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雙滿月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大壯一家在得知這個好消息後都開心不已。“真是菩薩保佑啊!明個兒我要去靈雲寺還神!”張惠娘激動地說。在京的這段日子里,她經常會帶著兒媳去皇城內的靈雲寺燒香拜佛。靈雲寺廟不大,但香火鼎盛,很多皇城內眷都去那兒上香。張惠娘每次都會祈求菩薩保佑家寶能一舉得男,這次果真靈驗了!

    張惠娘開心地親自在廚房里忙活了起來,煮了許多紅雞蛋,雖然不好送去給別家。但還是自己一家人一起吃了,還讓管家給下人們每人分了兩個,讓他們也沾沾喜氣。

    墩墩是個乖孩子,胃口也很好,小身子也長得很快。就像林家寶給他起的小名一樣,白胖墩實。

    林家寶最喜歡抱著墩墩和他一起午睡,嘴里哼著他兒時的歌謠哄著墩墩,這是墩墩入睡前最喜歡听的,只要他听這個就能馬上入睡。

    林家寶在床上躺了一個半月後才被允許出月子,軒轅瀚承和錢太醫商量下來給乖寶做了雙月子,把乖寶的身體調理的非常好,氣色紅潤,肌膚也保養得晶瑩剔透、吹彈可破,看得軒轅瀚承心里癢癢的。

    軒轅瀚承見乖寶身體恢復的好,也徹底放下心來。開始讓人準備墩墩的雙滿月宴,因著乖寶月子做的時間長,就推遲了滿月宴,改為雙滿月宴。

    墩墩的雙滿月宴上,太上皇也撐著病體露面,並賜予了他大名——軒轅睿熠。

    就在參加雙滿月宴的後宮太嬪太妃們和朝中大臣們覺得交口稱贊太上皇為皇長孫起的好名字時,一道聖旨的宣布更是令他們震驚不已。

    軒轅昭深可以說是最後一次動用權力,下了這一道聖旨︰林貴君孕育皇子有功,柔嘉淑順,風姿雅悅,敬慎居心,性資敏慧,率禮不越。著即冊封為皇貴君。

    林家寶事先並不知情,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太後笑盈盈地看著他。“你這傻孩子還不快向你父皇謝恩。”

    林家寶有些受寵若驚地跪下向太上皇謝恩。軒轅瀚承心里也很感動,這道冊封的聖旨是父皇和他商量過的。父皇真的很為他著想,他登基時剛封了乖寶為貴君,也不好馬上為乖寶加封。但父皇就不同了,而他所下的冊封林家寶的聖旨更令能大臣們信服。

    林家寶領旨後太妃們和命婦們紛紛向他祝賀,皇貴君位同副後,尊貴無比。這崇高的地位都令她們羨慕不已。

    俞嬪也用充滿嫉妒的眼神看著林家寶,皇貴君啊……這可是她這輩子都難以達到的地位。這個雙兒居然在短短兩年的時間里做到了。

    溫文倩看著正接受眾人恭維討好的林家寶,心中五味雜陳。

    宴上,太後抱著墩墩不肯撒手,“本宮的乖孫孫啊!”太後看著白白胖胖的墩墩,心中有瞬間想把墩墩帶回宮里養的沖動。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她還需要照顧太上皇,家寶肯定也不舍得與墩墩分開。

    軒轅瀚承仿佛看出了母後的心思,他到是不在意把墩墩給母後養。近日來,這個小子在乖寶的身上佔了太多時間,他都要排在第二位了。奈何乖寶肯定會傷心難過,想想還是作罷。

    墩墩還是沒心沒肺地咯咯笑著,殊不知他父親的思緒已經轉了一個來回。墩墩也不怕生見人就笑,贏得了後宮一群女眷的歡心。眾人對他是夸了又夸,都說孩子長的俊,眼楮又大又亮。性子也討喜乖巧不愛哭鬧,都是隨了皇貴君。

    林家寶听眾人說墩墩像他也很高興,笑容可燦爛了。眾人對墩墩的夸贊,可比夸他自己來的還要令他得意。軒轅瀚承最愛見乖寶的笑臉了,那愉悅的表情他是百看不厭。

    宴後,乖寶抱著孩子和軒轅瀚承回到了平樂苑。

    “乖寶把墩墩交給奶娘照顧吧,你都抱了一天了。手都酸了吧。”軒轅瀚承見乖寶回到還抱著墩墩在哄著,就從乖寶手里接過兒子。

    “還好吧,抱著的時候不覺著重。”墩墩脫手後,他到是覺著雙臂有些酸痛。不自覺的揉了揉手臂。

    軒轅瀚承抱著胖兒子,看著他小手臂上的肉一節一節的就像蓮藕一般。軒轅瀚承輕輕地捏了捏,又顛了顛他的重量。“墩墩近日又胖了。”

