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回程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大壯一家在一日後才發現行宮里沒了柯美麗他們的蹤影。林大壯他們就問了家寶,“你二叔一家人怎麼不見了,還有林春兒和她的夫婿,怎麼都不見了?”

    “我也不清楚,太子殿下說送他們回去了,說是給林春兒的公公安排了好地方……”林家寶听軒轅瀚承說了,在什麼城的。可惜當時太困了,沒有記住。

    “這真是……讓太子殿下為難了。”林大壯沒有多想,以為是太子殿下看在了家寶的面子上做的安排。“既然這樣,我們也是時候回去了,畢竟這里是行宮,我們也不好多住的。”

    “是啊,給家寶你慶了生辰,又住了這麼些日子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家寶看著你現在過的好,我們也放心了。”張惠娘有些不舍地說。

    林家寶心里也很是不舍,摟著娘親。“娘親,好不舍得你們,明年你們一定要上京來啊!”

    對于林大力一家突然的消失,林家文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晚上獨自去求見了太子殿下。軒轅瀚承單獨接見了林家文,對于乖寶的大哥他還是比較欣賞的。這個林家文在看似粗礦農家漢子的外表下,有一顆讀書人敏銳的心。

    “太子殿下,不知這林大力他們被送往了何處?”林家文問道,他想著太子殿下應該不會給他們安排什麼好地方。

    “孤安排他們去了邊城,那里塞外風光不錯,孤覺著他們會喜歡的。”軒轅瀚承注視著林家文不帶一絲感情地說。

    林家文心想太子殿下這樣子可真嚇人,這才是真正的太子殿下。平日里溫柔無比的太子殿下僅屬于弟弟而已。邊城啊……柯美麗他們會喜歡才怪呢,不過想起之前听聞的關于太子殿下的傳聞。想來太子殿下已經非常仁慈了。

    “這些你都不必在意,此次你回去後只要好好溫習,準備上京的事宜就行了。”軒轅瀚承對林家文還是很滿意的,再磨練他個幾年,就可以予以重用。

    “諾。學生定當盡力。”林家文回答道。

    第二日,林家寶戀戀不舍地與家人們道別。軒轅瀚承陪在一旁沒有言語,只听乖寶對家人喋喋不休地說著話,要大哥好好讀書考上京來,讓爹娘一起來京里住,要帶上小佷子啦。又听乖寶囑咐姐夫秦愷行好好做生意,早日來京里開店,要帶上姐姐和三個小的一起來啊。

    “好了,乖寶。天色要晚了。”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的手。對眾人道︰“祝各位一路順風,侍衛們會護送你們回沛縣。”

    林家和秦家眾人也向太子殿下行禮道別。

    林家寶目送他們的馬車駛去,直到完全看不到了才轉回視線。

    “好了,乖寶。很快就到了明年,你們又能有機會見面的。”軒轅瀚承安慰乖寶說著,摟著他轉身回去。“走,我們去泡泡溫泉吧。再休整個幾日,我們也要準備回宮了。”

    一听要泡溫泉,林家寶就是一陣臉紅心跳。雖然每次在溫泉池子中泡著很舒服,可每次泡完後總是疲憊不堪。軒轅瀚承每次借泡溫泉之名,誘著他這樣又那樣的,林家寶又不好拒絕,每次都順著軒轅瀚承的意。使得軒轅瀚承愈加熱衷于泡溫泉這事了。

    幾日後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坐船回洛城。這次是從酈州直接坐船沿著洛河運河到洛城,在水上的行程較長,林家寶有些暈船了。一直到了洛城踏上了陸地,林家寶還是覺著有些暈暈的,胃口也不好,整個人懨懨的。

    軒轅瀚承擔心地摸著乖寶的小臉,“等到了住處請個大夫給你看看。”他有些後悔此次沒有帶太醫隨行。

    “我沒事,只是有些暈船啦,等過會兒就緩過來了。”林家寶听了要看大夫忙搖了搖頭,覺著自己沒那麼嚴重。

    等到了洛城,又有洛城的官員們來迎接。軒轅瀚承他們回到住處後,又休整了兩日。見乖寶暈船的跡象確實好多了後,再次坐上馬車返回京城。

    不想走了沒幾日的路程,乖寶又有點暈車了。林家寶覺著腦袋又暈暈的了,有時候還泛著惡心。

    後來還是舒雅給林家寶準備了一些蜜餞之類的零嘴,讓他壓了一壓。林家寶一吃就停不了嘴了,人倒是覺著好多了。

    “乖寶別吃太多了,太酸了牙倒了就不好了。”軒轅瀚承見乖寶氣色好了也放心了。

    “不酸啊,很好吃的。”林家寶一會兒就吃了小罐中的一半蜜餞。手里捧著蜜餞罐子,就像是捧著什麼珍寶似的。

    “來……讓相公嘗嘗酸不酸。”軒轅瀚承不由分說地吻住乖寶,品嘗著乖寶口中的滋味,“嗯……這麼嘗著,到是有點甜了。”

