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貴君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運泰八年十二月,軒轅昭深正式退位為太上皇,從此不再過問政事,專心靜養身體。

    舉行完簡單的登基大典後,軒轅瀚承又一次坐上了闊別一世的龍椅,心中一陣感慨。

    接下來的日子,軒轅瀚承有條不紊地處理政務,每日去看望父皇,見父皇病情有所好轉也安下心來。

    軒轅瀚承並沒有急著搬離太子東宮,每日照常在御書房與平樂苑之間往返。雖然軒轅瀚承的後院只有林家寶、宋氏和俞氏三人,換個宮殿也不是難事。但軒轅瀚承考慮到乖寶的身子重了,現在不易勞累,搬宮殿之事就暫緩了下來。

    對于大臣們上奏冊封後宮一事,軒轅瀚承只是下了一道聖旨。冊封林側君為貴君,追封張側妃為賢妃。宋氏和俞氏都冊封為嬪。除此之外也並沒有舉辦冊封儀式。

    軒轅瀚承知道現在還不是封乖寶為皇後的時候,所以對沒有冊封儀式也沒有太過在意。

    朝內外都知道這是因著太上皇病著的關系,皇上也不好在這時大封後宮。見皇上還住在太子東宮,暫時也沒有移宮的意思。大臣們都夸皇上純孝,對新帝登基後的擔憂也少了很多。

    張侍郎一家得知女兒被追封為賢妃,全家都非常欣慰。對皇上更是感恩戴德,充滿了感激。在朝上張侍郎都以皇上的政見為準,馬首是瞻,為軒轅瀚承對文臣的掌控帶來大大的便利。

    俞氏摔爛了一套精美的茶具,“貴君!貴君!不過是個雙兒,宮侍出身而已。現在居然被封為貴君,憑什麼!”俞氏越想越不甘心,“肚子里還不知道是個什麼呢!”

    “娘娘您別生氣了,氣壞了身子不值當啊。”俞氏身邊的大宮女碧影勸著她。

    “唉……這宮殿也不搬,冊封儀式也沒有,算什麼娘娘啊……”俞氏繼續抱怨道。

    “娘娘您別說了,小心……”碧影擔心地看向窗外,隔牆有耳啊。

    俞氏汕汕地閉了嘴,只好發泄到了手帕上,又絞了兩塊帕子才罷手。

    下午,軒轅瀚承召見完幾個心腹大臣後回到平樂苑。他並沒有急著去見乖寶,而是先換了身衣裳,又去了身上的寒氣,才去了乖寶的殿里。

    宮殿里一進去溫暖如春,十幾個火盆放在了宮殿里,燒得都是金絲碳,沒有一絲煙味。這頂級的待遇在這後宮中除了皇後娘娘,可是就獨一份了。內務府的人都是人精,後宮之中現在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林貴君的專寵地位。自然一有好東西就往平樂苑里送,殷勤極了。

    林家寶見軒轅瀚承回來後起身相迎,“太子……哦不皇上您回來了。”林家寶還不能適應,相公突然就由太子殿下變成皇上了。

    “乖寶今日感覺如何?”軒轅瀚承扶著乖寶坐下,在乖寶的酒窩上落下一吻。

    “很好呢,今日我還感覺到寶寶動了。”林家寶很激動地說,第一次感覺到胎動。那是他第一次清楚地感受到了生命的神奇,撫摸著隆起的肚子,這種血脈的相連的幸福感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真的!”軒轅瀚承小心翼翼地用手貼上乖寶的肚子,期待地對乖寶的肚子說︰“乖孩子,快和父親打個招呼。”

    等了好久也不見動靜,林家寶嘻嘻地笑了。“大概寶寶睡覺了吧。”

    林家寶的話音剛落,軒轅瀚承突然感覺到乖寶肚子上有一下凸起。

    “呀!寶寶剛剛在踢我呢!”林家寶心喜地說道。

    “乖孩子,可別把你爹爹踢疼了。”軒轅瀚承也感覺到了,笑著對乖寶的肚子說道。

    “我不疼的。”林家寶說著依偎著軒轅瀚承,很喜歡相公對他的緊張。相公當上皇帝後,還是一如往昔地把他當成了寶貝。

    軒轅瀚承看到桌上的幾本冊子,“這個是?”

