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冰3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棋兒?”軒轅瀚啟見是溫文倩身邊的棋兒就問她,“夜深了,你為何在此?”

    “王爺,奴婢……”棋兒欲言又止。

    軒轅瀚啟見她哭得雙眼紅腫,“可是受欺負了?”

    “王爺,請王爺救命。王妃她……棋兒不想死,請王爺救命啊。”棋兒把心一橫,跪在軒轅瀚啟腳邊哀求道。

    “救命?你說什麼?王妃她怎麼了?”軒轅瀚啟面露疑惑,見棋兒話里含糊。“你跟本王過來。”

    軒轅瀚啟把棋兒帶去了練功房里,練功房很大,里面空無一人。“你可以說了。”

    棋兒此時已經冷靜下來,她深知只有把她所知道的事情全告訴翼王,她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棋兒緩緩地從她听到皇上與太後的對話說起……

    第二日一清早,軒轅瀚啟懷著痛苦的心情去了永壽宮。見到母後後,屏退了宮女、太監們。軒轅瀚啟跪在母後身前,說了發現溫文倩與此次謀害大皇子的事情有關。

    “兒臣從來沒有發現王妃她是這樣的人,枉她還是兒臣的枕邊人。兒臣對不起皇兄,真是不知該如何面對皇兄了。”當時軒轅瀚啟听了棋兒說的來龍去脈,他才知道溫文倩是這樣一個有心思有野心的狠毒女人。

    父皇在世的時候,一直希望他們能兄弟友愛,相互扶持。奈何在父皇尸骨未寒之際,他的王妃卻謀算著想傷害皇兄的子嗣,這叫他如何能有臉來面對皇兄呢。

    太後听了翼王的話也很震驚,沒想到她當時與皇上的話會被听了去,從而令溫文倩產生了邪念,誘使俞嬪去害墩墩。

    “現在時辰還早,還沒到朝會的時辰,周嬤嬤你派人去請皇上過來。”太後想著這個事情是一定要和皇上說的。皇上對他這個弟弟如何她也一直看在眼里,她想著皇上應該不會因此事對翼王有什麼不滿,畢竟翼王全然不知情。此事皇上肯定也是在查的,若是隱瞞著反而不美,反而容易令他們兄弟二人產生了間隙。

    軒轅瀚承來到永壽宮,先向母後請安,然後詢問道︰“母後這麼早喚兒臣來,可是有要事?”

    “今個兒請皇兒你來是與你說說翼王妃的事情。唉……皇兒你也別怪你弟弟,他也是不知情的。”太後把今日軒轅瀚啟的所說的,從棋兒那里得來的供述對軒轅瀚承都說了。太後說完看向軒轅瀚承,她不希望因為這個女人引得他們兄弟二人有了隔閡。

    軒轅瀚承見到弟弟軒轅瀚啟的神情內疚沮喪,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昨晚朕也在暗衛那里得到了消息。正想著如何與皇弟說。”軒轅瀚承說道。

    “皇兄,臣弟有罪。是臣弟疏忽了,沒有早些發現溫文倩她……臣弟任憑皇兄處置。”軒轅瀚啟跪下說道。

    軒轅瀚承上前扶起弟弟,“你無需自責,朕不怪你。皇兄也有不是,若不是當初為你挑選了她,也不會有今日之事了。”

    “這個溫文倩到底是靖西候的嫡女,皇兒你準備如何處置?”太後見兄弟二人和睦,也就放下心來,繼續對軒轅瀚承問道。

    “朕已查明此事與靖西侯府無關,僅是因溫文倩一人的貪念而起。朕覺著此事還是別公開了,不然弟弟在朝中,以後怕是有人會以此做文章,對皇弟的名聲也不好。”軒轅瀚承也曾在心中思量過。

    “皇兄處處為臣弟著想,臣弟真是受之有愧。”軒轅瀚啟听了心中很是感動。

    “皇兒,你皇兄說的有理,那就悄悄處置了溫文倩吧。”太後想了半響也贊同地說道。

    “臣弟想帶著王妃前往皇陵為父皇守陵。等一年孝期過後,再對外宣稱是王妃得了急病去了吧。”軒轅瀚啟想了想還是由他來處置溫文倩,也算是給皇兄一個交代。

    “去守皇陵?皇弟你又無錯,大可不必如此。”軒轅瀚承說道。

    “請皇兄成全。”軒轅瀚啟神情堅定地說。

    軒轅瀚承再三勸說下,軒轅瀚啟還是很堅持,軒轅瀚承無法也就同意了。

    今日朝堂之上,翼王上奏懇請在孝期期間去皇陵為太上皇守陵,皇上準允。一時間大臣們都摸不清頭腦,不明白為何突然來了這麼一出。在底下議論紛紛,有夸翼王純孝的,也有敏感之人嗅出了一絲異樣來。消息靈通的大臣都知道昨天大皇子的百日宴有變故發生,就是不知道這其中有些什麼關聯。

    此時,翼王府里溫文倩正在梳妝,“嘶……棋兒你今日是怎麼了,心思不寧的。”

    溫文倩摸著被扯疼的頭發,對棋兒溫柔地暗示道。“棋兒可是昨晚被嚇到了,你無需擔心害怕。你從小就跟著我,我也是最喜歡你,離不開你的。你也是知道我的,最最是念舊的人。”

    經過昨晚這個棋兒怕是不能留,溫文倩在心里暗自打算。不過棋兒一直在她身邊,如果突然死了肯定會引人注意,到時候牽出些什麼來反而得不償失,還是要從長計議,反正棋兒一直跟在她的身邊,量她也不敢背叛她。

