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妖龍真相

作品:《帝國吃相

    qq 7 ,最快更新帝國吃相最新章節!

    二十里路,平日騎馬也不過兩刻時間而已,但因為這條路荒廢日久全被荊棘野草遮擋,慢慢開路足足用了半個時辰,等陳旭帶著水輕柔和一群屬下來到一處地勢看起來猙獰險要的峽谷前方的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落山,四周陷入了昏黃的幽暗暮色之中。

    入冬的汾河水並不大,但此處河道狹窄,兩邊陡峭的山崖對峙而起,最終在頭頂上慢慢合攏,構成了一條漆黑幽暗的山洞。

    四周層層疊疊的山嶺陰暗幽靜,枯黃和翠綠交織在一起,略帶寒涼的晚風順著峽谷掠過,發出鬼谷狼嚎的聲音,仿佛真有妖龍盤踞其中在咆哮嗚咽。

    除此之外,四周一片寂靜,不僅沒有平日荒野之中此起彼伏的野獸嘶吼,甚至連一只飛鳥都看不見。

    站在這個漆黑陰森的峽谷口前,一群侍衛都感覺有些汗毛倒豎,加上水流的寒氣和晚風的呼嘯,胯下的駿馬都焦躁不安打著鼻息不斷跺腳後退,似乎山洞之中隱藏著讓它們驚懼的野獸。

    “侯爺,這應該便是黑龍口了,今日天色已晚,里面情形難料,還是暫且返回狼孟縣休息一晚,明日白天再來……”一個老成持重的侍衛提醒。

    “不忙,當初通武侯在此遇襲的經過本侯已經詳細過問,並且查看過受傷禁軍的鎧甲,那些仿佛被利爪抓破的痕跡本侯也仔細察驗並且詢問過農學院的師生,根據得知的信息來判斷,這山洞之中可能隱藏有一種從未見過的群居生物,或許真的會吞噬血肉,但絕非所謂的妖龍,今日既然來了,自然要先一探究竟,火槍隊步槍手槍皆都上膛,手雷準備!”陳旭說話之時翻身下馬。

    “夫君,讓我先進去探查一番!”水輕柔緊張的跳下馬背緊緊抓住陳旭的胳膊。

    “放心,眼下里面情形不明,不需要進去,用太乙神雷試探一番便知結果!”

    水輕柔和一群護衛皆都大松了一口氣,各自緊握武器將陳旭圍在中間,而隨同而來的火槍隊則在陳勇的安排下各自將手槍步槍都填裝子彈上膛,有人還掏出手榴彈檢查。

    “記住,等會兒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許慌亂,洞口附近有巨石荊棘可以隱藏,若有危險可以任意攻擊,但切記不得大驚小怪四周奔逃,若是丟了本侯的臉,回去之後去養豬場當除糞工!”陳旭掏出手槍填裝子彈的時候抬頭叮囑。

    “是,是,侯爺放心,有侯爺在此,我等豈會害怕!”一群侍衛和火槍隊員全都把頭點的像小雞啄米一般。

    除糞工,那是府中最低賤的奴僕干的活兒,每天髒兮兮臭烘烘,而他們這群貼身侍衛,絕對是太師府最高貴的家僕,吃的最好穿的最好,工資也最高,甚至大部分都還娶了府中的侍女僕娘,如今家室俱全,身份早已已經不是簡單僕從那麼簡單,而是一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家臣,若是皇帝對太師府滿門抄斬,他們這群人一個都跑不脫,全都要跟著掉腦袋。

    從一個最高級的家臣位置掉落到地位最低的除糞工,這種身份的落差怕是沒有人受得了。

    何況君憂臣死,此時除了拼命保護侯爺和侯妃的周全之外,每個人都不會有其他的選擇,一旦陳旭出了事,他們全都要被始皇帝砍成稀巴爛。

    很快準備完畢,一群人來到谷口,躲藏在幾塊巨石背後。

    眼前漆黑的山洞有若一張猙獰而恐怖的巨嘴,似乎要將陰暗的世界一口吞噬下去,呼嘯的冷風從山洞之中吹出來,每個人都情不自禁的打幾個擺子,感覺渾身都有些冰涼。

    “丟兩顆手雷進去!”陳旭轉頭吩咐,陳勇便指揮兩個長的最魁梧的火槍隊員站出來,各自掏出手榴彈,熟練的拔掉木塞露出拉繩。

    “噗噗~”

    隨著兩股火花在幽暗的暮色中亮起,一股熟悉的煙火氣息在晚風之中開始飄散,兩顆冒著淡淡青煙的手榴彈遠遠的丟入了漆黑的山洞之中。

    隨著兩聲細不可聞的聲音傳來,手榴彈似乎掉落在河水之中,一群人都屏住呼吸盯著山洞,各自握著武器的手都開始微微顫抖。

    五……四……三……二……一……

    隨著時間在陳勇的倒數聲中結束,微微的停留之後,突然轟轟兩股明亮的火光在漆黑的山洞中炸開,伴隨著巨大的響聲,在地面微微的顫抖之中,彈片砂石河水煙霧從山洞之中滾滾而出,而在這猛烈的爆炸之中,還混雜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刺耳尖叫。

    這種聲音似乎能夠穿透耳膜直達靈魂,听起來讓人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快看,有東西出來了~”