    “這是二皇子成親要用到的,母後每日要照顧太上皇,還要忙著二皇子成親之事,非常忙碌。還有十日就是婚期了,母後讓我幫著核對一下。”林家寶說著把冊子遞給軒轅瀚承。此次二皇子大婚提前,而二皇子府還沒有完工。皇後就決定讓他們現在宮里成親,把二皇子現在住的晉陽宮重新布置一番,用作成親後暫時居住的宮殿。

    軒轅瀚承翻了翻,“乖寶可別累到了,叫邱嬤嬤幫著你一點。”

    “我不累,我瞧著你和母後都那麼忙,我也想做點心什麼。”林家寶有些靦腆地說。

    “乖寶真乖!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只要你和寶寶都好好的,這比什麼都重要。”軒轅瀚承柔聲對著乖寶說道。

    十日後,二皇子的大婚如期在晉陽宮中舉行。軒轅瀚承見弟弟今世能夠成家立業,心中很是欣慰。林家寶陪著一起觀禮,見了這盛大的場面有些羨慕。不過想起當初那個紅燭之夜,那塊至今珍藏著的龍鳳呈祥喜帕,想想林家寶也覺得很滿足了。

    “乖寶,相公欠你一場盛典,以後一定補給你。”軒轅瀚承注意到乖寶眼中的神情,在乖寶耳邊低語道。他在心里暗自發誓,將來一定要給乖寶一個盛大的封後大典。

    林家寶听了軒轅瀚承的話,只是輕輕搖了搖頭,露出了燦爛的笑臉。現在這樣就很好了,他很滿足了並不貪心。

    軒轅瀚承被乖寶的笑臉晃了神,與乖寶十指交握著,瞬間感覺心中的情意暖流滿滿的都要溢出來。

    第二日一早,二皇子攜二皇子妃前來永壽宮拜見。太上皇身體還是不適,並沒有出席。溫文倩和軒轅瀚啟先上前給太後娘娘敬茶,太後接過茶杯喝了一口,說了幾句勉勵的話,就讓周嬤嬤端上紅包賞賜。

    之後溫文倩他們又向皇上跪下敬茶,軒轅瀚承接過茶杯喝了口,也對弟弟說︰“成親了就是大人了,皇弟以後可不能再任性了。”也讓元福賜予了賞賜。

    末了,軒轅瀚承對溫文倩說︰“給林貴君也敬一杯茶吧。”

    溫文倩剛剛一直微低著頭,這才注意到林貴君坐在了與皇上並肩的位置。見太後娘娘滿臉笑意,也沒有出言反對。溫文倩穩了穩心神,上前跪向林家寶敬茶。“林貴君請用茶。”

    林家寶接過茶水抿了一口,讓元慶遞上荷包,親手遞給了溫文倩。“二皇子妃快請起。”

    接著,溫文倩他們又去向皇室宗親長輩一一拜見,半天下來也兩人都有些疲憊了。

    回到晉陽宮里,軒轅瀚啟有些心疼他的皇妃,指著她身上的皇妃朝服說︰“倩兒你累壞了吧,快把這身累贅換了。”

    溫文倩听了二皇子的話心中有些甜蜜,微微一笑,這身朝服真的很重,半天下來快要壓垮她了。“諾。妾身先告退了。”

    “快去吧。”軒轅瀚啟也準備去換身衣服了,這身皇子朝服穿得太累人了。

    在寢殿里,溫文倩的陪嫁丫鬟棋兒正在為她更衣。“小姐這朝服真是沉啊,您又走了這麼多路,累壞了吧。唉……這宮里就是大啊,半天走下來可真累人啊!”

    等換好了衣裳,溫文倩總算是覺著舒服了些。

    “小姐我今日也算是開了眼界了,見了那麼多皇室宗親。還有皇上,沒有傳聞中那麼嚇人嘛。”棋兒有些興奮,嘰嘰咋咋地說著今日的見聞。

    “傳聞怎麼可信呢!”溫文倩想起皇上英俊冷酷的神情,有些閃神。

    “是啊!傳聞真是不能當真,那個林貴君長得也不怎麼樣,根本沒有傳聞中的天姿絕色嘛。”棋兒想了想又說︰“不過林貴君真的是如傳聞中那麼得寵啊,居然堂而皇之的坐在了皇後的位置,連太後娘娘都沒有說什麼呢。”

