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傷逝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六月初六是林家寶的生日,這是林家寶作為皇貴君的第一個生日。軒轅瀚承在宮中大擺宴席為乖寶慶生,林家寶穿著一身明黃色的皇貴君服坐在同樣身著明黃色龍袍的軒轅瀚承身邊,接受著後宮眾人與朝中大臣、命婦們的跪拜慶賀。

    太上皇和太後娘娘更是賜予了非常多的賞賜。加上今日其他人送來的生辰賀禮,林家寶的私庫又得以擴大了。這兩年來林家寶的私庫里面價值連城的寶貝多不勝數。不過在收到的所有禮物之中,林家寶最喜歡的還是相公為他刻的寶字印章,不知今日相公會送他什麼生辰禮物呢?林家寶在心里暗自期待著……

    宴席的尾聲,夜幕中煙花綻放,林家寶看著那璀璨奪目的花火。就像是一朵朵花兒盛開,散開了金色的粉沫。

    又有一叢菊花樣式的煙花升起,像是一簇簇耀眼的燈盞,在夜空中照亮著眾人的臉龐。今日林家寶的生辰宴,林家眾人也受邀出席。林家寶看著家人們的笑臉,後又轉頭看向身旁的軒轅瀚承,還有太後娘娘懷里的墩墩。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好幸福!他不但有了疼愛他的家人,對他恩寵有嘉的父皇和母後,更有了摯愛的相公和兒子。一切都太過美好了……

    軒轅瀚承與乖寶十指相扣,他知道乖寶最愛看煙花。花火奼紫嫣紅,轉瞬即逝猶如曇花一現,剎那間化為永恆。軒轅瀚承覺著他有了比永恆更美好的,那就是——當下。

    回到平樂苑里,有些醉意的林家寶臉上好似上了胭脂,人有些輕飄飄的,正圍著桌子轉圈。

    軒轅瀚承已經知道乖寶一喝醉就會轉圈圈這個習慣。不管是圍著他轉,還是圍著桌子、柱子轉,總要把他自己轉暈為止。

    “好了,乖寶,別轉了……一會你又該頭暈了。”軒轅瀚承抱住乖寶,不讓他再轉了。

    “諾。”林家寶站著不動了,乖乖地點頭。

    “來……乖寶我們去洗澡吧……”軒轅瀚承打橫抱起他走向寢殿旁的浴室。

    “諾。”林家寶依舊乖乖地點頭。

    ……

    軒轅瀚承抱著渾身無力的乖寶到了床上,情事過後林家寶的醉意已經散去。雖已經是生了孩子的人了,林家寶還是很愛害羞,此時身上都是粉紅色的了。相公又乘他醉了這樣又那樣了,林家寶嘟著小嘴,他的腰好酸……

    “相公……”林家寶大著膽子地向軒轅瀚承問︰“相公……我的生辰禮物呢?”

    軒轅瀚承笑著起身,“相公我豈會忘記。”

    軒轅瀚承快速地回來,林家寶的手上一涼,定楮一看,手腕上多了一串珠子。那手串由18顆珠子串成,顆顆珠子的大小都相同,被打磨得非常圓潤飽滿,還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這是瓊脂。乖寶可喜歡?”瓊脂是沉香中的極品,軒轅瀚承派人找了許久才找到,之後他又親手打磨成大小相同的珠子,串成手串,著實費了一番功夫。

    “喜歡!”林家寶看著這被精心打磨過的沉香手串,突然想到什麼,抓住相公的雙手。當林家寶摸到軒轅瀚承指腹間的薄繭,眼眶里淚光閃閃。

    “喜歡,我真的好喜歡!”林家寶說著親吻軒轅瀚承的指尖。

    每年為乖寶親手準備生辰禮物,成了軒轅瀚承的習慣,也成了他的樂趣。

    “乖寶……”當林家寶吻上他的手心,軒轅瀚承眼色轉深,猛地翻身把乖寶壓在身下。

    ……

    林家寶得了這串相公精心打磨的沉香手串後,就日日戴在手上。沉香手串氣韻高雅,味道似有似無、沁人心脾,林家寶對這個生辰禮物喜愛非常。

    一日,林家寶在永壽宮和太後娘娘請安時,被溫文倩眼尖地發現,她有些失態地尖聲問︰“這可是瓊脂!?”

    溫文倩的聲音有些突兀,一下子引來了太後和太妃們的注意。

    “這是皇上送的,說是瓊脂。”林家寶回答道。

    溫文倩見眾人都看著她,自覺剛剛有些失態,只好解釋道︰“剛剛見皇貴君手上的沉香手串非常好看,就仔細留意了一下,才發現是瓊脂。”沉香對她們這些家世的人來說並不少見,但瓊脂卻是真的珍貴無比,十分地難得。

    溫文倩繼續賣弄著她所知道的知識,落落大方地說︰“瓊脂,是沉香中的一種,是極品沉香中的極品,比之沉香更加溫軟。通常在一大塊極品沉香料子中,也只有可能有非常小的一部分才能算得上是瓊脂,極其珍貴。”溫文倩見幾個太妃面露向往的神情,又略帶嫉妒地說︰“有句老話是這樣說的,要積了三輩子的陰德,才能聞得瓊脂香,要八輩子修來的福氣才能得了瓊脂來呢!皇貴君可真是深受皇上的喜愛啊!”

