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翼王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李君豪回到家後,他的父親李佔祥見小兒子這副慘樣。“君豪,你怎麼這副模樣,誰打的你?”

    李君豪有些支支吾吾地說了今日發生的事情。

    李佔祥听了兒子的話,先是心中一驚,隨即對李君豪怒斥道︰“孽子!為父早就和你說了,不要在官學里惹事生非。你看看你做下的事。”

    “孩兒知道錯了,那現在可怎麼辦啊!”李君豪擔心地問。

    “唉……想法子給你姐姐傳個消息吧。”李佔祥嘆氣道。

    第二日早朝就有御史彈劾禮部尚書李佔祥教子無方的折子。軒轅瀚承看著李佔祥的眼神十分冰冷。

    當軒轅瀚承听到暗衛說的關于林家文與李君豪起沖突的前因後果,他有瞬間想直接派暗衛弄死李君豪的沖動,他的乖寶可不是別人的談資更不允許任何人褻瀆了。還好後來軒轅瀚承冷靜下來,現在乖寶懷著孩子正是要緊的時候,不宜見血。

    “免去李佔祥尚書一職,連兒子都教導不好,不知禮數與尊卑,如何能管理禮部。”軒轅瀚承冷酷地開口,“禮部尚書之位由禮部侍郎張廷輝接任。”

    李佔祥面露死灰,他的仕途因為小兒子的一句話就毀了,這真是禍從口出啊。

    晉陽宮里迎來了李太妃李君茹的拜訪,溫文倩與之寒暄了一番。李家與溫家有些許姻親關系,雖是一表三千的關系,但真要算起來溫文倩還要叫李太妃一聲表姐。

    “二皇子妃,冒昧前來,實是有事相求。”李君茹年紀也就三十幾歲,她在宮中並不得寵,又沒有子嗣。太上皇退位又病重,她也成了太妃,將來注定在宮中孤獨終老。李君茹已經在為將來的日子發愁,不想家里的小弟還不省心,闖了這麼個大禍,連累父親也丟了尚書之職。

    “李太妃客氣,是何要事?若是能幫的自當幫忙。”溫文倩客氣地說,她已經猜到李太妃的來意。暗自思索起來……

    “不瞞二皇子妃,想來二皇子妃也听說了我們李家的事,只因冒犯了林貴君。我想著二皇子妃與林貴君熟悉一些,能否幫著我從中說和一下。”李太妃滿臉愁容,若是沒有取得林貴君的原諒,她今後在宮里的日子怕是都不會好過了。

    “這……”溫文倩皺眉,面露難色。

    “二皇子妃,看在我們兩家都是沾親帶故的,我求求你了,在這宮里也只有你能幫我了。”李太妃焦急地哀求道。

    “好吧,我和李太妃一起去見林貴君吧,我會在一旁幫忙說和的。”溫文倩想了想回答道。

    李太妃听了溫文倩的話,心安了一半。充滿了感激,對溫文倩說︰“真是太感謝二皇子妃了。”

    溫文倩看著李太妃感激涕零的模樣微微地笑了。

    這日,林家寶午膳過後在平樂苑里散步,由桂嬤嬤和舒雅扶著,身後跟著舒琴和元慶,還有眾多宮女。林家寶的肚子已經九個月大了,還有一個月就要臨盆。軒轅瀚承十分地緊張,更是在平樂苑里加派了許多人手。

    “二皇子妃、李太妃前來拜見林貴君。”小太監前來稟報。

    “請她們進來吧。”林家寶以前听過溫文倩提過的要來拜訪他,也沒有多想。

    桂嬤嬤听到二皇子妃和李太妃一起來了,微微蹙眉。李太妃的父親李尚書剛被罷免,听說是因為其嫡子在言語上冒犯了林貴君,還與林貴君的兄長起了沖突。今日過來肯定也是為了這事。

    這件事軒轅瀚承並沒有和林家寶提及,乖寶臨近生產,他不想讓這種瑣碎來打擾到乖寶。

    溫文倩進入平樂苑後見到了被眾人前呼後擁的林家寶。

    “林貴君有些日子不見了,近來可好?”溫文倩滿臉笑意地看著林家寶的肚子,溫柔地提醒。“林貴君身子貴重,散步時可要格外小心了。”

