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冰1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喪鐘響起,太上皇的駕崩令整個軒轅王朝陷入悲痛之中,整個京城內外一片縞素。軒轅帝國全國上下一年之內嚴禁嫁娶歌舞等,有品級的官員與命婦都需進宮來為太上皇哭喪。

    軒轅昭深在位的時間並不長,但在他在位期間任太子多次出征蠻族,雖然最後是太子滅了蠻族,但也離不開軒轅昭深的支持。另外他還清除了薛家這個外戚,處置了貪官污吏,還朝堂一片清明。更是采納了太子的意見,修築了洛河一帶的河堤,開鑿運河,使得百姓們能不再受桃花汛之苦。總之在他治理之下的軒轅帝國,百姓都能安居樂業,也深受百姓的愛戴。

    軒轅瀚承這三日都在鋅宮守靈,神情有些憔悴。重生以來,他又一次經歷了父皇的離世。雖然今生他努力避免,但很多事他還是無力回天,軒轅瀚承有些沮喪。

    林家寶端著參茶進了來,跪在他的身旁,相公這幾日都沒怎麼吃東西,他很擔心相公的身體。“相公,喝些參茶吧。”

    軒轅瀚承看著乖寶擔心的眼神,端起參茶喝了一口,問︰“母後那里情況如何?”

    “太醫剛請過脈,母後已經好多了。母後和我也都很擔心你。”林家寶回答道。

    太後娘娘自從太上皇病逝後,悲痛萬分下病倒了。軒轅瀚承十分地擔心,前世母後就是在父皇和弟弟接連去世後,承受不住巨大的打擊後病倒離世的。

    不過好在今世弟弟安然無恙,母後還有了墩墩這個乖孫子,軒轅瀚承相信母後會振作起來。

    “母後那邊,乖寶你多陪著她。”軒轅瀚承摸著乖寶的臉頰,“相公會注意身體的,乖寶你自己也要好好的。”

    “諾。”為了相公,也為了墩墩他都會好好保重身體的。

    軒轅瀚承看著乖寶,莞爾一笑,在心里想著還好今生能有乖寶相伴。他當然也會好好保重自己,這樣將來才能和乖寶長長久久。

    幾日後,舉行了隆重而莊嚴的送葬儀式,太上皇的葬禮由禮部和鑾儀司、內務司共同協辦主持。

    等整葬禮下來,軒轅瀚承整個人還是瘦了一圈,守靈的這些日子是不能食葷腥的,他雖勉強用了一些湯羹,但是實在沒什麼胃口。把林家寶和太後娘娘都心疼壞了,大臣們見了也勸皇上保重龍體。

    軒轅瀚啟雖沒有向皇兄瘦的那麼厲害,但也是雙眼布滿血絲,意志消沉。回到翼王府,溫文倩拉著軒轅瀚啟坐著休息,並溫柔地安慰著他。

    軒轅瀚啟看著他的妻子對他輕聲細語地安慰,握住她的手,對她說︰“你也辛苦了。”他知道這幾日母後病了,溫文倩日日去待疾,人也輕減了一些。

    “妾身不辛苦,妾身有王爺這句話就夠了。”溫文倩含情脈脈地注視著他。軒轅瀚啟雖然沒有皇上長得那麼英俊,但很壯實很有男子漢的粗獷。

    溫文倩依偎進軒轅瀚啟的懷里,一手探入他的里衣,撫摸著他的背脊。軒轅瀚啟猛地抓住她做亂的手,把她推開。

    “你做什麼,還在孝期!別胡鬧!”軒轅瀚啟板著面孔,嚴肅地說。

    溫文倩冷不防被推開,摔倒在地上,有些委屈地叫道︰“王爺……”

    “守孝期間,我去書房睡了……”軒轅瀚啟頭也不回地走出去了。

    棋兒見翼王離開後,進了屋內,發現溫文倩坐在地上。“王妃您怎麼坐在地上了,王爺他走的時候好像不大高興。”

    溫文倩由棋兒扶著起來,神情不愉。她剛剛見氣氛很好,一時忘了情,卻忘了孝期內是不可有房事的。翼王要守一年的孝,他們一年內都不能行周公之禮,也就是說她一年內都是無法懷上孩子了。

    溫文倩想著太上皇臨死前的那一幕,擺明了想讓皇上封大皇子為太子的。溫文倩顯得有些焦急,為什麼老天不幫她呢!明明皇上都想好要過繼她的孩子繼承皇位了,只要她抓緊有了個兒子。她就是將來全天下最尊貴的女人了!林家寶明明是個雙兒卻平平安安的生下了健康的皇子!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听說安兒病了,可有好一些?”這日溫文倩進宮給太後娘娘請安後,又與俞嬪遇到,兩人一起走到御花園里賞花。

    “謝翼王妃掛念,安兒只是受了涼,已經好多了。”安兒從靈堂回來就著了涼,因著已經快要七月了,天氣慢慢開始炎熱。因為擔心太上皇的尸身腐壞,就在靈堂里用了大量的冰塊。安兒身子本就體弱,回來就病倒了。

