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墩墩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文照常去國子監念書,一進官學就引來了許多人矚目的視線。

    “林家文你可來了,真想不到啊!原來你是林貴君的兄長。”錢青昆幾人見林家文來了連忙招呼他過來。

    “是的,真是抱歉!林貴君是我的二弟,我也不是故意要隱瞞,還請各位見諒。”林家文向幾位同窗解釋。

    “原來如此,我還記得第一次見你,當時就听你說過有個弟弟在皇後娘娘宮中做宮侍,沒想到你弟弟這麼有造化,現在都成貴君了!”錢青昆對林家文恭喜道。

    “林兄,你和林貴君是嫡親的嗎?你和林貴君長得可相像?”一位同窗好奇地問林家文。

    眾人對皇上獨寵的林貴君他的相貌很是好奇,但看著林家文的外貌實在很難想象出來。這時周圍的人們也很好奇,眾人此時都豎起了耳朵。

    “那當然!我和林貴君一母同胞,可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林家文見他們都表情古怪,隨即哈哈笑道︰“我長得像我爹,而弟弟像娘親,可比我好看多了。”

    “哈哈,林兄你真風趣!”眾人听了都哈哈地笑了。

    林家文爽朗的性格很能贏得大家的好感,除了許多寒門子弟,也有一些是有家世背景的與他交好。當然也不排除有些刻意與他交好的人,但林家文一向以誠待人,日子久了也交到了一些真正志同道合的好友。

    三月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林家寶順利地產下一名男嬰,平樂苑里一片歡騰。

    此次生產軒轅瀚承全程陪同,他不管母後和嬤嬤們的勸阻,執意要陪在林家寶的身邊。

    林家寶生產的時候還算順利,他很乖地配合嬤嬤們,也不叫疼,到是把軒轅瀚承嚇得臉色慘白,險些暈厥。

    軒轅瀚承看著乖寶流了那麼多血,心疼極了,他整個人都有些發顫。林家寶總共花了兩個時辰才把孩子生下來,軒轅瀚承看著這個與他和乖寶血脈相連的兒子,眼眶濕潤。

    軒轅瀚承對著累極了就快要昏睡過去的乖寶說︰“寶貝,辛苦你了!”

    林家寶覺著一點也不辛苦,有著相公的陪伴和鼓勵,他心里一直很安定,一點也不害怕。當他听到孩子的第一聲啼哭,他瞬間覺得一切的疼痛都消失了。听了軒轅瀚承溫柔的話語,林家寶沉沉地睡去。

    在錢太醫確認乖寶平安無事後,軒轅瀚承這才抱著被洗干淨包裹好的兒子出去。

    太後在外殿焦急地等候,一見皇上抱了孩子出來,馬上迎了上去。

    “母後,朕有兒子了!哈哈哈!”軒轅瀚承笑容滿面地和母後報喜。

    “太好了!太好了!”太後小心地接過她的皇孫,欣喜萬分。“快去給你父皇報喜吧,你父皇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兒臣已派元福去了!”軒轅瀚承一得了兒子,就馬上讓元福去向父皇報喜了,他知道這是父皇時刻掛念的。

    “本宮的乖孫啊!長得可真好啊,嗯……長得像皇兒。那小鼻子、小嘴和皇兒一模一樣。”太後抱著已經哭累睡著的小寶寶,怎麼看怎麼喜歡。

    “哈哈,我瞧著那眼楮又大又圓的,倒是像乖寶呢。”軒轅瀚承笑著說道。孩子雖然閉著雙眼,但那輪廓依稀能看出來。

    太上皇得了喜訊,激動地連說了三個好字。軒轅昭深一直擔心著的皇上的子嗣問題終于迎刃而解了,他頓時覺得心頭一松,精神也好了許多。

    今日免了早朝,朝中大臣們都知道了皇上獨寵的林貴君正在生產,當林貴君平安產下皇子的消息傳來。朝野內外一片沸騰,皇長子的出生意義非凡。那林貴君將來更是貴不可言,今夜注定將是許多人的不眠之夜。

    很快皇長子出生的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般,傳遍了皇城內外。

    溫文倩撫摸著至今還沒消息的肚子,嘆了一口氣。這個林貴君也太好命了……

    “皇長子!皇長子!我倒是要看看他有沒有做皇長子的命!”俞嬪想起她那早夭的兒子幾近瘋狂,咬牙切齒地說道。

    俞嬪身邊的大宮女碧影跪在地上冷汗直流、瑟瑟發抖,還好此時房內只有她和俞主子兩人。這話要是給別人听去,後果不堪設想啊。

    林家寶累極了,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乖寶你醒了。”林家寶一有動靜軒轅瀚承就醒了。

    軒轅瀚承從塌上起來,走到床邊問︰“覺得身上如何?還疼嗎?”