    “諾。奴婢明白。”棋兒听了翼王妃的話,心中一冷。此時她無比慶幸昨晚已經與翼王和盤托出了。若是其他婢女听了翼王妃的話,肯定會安下心來。但她卻不然……

    棋兒從小伺候王妃長大,所以非常了解她的習慣,每當王妃說謊的時候她的聲音就會格外地溫柔,還會不自覺地用拇指與小手指踫觸。棋兒看著翼王妃剛剛不自覺的動作與溫柔安撫的話語,就知道翼王妃的言不由衷。翼王今日天不亮就進了宮,不知道等他回府時,等待著翼王妃的將會是什麼呢……

    軒轅瀚啟回到翼王府,立刻喚來管家讓其準備去皇陵的出行事宜。之後又在管家的耳邊低語了幾句,管家面露驚愕的表情,隨即又隱去,嚴肅地點頭。

    溫文倩听到動靜出來,在屋子門口問︰“王爺,發生了何事?這是要去哪兒?”

    軒轅瀚啟淡淡的說︰“去皇陵為父皇守孝。”

    溫文倩吃驚地捂著嘴,“這是為何?為何突然要去守皇陵,是皇上的旨意嗎?”

    溫文倩拉著軒轅瀚啟進了屋內,在軒轅瀚啟面前有些焦急地問︰“怎麼會這樣呢,王爺您可是皇上的嫡親弟弟啊,皇上為何要讓您去守皇陵?太上皇才剛去,皇上怎麼能這麼狠心?”

    軒轅瀚啟見溫文倩在言語間還對他和皇兄有著挑撥之意,心中氣急。他真不明白這個女人在想些什麼。

    “你不用擔心,你不用去,皇陵不會是你的歸處。”軒轅瀚啟冷冷地說。

    “王爺這話是何意?”溫文倩見了軒轅瀚啟冰冷的眼神,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預感。

    軒轅瀚啟一把拉住溫文倩拖著他往外走,力道非常之大,溫文倩根本無法掙脫。“王爺您弄痛我了,您這是要帶我去哪里?”

    溫文倩被拉著走了好久,越走越心驚。此處已經是府里的地窖,散發著陣陣涼意。

    軒轅瀚啟把溫文倩摔進一間冰窖之中,一進入內就覺得寒意刺骨。“王爺……”溫文倩摔在冰冷的地上,尖聲驚叫道。

    “冷麼,這里才是你的歸處。”軒轅瀚啟說道,“明白過來了麼,你是個聰明人。”

    “不……王爺,妾身不知,王爺這里好冷,如何要帶妾身來此。”溫文倩已經猜到是東窗事發,但還是搖頭否認。

    “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軒轅瀚啟說道。“棋兒都和我說了,皇兄那邊暗衛也掌握了證據。你還想抵賴。”

    “棋兒?!哈哈哈!”溫文倩沒想到時棋兒,這個賤人居然真的背叛了她。

    “為什麼?做了王妃真的不能令你滿足嗎?為什麼要謀害皇兄的子嗣。”軒轅瀚啟看溫文倩癲狂的表情,很是失望。

    “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是不為了王爺您。若是大皇子沒了,將來我們的孩子就能繼承皇位了。王爺您怎麼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溫文倩辯解道。

    “為了本王,還不如說是為了你自己!說到底你不過是因為一己之私欲而已。孩子何其無辜,你真是無藥可救了。”軒轅瀚啟垂下眼,不看她。

    “我就是嫉妒又如何,為什麼我堂堂一個世家嫡女要向一個宮侍出身的雙兒卑躬屈膝。為什麼皇上只要他一個,留著低賤雙兒血脈的孩子怎麼可以繼承軒轅的江山。他就不應該該出生,當初若是弄得他小產就好了,老天都在幫他,不公平!”溫文倩不甘心地說道。

    “本王也不曾想過要納妾。”軒轅瀚啟沉聲地說著,嘆了一口氣。“還是你的貪婪害了你。”

    溫文倩听了軒轅瀚啟的這句話瞬間沒了言語,淚水順著臉龐滑落。“王爺……妾身知道錯了,妾身真的是心中魔怔了。”

    “太晚了……”軒轅瀚啟轉身離開,有些事情一旦錯了,就無法再回頭了。

    “不……王爺,求求您!別走,這里好冷啊!放我離開,求求您放我離開!”溫文倩突然明白了什麼,看向四周巨大的冰塊,王爺所說的歸處,這是要凍死她!她恐懼地叫嚷起來。“王爺,您不能這麼對我,我是你的正妻。我是你的正妻啊!”

    軒轅瀚啟讓侍衛把門鎖上,大步離去。他的眼眶濕潤,在心中說道︰若真當我是夫,又為何做下這等事來。

    幾日後,靖西侯府迎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客人。靖西侯看著二皇子有些詫異,“翼王殿下您不是……”您不是應該去皇陵的路上嗎?

    靖西侯見翼王面無表情,心中一沉。“翼王您請隨我來。”之後,靖西侯把翼王帶到了書房。

    軒轅瀚啟讓跟隨著的太監把一個黑色的盒子放在書案上,隨後又遞給靖西一份東西。

    靖西侯看了這份東西後,心中掀起驚濤巨浪了。他的嫡女怎麼會做下如此蠢事!謀害皇嗣可是牽連九族的大罪。

    “皇陵沒有她的歸處。”軒轅瀚啟指著桌案上的黑色盒子,“你們好之為之吧!”

    幾日後,仿佛一夜之間老了好幾歲的靖西侯上奏祈求告老返回祖籍,皇上準奏。不久之後,曾經的世家大族溫家從京城漸漸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