    俞嬪見翼王妃對她女兒的關心,很是感動。她只是一個不受寵的嬪,翼王妃身份地位都遠遠在她之上,卻經常听她的抱怨,還會安慰她。

    “天氣熱了,冰雖是解暑好物。但孩子還小,身子也弱。俞嬪娘娘照顧孩子可千萬要注意了,要切記不可貪涼了,不然孩子受罪,你也跟著要提心吊膽的,還會惹皇上怪罪。”溫文倩對俞嬪語重心長地說道。

    “諾。翼王妃您真是心思細膩,多謝翼王妃的提醒。不過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嬪而已,冰的份例有限,就是想多用一些冰也是沒有的。”說著,俞嬪又說起了酸話。“要說皇貴君那肯定是不缺冰的,現在內務府有什麼好東西,不是緊著往平樂苑里送。”

    “哦……那我改明兒要去和皇貴君提一提。小皇子才兩個多月大,還沒有過百日呢。可不能受了涼。”溫文倩輕笑道。

    “翼王妃您就是心善,小皇子身邊那麼多人照顧,您就無需擔憂了。”俞嬪嫉妒地說道。

    “說到這冰我到是想到我听過的一樁世家舊聞來。”溫文倩裝作不經意地想到了什麼,滿意地見俞嬪很好奇的樣子,又繼續壓低了嗓子說︰”听聞說是悄悄用冰片放入孩子的襁褓之中或是孩子的里衣內肚臍上的位置,那幾個月的嬰兒如何受得了,肯定就會受涼腹瀉不止,若是身子弱的搞不好就夭折了。而且事後,冰片融化成水,根本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是發現了也以為是汗濕了而已。”

    溫文倩看著俞嬪若有所思的表情,又補充地說︰“我也是想到這個才會對用冰之事多有提醒呢。”

    “翼王妃說的是!”俞嬪還沒有從翼王妃和她說的秘聞之中回過神來。

    之後,溫文倩還和俞嬪說了幾句,就出宮回府了。俞嬪回去後,腦中不斷回蕩著翼王妃和她所說的秘聞。若是皇貴君的孩子也沒有了,他會不會就此跌落谷底,皇上會不會對他失望厭棄,進而重新寵幸後宮呢。到時候她會不會有希望重拾皇上的寵愛……

    邪念一旦萌芽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七月墩墩的百日宴並沒有大辦,只是舉行了簡單的家宴。今日的家宴只有太後娘娘,軒轅瀚承,林家寶,翼王夫婦,軒轅瀚承的三個庶弟,宋氏和俞氏兩人,還有幾個高位的太妃參加。

    宴上也沒有歌舞,宴上的菜色也是簡單精致為主。林家寶原本想著墩墩的百日宴就不辦了,但軒轅瀚承想了想母後情緒一直低迷,還是讓母後轉移一下注意力的好。

    宴上,眾女眷圍著墩墩逗著他玩,墩墩的笑聲傳來,把今些日子以來的陰霾都打散了。當宴席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墩墩也玩累了,在他的小床里睡得香甜。

    俞嬪今日好像特別喜歡墩墩,拉著宋嬪她們兩人圍在墩墩的小床邊,嘴里不停地夸著墩墩。

    當宴席結束後,眾太妃們都紛紛告退。宋嬪也準備告退,她總覺著今日俞氏有些奇怪,雖然她裝作很正常的樣子,若是別人也許無法發現,但她畢竟是和俞芹住在一個院子里那麼多年了。今日俞氏過多的話語、動作都顯示著她的緊張,令她有了不大好的預感,她還是離她遠一些,早些回去為妙。

    俞嬪見宋氏走開,她只好有些心有不甘地離開小皇子的小床旁,準備向太後娘娘、皇上告退。

    今日不知道為何,林家寶一直被溫文倩拉著說話。今日溫文倩態度十分地熱情親切,又對他送上來親手繡的秀品作賀禮。伸手不打笑臉人,林家寶也不好拒絕。

    上次翼王妃在太後娘娘面前說的關于瓊脂的事情令太後娘娘不悅。在那之後太後娘娘對翼王妃有些不冷不熱的。林家寶心想翼王妃是想討好他,然後好讓他在太後娘娘面前為她說好話吧。

    那次的事情,林家寶後來還是和軒轅瀚承說了。他一向對相公沒有任何的隱瞞,軒轅瀚承听了後並沒有說什麼。但他其實已經心里有數了,他也從暗衛處得知溫文倩和俞氏經常來往的消息。畢竟乖寶是雙兒,溫文倩愛和同是女子的俞氏來往也沒什麼,目前來看也確實正常。反正乖寶和墩墩身邊。明的暗的保護多層,軒轅瀚承有這個自信不讓他的乖寶和兒子受到傷害。

    但若是溫文倩或俞氏想有什麼ど蛾子,那就是自尋死路了。軒轅瀚承希望溫文倩別令他失望,期望不會真的有那麼一天,溫文倩畢竟是弟弟的正妻。軒轅瀚承他自己過的幸福,當然也希望弟弟這一世能幸福美滿。

    太後娘娘坐在上坐,軒轅瀚承站在乖寶的身邊,接受著眾人的跪安。

    這時軒轅瀚承突然眼尖地發現俞氏身邊的宮女有些異樣,只見她身子瑟瑟發抖,左手的袖子也有些異常。

    “ 你給朕站出來!”軒轅瀚承指著俞氏身後的宮女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