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在病房的日子一點也不愉快。

    每天都有無數穿白大褂的軍方醫生對他進行各種身體檢查,期間他一直被反銬雙手,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這倒不是說軍方醫生能對他干嘛——雖然第九艦隊號稱全Alpha組成,連醫療和後勤都是清一色雄性,但軍紀嚴明不可小覷;誰敢背著大家私自對Omega下手,全軍上下肯定一起揍他丫的!

    但問題在于,Alpha天性里就帶著對Omega的渴求和保護欲。一個氣息甜美純淨還沒被標記過的Omega,就像會走路的催情藥一樣讓全軍上下熱血沸騰,每天找各種理由來軍醫處圍觀的士兵簡直能繞紅土星排上三十圈。

    幸虧他們把加文銬起來了,否則流血事件一定會增加很多起。

    那天例行驗血完畢後,加文被軍醫中尉送回病房,路過長長的金屬走廊時看見窗外的天空,無數微渺的燈光在天際閃爍,仿佛奔涌而來的星海。

    “那是來參加祭禮的皇家艦隊。”

    加文回過頭,中尉緊盯著腳下的地面,盡管表情佯裝平靜,語氣卻不自覺泄露出一點試圖親近的意思。

    “……祭禮?”

    “紅土星是聯盟西利亞統帥的戰死地,陛下和軍方將領每十年會來祭拜一次……當然是保密的,對外只說是國事訪問。你想要出去看看嗎?皇家艦隊可是很難得見的哦!”

    加文站在夜晚的玻璃窗前,望著天際迫近的星海,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濃重的悲傷,仿佛黑暗的潮水一樣從心底蔓延而出。

    “何必要這樣?只是讓死者不得安息罷了。”

    中尉一愣︰“你說什麼?”

    “沒什麼。”

    加文低下頭,內心不知為何非常難過。

    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情緒從何而來,既不是因為那位陌生元帥的死,也不是因為皇帝的駕臨和祭拜;硬要細究的話,好像听到聯盟兩個字,他就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陣沉重和悲傷。

    仿佛有什麼東西永遠的失去了。

    “對、對不起,我並不是有意……”中尉慌忙俯下身︰“你想喝點水嗎?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加文抬眼看著中尉,這個典型的帝國Alpha身高接近八英尺,面部線條非常堅硬,乍看上去很有軍人風範,眼底本能的情愫卻讓他滿身破綻。

    加文凝視著他,半晌突然微微一笑︰

    “不,請帶我去看看皇家艦隊……好嗎?”

    亞倫站在塔樓控制台前,無來由的一陣心悸。

    這其實是很沒道理的,祭禮的一切需要都已經準備好了,皇家艦隊的護衛工作無懈可擊,實在沒什麼值得這位軍功彪炳的上將擔心。

    他抓著咖啡杯怔愣了幾秒,轉頭問上校︰“停機坪周圍清理干淨了嗎?”

    “半小時前讓人清理了第三遍。”

    “信號對接呢?”

    “已和皇家艦隊先頭艦取得聯系。”

    “那個Omega?”

    “……”上校莫名其妙道︰“不是交給醫療中隊照顧了嗎?”

    亞倫剛想說什麼,一個副官大驚失色的匆匆跑來︰“將軍!醫療三隊中尉有緊急情況要求接見!”

    “怎麼?”

    “那個、那個Omega死了!”

    亞倫手中的咖啡杯怦然落地,但實際上他更想做的是掄起杯子狠狠砸副官臉上︰“人呢?!”

    “在、在外面!我要不要讓他進來?”