    “我會小心的。”林家寶謝過溫文倩善意的提醒,又和李太妃問好。

    李君茹見林家寶態度溫和,就對他說︰“林貴君,今日冒昧來訪,還請您見諒。”

    “李太妃前來是有什麼事嗎?”林家寶對李太妃的到訪有些疑惑,他只在以前和皇後娘娘請安時見過李太妃,平日里兩人從來沒有交集。

    “今日來是與林貴君陪不是的,家中的小弟與令兄在官學之中有些誤會,言語上有些沖撞了您,我這個做姐姐的來給林貴君您請罪了。小弟在家中被爹娘寵壞了,現在已經閉門思過,復學之日也是遙遙無期,將來的仕途怕是無望。現在還連累了爹爹被皇上罷免了禮部尚書的職務。爹爹他一直在禮部兢兢業業的……”李君茹姿態放的很低,滿臉的苦楚。“林貴君求求您了,能否和皇上說說……”

    “哥哥與令弟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但哥哥是個很爽朗的性子,一向不會太過計較的。至于前朝之事我是不好過問的。”林家寶是知道哥哥的性格的,不會主動與人起沖突。而皇上肯定有皇上的考量,應該不會為了哥哥與那李家公子的沖突,就罷免了李太妃他爹的尚書之位。

    林家寶當然不會知道,就是因著那李君豪的一句話,軒轅瀚承就動了殺意,罷免尚書之位已經是很寬容的了。

    “林貴君您太謙虛了,在後宮有誰不知曉您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將來誕下小皇子後便更是尊貴無比,您的話皇上肯定會斟酌的。”李太妃見林貴君無動于衷,又祈求地看向溫文倩。

    溫文倩听了剛剛李太妃說林家寶會生下小皇子的話,心中不悅。但表面上還是附和著李太妃的話。“是啊,林貴君就不要妄自菲薄了。”

    “很抱歉,李太妃父親一事我幫不上忙。”林家寶略帶歉意地說道。

    “林貴君您午睡的時候到了。”桂嬤嬤見林家寶有些為難,忙為主子解圍。

    “李太妃、二皇子妃,今日就不請你們進屋里坐了,我也有些困了要回去午睡了。”走了一會兒,林家寶也覺得有些累了。現在他的兩條腿有些腫,但錢太醫說了讓他每日都要散步一會兒,將來有助于生產,所以林家寶一直咬牙堅持。

    “那我們就不打擾林貴君了。”溫文倩見狀也準備回去。

    “林貴君……啊!”李太妃見林家寶要離開,還想上前說些什麼。不知怎麼的她的裙擺突然被什麼絆了一下。人一下子往前撲去,林家寶他們連忙往後退。慌亂之中沒有看旁邊,不想旁邊正好有個小池塘,林家寶左腳踩空了,險些跌進了去。還好林家寶身邊有暗衛,他們及時出現雙雙扶住了他。

    “林貴君您沒事吧?”桂嬤嬤緊張地查看。還好這個池塘很淺,里面幾尾錦鯉魚是林貴君平時做畫用的。暗衛們也很及時的出現,不然林貴君有個意外,她就只好以死謝罪了。

    “我沒事。就是鞋子沾著水了。”林家寶剛剛突然心中一緊,現在人覺得有些發軟,手心里也都是冷汗。

    “林貴君恕罪,我剛走的急了,不小心絆了一下。”李太妃見林貴君沒事也把提著的心放下,若是林貴君剛剛被她撞倒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李太妃和二皇子妃請回吧!”桂嬤嬤有些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

    “那我們就先告退了。”溫文倩又關切地說︰“林貴君剛剛受驚了,還是快請太醫來看看吧。還有貴君的鞋子沾了水,需馬上換了,可別著了涼。”

    李君茹無法只好又和林貴君告罪,無奈地隨著溫文倩離去。

    林家寶被扶到床上躺下,元慶馬上去請錢太醫。幸好錢太醫把脈後宣布一切正常,並沒有動了胎氣。這時眾人才安下心來。

    軒轅瀚承回來的時候,林家寶已經午睡。撫摸著乖寶柔軟的發,親了親他的臉頰。他已經從暗衛那里得了消息,還好這次乖寶沒事,不然他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

