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銀河紀元三千四百年,蛇夫星座三號星。

    廣袤的大地在戰火里化作焦土,紅色赤裸的岩石在風里發出陣陣黑煙。一架巨大銀色機甲被擊落在沙漠上,側翼龜裂成幾塊,反射出夜空中人造衛星冰冷的白光。

    駕駛艙被排出機甲體外,撲通一聲掉在因為高溫而瞬間化作玻璃碎渣的沙地上。

    加文微微睜開眼,視線一片模糊。額頭的血從發間順著鼻翼流到下頷,他試著抬起手,卻完全感覺不到左手的存在。

    “傷勢檢查︰左半身碎裂,胃部碎裂,失血已達到1000CC,情況緊急,請立刻接受一級智能治療……”

    駕駛艙內的人工智能機器探頭伸出爪子,還沒靠近就只听加文咳了兩聲,沙啞道︰“算了,鳳凰。”

    他側臉輪廓極其深刻,從鼻梁到下頷的線條無可挑剔,說話的時候嘴角涌出血沫,映著蒼白的臉色格外驚心動魄。

    人工智能遲疑道︰“您的狀況非常危險,請立刻接受治療;生命指數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四十五……百分之四十二……”

    “鳳凰,”加文疲憊道,“幫我接通叛軍總部。”

    破碎的顯示屏飄出雪花,幾秒鐘後畫面清晰。雙子座帝國大廈內站著第一次銀河大戰以來,所有存活于世的帝國將領。他們清一色純黑軍服,十人成排,肅穆的目光緊緊盯著屏幕上破碎的機甲鳳凰。

    賽特?海因里希站在王座之上,第一次以平視的姿態,望著加文面無表情的臉。

    “投降吧,元帥。”他沉聲道,“聯盟輸了。”

    加文露出一點幾不可見的微笑,說︰“不。”

    賽特低下頭,在那短短幾秒種的時間里沒人能看清這個男人臉上的表情。當他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眼神已恢復了一貫的堅定鐵硬。

    “銀河紀元三千四百年十一月二日凌晨一點十五分,也就是二十三個小時之前,聯盟第五十三任委員長向帝國提交了投降書,主動瓦解了聯盟體系下的所有軍隊,解散議會,承認並臣服于帝國的統治。”男人頓了頓,低聲道︰“元帥,聯盟已不復存在了。”

    加文不說話,只淡淡看著他。

    “生命指數三十八……生命指數三十五……”

    遠方傳來爆炸,一陣劇烈震動過後屏幕恢復清晰,鳳凰機械的計數驟然響起︰“生命指數二十一……生命指數二十……”

    賽特?海因里希的手指緊緊抓住顯示台邊緣,用力之大甚至手背上爆出了駭人的青筋。

    然而他說話的聲音卻是很平穩的︰

    “大銀河時代統治人類千年之久的聯盟制度已經消失,委員會為了苟延殘喘,主動把光耀軍團及三軍元帥的位置出賣給了帝國。……元帥,投降吧,是他們背叛了你。”

    加文閉上眼楮,仿佛在走完一段漫長而艱辛的旅程之後,終于看見了終點。

    那一瞬間賽特覺得,他甚至是如釋重負的。

    “賽特?海因里希,大銀河時代第一任皇帝,未來的雙子座新君。”加文微微露出一絲笑容,說︰“當年我第一次把你從低級軍校里帶出來的時候,怎麼也沒想到,日後反手插我一刀的,竟然是你。”

    皇帝的喉結滾動了一下,仿佛想說什麼,但是被打斷了。

    “你用你個人的輝煌,結束了聯盟千年的統治。然而人類體制滅亡,聯盟精神不滅。”

    加文說話的時候聲音帶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卻又奇異般的沙啞而溫和。

    “海因里希,哪怕現在你冠冕加身登基為帝,將整個銀河系都瓖嵌在你的權杖之上,在我眼里你也永遠都不是帝王。”

    賽特?海因里希的臉色微微變了︰“元帥……!”

    加文打斷了他,“鳳凰。”

    人工智能沉默很久,最終才道︰“是。”

    探頭伸出機械臂,從駕駛艙控制台左手邊取出一支針劑,由金屬探針吸入後緩緩下降,直到刺入加文因為重傷而無法移動的左臂。

    屏幕前所有人都意識到什麼,海因里希張開嘴,卻無法發出聲音。

    他緊按控制台的指甲縫里甚至滲出血絲,整個手臂肌肉痙攣,全身微微發抖,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隨著針劑緩緩推入,加文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目光也越來越渙散。幾秒鐘後藥水推盡,加文突然閉上眼楮,還未張口便涌出一口紫黑色的血!

