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甜蜜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翼王和翼王妃在皇陵為太上皇守孝期間,翼王妃突然得了急病去了。這個消息令朝野內外側目,眾大臣們意外之余也在心里察覺出一絲不對勁來,加上之前靖西侯的突然上奏告老。眾人一聯想,這恐怕又是一樁的皇家秘事,也不敢多加打探。

    一年的時間過的很快,太上皇的孝期過後,翼王重回朝野,整個人也少了幾分浮躁多了幾分內斂。軒轅瀚承感到了弟弟的成長有些欣慰,覺得弟弟經過溫文倩之事成熟了不少,他也希望弟弟將來能有一可心之人能伴其左右。不想軒轅瀚啟回京不久後就提出想去邊城,軒轅瀚承再三勸阻還是沒能改變弟弟的心意。好在現在邊城已經沒有戰事,弟弟去那邊歷練一下也好。

    “兩年,朕至多給你兩年的時間。兩年後必須回來。”軒轅瀚承對著軒轅瀚啟說道,弟弟可是他不可缺少的左右臂膀。

    太上皇孝期過後,軒轅瀚承重開了科舉。林家文參加了此次的科舉,並在此次科舉中一舉奪魁。在殿試之中,林家文以一首治農賦,全文洋洋灑灑,文辭雄勁,用韻準確,展露了驚世才華。軒轅瀚承在金殿傳臚唱名,欽點林家文為狀元。

    金榜題名和狀元游街,一直是科場舉子夢寐以求的事。林家文當然也不例外, 他用自己的刻苦努力實現了這個夢想。

    至此,林家文一躍成為了京里的新貴,皇貴君的娘家也第一次真正進入了朝中人的視野。

    狀元游街這日,林家文手捧欽點皇聖詔,足跨金鞍朱鬃馬,前呼後擁著,旗鼓開路,喜炮震天,遍街張燈結彩。百姓們在街道兩邊夾道歡迎,臨街的酒樓和茶樓的二樓、三樓擠滿觀看的人。

    軒轅瀚承早有準備,吩咐了鴻雁樓清場。林家寶和軒轅瀚承就在三樓雅間觀看著今日熱鬧的場面。

    “是大哥!大哥!”林家寶見了此時大哥威風的模樣激動地喊著。不過他的聲音很快被周圍女眷們尖叫的聲音蓋過了。

    “花……快給我花!都沒有人砸哥哥!我來砸!”林家寶急急地叫道。

    元慶馬上機靈地跑出去,一會兒就拿了一籃子鮮花進來。“主子,花來了。”

    林家文是狀元騎著高頭大馬在最前面,後面依次跟著的是榜眼和探花。榜眼是來自江南的年輕才子,雖出身寒門卻氣度不凡。他雖然已年過二十,但因其家境貧寒,還未娶親。自然深受女眷們的喜愛,鮮花、玉佩紛紛砸向他。

    探花自然是前三甲之中最英俊的一個,是一個世家子弟,家世背景出眾,今年才十九。真可謂是青年才俊,同樣還未定親,也是他們三人之中最受歡迎的一個。

    和他們兩人一比,林家文外表稍遜一些。再加上林家文早已成親生子,被砸到的鮮花就最少了。

    林家寶抓著大把的花拋去,可惜此時游街的隊伍已經從他呆的的酒樓面前走過。軒轅瀚承看著乖寶給別的男人拋灑鮮花,雖然這個男人是乖寶的大哥,他心中還是有些不樂意。

    林家寶等到完全看不到游街隊伍了,才從窗邊離開。

    “他們今日在狀元樓有謝師宴,你家人都會去。乖寶你可要去。”軒轅瀚承問道。

    “不了,我現在這個身份去了不好。”林家寶認真思考了一會兒。覺著他還是不要露面的好。

    現在大哥一家長住在京城,小弟在京城的書院里念書。爹娘雖有些住不慣京里,但一年之內也會在京城住上個把月。姐姐、姐夫們也會陪著爹娘上京來,所以他見起家人來也比較方便。

    軒轅瀚承看著乖寶此時的模樣心中一樂,只見乖寶手里提著個籃子里面還有剩一些鮮花。有心逗弄他,輕佻地抬起乖寶的下巴。“小美人兒,這花怎麼賣?”