    事後軒轅瀚承詳細詢問了暗衛當時的情況,當時李太妃看起來確實像是意外,她也沒有那個膽子加害乖寶,但是軒轅瀚承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同時對帶著李太妃來的溫文倩也沒了好感。

    林家寶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睡眼朦朧的眸子。入眼的是軒轅瀚承深情注視的目光。“相公。”

    “乖寶,相公的寶貝”軒轅瀚承低頭吻住他,“今日受驚了,乖寶以後別見這些無關緊要的人了。”

    “諾。我听相公的。”林家寶覺著相公的親吻令他好安心。“今日李太妃說了……哥哥他……”

    “沒什麼事,乖寶無需擔心。”軒轅瀚承簡單的說了說事情的經過,當然也隱去了一部分。

    “那李公子真不是個好人,居然要帶哥哥去那種地方真是該打!”林家寶自從上次花船遇險後,對這些煙花之地非常討厭。

    太後第二日下了旨意把李太妃禁了足,又把溫文倩叫去問話,敲打了她一番。

    軒轅瀚啟從軍營里回來,得知此事也有些埋怨地對溫文倩說︰“那林貴君是皇兄的寶貝,現在又有了身孕,正是要緊的時候,你怎好和李太妃去打擾,還差點出了事故。若真有了意外,讓我如何面對皇兄,下次不要這樣了。”

    “諾。那李太妃與我娘家有親,我也是被求的沒辦法了,才答應陪她去的,實在沒有想到會出狀況。”溫文倩語氣哽咽地說道。她沒有想到那林貴君身邊還有暗衛保護,還好她的動作隱蔽沒有人發現。現在她只好希望林貴君這胎生不出兒子來。

    軒轅瀚啟看著妻子委屈的樣子有些心軟了。“你下次注意就好了。”

    “林貴君這一胎不知道是不是男孩,要知道雙兒通常只有一胎。”溫文倩試探地說。“那……”

    “別說這種話,也別有不該有的心思。”軒轅瀚啟听出了溫文倩的意有所指,有些粗魯地打斷了她。

    “妾身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皇上的子嗣關系到江山社稷。”溫文倩對軒轅瀚啟解釋道。

    “北大營還有事,我回去一趟。還有皇子府已經修建好了,我會和皇兄、母後說,我們也是時候搬出宮了。”軒轅瀚啟不等溫文倩回應就轉身離去。

    “二皇子……”溫文倩心有不甘地看著軒轅瀚啟離去那高壯的背影,唉……這個莽夫!

    軒轅瀚啟是習武之人,一向不喜歡文人的彎彎道道。這溫文倩他本來覺著是個好的,賢良淑德的世家嫡女,優雅溫柔都是他所喜歡的,只是現在看來心思多了些。

    第二日,軒轅瀚啟就向軒轅瀚承請旨出宮,軒轅瀚承應允。“早就寫好了,父皇也贊同,你看看這個封號可喜歡?”

    軒轅瀚承把一個明黃色的折子遞給了弟弟。

    軒轅瀚啟翻開奏折,這是封他為親王的折子,翼王!如虎添翼!皇兄真是太抬舉他了。“皇兄……臣弟並沒有什麼能耐,受之有虧。”

    “別這麼自謙,父皇希望我們兄弟一直都兄友弟恭,好好守好這江山。我們可不要讓父皇失望了。”軒轅瀚承拍了拍弟弟寬厚的肩膀,他相信弟弟能做到的。

    “諾。我一定不辜負父皇和皇兄的希望。”軒轅瀚啟發誓道。

    運泰九年二月,軒轅瀚承封二皇弟軒轅瀚啟為翼王,享親王爵。

    隨後,翼王軒轅瀚啟攜王妃出宮,搬入了翼王府。溫文倩不愧是世家嫡女,把整個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條,還經常進宮來給太後娘娘請安,並親自抄寫了許多佛經敬上,贏得了朝中命婦們的一致夸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