    眾人听了翼王妃的話,都羨慕地盯著林家寶手腕上的沉香手串嘖嘖稱奇。

    “翼王妃謬贊了,你懂得可真多,我原本還不知道這些。”林家寶只是知道這沉香手串肯定是很珍貴的,沒想到會如此的珍貴。再加上是軒轅瀚承親手為他打磨的,真可謂是無價之寶了!

    “我也不過是愛看些閑書罷了。瓊脂集千百年靈氣于一身,常聞這種沉香的味道,不但有助健康還能延年益壽呢。兒媳也想尋來敬獻給太後娘娘……奈何這種極品沉香一片萬金,還可遇不可求。至今未能如願。”溫文倩心思一轉,對太後娘娘說道。

    在場的哪個都不是傻子,這些太妃們能爬到如今這個位置,自然都是听明白了翼王妃的意有所指。這瓊脂沉香這麼的珍貴,皇上尋了來後沒有孝敬給太後娘娘,而是送給了皇貴君。這不是在說皇上不孝,皇貴君也目無太後娘娘嘛。不愧是世家嫡女,這眼藥上得可真是厲害啊!

    太後哪里听不出她的離間之意,沒想到這個溫文倩是個心大的,瞬間收斂了笑意。“你們溫家不是百年世家,還有尋不著的東西?”

    溫文倩沒想到太後娘娘會這麼說,一張俏臉漲得通紅。

    “母後……”林家寶欲言又止,他當然也听懂了翼王妃的意思。

    “家寶想說什麼?”太後看著林家寶想說什麼,又溫和地問他。

    “回母後,皇上也是有給母後準備的。這次尋來的瓊脂,除了做成我這手串外。也特意為母後準備了一串佛珠,是由108顆沉香珠子串成的。皇上想著等母後的壽辰,再給母後一個驚喜。”林家寶緩緩地說,他不能讓人覺著軒轅瀚承不孝,只好把相公和他提起過的話說了出來。

    “皇上真是純孝啊!”太妃們听了皇貴君的話,紛紛夸贊道。

    太後听了自然是很高興的,她做了一宮之主這麼多年,什麼好東西沒有擁有過,其實已經並不在意這些了。只是听大兒子一直這麼想著她,頓時覺得備感欣慰。

    “母後,您就當是不知情好不好,皇上他可想著給您一個驚喜的。”林家寶對太後有些撒嬌地說道。

    “好!母後我就當是不知道好了。”太後听了笑得十分開懷,又對太妃們吩咐。“你們也不許亂傳。”

    “諾。”眾太妃們齊齊應聲。

    此時的溫文倩把頭低下,恨不得能有個地洞能鑽下去。她低估了林家寶在太後娘娘心中的地位,今日有些操之過急了。

    出了永壽宮,溫文倩快步追上林家寶的步輦。“皇貴君,今日我說的話不是有心的,只是想到這種沉香對太後娘娘的身子好,並沒有別的意思。請皇貴君您別放在心上,若因此事惹的您不快,就是我的不是了,還請您別怪罪。”

    林家寶淡淡的說︰“我沒有生氣,翼王妃多慮了。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平樂苑了。”他不知道翼王妃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但要是損害了相公的名譽,那他可是不依的。

    溫文倩只好看著步輦抬著林家寶離去,林家寶身為皇貴君的排場也更勝從前,身後跟隨的宮女、太監人數也多了許多。無論是崇高的地位,還是皇上的寵愛,乃至太後娘娘的偏愛,林家寶的一切都令她眼紅不已。

    六月下旬的一個深夜,元福焦急的聲音在寢殿外響起。“皇上!皇上!”

    “進來吧。”軒轅瀚承驚醒過來。“何事?”

    “皇上,太上皇他快要不行了……太後娘娘派人過來,請您快過去!”元福稟報道。

    軒轅瀚承听了立即起身更衣,對也清醒過來的林家寶說︰“我先過去,你隨後帶著墩墩過來,路上要小心。”隨後又吩咐了元福幾句。

    林家寶到的時候,大多數人已經到了。除了皇子、公主們,還有太妃、太嬪們等等。一些朝中重臣們也都到了。林家寶抱著墩墩被宣到了太上皇的床前,此時軒轅昭深已經在彌留之際。

    翼王和翼王妃也從宮外趕來。“父皇!父皇!”軒轅瀚啟大聲地呼喚著父皇。

    軒轅昭深悠悠地醒來,眼珠緩慢地轉動,他看了眼他的皇後,又看了看他的孩子們,之後又看到了林家寶手里的墩墩。微微顫顫的手指指向墩墩的方向,嘴里像是要說些什麼。

    軒轅瀚承明白了父皇的意思,連忙沉聲地說︰“父皇您放心,兒臣一定會讓軒轅王朝的江山好好的傳承下去!”

    “好……”軒轅昭深吃力地吐出一聲好字,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隨即就撒手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