    亞倫一把推開副官,面色鐵青的沖出指揮室。

    因為要迎接皇家艦隊,上將的大部分親衛軍都被抽調去了停機坪,其他人手則集中在醫療部隊外,指揮塔內反而人跡寥寥。

    Omega死亡的變故太過突然,亞倫沖出去的時候身後只有一個上校和一個副官,三人跑到指揮室外,只見走廊拐角處那個軍醫中尉背對他們半跪著,地上隱約躺著那個少年的尸體。

    “到底是怎麼回事?!”亞倫大步上前,還沒走到中尉身後就突然覺得不對。

    “喂,你……”

    話音未落,那中尉的身體突然被人當胸一掀,就像沉重的布袋一樣無力倒向一邊;緊接著加文如同離弦的箭,瞬間“砰!”的一聲將亞倫重重壓倒在地板上!

     當一聲巨響,少年削瘦的手如同鐵鉗,死死卡著亞倫的脖頸喝道︰“不準動!”

    那倆手下的冷汗刷的一聲就下來了,連掏槍的手都僵在半空。

    亞倫和加文的臉相距不過一掌,這個距離他能從少年眼底清晰的看見自己,包括頂在自己腦門上的激光槍口。

    “你……”他動了動嘴唇︰“你逃不出去的。”

    加文的回答是干脆利落給了他一槍托,當場打得他口鼻噴血。

    “我們不妨在逃亡的路上慢慢討論這個話題,現在給我站起來——你們兩個,退後,把槍扔過來!”

    上校和副官對視一眼,依言慢慢扔下手槍,顫抖道︰“別沖動……”

    加文不置可否,一腳把手槍踢飛到遠處,掐著亞倫的脖子把他慢慢提起來,像肉盾一樣擋在身前,緩慢的向大門外退後。

    “……你逃不出去的,門外全是我的親兵,你一出去就會被射成篩子……”亞倫語氣勉強鎮靜,听起來有點怪異的發緊︰“放下槍乖乖跟我們回帝國,你這個年齡的孩子會得到最好的照顧和待遇,沒有任何人會為難你……為什麼要在這里枉送性命呢?你只是個Omega,真以為能靠劫持我從這個星球上逃出去嗎?”

    “您真是太貼心了,被Omega劫持的堂堂帝國上將閣下。”加文微笑著貼在亞倫耳邊,說︰“嘴皮子還是先留著檢討自己的懦弱和無能吧。”

    “……你!”

    “你什麼你,老實閉嘴!”

    亞倫還沒反應過來,加文屈膝一頂他屁股,認真道︰“快走,不然打爆你菊花!”

    亞倫︰“……!!”

    亞倫上將被天雷當空劈中,瞬間被打得魂飛魄散。

    他們緊貼著倒退到走廊盡頭,加文揪著亞倫的頭發,把他左眼強壓到瞳孔對照儀上看了一眼,合金大門瞬間滑開。

    “走!”加文拽著亞倫一個箭步沖出去,就在這時上校飛身撲進指揮室,兩秒鐘內按響了警報!

    瞬間尖銳的蜂鳴響徹停機坪,就像冷水潑進滾油一般,塔樓外上千士兵全炸了起來!

    “上將被劫持了!”

    “狙擊手準備!空降小隊準備——!”

    無數小型升降機飛速騰起,就像蜂群一樣將他們團團圍住,漫天遍地密密麻麻的炮口直接對準了他們兩人。這要是迎面挨上一炮那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來,亞倫的汗瞬間從就鬢發流到了下巴︰“別——別沖動!”

    “閉嘴!”加文用槍口狠狠頂住他下巴,厲聲道︰“讓他們給我準備飛船和油,你跟我一起走!”

    “走去哪?!第九艦隊十萬大軍,你根本逃不掉的!”

    “那被抓之前我一定先廢了你!”

    “你他媽到底是不是Omega!”亞倫的三觀簡直被顛覆了,怒吼道︰“夠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真當老子是……”

    ——轟!

    劇烈的震撼從天際傳來,瞬間搖撼了整片大地!

    無數升降機從低空墜落,漫天都是金屬和炮火的大雨。亞倫被不知何處飛來的炮管一撞,頓時飛到幾米以外,重重摔倒在地。

    “這是怎麼回事?!”他捂著流血的額頭爬起來,緊接著被加文一槍按回地面︰“——呆著!不準動!”

