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少年在一片可怕的震蕩中睜開眼楮。

    滾雷一般的轟響由遠而近,血紅炮光映亮夜空,大地在軍艦降落的巨大陰影中微微搖撼,遠處傳來接二連三的爆炸聲。

    少年從灌滿液體的培養皿中掙扎著坐起身,發現自己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周圍是一片空曠的荒地,很多儀器零碎的部件和斷裂的電線從地下冒出頭,閃著滋滋作響的藍色電花。

    簡直是一片荒棄的墓地。

    少年顫抖的盯著雙手,腦海里一片空白,無數疑問爭先恐後冒出頭。

    ——我是誰?這是什麼地方?

    ——為什麼我會在這里?

    “2號試驗場清掃完畢,正向東區前進,正向東區前進……”不遠處突然響起人聲,少年猛一回頭,果然幾個穿黑色防護服的軍人正牽著狗向這邊走來。

    那一瞬間無暇思索,少年踉踉蹌蹌的翻身爬出培養皿,只見容器邊搭著一件不知什麼時候留下來的陳舊白大褂,頓時一把抓來匆匆裹住身體。

    “那是什麼……有人!別跑!”

    巨犬狂吠起來,那幾個人立刻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拔腿就向這邊追來。少年倉皇四顧,下意識掉頭就跑,結果還沒跑兩步就只听身後“砰!”的一聲,子彈貼著他腳後跟飛了出去!

    “別跑!不然開槍了!”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跑,瘋狂的恐懼佔據了他全部意識,他能感覺到巨犬如箭一般緊追過來,利齒離自己的後頸只有一步之遙——

    轟!

    多虧地面上有無數巨大的廢棄儀器,少年在緊急關頭閃身一躲,巨犬一頭狠狠撞上了半面碎裂的金屬屏。

    幾個軍人怒吼起來,“站住!”“這里有個遺漏目標!”“通知B組清掃隊,快!”

    少年緊張的喘息,只見地上有幾塊鋒利的金屬碎片,立刻撲上去抓在手里。

    就在他起身的瞬間,另外兩頭巨犬呼嘯而至!

    剎那間時間仿佛無限拉長,所有動作都緩慢到極致——少年振臂反手,鋒利的金屬匕首斜斜橫劈,從巨犬猙獰的血盆大口中穿刺而過!

    ——噗!

    血花驟然暴起,巨犬尖吼著摔倒在地!

    少年來不及站穩,最後一頭恐怖的黑色巨犬驟然撲來,超過三米的巨大身軀從天而降,牙齒已經精確對準了少年的喉嚨。

    說時遲那時快,少年來不及轉身避讓,千鈞一發之際下跪仰身,整個身體和地面形成一個九十度的U形,雙手握著匕首翻腕狠刺!

    噗呲一聲刀刃刺入血肉,巨犬勢頭太猛來不及落地,竟然順著刀刃從半空中橫越而過!

    隨著震天怒吼,巨獸沉重的身體在半空中被開了膛,堅硬的肌肉和骨骼對刀刃產生強大阻力,少年的掌心瞬間被割得深至骨骼——緊接著一蓬獸血當頭潑下,澆了少年滿頭滿臉!

    “這……這……”幾個軍人被這血腥的一幕震得說不出話來,隨即一個反應快的拔腿追去,吼道︰“不準動!不然真開槍了!”

    少年狠狠甩開巨犬尸體,踉踉蹌蹌向遠處跑。子彈幾乎緊貼著他的腳步落在地上,他恐懼至極,拼命在空地上尋找遮蔽物,幾台七零八落倒在地上的廢棄金屬儀器頓時被一串串子彈打成了蜂窩。

    “你跑不了的!站住!投降!”

    少年絕望的喘息著,一眼瞥見空地盡頭有道橫貫大地的深壕,想也不想便縱身一躍。

    然而緊接著他就後悔了。

    壕底空無一物,連稍能遮擋的東西都沒有,從上往下一覽無余。

    少年匆匆裹緊白大褂,咬了咬牙,攀著碎石往對岸爬。

    他的掌心鮮血淋灕,然而劇痛沒有影響速度,他劇烈喘息著抓住石塊一躍,眼看著就要爬上地面,突然從上面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

    “不……”

    那只手非常強壯且力氣極大,竟然硬生生將他拽出深壕,砰的一聲扔在土地上。

    緊接著無數雙手同時按住他,冰冷的槍口緊緊抵住他太陽穴。

    “不……放開!放開我!”

