可以自輕自賤啊。”

    機器觸手嗡的一聲從操作台上升起來, 里啪啦敲了一會兒,很快 嚓 嚓的打出一疊紙,抬頭只見一行巨大的黑色標題格外醒目——Omega的生理常識及兩性關系初步研究;作者︰亞倫,帝國皇家出版社出版。

    “給,”獅鷲親切道,“亞倫上將在帝國軍方進修學院的畢業論文。”

    加文︰“……”

    半小時後加文放下紙,深刻感受到了來自全世界的惡意。

    “我不明白,”他發自內心道,“一個寫出‘因為Omega數量稀少且無自保能力,所以必須將他們嚴格保護監管起來,沒事不準隨便放上街’這種話的男人,是怎麼從學院里畢業的?!”

    “因為他是上將啊,”獅鷲開心的說,“怎麼樣,有什麼感想?”

    其實一般人都沒法從這本論文里得出任何感想。亞倫上將是個徹頭徹尾的沙文主義Alpha,他支持帝國很多飽受爭議的法律條款——比方說允許更強大的Alpha強行搶奪已被標記的Omega、資助軍方研制增加Omega發情率和受孕率的特效藥……等等;這完全解釋了為什麼亞倫身為帝國最有權勢的Alpha之一,卻至今是個悲哀的光棍。

    但加文不是一般人。加文天性中帶著從大局著眼的本能,他從這份論文中總結出了如下信息︰首先Omega人口數量已經少到了對帝國產生威脅的地步,其次為了生存與延續,帝國對Omega采取了一系列高壓政策,並美其曰“弱勢性別保護法”。

    這其實是很荒唐的。掌權者通常為Alpha,Alpha天生對Omega有著強烈的佔有和保護欲;但現在為了種族的延續,他們不得不通過非常殘忍的手段來限制Omega的人身自由。

    Omega當然不願意——他們只是身體素質差,又不是腦子有問題;他們在科技和藝術方面的貢獻不比任何人少,肯定不願意被關在家里整天生孩子。

    Omega信息素抑制劑因此應運而生。

    這種抑制劑堪稱化學的奇跡,它能完全壓制發情期,使Omega完全沒有交合的欲望;一些最新型號的抑制劑甚至能偽裝Omega信息素的味道,使Omega看上去跟Beta沒有任何區別。

    這種抑制劑剛一面世就受到了Omega的熱烈歡迎,但它的存在等于是從Alpha口中奪食,很快就成了Alpha最痛恨的東西之一。

    在掌權者帶頭發起的強烈抵制下,帝國很快通過了限制藥劑生產的法案。現在抑制劑的生產完全控制在政府手中,黑市上千金難尋。

    “我需要這個東西,”加文站起身問,“從哪能弄到它?”

    “什——什麼?抑制劑?不不不,擅自使用抑制劑來避免發情是重罪之一,而且它本身對身體有很大危害,長期服用會導致器官衰竭、壽命減短、不孕不育……”

    “很好,不孕不育。”加文說,“就是它了。”

    如果獅鷲有臉的話,現在它一定滿臉是=口=的表情︰“你怎麼可以這樣!小孩子多萌啊!小孩子軟乎乎的多可愛啊!我建議你還是去帝國首都白鷺星,找Omega保護協會注冊一下,他們會選出條件相配的Alpha陪你一起度過發情期……”

    加文眼角抽搐,說︰“不用了謝謝。”

    “不不不,你听我說。你必須去白鷺星,因為其他星球的AO比都在40︰1以上,一旦發情期開始,所有Alpha都會想盡辦法來抓住你,而抓捕過程中一切暴力行為都是合法的。強烈的荷爾蒙氣味讓你根本無處可逃,那種味道甜得讓人發狂,為了得到你他們什麼事都干得出來……你知道很久以前聯盟曾經規定‘已被標記過的Omega在非自願的情況下不得被再次標記’嗎?現在這條法令幾乎不存在了。哪怕你已經找到情投意合的Alpha並與之結合,只要有更強大的Alpha發現你身上的標記不夠強,他都能合法的強行再次標記你,這個過程對你來說痛苦不堪。”

    “只有白鷺星上還勉強有法制存在,”獅鷲頓了頓,說︰“至少他們會讓你選,而不是任由一群失去理智的Alpha為所欲為。”

    加文久久瞪視著通風口,內心第一個想法是︰騙人的吧?

    但他知道機甲是不會撒謊的,就算智能機甲在遣詞用句方面比較夸張,夸張的成分也有限。

    “退一萬步說就算你想偽裝成Beta,也只有白鷺星上有抑制劑。”機甲話風一變,用一種大灰狼誘拐小白兔般的語氣說︰“白鷺星皇家軍校是監管抑制劑的機構之一,他們封存著很多很多的抑制劑……只要能混進去的話。”

    加文懷疑道︰“你好像在引誘我去白鷺星?”

    機甲立刻漫不經心的哼哼歌,仿佛十分坦然。

    “……”加文說︰“我決定幫你換個造型。你喜歡兔女郎麼?我可以讓你變成兔男郎,在太空中搔首弄姿的跳脫衣舞,然後用外視鏡頭拍下照片寄給你那個小鳳凰……”

    獅鷲立刻悚了。

    它是五維合金,的確可以變幻外形。

    “……我的航圖壞了,”漫長的掙扎後它終于艱難的說,“我的導航系統被涅之槍打壞了,現在除了白鷺星外哪里都去不了。”

    “而且我也沒有能源,只有皇家軍校有我需要的機甲髓液……”

    機艙里一片暴風雨前的死寂。

    半晌神經帶羞澀的扭了扭,討好問︰“讓我們去白鷺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