    林家寶昏睡了後,他就讓宮人搬來一個臥榻在乖寶的床邊守著他。

    太後勸他說,家寶要做月子,讓他搬去別的宮住。軒轅瀚承哪能樂意,依然我行我素,桂嬤嬤她們也拿皇上沒有辦法。

    “不疼了,寶寶呢?”林家寶視線搜尋了一下沒有發現寶寶。

    “在奶娘那里,被照顧的很好,乖寶無需擔心。”自從乖寶有孕後,軒轅瀚承就開始物色奶娘人選。乖寶身為雙兒並沒有奶水,軒轅瀚承經過暗衛仔細的探查和嚴格的挑選後,選了三個奶娘來照顧孩子。

    “我要見寶寶。”林家寶只在生產後,看了孩子一眼就昏睡過去了,他還沒有好好看看孩子呢。

    “好。一會兒讓她們抱來給你看,乖寶先吃點東西吧。餓了吧?”軒轅瀚承扶著乖寶坐起,又親自給他穿好了衣服。

    軒轅瀚承吩咐舒雅端些吃的進來,後又吩咐她退下,自己親自喂乖寶吃了香菇肉糜粥。

    林家寶張口吞下粥,有些含糊地說︰“我可以自己吃。”

    “相公想喂你吃,乖寶今日辛苦了,相公愛你!”軒轅瀚承深情地對乖寶說著愛語,今日他比任何時候都要感謝上蒼,賜予他重來一次的機會。說著,軒轅瀚承又喂乖寶喝了一大碗滋補的雞湯。

    “我也愛相公!”林家寶甜甜一笑,感覺嘴里清淡的雞湯也嘗出了絲絲甜味。

    奶娘把小皇子抱了進來,林家寶見了孩子很激動。“快給我來抱抱。”林家寶伸出手小心地從奶娘懷里接過寶寶。感受到手里的寶寶是那麼小那麼軟,身上還帶著一股奶香味。

    林家寶抱孩子的姿勢很標準,他小時候就抱過弟弟妹妹,懂得如何抱孩子。

    軒轅瀚承揮手讓奶娘先退下,笑著說︰“乖寶到是把寶寶抱得很好,哪像我,都被母後取笑了。”

    軒轅瀚承雖然前世有過孩子,但並沒怎麼抱過。他覺得兒子身子軟綿綿的像是沒有骨頭一般,好似他一用力就碎了,他那個姿勢說是抱著孩子,到不如說是捧著。當時太後看著軒轅瀚承那抱著孩子艱難別扭的模樣,樂得不行。

    “我以前幫忙照顧過弟弟妹妹,當然會抱啦。寶寶真可愛!”林家寶看著寶寶已經褪去剛出生時皺皺的模樣,雖然皮膚還有些微紅,但看起來已經是粉嫩嫩的了。寶寶也很乖不哭鬧,眼珠子骨溜溜地轉,因為剛喝飽了奶,嘴里還吐著奶泡泡。看著寶寶那可愛的模樣,林家寶覺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乖寶寶,讓爹爹親親……”

    軒轅瀚承看著乖寶對孩子那親熱樣,有了瞬間的妒忌。唉……以後他怕是要和孩子爭寵了。

    “寶寶有名字了嗎?”林家寶問起軒轅瀚承。

    “大名父皇會取,小名的話……乖寶你給寶寶起個小名吧。”軒轅瀚承對乖寶說。

    “我來取?我可以嗎?”皇家到底不比尋常人家,皇子的名字可以由他來取嗎?

    “當然,乖寶你是寶寶的爹爹,給寶寶取個小名而已。不是什麼大事,乖寶想叫什麼都行。”軒轅瀚承坐在床邊,看著乖寶和兒子溫馨的互動,心中異常滿足。對于兒子的小名他只要乖寶喜歡就行。

    “叫什麼名字好呢?”林家寶認真地想著,以前在林家村都會給孩子取個賤名,覺著這樣孩子好養活。看著粉嫩嫩白胖胖的寶寶,他卻不想給寶寶取個很難听的名字。

    “相公,我們叫他墩墩怎麼樣?希望寶寶一直敦實平安,能健康快樂地長大。”林家寶想了好半響。

    “墩墩不錯!寶寶以後就叫墩墩,我和乖寶的小胖墩。哈哈!”軒轅瀚承伸手逗弄著兒子。“墩墩,你爹爹給你想了這麼好听的小名,開不開心呀!”

    墩墩小手抓了抓軒轅瀚承的手指,嘴里發出啊啊的叫聲,玩了一會兒,墩墩就打了個小哈氣,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相公,我想和墩墩一起睡。”林家寶期盼地看著軒轅瀚承。

    軒轅瀚承哪里受得了乖寶那期盼無辜的眼神,“好吧,今日墩墩就和你一起睡,我讓奶娘她們在外殿值夜。但是乖寶你還在做月子呢,夜里墩墩會吵到你的。這段時間,晚上還是讓奶娘們帶著墩墩住在我們旁邊的偏殿吧。”

    林家寶知道軒轅瀚承也是為了他好,而他也沒有奶水,墩墩夜里有奶娘們照顧會更好。

    夜里軒轅瀚承注視著床上那一大一小熟睡的身影,真是百看也不厭倦。雖然兒子佔據了原本屬于他的位置,但躺在睡塌上的他依然甘之如飴。錢太醫已經對他說了,乖寶這次生產很順利,將來也還有孕育孩子的可能。等他再給墩墩添個弟弟妹妹就好了,這樣墩墩有了弟弟妹妹相伴,應該就不會和他搶乖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