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結局

作品:《最後一個望氣師

    入夜,東江岸,燈光如星,春風拂面。

    顧星毅單手撐在河欄,側頭看一眼欲言又止的茅小雨,和善笑著鼓勵︰“有什麼話,盡管說吧。”

    茅小雨訕笑,清清嗓子,左右看了看。

    駱波在家陪客人,她單獨把顧星毅約到江邊一敘,當然是有目的了。

    “那我,可就有什麼說什麼啦。”

    顧星毅做個‘請便’的手勢。

    茅小雨就湊近一點,帶些討好的笑︰“偶像,你是怎麼保持容顏不改的啊?”

    “哦?這個嘛。”顧星毅知道她的心思了,故意停頓︰“天生的吧?”

    茅小雨才不信呢。

    人世間,多少風吹日曬,就算不見天日,可空氣污染,不潔食物入口,她是不相信有人真的可以凍齡的。

    尤其是那些明星們,凍個屁的齡啊?美容院送了不少銀子吧。

    “呵呵。偶像,你可真會開玩笑。”茅小雨有求于他,不敢當場甩臉子。

    顧星毅听出她呵的那麼不甘不願,卻是笑了︰“你別支支吾吾的,說吧,到底想知道什麼?”

    “好吧,那我就瞞你了。”茅小雨深吐氣,認真︰“因為我想跟駱波永遠在一起,可我做為凡人,似乎又不太可能。所以,想請教偶像你,有沒有長生不老術或者青春永駐的辦法。”

    顧星毅好像不意外,看著她,端詳片刻︰“這個問題,你應該問駱波啊。”

    “問過了,他並沒有什麼好辦法解決。”

    “你就認定他了?”

    茅小雨很肯定︰“對,我這輩子就認定他了。我相信自己永遠都不會變心。”

    顧星毅撇下嘴,笑︰“那他呢?他有沒有可能,在未來的某個日子厭煩你了,然後一腳踢開去尋找更年輕更嬌美的女人呢?”

    茅小雨面色如常,想了一會,才說︰“我不是他,我也不會讀心術,我不敢保證他今後會不會變。我只珍惜眼前。退一萬步講,他今後變心了,去追尋更年輕更漂亮的別人,那就好聚好散嘍。”

    她又笑了笑,說︰“所以我更應該擁有長生不老啊。即使被甩了,我也不虧啊。”

    顧星毅不置可否的挑眉笑笑。

    茅小雨拿不準他這表情是幾個意思,正在追問,忽然腰上纏上一雙溫熱的大手。

    她驚回頭,對上駱波黑沉的臉。

    “你,你怎麼來了?他們呢?”

    駱波摟緊她,淡淡說︰“他們,都是自己人,自便就是。”視線轉向顧星毅︰“我說姓楊的,你給句準話,到底有沒有長生不老術?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何必假設一堆有的沒的?”

    顧星毅很無辜的攤手︰“我假設什麼了?”

    “什麼未來的某個日子……你這是挑撥離間,滾你的。”駱波真的很生氣。

    “這不是事實嘛。”顧星毅訝然反問。

    “事實個屁!”駱波不客氣的爆粗︰“這個日子永遠不會有。下次再讓我听到,我對你不客氣了。”

    “怎麼個不客氣法?”顧星毅不屑。

    駱波摸著下巴,言不對題道︰“謝婉婉是小雨的表姑,我覺得晚輩,有義務為她的婚姻大事把把關。”

    顧星毅呲牙︰“駱波,你這閑事管太寬了吧?”

    “小雨,這叫閑事嗎?”駱波親昵的蹭蹭茅小雨額頭。

    茅小雨一臉蒙的搖頭︰“當然不是。那可是我表姑……”

    “哼。”顧星毅冷笑︰“說到這個長生不老……也不是什麼難事。”

    駱波和茅小雨一起豎起耳朵看向他。

    顧星毅賣關子,撢撢衣袖,垂眼說︰“時候不早了,我還有事,告辭了。”

    “哎,偶像,你不能把話說完嗎?說一半叫什麼事?”茅小雨急了。

    顧星毅揚起臉,笑眯眯︰“這可是大事。好吧,不吊你們胃口。等你們成婚那天,我會送一份天底下最美的禮物。靜請期待。”

    茅小雨和駱波對視一眼,同時咧嘴笑︰“那就,先謝謝啦。”

    ……

    若干年後,茅小雨懷第一個孩子,很是擔心了一陣。

    她並不是擔心生產艱難,而是︰“駱波,孩子,會好好的吧?”

    駱波安慰她︰“放心,絕對正常。”

    他可是樹妖啊。茅小雨放心才怪。

    她提心吊膽的去做產檢,生怕被醫生看出什麼來。還好,真的一切正常。

    十月懷胎,快生產那幾天,茅小雨很想在家里生算了。

    反正,家里生,條件也夠,不比醫院差。何況駱波一直陪著她,有什麼不對勁也好遮掩。

    駱波好說歹說,把她送到城中最好的醫院,包了一間產房,請了最有名的婦科大夫接生。

    茅小雨沒受什麼痛苦就生了第一個孩子,是個男孩。

    她當然高興,精神稍好點就檢查下孩子的眼楮,發現不是重瞳,這才真正安心。

    又過了兩年,茅小雨生下一個女孩。

    第一時間觀察女兒的眼楮。

    “太好了,也不是重瞳。”茅小雨放心的躺回床上了。

    駱波吻吻她,笑︰“不是重瞳就這麼高興?”

    “對啊,我高興。”茅小雨摸摸自己的眼楮︰“不是重瞳就不用練望氣術嘍。”

    駱波抱起小小的女兒,微笑︰“小雨,剛剛茅老九說了,就算不是重瞳,其實也可以練望氣術。”

    “啊?”茅小雨吃驚︰“師父他,他想干嘛?”

    “他想,讓咱們女兒繼續練望氣術吧?”

    “想得美!”茅小雨一口否決︰“讓他找別人去。”

    駱波把女兒放到她身邊,認真道︰“茅老九可能一年到頭有大半時間待國外。他說,如果你不準備收徒,那麼,望氣術可能就會從你這里失傳。”

    “那就失吧?我就當最後一個望氣師好啦。”茅小雨毫不心軟︰“何況,望氣術有什麼可傳承的?”

    駱波順著她思路想了想,點頭︰“有道理。”

    “對吧。駱波你想,望氣術,對世人來說,是不是可有可無?又不能造福世人又不能產生有用的價值,失傳也沒什麼可惜的,對吧?”

    駱波撫上她的臉,小心翼翼表達惋惜之意︰“只是,這門古老神秘的技藝,從此以後,再無傳承,是不是有點對不起老祖宗們?”

    茅小雨握著他的手,笑的愉悅︰“沒有對不起老祖宗們啊,這不還有我嗎?我會啊。”

    想到顧星毅那份神秘新婚大禮,駱波笑出聲︰“對,還有我家小雨。”

    永遠的,神洲大地,最後一個望氣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