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禪位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回宮後,軒轅瀚承先讓錢春榮為林家寶把脈,在確認了乖寶的情況一切正常後才安下心來。

    軒轅瀚承前往御書房與父皇匯報此次出巡的情況。

    “此次是兒臣大意了,累得父皇因著兒臣病倒。”軒轅瀚承懷著歉意地對父皇說道。

    “都是厲王狡詐也不怪你,好在軒轅昭洪這次真的死了,免除了後患。”皇上對軒轅瀚承關心地問︰“太子的傷養的如何?”

    “請父皇放心,只是小傷現已經痊愈了。”軒轅瀚承回答道,隨後又滿面笑容地說︰“兒臣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向父皇稟報,林側君他有孕了,已經快一個月了。”

    “好!好!”皇上听聞這個喜訊也很是高興,太子子嗣的問題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病。這個林側君果然是個有福的。“這樣一來太子你的身子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吧。”

    “是的,兒臣已經全好了。這幾年來讓父皇和母後為兒臣憂心了。”軒轅瀚承對父皇歉意地說道,這幾年為了要等乖寶長大,他對父皇與母後有所隱瞞,累得他們也為他擔心不已。

    下午軒轅瀚承又帶乖寶乘坐步攆去了永壽宮。

    “承兒、家寶快過來,讓母後好好瞧瞧。”皇後見了太子和林家寶來了很高興。軒轅瀚承和林家寶上前去,皇後把家寶拉到身前,“今日剛回來,可有休息一會兒,本宮瞧著你們氣色還不錯。此次出巡可真是驚險啊,好在是有驚無險的。听聞承兒這次也是多虧了家寶你啊!家寶……本宮可要好好的賞你!”

    “哈哈,那今日母後可要好好重重的賞家寶才行……”軒轅瀚承笑著摟著乖寶對母後說道。“家寶有了一個月的身孕。”

    “”真是太好了,家寶啊!快坐下。”皇後听到這個好消息激動極了,太子東宮好久沒有子嗣誕生了。一想到這個皇後總是擔憂不已,現在總算好了,家寶有孕了。

    林家寶听話的在皇後跟前坐下,皇後見家寶乖巧的模樣,越看越喜歡。隨即關心地問︰“家寶身子如何,一路上可好?”

    “兒臣已經讓錢太醫為家寶把過脈,家寶的身子很好。”軒轅瀚承回答道。

    皇後听了放下心來,又和林家寶說︰“家寶啊你現在可不比尋常,要加倍小心,特別是前幾個月。對了,你身邊的宮女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這可不行,稍後本宮派個嬤嬤到你身邊來照看。”

    “謝謝皇後娘娘……”林家寶听皇後娘娘會特意派嬤嬤來照看他,開心地感謝。

    “你這孩子,還叫什麼皇後娘娘,叫母後吧。”皇後笑著對家寶說道。

    “這……”林家寶看向軒轅瀚承。

    “快叫吧……母後等著呢。”軒轅瀚承笑著鼓勵道。

    “母後。”林家寶听話地改口,軟糯的聲音叫入了皇後的心坎里。

    “哎……好孩子!”皇後摸了摸林家寶的腦袋。

    皇後隨後又對軒轅瀚承說道︰“承兒你也注意著點,這次可別再有任何差錯了。”

    “諾。兒臣一定小心。”軒轅瀚承想起前世那個無緣的孩子,暗自發誓今生絕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你父皇上次暈倒,有些傷了元氣。近日總覺著身子疲倦,太醫配的湯藥也喝了不少,但還是不見好轉。承兒你回來就好了,好為你父皇分擔一些。”皇後對軒轅瀚承說著皇上的身體狀況,心中有些擔憂。

    “兒臣定當為父皇多多分憂。”軒轅瀚承听了也有些擔憂。

    “還有你弟弟也不是個省心的,日日泡在了北大營,也不回宮。他對這次你們遇到歷王突襲一事很是愧疚,像是魔怔了一樣瘋狂地練武。你去勸勸他吧,都快要開府成親的人了……”皇後又說了二皇子軒轅瀚啟的近況。

    “此次的事不能怪他,兒臣會去勸他的。”軒轅瀚承想著明日就去北大營找弟弟談一談。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回平樂苑後,邱嬤嬤又來匯報了他們不在期間東宮里的情況,隨後邱嬤嬤又向林家寶說了東宮的一些宮務。