    林家寶被軒轅瀚承的動作弄得羞紅了臉,也知道相公這是在與他玩耍,他有心配合。漲紅著一張小臉,憋了半天吐出一句︰“奴家,奴家賣身不賣藝的。”

    說完後林家寶才發現他說反了,頓時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軒轅瀚承開懷的大笑聲在雅間里回蕩,“乖寶……”軒轅瀚承一把把他抱在懷里猛親。

    一旁的元福、元慶看著皇上與皇貴君溫馨逗趣的場面,都有些忍俊不禁。皇上也只有在皇貴君的身邊時候,才會露出與平日截然不同的一面。

    在鴻雁樓用完午膳後,軒轅瀚承和林家寶乘坐馬車離開返回皇宮。

    馬車里林家寶掀開簾子一角,津津有味地看著街景。林家寶在看著車窗外的景色,而軒轅瀚承也在看著他眼中的美景。想到乖寶剛剛說的賣身不賣藝的話,有些心猿意馬。

    軒轅瀚承出孝以後,著實把乖寶好好疼愛了一番,禁欲的時間久了,他難免有些控制不住,事後使得乖寶兩日沒能下床來。軒轅瀚承自己也有些心疼的,之後雖然還是對乖寶夜夜寵愛,但都比較節制。

    軒轅瀚承把乖寶抱到他腿上坐著,一邊隔著衣裳捏著乖寶胸前的豆豆。

    “呀!相公你別……”林家寶有些掙扎,這是在馬車里呢!

    “美人兒……你還沒賣身呢,爺等不急了。”軒轅瀚承輕笑著,重重地吮吸著乖寶敏感的耳垂。

    “嗯……相公別……”林家寶敏感的地方被相公吮吸著,根本無力抗拒。

    ……

    馬車一直進了宮門也沒有听下,元福、元慶都是有眼色的人,听見馬車里的動靜,駕著馬車緩慢地行駛在宮道上。足足用了比平日多一倍的時間,才在永寶殿前停下。

    永寶殿是在原來的翊坤宮的基礎上,新修建而成的宮殿。軒轅瀚承親自提筆書寫了永寶殿三個字。

    在太上皇孝期後軒轅瀚承攜乖寶搬入內,將永寶殿作為他們兩人共同居住的宮殿。太後娘娘對此也沒有提出異議。

    軒轅瀚承的後宮明存實亡,僅剩宋嬪一個。軒轅瀚承令她搬入稍遠的永寧宮里。康兒和安兒都已經七、八歲了,就讓她們搬入了西四所,由教養嬤嬤們照看。

    至于太上皇原來的嬪妃們人數也不多,軒轅瀚承就都讓她們住在原來的宮殿內,並沒有令她們搬離。

    至于三位庶弟的母妃,等他們成年開府後,軒轅瀚承也表示同意庶弟們接他們的母妃出宮在府里頤養天年。

    軒轅瀚承的這一舉動引來了後宮太妃、太嬪們還有她們家人的一致感激。她們注定是要在這宮中終老的,本來還在為將來要擠到一個宮里,待遇也大不如前的日子發愁,沒想到皇上有此善舉,都紛紛交口稱贊。

    對于有些大臣上奏所提的重開選秀,充盈後宮之事。軒轅瀚承依舊我行我素,根本不予理睬,眾大臣們也拿皇上沒法子。

    馬車在永寶殿前停了好一會兒,軒轅瀚承才抱著全身酸軟無力的乖寶下了馬車。

    進到殿里面,一個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走了出來。“父父、爹爹,爹爹抱……”

    墩墩一歲多了,已經會走路了,就是說話還不利索,只會簡單的單詞。父親這個發音比較難,他只會父父地叫,但是爹爹二字已經叫得很順溜了。墩墩和林家寶最親,總喜歡纏著他抱。

    “墩墩……”林家寶見了兒子,就掙扎著下地。軒轅瀚承無奈只好,把乖寶放在椅子上讓他坐好。唉……真是有了,兒子忘了相公。軒轅瀚承想著是否要物色夫子人選給胖兒子啟蒙了,這樣墩墩就不能整日纏著乖寶了。

    “墩墩今日在皇奶奶宮里乖不乖?”林家寶吃力地抱起孩子,還好是坐著的,比較省力。墩墩現在越來越重了。

    “乖乖,墩墩乖……”墩墩回答道,小臉仰著要林家寶親親以作表揚。

    林家寶在兒子臉上親了親,又向舒雅問了問今日墩墩在永壽宮的情況。太後娘娘對墩墩喜愛非常,林家寶也怕太後娘娘覺著孤單,每日都會和墩墩去陪著太後娘娘一會兒。

    軒轅瀚承見他們父子兩人的親熱勁,上前抱起兒子。“你爹爹今日累了,你是個男孩子,別老要爹爹抱了。”

    “諾。”墩墩是個听話的好孩子,雖然不是很懂父父的意思。但想起前些天爹爹躺在床上的樣子,墩墩煞有其事地點點頭。又轉而纏著軒轅瀚承,“父父……高高!高高!”

    軒轅瀚承會意,抱著他往上小小的拋了一下,又穩穩地接住。兒子從小就喜歡這個,軒轅瀚承就當是鍛煉身體了。

    “咯咯……”伴隨著墩墩的笑聲,永寶殿里溫情密布。

    金秋十月,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又迎來了好消息,林家寶又被查出有兩個月的身孕。等到林家寶五個月的時候,被錢太醫確診為雙胎。太後娘娘得知後笑得合不攏嘴,她就知道家寶是個多子多福的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