    墩墩從原本香香溫暖的爹爹懷里,換到了父親結實的胸膛前。本來有些掙扎的,等軒轅瀚承用手顛了顛他後到是不鬧了,有些興奮的咯咯笑了,以為是父親在和他玩耍。過了一會兒墩墩見軒轅瀚承沒了動靜,就開始嗯嗯啊啊的叫個不停了,小小的身子自己開始在軒轅瀚承懷里上下蹦起來。

    “哈哈,你這小子。”軒轅瀚承無奈的再把他上下顛了顛,逗得墩墩咯咯笑。

    “墩墩喜歡你這樣!”乖寶在一旁看著軒轅瀚承父子倆的互動笑著說道。

    軒轅瀚承又逗弄著兒子玩了一會兒,等墩墩玩累了睡著後,軒轅瀚承把他交給舒雅讓她交給奶娘下去好生照看。

    林家寶自從冊封為皇貴君後,他身邊的大宮女除了舒雅、舒琴外,又新添加了舒棋、舒畫兩人。二等宮女也又添加了四人。

    舒雅性格穩重心細,林家寶就讓舒雅和太後娘娘派來專門照顧小皇子的陳嬤嬤,還有三個奶娘一起照看墩墩。

    舒雅抱著墩墩下去後,軒轅瀚承終于得了親近乖寶的機會。終于等到了乖寶出了月子,軒轅瀚承迫不及待地想和乖寶親熱了。

    “乖寶自從有了墩墩後,都把相公排在後位了。”軒轅瀚承拉著乖寶來到床邊。

    “墩墩還小嘛,相公你別吃墩墩的醋啦。”林家寶輕聲地說。

    “知道相公我吃醋了,還不想著怎麼好好補償相公……嗯……”軒轅瀚承聲音略帶沙啞地問︰“乖寶……想不想相公?”

    林家寶雙頰通紅,把頭低著,都快要埋進被子里。“想……”

    “乖寶……”軒轅瀚承摟著乖寶,抬起他的小臉,溫柔地親吻著他。

    “嗯……”林家寶配合地雙手環上軒轅瀚承的脖子,也回應著他。

    良久,軒轅瀚承才離開乖寶微腫的唇瓣,看著乖寶情迷的雙眼,軒轅瀚承又情不自禁地深深吻住他。

    ……

    林家寶被封為皇貴君的消息公布後,皇城內的林宅又迎來了眾多達官貴人的拜訪祝賀。林家文在國子監里,也有人主動上前向他道賀。林家文依然和錢青昆他們一起,並沒有因著有個皇貴君弟弟而覺著自己高人一等。對于有些人的可以諂媚討好也沒有令他自滿。念起書來也愈加用功,他想要在來年的科舉中奪魁,也好讓家寶有個可依靠的兄長。

    這日,林宅迎來了宮里的公公,元慶奉命來接林家女眷入宮,張惠娘等人都十分激動又有些忐忑。眾人商量下來,張惠娘帶著兒媳吳巧蘭進宮,小女兒秀兒雖然還小並沒有及笄,但考慮到總歸是去宮里,就沒有帶上她。

    皇宮可不比酈州的行宮,那高高的城牆,一座座龐大莊嚴的宮殿,無不令人肅穆。張惠娘和兒媳吳巧蘭走在寬敞的宮道上,神情都有些緊張。

    元慶帶著她們往御花園邊上走過,見她們都十分緊張,笑著對她們介紹。“林夫人您瞧,這邊就是宮里的御花園,現在正是花團錦簇的時節。皇貴君最愛這邊的景色了,皇上經常會陪著皇貴君來御花園里散步。”

    張惠娘和吳巧蘭看著這麼多品種漂亮的花,都對御花園的美景稱贊不已。不過畢竟是在宮里,她們也不敢在御花園多做停留,看了片刻後就離去。

    溫文倩和俞嬪正在御花園里說著話,今日溫文倩去向太後娘娘請過安後,就在御花園與俞嬪“不期而遇”,兩人聊得很投機。她們見到張惠娘她們離去的背影,見她們兩人由元慶領著,穿著打扮又不像大臣們的命婦,一般命婦都會穿著朝服。

    “那個不是元慶麼,這兩人是誰?翼王妃可曾見過?”俞嬪有些好奇。

    “這兩人到是不曾見過。”溫文倩在心中回憶著她見過的朝中女眷,她真的不曾見過。

    “去打听一下。”溫文倩吩咐身邊的棋兒。

    “諾。”