    “邱嬤嬤,林側君現在是雙身子。以後你尋常的事物自行處理,少讓他勞費心神了。”軒轅瀚承想了想又說道︰“這個消息先不要透露出去。還有以後林側君入口的食物,要由平樂苑小廚房里的專人負責。”

    “恭喜太子殿下,恭喜林側君。”邱嬤嬤向太子殿下和林側君賀喜道。“老奴一定都安排妥當了。”

    第二日,皇後娘娘派來的桂嬤嬤到了,桂嬤嬤四十歲上下,身形微胖,也是宮里的老嬤嬤了。她精通醫理,在照顧孕婦上很有一手。

    “給林側君請安。”桂嬤嬤向林家寶請安。

    “桂嬤嬤快請起。”林家寶對于年長的嬤嬤們一向很尊重禮遇。

    桂嬤嬤來到平樂苑里的第一天就帶著舒琴舒雅她們把平樂苑里清理了一遍。換了許多她認為存在隱患或是忌諱的東西。撤了平樂苑里所有的燻香,就連林家寶的衣裳也都檢查了一遍,十分地謹慎仔細,隨後又與舒雅制定了林側君的菜譜,每日檢查所需的食材,十分地用心。

    軒轅瀚承對母後派來的桂嬤嬤也很是滿意,唯一有一點不滿的是,桂嬤嬤居然要他和乖寶分房睡,這一點他可不予理睬。他也明白桂嬤嬤的意思,但要他和乖寶分開睡,他可做不到。他早已經不能適應懷里沒有乖寶的日子了。

    桂嬤嬤見太子殿下這樣堅決也沒有辦法,只好在太子殿下面前時常提點幾句讓殿下千萬要克制些。

    這日軒轅瀚承去了北大營,見到了與將士們一起操練的軒轅瀚啟。見弟弟又黑壯了不少,對他笑著說︰“二弟現在又壯實了許多,個頭快要超過皇兄了。”

    軒轅瀚啟見太子來了,和他一起走到一旁。“皇兄,對不起。因著我當初的疏忽,這次出巡讓皇兄遇險了。”

    軒轅瀚承看著那弟弟充滿了內疚的表情,安慰他道︰“沒事,皇兄不是好好的。你還年輕,處事難免不周全。回宮去吧,父皇近日身子不好,母後也很擔心你。回去後和我一起上朝吧,幫著父皇一些。還有你也快到了開府成親的時候,回宮去好好準備吧。”

    “唉!皇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煩這些的。”軒轅瀚啟听皇兄提出要上朝,還要為父皇處理些政務,就一陣頭疼。他情願在這北大營呆著……

    軒轅瀚承回來後,迅速地回歸朝堂。上了對于出巡後,關于洛河桃花汛工程的折子。提出了一些運河開鑿過程中存在的問題,結合前世的經驗軒轅瀚承又很快提出了予以解決的辦法。大臣听了後都對太子殿下的英明機智贊不絕口,並深深地信服。

    有了太子的分擔協助,皇上輕松了不少。身體也好了一些。

    林家寶在桂嬤嬤的精心照料下,順利地度過了前幾個月。整個人都圓潤了起來,氣色也很好,紅潤的臉龐看起來更討人喜歡了。軒轅瀚承喜歡的不行,早朝回來總要在他的小臉上親上一親。

    皇後經常會有賞賜給林家寶,上好的補品燕窩如流水般送來平樂苑。軒轅瀚承也還是會陪著乖寶去永壽宮小坐一會兒。

    中秋宴上,軒轅瀚承扶著乖寶出席。眾人見太子殿下和林側君穿著同款紫色的華服出現,在心中贊嘆,真是一對璧人光彩奪目。林側君的衣裳腰身略微寬松,再一看那微凸的小腹,哪里還會有人不明白。眾人紛紛上前恭喜皇上、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

    一時間目光都聚集在林家寶的身上,這位林側君可真是個厲害的人物。這幾年來不但擁有太子殿下的專寵,連皇後娘娘也對他關愛有加。

    現在林側君又有了身孕,要知道太子殿下嫡子、庶子一個都沒有。若是林側君能一舉得男,那可是皇上的皇長孫呢。

    俞氏和宋氏兩人看著太子殿下和林側君兩人恩愛的模樣,宋氏到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俞氏就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什麼皇長孫,若她的兒子還在……俞氏恨恨地想著。