    說到林貴君溫文倩的臉色暗了下來,她當初和娘親進宮時就見過他。當時只是覺著這個雙兒外表天真可愛,但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沒想到林貴君他居然這麼的很受寵。

    棋兒有些為主子抱不平,“今日皇上居然要小姐向林貴君敬茶,這也太……小姐可是靖西伯的嫡女,听說那林貴君只是個宮侍出身……”

    “棋兒,閉嘴!這里是宮里你別亂說了,要知道禍從口出。還有別再叫我小姐了。”溫文倩打斷了棋兒的話,雖然棋兒說的沒錯,對于今日之事,她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但這里畢竟是宮中,還是謹慎一些的好。

    “諾。皇妃說的是,棋兒不說了。”棋兒也知道自己不是原來的府里。

    除夕過後,太上皇的身子才有些許好轉,但一直照顧著太上皇的太後娘娘卻病倒了。好在太醫們的診治下來,只是有些勞累了並沒有大礙。軒轅瀚承听了太醫的話松了一口氣。

    作為兒媳的溫文倩自然要前去待疾,溫文倩正為太後娘娘伺候完湯藥。這時就听到殿外通傳,“林貴君到!”

    林家寶的身影進入眾人的眼中,此時他的肚子已經有七個多月了。林家寶走得很慢,由桂嬤嬤扶著緩緩地走過來。

    太後見家寶來了,緊張地說︰“哎呀!家寶你怎麼來了,慢一點。”

    “母後我听聞你病了,很擔心您。您可有好些了?”林家寶走到太後娘娘跟前關切地問。

    “母後沒事,家寶你身子重了,要小心些啊!周嬤嬤給家寶快賜座。”太後娘娘向周嬤嬤吩咐道。

    周嬤嬤不用太後娘吩咐早就讓宮人們搬了椅子到了林家寶身後。

    林家寶依言坐下,又對太後娘娘說︰“母後請放心,桂嬤嬤給我準備了很舒服的鞋子,我穿著走路可穩當呢。”

    太後听了也很滿意,對桂嬤嬤說︰“你做的不錯,只要好好伺候林貴君,本宮重重有賞。”

    “諾。老奴一定竭盡所能。”桂嬤嬤連忙應聲道。

    隨後林家寶又說了一些他近日來的趣事,什麼寶寶在他肚子里翻身練拳啦。皇上喜歡听他的肚子的動靜,皇上也會隔著肚子和打招呼之類的。太後也听了也被逗樂了,他也不知道承兒有這樣一面。

    溫文倩站在一旁靜靜地聆听,也不插話。在宮里的這些日子以來,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太後娘娘和林貴君如同母子般的場面了。她曾經打听過,得知太後娘娘和林貴君曾在薛家那場入宮行刺中共同歷險,林貴君還曾救過太後娘娘。這就難怪了他們兩人的關系親密非常,林貴君還一直叫著太後娘娘母後,十分的親熱。唉……明明她才是太後娘娘的正牌兒媳,但她遠遠無法超越了林貴君去。

    又說了一會兒話,太後娘娘覺著有些累了。就對他們說︰“你們都早些回去吧,本宮有些倦了,想小歇一會兒。家寶你快些回去吧,別過了病氣。回去的路上要小心些,桂嬤嬤你注意著點。”

    “諾。老奴一定小心照看。”

    溫文倩和林家寶一起從永壽宮出來,她在旁輕扶著林家寶走下台階。“林貴君小心這台階。”

    “謝謝。”林家寶自己也很當心,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階。

    “我進宮這些日子還沒拜訪過林貴君呢,真是失禮了。”溫文倩說起話來猶如潺潺流水,聲音非常地輕柔動听。

    “二皇子妃客氣了,歡迎你來平樂苑。”林家寶開心地回答,平樂苑很少有人來。

    “那我得空了一定前來拜訪。”溫文倩輕笑道。

    這時元慶跑上前來,“林貴君,步攆已經準備好了。”

    “那二皇子妃,我先回去了。”林家寶由桂嬤嬤扶著坐上了步攆,與溫文倩揮手道別。

    “林貴君小心慢走。”溫文倩目送林貴君坐著的步攆由四個壯實的侍衛抬著穩步離去。她的眼楮緊緊地盯著那個豪華精美的步攆,久久沒有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