    因為多年不曾開口,少年的聲音沙啞得幾乎變了調,听起來有種破碎的尖厲。然而他的掙扎在一群訓練有素的軍人面前微不足道,很快有人粗暴的把他雙手反銬,狠狠壓在地上。

    “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

    銬住他的那個上校站起身,示意左右手下別松開槍口,然後轉身恭敬的叫了聲︰“亞倫將軍。”

    先前把少年從深壕里拽出來的男人站在坑邊,皺著眉頭。

    “A組在東區試驗場的一個廢棄培養皿里發現了他,不知道他跟逃亡軍有什麼關系,不過他看上去像是個……試驗品。”

    上校說著回頭使了個眼色,他的手下立刻把少年強壓著翻過來,露出他蒼白而狼狽的臉。

    “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被手電強光晃得別過臉,全身因為恐懼和尷尬而微微顫抖著,白大褂在掙扎中勉強蓋住蜷縮的身體。

    上校剛要再喝問一遍,突然被亞倫將軍抬手制止,“將軍……?”

    亞倫拿過手電,光束落到白大褂胸前一個閃光的銘牌,上面刻著幾個字母——Gavin。

    “加文,”將軍低聲道,“好久沒見過有人叫這個名字了。”

    上校手里的槍口動了動,征詢的望著自己的上司,卻見到將軍堅決的搖搖頭。

    “為什麼?如果是試驗品的話……”

    “他是個Omega,你沒看出來麼?”亞倫說,“根據帝國最新出台的弱勢性別保護法,戰場上俘虜的任何Omega都不允許被傷害,何況是未成年。”

    上校恍然一愣,這才感覺到少年身上血液中極其微弱的Omega信息素的氣味。

    但那實在是太微弱了,只有不間斷的大量抑制劑注射才能壓抑氣息到這種程度——何況他全身沾滿了氣味濃厚的獸血,在場一群Alpha軍人愣沒一個能分辨出這個少年的氣味。

    上校內心很有點驚險,他險些殺了一個罕見健康而年幼的Omega,即使在戰場上這都是一項鐵板釘釘的重罪。

    “把他送到醫療部隊,我要知道逃亡軍在這里研究什麼。”亞倫站起身,脫下軍服扔到少年身上︰“——把他包嚴實了。”

    加文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左手被銬在冰涼的床頭鐵欄間。

    他勉強坐起身,只見病房干淨而寬敞,雪白的合金牆壁泛出讓人心悸的冷光。

    “你醒了?”

    加文猛然回頭,只見病房門悄無聲息的滑開,亞倫端著餐盤走了進來。

    這位將軍看上去異常年輕強壯,也不知道是多少次基因修正後的完美結果。純黑色的帝國軍制服質感厚重、深沉,肩章上的銀星和腰上的槍都非常醒目,讓他格外有種壓倒性的威脅感。

    他輕輕把餐盤放到病床前的支架上︰“吃點東西吧。”

    餐盤里內容出乎意料的新鮮豐富,甚至還有戰場上難得的當季水果,不用問是對Omega的特殊優待。

    然而加文沒有任何想要進食的意思,他冷冷的盯著亞倫,黑色眼珠深處閃爍著一種冷靜而無機質的光芒,半晌問︰“你是什麼人?”

    “雙子座帝國上將,”亞倫頓了頓,好整以暇問︰“你呢?”

    “……”

    亞倫拉了把椅子坐在病床邊,態度十分從容︰“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

    “我來告訴你吧。這是帝國版圖最偏遠的地區之一,蛇夫星座紅土星,科技水平落後于帝國首都整整半個世紀。九年前一支逃亡軍偷偷潛入這里進行絕密人體試驗,事件曝光後皇帝陛下派出以我為代表的帝國艦隊,對紅土星北半球進行了持續半個月的無差別轟炸。”

    “逃亡軍死光了。”亞倫探過身體,緊盯著加文漂亮的眼珠︰“——戰場上不殺Omega,但如果你敢頑抗的話,我會有一萬種方法讓你覺得活著還不如去死。”

    加文瞳孔微微放大,半晌說︰“我不是逃亡軍。”

    “那你是什麼?”

    “我不知道。”

    “你姓什麼?”

    “不知道。”

    “那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亞倫死死盯著他,仿佛在衡量他話里的真實性有幾分。

    加文緊緊咬著牙關,全身肌肉因為繃緊而隱隱發痛,不知過了多久才听亞倫滿含威脅的輕聲道︰“你最好別撒謊……這里是軍營,你知道這里關著多少一輩子沒見過Omega長什麼樣的Alpha嗎?”