    在一個侍衛驚恐顫抖的驚呼聲中,只見黑  的山洞之中一股黑色的東西呼嘯而出,尖利刺耳的叫聲中轟的一聲竄出洞口,在極度幽暗的峽谷之中盤旋而起,如同一頭黑色的妖龍張牙舞爪順著河道撲了過來。

    “ ~~”

    距離洞口三十丈開外,二十多匹聚在一起的戰馬受到驚嚇,紛紛嘶鳴著四散而逃。

    然而沖出山洞的黑色東西如同煙霧一般也突然散開,化作無數觸手般的長須四面盤旋搖擺,瞬間就將幾匹跑的慢的馬匹裹在中間,伴隨著馬匹驚恐的嘶鳴,和 啪啪的聲音,無數東西就像石頭一樣猛烈的開始撞擊在馬匹和兩邊的懸崖山石之上,空氣中瞬間彌漫一股塵土和鮮血的味道。

    “手雷攻擊!”

    陳旭大吼一聲,仰手就把一顆拉燃引線的手榴彈丟進了黑色最為濃密的區域,而得到陳旭命令的火槍隊員也全都紛紛出手,頃刻之間十多顆手雷就丟在狹窄的山谷之中,伴隨著稀稀拉拉幾聲手槍響起,很快一聲接一聲的爆炸聲在黑色的煙霧中炸開。

    劇烈的轟鳴,亮麗的火光,騰空而起的煙霧,四面撲濺的彈片碎石,激蕩的水霧和冰冷的寒風混雜在一起, 里啪啦的聲音中,火藥的氣息之中有雨水般的血霧四周翻滾激蕩。

    而在這猛烈的爆炸之中,翻騰盤旋的黑霧開始支離破碎,刺耳的尖嘯中一團團黑色聚集在一起沖上數十丈高的峽谷,更多的則是在爆炸的氣浪沖擊下成片成片的撕裂翻滾出去,撞擊在兩邊的岩壁上噗噗啦啦跌落下來。

    “侯爺,這……這是什麼鬼東西?”

    幾團毛茸茸的東西掉在一群人躲藏的巨石背後,幾個侍衛一個個臉色驚恐扭曲的往後退。

    此時山谷之中已經非常陰暗,可視距離不過丈余,更遠處則都朦朦朧朧,只有峽谷頂上丈余寬一道天空看起來還算明亮。

    “夫君,這似乎像是一種並不常見的蝙蝠!”

    膽大心細的水輕柔樹枝挑起一團毛茸茸的東西看了一眼驚疑不定的說。

    陳旭也用手提起來一個細看,毛茸茸的仿佛老鼠,但卻有兩顆尖利的獠牙,沒有尾巴但耷拉一對破破爛爛的皮膜翅膀,上面還長著幾個倒鉤樣式的利爪,渾身烏黑的確就是蝙蝠,只不過體型比普通的蝙蝠要大不少,兩支翅膀全部撐開至少都有一尺余長。

    “侯爺,這的確就是蝙蝠,但屬下從未見過如此大的蝙蝠!”侍衛首領松了一口氣站起來。

    此時峽谷中已經安靜下來,山洞之中沖出來的黑霧幾乎已經消失殆盡,馬匹雖然慌亂被沖散,但並未跑出多遠,手榴彈的爆炸也沒有讓其受到驚嚇,因為這些馬在來的路上已經全都用布條塞住了耳朵,此時天色陰暗也看不見,一番亂撞之後都慢慢安靜下來。

    “呵呵,看來本侯沒有猜錯!”

    陳旭笑呵呵的丟下手中的蝙蝠,吩咐侍衛點燃火把在四周尋找一番,果然很快就找到上百只炸死的蝙蝠,草叢荊棘和河水之中,還有無數沒有炸死的蝙蝠猶自在尖叫掙扎,不過也都被一群護衛無情的用腳全部一只一只挨著踩死。

    “既然已經摸清了妖龍的底細,今日先回去吧,等過幾日回轉之時,再想法將這些喜歡吸食人畜野獸血肉的蝙蝠一網打盡!”

    很快,有侍衛去尋回來驚散的馬匹,其中有幾匹身上布滿了縱橫交錯的傷痕,鮮血淋灕看起來異常恐怖,不過好在都是皮外傷,只需要用隨身攜帶的止血藥粉止血就行。

    “快快,方才听到了太乙神雷的聲音,一定是侯爺正在降服妖龍!”

    荒蕪的小道上,昏暗的暮色下還有一群騎馬走路的人正絡繹不絕而來,等他們感到黑龍口的時候,陳旭等人已經收拾完畢上馬開始往回走了,其中幾個侍衛還用樹藤串了數十只蝙蝠掛在馬屁股上,準備帶回去研究一下。

    而等陳旭再次返回黑虎關的時候,東南方向有數不清的火把吵吵嚷嚷而來,很快就看到幾個身穿官服騎馬而來的狼孟縣官員,身後不光跟著百余兵卒,還跟著上千百姓。

    見到陳旭,狼孟縣的官員自然又是一陣的驚恐和激動,在得知黑龍口所謂的妖龍不過是一群喜食人畜野獸鮮血的蝙蝠之後,所有人恍若做夢一般不敢置信。

    而為了徹底鏟除這群盤踞在黑龍口的蝙蝠,陳旭也暫時跟著狼孟縣令去縣城安歇,同時做一些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