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冰2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 你給朕站出來!”軒轅瀚承指著俞氏身後的宮女說道。

    碧影神情緊張,害怕地走上前來,整個身子顫抖的更厲害,左手還往身後藏去。

    俞嬪瞬時臉色煞白,也連忙上前,有些蒼白地為碧影辯解︰“回皇上,碧影今日有些病了,請您饒恕她的失禮。”

    軒轅瀚承眯起眼楮,用有些危險的口吻︰“病了!病了你還帶她來參加大皇子的百日宴?俞嬪,你想做什麼?”

    俞嬪無力辯解,搖著頭跪下。“不…不是的,皇上,婢妾沒有……”

    軒轅瀚承根本不相信她的話,吩咐元福道︰“去看看碧影的袖子里藏著何物?”

    “諾。”

    元福帶著兩個侍衛上前,碧影見狀連忙跪下求饒。“皇上饒命啊!皇上饒命啊!”

    兩個侍衛上前制住她,元福見她袖子已經有些濕了,從她握得死緊的手心里摳出一塊冰來。

    碧影的左手已經凍的發青,此時見已經敗露了,嚇得六神無主,哭著求饒道︰“皇上饒命啊!俞嬪娘娘逼著我的!皇上饒命啊!”

    “皇上,您別听碧影瞎說,肯定是有人指使碧影想陷害婢妾啊!婢妾冤枉啊……”俞嬪也跪下為自己喊冤。

    碧影見俞嬪撇清自己,心中絕望。她真是命苦,平日里不但要承受俞嬪娘娘的打罵,還要被逼著謀害皇嗣,被發現是死,若是事成也免不了被滅口的命運。既然都是死,她也不顧什麼了。

    碧影一股腦地把俞嬪娘娘給供了出來,述說了俞嬪娘娘事先準備了冰片想要放到大皇子的身上,奈何小皇子身邊照看的奶娘和宮女嬤嬤眾多實在找不到下手的機會等等都交代了。

    今日俞嬪幾次想要抱墩墩都被陳嬤嬤攔住了。最後俞嬪無奈只好把冰片借著寬大的袖子交還給了碧影,不想碧影膽子小,在要告退的途中被皇上發現了……

    “賤人,怎會有如此毒婦!”太後一听俞嬪想要害墩墩立刻發了怒。

    林家寶听了碧影的復述,身上也起了陣陣寒意。他不知道小小的冰片也能害人,看著還在安睡無憂的墩墩,林家寶心里很是後怕,若是真給俞嬪得逞,那墩墩他……

    林家寶身子發冷,忍不住輕顫。軒轅瀚承見狀握住乖寶的手,知道乖寶被嚇到了。“別怕。”

    軒轅瀚承見了元福呈上來的冰片,冰片長方形狀,這厚度一看就是事先準備過的。軒轅瀚承怒氣難忍,這個俞氏他本看在她的孩子當初被徐雪盈害死了,因他重生的晚了,沒有能避免,對她也有些內疚。沒想到這個俞芹本性和徐雪盈一個樣,都是心思歹毒的女人。今日居然真敢在他眼皮底下想害他的孩子。

    “俞氏你還有什麼話說。”軒轅瀚承抓起這塊冰扔在俞嬪的臉上。

    “啊!皇上,碧影血口噴人,婢妾沒有!婢妾是冤枉的啊!”俞嬪捂著臉,死咬著不認,哭喊著狡辯道。

    墩墩被俞嬪的哭喊聲吵醒了,嗚嗚地哭了起來。太後見狀連忙吩咐陳嬤嬤把墩墩抱給她,“墩墩,本宮的乖孫,不哭了,不哭了。”

    墩墩很好哄,他到了太後的懷里,有了慈祥的奶奶哄著馬上又不哭了。

    “皇帝好好處置吧,本宮先帶著墩墩回永壽宮了。我們墩墩可不能見這些髒東西,今晚就和奶奶睡。”說著,太後抱著墩墩先離開了。

    軒轅瀚承見太後帶著墩墩離開,又轉頭看向跪在地上的俞嬪。冷冷地說“元福,去看看俞嬪的手。”

    這時俞嬪劇烈地掙扎起來,元福讓侍衛上前按住她。抓起她的雙手,只見她的左手一樣是冰冷發青,手心里還有剛剛捏著冰塊後所留下的痕跡。

    “皇上……”俞嬪頓時臉色灰敗下來,明白大勢已去。

    “誰給你的膽子,謀害皇嗣是什麼罪你可知道!”軒轅瀚承說著,聲音並不大,但卻給人一種風雨預來之感。

    在旁的眾人都感受到了皇上身上所散發的怒氣,皇貴君和大皇子是皇上的逆鱗。俞嬪這次是死定了。

    俞嬪見皇上殺人般的眼神,心中悲涼。她知道這次是無法開脫了,她注意到了皇貴君那厭惡的眼神和其他眾人的漠視,甚至有些太妃幸災樂禍的表情。俞嬪此時心中萬分悔恨,她怎麼會就像是著了魔一樣呢。

    俞嬪慢慢環顧四周,當看到翼王妃面無表情的看著她時,突然心中明白了什麼。她太傻了,原來她是做了翼王妃借刀殺人的那一把刀啊。俞嬪心有不甘地想,既然她無法善了,也不會讓翼王妃這個野心勃勃的女人好過。