    約摸半柱香的時間,棋兒才小跑回來。“回稟王妃、俞嬪娘娘,她們二人由元慶領著進了平樂苑。後來我找了個平樂苑外院的婆子悄悄打听了一下,只知道這兩位好像是皇貴君的家人,大概是他的母親和姐妹吧,具體的就打探不出來了。”

    “家人!”俞嬪想起她進宮以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家人了。“這當了皇貴君就是不一樣,家人都可以進宮,還可以大搖大擺地在御花園里逛。”

    “皇貴君地位就等同于副後,宣家人進宮來自然也是小事一樁。”溫文倩緩緩地說,她有預感,皇上遲遲不立皇後也肯定與這位皇貴君有關。

    “副後又如何,他一個雙兒還想當皇後不成。”俞嬪心中紛紛不平,論相貌論家事背景她哪一點輸給他了。

    “軒轅王朝自開朝以來到是沒有雙兒做皇後的先例,但以後就不好說了。”溫文倩不動深色地煽動道。“太後娘娘那麼喜歡皇貴君,現在又有大皇子這個寶貝孫子,那將來……”

    “不就是生了個兒子,還不知道養不養的大呢。”俞嬪剛脫口而出,就意識到自己的話不對。“翼王妃……我……”

    “俞嬪娘娘說話可要小心,這話我是知道你是有口無心的,但若是別人听到了那恐怕……”溫文倩依舊語氣溫和地說。

    “翼王妃您是知道我的,真的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有壞心的……”俞嬪緊張地對著溫文倩討饒道。

    “俞嬪你放心,我是知道你的為人的。”溫文倩對俞嬪安撫地說。

    俞嬪听了她的話也放下心來,見天色也近晌午了,就向翼王妃告辭離去了。

    平樂苑里張惠娘和吳巧蘭正和林家寶訴說著家常。

    “娘親,家寶真想你們!這次你們來京里,我正懷著墩墩也不方便出宮來見你們。現在好了我也出了月子,等墩墩再大一些,我再求著皇上帶我出宮來見你們。你們在京里過的好嗎?可還住的慣?家里都好嗎?”林家寶見了娘親和大嫂,忍不住的連番發問。

    “家寶啊,你在宮里哪里好隨便出宮啊!別令皇上為難了。我們在京里過的很好,你也不用擔心了。你大哥也在國子監里念書了,家里一切都好。倒是你自己這次生產可順利?月子里可有把身子都養好了?”張惠娘還是最關心家寶的身子。

    “這次生產很順利,墩墩是個好孩子,沒有讓我受苦。”林家寶笑著對娘親說道,語氣中透著甜蜜。“皇上他又讓我做了雙月子,我的身子也調養得非常好。”

    張惠娘見林家寶確實如他所說的一樣,也很放心。吳巧蘭見二弟現在的氣色更勝上次在行宮見到的模樣,只見家寶那皮膚白里透著紅,人也稍稍圓潤了一些。有了孩子後,林家寶整個人的氣質也變得不同了,看著現在的家寶,吳巧蘭只在腦海中想到四個字——溫潤如玉。

    林家寶對身邊的舒琴說︰“去看看墩墩醒了沒有,若是醒了把他抱過來。”

    “諾。”舒琴應聲退下。

    不一會兒,舒琴和舒雅就回來了,陳嬤嬤抱著墩墩走在前面。墩墩見到林家寶依依呀呀地叫著,這些日子以來墩墩已經會認人了。他最愛的就是爹爹的懷抱,此時見到了爹爹就鬧著要他抱了。

    “墩墩……爹爹的好寶寶!娘親你看,這就是墩墩,很胖吧,哈哈。”林家寶接過墩墩抱在手里,又在他肉嘟嘟的小臉上想了香。“娘你來抱抱。”

    “墩墩,讓姥姥來抱抱……真是個胖小子。長得可真結實啊!”張惠娘抱著墩墩喜歡極了,“這孩子長得真像你啊!”

    “是啊!長得真像家寶!將來準是一個俊小子。”吳巧蘭在一旁夸贊道。

    墩墩在張惠娘的懷里,他見這個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哄著他玩,也很配合地咯咯直笑。把大家都樂得不行。

    之後,林家寶又留了她們兩人一起用午膳,等下午才戀戀不舍地送走了娘親和大嫂。

    出了宮後,張惠娘和吳巧蘭懷著激動的心情回到了家里,又與家人們分享了她們在宮中的見聞。張惠娘把墩墩夸了一遍又一遍,愉悅的心情感染了家里的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