    相比“我有一萬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這句話里的威脅更加鮮明實際並且具有可操作性;要不是軍營的話,這一句話就足夠以性騷擾定罪了。

    “……你是在威脅我嗎?”

    “如果你這麼想的話,”亞倫盯著少年蒼白的臉,滿意的站起身說︰“那麼,是的。”

    是的才怪。

    亞倫走出病房,合金大門在身後無聲無息的關上。

    正像他所說的那樣,在ABO三種性別比例嚴重失調的今天,也許確實有很多Alpha終其一生都甭想知道Omega長啥樣,但其中絕對不包括作為雙子座帝國開國上將之一的亞倫。

    雖然他還是個驕傲(並可悲)的鑽石王老五,但他很清楚的知道Omega有多柔弱、敏感、膽怯和不堪一擊。這種人的體質就像果凍一樣柔軟脆弱,正常情況下甭提三頭軍用改造巨犬了,一場普通感冒就足夠讓他們在醫院里呆半個月。

    帝國開國以來就跟受了詛咒一樣,Omega的夭折率年年都以一個可怕的漲幅遞增,去年新做的人口普查顯示ABO三種性別比已經變成了可怕的25︰5000︰1——那個1還是新生嬰兒數,成長過程中起碼有四分之一的年幼Omega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夭折。

    Omega的數量決定整體人口質量。因為Beta生育率低下且後代也多為Beta,所以當AO性別比大于10︰1時,擔任人類中精英角色的Alpha出生率變負;當AO性別比大于20︰1時,整體人口數量都開始負增長了。

    這對剛剛在開國戰役中損失百億人口的帝國來說,簡直是生命中不可承擔之重。

    軍方科學家用了各種辦法來降低Omega嬰兒的死亡率,可惜一無所獲。專家甚至做出了一個悲觀的語言︰四十年內AO性別比會擴大到五十比一,到那時光是控制性犯罪率就夠喝一壺的,出生率就壓根別想了。

    就算不是專家,亞倫也知道未來有多可怕。

    而這個叫加文的少年給了他新的希望。

    這少年是個毫無疑問的Omega,但他的基因素質幾乎接近于同齡Alpha;同時經過血液檢查,他的生殖功能沒有因此受到任何影響。

    逃亡軍在這里研究改善Omega的基因,而且他們竟然成功了。

    這對年年人口負增長的帝國來說,簡直是從天而降的救世主。

    亞倫頭也不回的吩咐手下︰“派人把這座病房包圍起來,沒有我的命令連蒼蠅都別放進去一只。另外派人增強紅土星保衛系統,一周後就是元帥五十周年忌日了,我不想看到任何差錯!”

    “是!”上校肅然敬禮,大步轉身離去。

    按照帝國憲法,這年頭能稱元帥的除了皇帝,就只有五十年前戰死在紅土星上的那一位——聯盟最後一任軍神加文•西利亞。

    亞倫是個忠誠的戰士,對帝國的忠心日月可鑒,但作為軍人來說他對西利亞元帥的崇拜也無可置疑。

    ——這沒什麼好指責的,帝國內部這種崇拜簡直是公開的秘密。所有跟皇帝打過天下的開國將領幾乎都反水于西利亞的嫡系部隊——在公然背叛聯盟前,他們都曾經是西利亞統帥的鐵桿手下,皇帝本人甚至擔任過侍衛長。

    聯盟失敗後西利亞統帥拒降自殺,這一直是帝國軍方的巨大心理陰影,半個世紀以來就沒有變過。

    為了表示哀悼,他們每十年在紅土星上舉行一次秘密祭禮,這種儀式對開國將領們來說跟朝聖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所以當逃亡軍在紅土星上進行非法人體試驗的消息傳來時,整個帝國軍方都震怒了︰“誰敢在紅土星上放肆!炸了他全家!”

    “清剿逃亡軍!讓他們在銀河系永遠除名!”

    開國上將亞倫親率首都第九艦隊——帝國中唯一一支由全Alpha組成的精銳戰斗部隊——浩浩蕩蕩開到紅土星,半個月後無窮無盡的炮火蕩平了整個星球。

    ——誰動我眼珠子,我挖他命根子!勇猛無畏(且無腦的)帝國軍再次用實際行動向全宇宙證明了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