    “海因里希……”他喘息道,“……我……”

    最後那句話還未出口便消失在了咸腥的風里,從此再也沒有響起來過。

    夜幕中的風沙掩蓋了機甲,將屏幕完全籠罩在慘白的月光下。

    “加文……”未來的雙子座皇帝全身顫抖,淚水一滴滴洇進鮮紅大氅里,留下暗紅色的水跡。

    “加文……西利亞……”

    星塵之風呼嘯而過,將聯盟史上最傳奇軍神加文?西利亞的遺體,緩緩沉入到萬里沙漠深處。

    銀河紀元三千四百年十一月,聯盟和帝國長達百年的戰爭結束,聯盟體系宣告解體,雙子座開國皇帝賽特?海因里希于同年登基。

    這個出身于貧民家庭、曾經就讀于聯盟低級軍校的男人,終于成為了外太空時代的首位星際皇帝,有史以來最高集權人類統領。

    他登基之後下達了一系列變革法令,包括廢除聯盟政府內世家大族的所有特權,大規模剪裁臃腫的官吏體系,肅清腐敗,組建議院……其中最令人矚目的,便是廢除聯盟軍隊體制,千萬大軍全部重編。

    新的軍隊體系里不再設立三軍元帥這一虛職,帝國唯一封帥的便是皇帝本人。

    然而只有一人的地位保持不變。

    ——加文?西利亞。

    作為聯盟最後一任三軍元帥,大銀河時代最杰出的軍事家,加文?西利亞的至高軍餃被皇帝特旨保留不變。

    雖然他被帝國視為首要天敵,但在皇帝發表即位宣誓的時候,仍然對著全銀河系公開承認︰“朕征戰百年,所向披靡,唯有統帥一人不可戰勝……統帥威名猶在,而聯盟已然潰敗。從今往後,一切榮耀僅歸于統帥本人。”

    雙子座帝國,白鷺星。

    雙月環繞之下的新凡爾賽宮沐浴在銀白色的光芒里,大殿深處靜寂無聲,唯有夜光蓮盛開時發出飄渺的歌聲,從遠方湖心隱約傳來,仿佛天堂里遙遠的聖曲。

    女官正提著裙角走過石階,突然只听聲後傳來腳步聲,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大殿無邊的黑暗里走了出來。

    “陛下?”女官停下腳步︰“您又做夢了嗎?”

    賽特?海因里希站在冰涼的石欄邊,眯眼望著天際兩輪淡紅色的月亮,半晌道︰“朕又夢見了元帥。”

    女官不以為怪,柔聲問︰“還是元帥臨死的時候嗎?”

    英俊的皇帝搖了搖頭,突然嗅到空氣中飄渺的芬芳︰“這是什麼味道?”

    “是薄荷呢,陛下。皇宮中的薄荷都開花啦。”

    “……”海因里希怔愣半晌,低聲道︰“難怪,我夢見當年還是加文統帥貼身親衛的時候,有一天他跟我提起薄荷開花……說他當年,就是在白鷺星上開花的薄荷田里出生的……”

    皇帝的語氣漸漸飄渺,仿佛墜入進一段遙遠而不清晰的夢境里。

    “……陛下?”

    海因里希並沒有看她,問︰“你知道元帥姓氏的意思嗎?”

    女官茫然回視。

    “他出身微寒,直到上軍校前都在孤兒院里長大,從沒見過自己的父母。”皇帝頓了頓,說︰“‘西利亞’是他出生的那片薄荷園的名字。”

    女官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皇宮遠處傳來子夜時分的鐘響,隨著如水夜色一圈圈蕩漾,繼而緩緩散去。

    “陛下……夜深了,早些休息吧……”

    海因里希轉身走回華美的大殿,突然女官忍不住道︰“陛下!”

    皇帝的腳步一頓,女官急切道︰“薄荷花在古地球時代被認為是重逢的先兆,花語是‘願與你再次相見’,陛下——”

    “再次相見嗎?”海因里希低聲笑了,盡管那聲音沉沉的不帶半點笑意。

    “但願如此……承你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