    “你……”亞倫剛要破口大罵,突然看見遠處的夜空,頓時完全僵了。

    只見天際不知何時出現一艘巨大的幽靈機甲,炮火劃過長空,準確擊中了皇家艦隊領頭艦!

    這艘搭載了賽特•海因里希皇帝的皇家旗艦完全爆炸,絢麗奪目的禮花在空中盛開,半邊夜幕如同白晝!

    “皇、皇帝陛下……”

    這一變故太過突然,所有人的震驚都沒過去,只見機甲在空中劃出一道凌厲的弧︰“賽特•海因里希!”

    “聯盟的叛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高能粒子光刀從機甲手中升起,轉眼向黑煙滾滾的皇家旗艦劈去!

    這個時候第九艦隊的十萬兵馬都在地面上,而皇家艦隊已經被幽靈機甲沖散;高能粒子光刀的威力不亞于星際核彈,如果一刀劈下,皇家旗艦內包括皇帝在內的所有人都會被炸成肉泥!

    亞倫失聲道︰“陛下!”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瞬間,整個天地都凝固了——

    緊接著一團難以想象的雪光,從黑煙滾滾的旗艦中爆發,瞬間從光芒中伸出一只巨大的合金手臂,“轟!”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死死卡住了從天而降的光刀!

    “狴犴!”

    “是狴犴!”

    驚呼聲從四面八方響起,只見高空中黑煙散去,一台形似巨龍的金色機甲手持巨劍,一劍將幽靈機甲揮開了數百米!

    ——3S級黃金機甲狴犴!

    帝國皇帝賽特•海因里希的專屬戰甲!

    “誰才是聯盟的叛徒者,你我心里都一清二楚。”海因里希的聲音威嚴低沉,大地和山巒都隨之微微震動,“看來只有將你們清除干淨,才能還死者一個真正的安寧。”

    他一振巨劍,天地間頓時刮過一陣猛烈的颶風︰“亞倫上將——!”

    亞倫霍然起身︰“是!”

    亞倫再也顧不得抵在自己頭頂的槍口,瞬間用力將袖扣一扯,手肘下方竟然箍著一只寬厚的赤金色臂環,一道血紅的能量液迅速在臂環兩端首尾相連,爆發出巨大的能量——

    加文突然意識到什麼,瞬間瞳孔緊縮。

    明明沒有記憶,但看到臂環的同時,與生俱來的本能立刻就充斥了他的所有意識︰這是S級高純機甲髓液!

    智能機甲的能源和靈魂!

    這是……這就是他需要的東西!

    臂環在光芒中脫落,迅速變形、擴大,一層層合金戰甲瞬間包裹住緊貼在一起的亞倫和加文兩人。幾秒鐘後頂天立地的赤金色機甲雄獅出現在平原之上,發出憤怒的狂吼!

    賽特•海因里希皇帝站在駕駛室內,靜靜挪開目光。

    赤金獅鷲是帝國僅有的幾台3S級機甲之一,拋卻亞倫本人強悍的作戰能力不談,獅鷲本身的技術含量就遠遠領先于銀河系平均水平幾個世紀,堪稱一座神擋殺神魔擋殺魔的無敵炮台。

    雖然逃亡軍的幽靈機甲確實很強,但獅鷲和狴犴聯手足以摧毀整顆星球,把逃亡軍轟成星際間的飛灰更是不在話下。

    早該如此了,他冷冷的想。

    這幫五十年前靠出賣聯盟來向帝國苟且求生,如今又強拉聯盟的名義和帝國作對,甚至企圖打擾死者安寧的卑劣鼠輩;他們早該下地獄去,用骯髒的鮮血和人頭向死者謝罪!

    ——皇帝陛下的設想很美好,亞倫當然也是這麼想的。

    問題在于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亞倫上將早該知道自從登陸了紅土星之後,西利亞元帥大人的英靈就沒保佑他順心過哪怕一次。

    “你怎麼在這里?!”亞倫目瞪口呆問,“誰讓你進來的?!”