    溫文倩剛剛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忐忑無比,但抑制著面上不顯。這個俞嬪實在是笨死了,她當初透露用冰這個辦法的目的,本是想讓俞嬪想法子去收買大皇子的奶娘,讓奶娘見機行事的。沒想到這個俞嬪居然這麼蠢,盡然敢親自動手,手段又是如此的拙劣,這簡直是自尋死路。

    現在當務之急是不要讓俞嬪說出任何和她有關的話來。溫文倩時刻注意著俞嬪的表情,觀察到俞嬪對著她恍然大悟的表情,就知道她有意要拖她下水了。

    溫文倩連忙上前大義凌然地對俞嬪痛斥。“俞嬪,枉費你也為人母。居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來。大皇子還那麼小,你怎麼忍心將他傷害。而皇貴君又會如何地心傷呢,將心比心,你現在做出此等事來,有沒有想過你的女兒安兒!等她將來懂事了知道有你這樣一個娘親,她會如何想你。安兒她將來怎麼辦?你想過沒有?”

    溫文倩假意對俞嬪聲聲嚴厲地質問,好似為皇貴君抱不平,句句話語卻不離俞嬪的女兒。

    俞嬪听了翼王妃的話,已是潸然淚下。是啊,她還有女兒,安兒以後會怎麼辦呢。听了翼王妃好似對安兒擔憂的話語,只有她心里明白翼王妃話中的意思。竟然想以安兒做威脅麼……

    俞嬪慘笑起來,她到今日這個地步其實也怪不得旁人,只是她現在才明白過來,真的是太晚了。至于這個翼王妃,皇上他也不是傻子,總會去查的,相信她也不會有好下場的。

    “皇上,婢妾自知罪孽深重,但安兒是無辜的。請皇上您看在她是您的血脈上,饒恕了她吧。”說完俞嬪不等軒轅瀚承回話,就猛地用力將頭撞向一旁的雕花的大理石柱上。

    今日大皇子的百日宴在宣和殿舉行,殿中幾根立柱都是由大理石築成,十分的堅硬。俞嬪撞擊力道很大,她的額頭撞出了一個大窟窿,鮮血直流,頓時就沒了生息。

    軒轅瀚承早在俞嬪動作之時,立即把乖寶摟在懷里,不讓他看這血腥的一幕。

    溫文倩見狀,也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

    今日墩墩的百日宴發生了這事,真是太晦氣了。軒轅瀚承帶著乖寶擺架回宮。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回到了平樂苑,林家寶一路上都是悶悶不樂的。

    “乖寶,別怕。”軒轅瀚承也知道今日的事令乖寶難過了。

    林家寶依偎在軒轅瀚承的胸膛,雖是俞嬪罪有應得,但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這樣地死去,他心里還是很不好受。

    他又一次見識到了皇宮的殘酷,他從來沒有害人之心,但別人卻……

    “是我搶了相公的寵愛,但為什麼她要想害墩墩,墩墩還那麼小!”林家寶的話語帶著哭腔,他也知道他自己獨佔了相公的寵愛,但墩墩是無辜的。

    “乖寶你別哭,不要胡思亂想。與乖寶你無關,是她自己起了嫉妒貪念。”軒轅瀚承溫柔地拭去乖寶臉上的淚珠,只是無奈沒有早重生幾年。

    “相公不會讓你和墩墩有事的,你要相信相公。”軒轅瀚承輕輕拍著林家寶的背,柔聲安撫著他。

    夜里,軒轅瀚承陪著乖寶入睡,但他自己並沒有睡。過了一會兒,他見乖寶熟睡後,便輕手輕腳地起身。

    軒轅瀚承到了內書房後就吩咐元福傳鄭融來見他。軒轅瀚承之前已經吩咐鄭融去查俞嬪之事了。

    鄭融之後把在俞嬪院子里伺候的下人也全都帶走,特別是碧影被帶走後交代了不少事。鄭融來了之後,把他所查到的內容,呈給了軒轅瀚承。

    看到鄭融呈上來的內容,里面有著碧影的口供。原來此事的背後居然有著翼王妃的影子,軒轅瀚承蹙眉,他不希望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軒轅瀚承知道此事弟弟定然是不知情的,他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重活一世,他還是大意了,沒有給弟弟選好王妃。

    就在軒轅瀚承思考著要如何處置溫文倩、如何向弟弟說的時候。

    此時,跟著翼王和翼王妃回到翼王府的棋兒也全無睡意。今日大皇子百日宴上的見聞令她非常害怕,俞嬪娘娘就這麼去了,還有碧影……

    因著翼王妃與俞嬪娘娘交好,她們兩個關系自然也很好。這次碧影怕也是凶多吉少了。她們做奴才真是命苦,主子出了錯,她們也要跟著遭殃。特別是晚上回來,翼王妃看她的眼神是那麼的冰冷,棋兒很恐懼,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棋兒很小被賣入靖西侯府,從小伺候翼王妃,自然是曉得溫文倩的脾氣的。她真的很後悔當初把听來的皇上和太後的對話告訴了翼王妃,她現在已經知道了太多的事,翼王妃早晚是要除去她的。

    棋兒獨自蹲在在翼王府內的小花園里小聲地哭泣,心里很無助彷徨。將來不知道哪日她的小命可能就會沒有了。

    今晚發生了這樣的事,軒轅瀚啟心里也比較煩躁,生在皇家就是這樣,總會有這樣糟心的事情發生。軒轅瀚啟沒有了睡意,準備去練功房里打拳,在路過小花園的時候听見了哭聲。“什麼人?”

    棋兒止住了哭聲,循聲<望去。“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