    在林家寶五個月的時候,肚子已經有些明顯了。錢太醫日日來為林家寶請脈,林家寶的情況很好,反應也不大。林家寶胃口也很好,吃啥啥香的。

    軒轅瀚承樂得見乖寶少受罪,經常對著乖寶的肚子直呼他是個乖孩子,等他出來要好好獎賞他雲雲。

    十一月下旬,皇上在一次朝會中突然暈倒了,在朝中引起渲染大波。

    此次的病來勢洶洶,皇上一直昏迷不醒。軒轅瀚承對著太醫們大發雷霆,“平日里怎麼給父皇請平安脈的!現在和孤說什麼無能為力,要你們何用!”看著昏迷在床的父皇,軒轅瀚承有了不好的預感。原本以為這一世父皇能夠長壽無疆的……

    皇後和所有的皇子們、妃嬪們都焦急不已,都盼望著皇上能早日醒來。

    皇上昏迷了兩日後醒來,只召見了太子、皇後和二皇子三人。

    “父皇……您終于醒了。”軒轅瀚承輕喚著父皇。

    “皇上……”皇後哽咽地叫著皇上。

    “朕只是有些累了,梓童……朕把你們嚇壞了吧。”軒轅昭深對皇後安撫道。

    皇上看著太子問︰“這幾日朝上……”

    “朝上一切都好,請父皇放心。”軒轅瀚承回答道。

    “很好,軒轅帝國交給你朕也能放心了,你會比朕做的更好。”皇上深深地看了太子一眼。

    “父皇,您別這麼說,兒臣還有很多不足……父皇您安心養病,很快就能康復的。”

    “朕自己的身子,朕自己清楚……朕累了,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了,朕相信你不會讓朕失望的。”在皇位上操勞了半生,軒轅昭深覺得心累了。想著自己早年為了皇位的爭斗,當上皇帝後又忙著對付薛家、對付歷王,這麼多年下來,他對這皇位也產生了倦意。好在他已經有了優秀的繼承人。

    皇上拉著皇後的手,有些虛弱地說︰“梓童你別哭……啟兒的親事給他們提早辦了吧。”

    “父皇……”二皇子軒轅瀚啟紅了眼眶,父皇都病了還想著他的親事。

    “皇上您會好起來的……”皇後听了皇上的話點頭同意,她明白皇上的心意,也想著用這個親事來沖一沖喜,希望皇上能好起來。“我會為啟兒好好操辦的。”

    皇上想了想又對太子說著︰“太子妃……”

    軒轅瀚承明白皇上的想法,跪在父皇的床前。“請恕兒臣不孝,兒臣這一輩子只要林側君一人,兒臣不會再娶任何一人。”

    “太子你……朕知道林側君是個好的,不說平衡朝廷,就是子嗣方面……林側君這一胎不知是男還是女,他畢竟是個雙兒也許此生就只有這麼一胎。你有想過麼,開枝散葉是帝王不可推卸的責任。”皇上嘆氣,太子對林側君的情意他早有察覺。

    “父皇……兒臣和林側君還年輕……”軒轅瀚承對父皇和母後坦誠道,“兒臣真的沒辦法,心里再也容不下別人了,求父皇成全。要是萬一沒有繼承人,還有皇弟呢!兒臣就是過繼弟弟的嫡子,也一定不會讓江山後繼無人的,請父皇放心。”軒轅瀚承承諾道。

    “皇兄……”軒轅瀚啟听了皇兄的話也很吃驚。

    “唉……梓童啊,你看看我們的承兒,像朕,也是個痴情種子啊……做了朕一直想而不敢做的事,比朕強啊!”皇上對著皇後深情地說︰“接下來的日子里,朕也要好好陪著你。”

    “諾。”皇後早已泣不成聲。

    第二日,皇上撐著病體上朝,在早朝上當朝宣布將皇位禪位于太子。大臣們雖有震驚,但也在意料之中,很快叩拜了新帝。

    軒轅王朝迎來了一位優秀的帝王,他將帶領著軒轅帝國走上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