    加文站在駕駛室內,一臉無辜的聳了聳肩,接著手起槍落干淨利索,一槍托把亞倫上將砸了個頭破血流。

    “獅鷲!獅鷲!”亞倫痛苦的捂著頭在地上翻滾︰“你又被病毒感染了嗎?不讓主人以外的人進入駕駛艙這不是智能機甲守則第一條嗎?你又自己上網下載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了吧?!”

    “呃……”駕駛艙內伸出無數條綠瑩瑩的神經帶,試探的繞著加文轉了幾圈,一個低沉的機械聲音甕聲甕氣說︰“很抱歉,亞倫大人,入侵者的精神閥值比您高,我本身很難抵御這樣高端洋氣的入侵方式……”

    亞倫一口老血卡在喉嚨︰“別開玩笑了!一個Omega的精神閥值比我高!還是回去看毛片吧你!”

    “不我不認為我的業余愛好有什麼問題……”

    “閉嘴!把神經線接進來!”

    加文提著槍,往駕駛室深處走了幾步。和人們想象的不同,高級機甲內部沒有手動操作台,連按鍵和操縱桿都很少有,黑暗深處懸浮著無數綠色的帶狀神經——那是機甲真正的靈魂。

    智能機甲用這種方式跟人溝通,神經帶接通操縱者的大腦,後者用意念控制機甲進行戰斗。

    眼力和手速不再重要,操縱者的精神力直接決定戰斗的勝負。

    加文下意識抬手,伸向那綠色的神經帶。

    這才是你的世界,潛意識里有個聲音告訴他。

    這是你的疆域,你的領土,你與生俱來是君臨天下的王。

    啪的一聲手槍落地,加文突然張開雙臂,無數機甲神經帶欣喜的撲上去將他團團包圍。

    亞倫正準備和神經帶接駁,听到動靜愕然回頭,瞬間被那壯觀的景象完全驚呆!

    眼前的景象驟然變幻,少年單薄的身體內仿佛沉睡著一頭恐怖的精神力之獸;它在無數神經帶的包裹下驟然驚醒,發出了愜意而暢快的怒吼!

    在這難以想象的精神力沖擊下,銀河如瀑布般從天而降,將整個世界都淹沒進一片光輝燦爛的星海;這幻景是如此波瀾壯闊,以至于亞倫連發出聲音都來不及,就被直接拖進了對方的意念世界中。

    他根本無法保持意識清醒,恍惚只覺得自己置身于一片浩瀚的宇宙,千億群星熠熠生光,在遙遠的太空中溫柔注視著他。

    “西利亞……大人……”

    他下意識呢喃了一句,努力伸手想抓住記憶中的身影,但那景象如鏡花水月一般,剛一觸及就紛紛碎裂。

    他的意識漸漸模糊,很快墜入了黑暗的深淵。

    “我不能臣服于你,”獅鷲的聲音從宇宙深處響起,說︰“你很強,甚至比亞倫還……但我不承認你是主人。”

    加文靜靜站在星海之中,半晌後冷冷道︰“誰稀罕要你承認?”

    獅鷲︰“……”

    “你有點誤會了吧,其實我不是那種把機甲當戰友的人,在我眼里你只是機械罷了。”

    加文抬起手,高能粒子流瞬間在手臂上方聚合︰

    “你不需要承認,只要听命就行——別跟我玩人機情深那一套,這一仗輸了我肯定先搞死你。”

    獅鷲︰“……”

    獅鷲只覺得自己遇上了流氓,瞬間有無數頭草泥馬在心頭奔騰而過。

    紅土星球平原之上,幽靈戰甲和黃金狴犴遙遙對峙,氣氛緊張得一觸即發;幾秒鐘後,機甲獅鷲肩上的光能炮嘀嘀一響,緊接著——

    ——轟!

    高能粒子炮劃過長弧,浪漫的飛到艦隊陣前,瞬間將皇帝炸飛了兩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