    ……

    在外趕車的元福听了馬車里傳出來的聲音,心想著太子殿下和林側君兩人真是好得蜜里調油啊!

    幾日後他們到了濱城,這時行程也已經過了一半。城是個不大的小城,離京城還有五、六天的路程。

    當天晚上,在濱城守備府上舉行了宴席,濱城里主要的官員們都到了守備府來參見太子殿下。

    守備夫人柳氏等一些女眷們陪著林家寶在府里的花廳用膳。柳氏等人早就打探清楚,這個林側君可是太子東宮里的第一人,是太子殿下心尖上的人物。她們都不敢怠慢,好在這位林側君態度溫和也沒什麼架子,很好相處。

    “這道緋魚湯是我們濱城的特色,緋魚是我們濱城特產,此魚個頭不大,肉質細膩鮮美,且十分地滋補。請林側君品嘗。”柳氏對林家寶介紹道。

    林家寶舀了一勺湯盅里乳白色的魚湯,喝了一口。“確實非常地鮮美,很好喝!”林家寶一直比較喜歡喝魚湯,一盅魚湯全喝了下去。漸漸就覺著胃里很不舒服,一陣陣酸意泛了上來。

    林家寶忍了一下,卻還是忍不住地側頭嘔吐起來。林家寶吐得稀里嘩啦的,吐完後覺著眼前一片暈眩,人險些要暈了過去。

    林家寶這個樣子把周圍的人都嚇壞了,一旁的舒琴連忙上前扶住他。

    “林側君您怎麼了?”柳氏有些焦急地說。“快……快扶林側君去休息,快去請大夫!”

    在前院,元慶匆匆趕來和元福說了一句話,元福听了心中一凜,連忙上前在太子殿下耳邊低語。

    軒轅瀚承听了元福的話,臉色一沉趕忙起身離開。留下了濱城守備他們一頭霧水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後來才從後院守備夫人傳來的消息中得知,是林側君身體有些不適。眾人得知了後都覺著這個林側君可真是個得寵的。

    軒轅瀚承飛快地回到了林家寶的身邊,見乖寶躺在床上,臉色有些蒼白。

    “怎麼回事?乖寶你怎麼了?”軒轅瀚承沉聲問道。

    “我沒事,就是把魚湯都給吐了,可惜了……”林家寶有氣無力地說道。

    在一旁陪著的舒雅向太子殿下行禮問安。“給太子殿下請安,守備夫人已經派人給林側君去請大夫,馬上就到了。”

    不一會兒,就見守備夫人柳氏領著一個年近半百的大夫進來。他們二人向太子殿下跪下請安。

    “太子殿下,這一位陸大夫是我們城里醫術最好的大夫,還請太子殿下允許陸大夫為林側君把脈。”柳氏對太子殿下說道。

    “快去把脈看看。”軒轅瀚承催促道。

    “諾。”陸大夫有些緊張地上前,這是他第一次給這麼尊貴的人把脈。

    陸大夫先是隔著絲帕搭在了林家寶的脈搏上,之後又請林家寶換了一只手再把脈。

    片刻後,大夫對著太子殿下搞笑道︰“恭喜太子殿下,林側君有喜了。”

    軒轅瀚承听到大夫說乖寶有喜了,心中一陣狂喜。這一世,他和乖寶的孩子又回到了他們的身邊。

    “好!好!乖寶,我們有孩子了!”軒轅瀚承激動極了。

    林家寶也呆呆地摸著自己平坦的小腹,他有寶寶了,真是太好了。

    “恭喜太子殿下,恭喜林側君,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喜訊。”柳氏對太子殿下恭喜道。

    元福、元慶、舒琴、舒雅他們听了也都紛紛恭喜太子殿下和林側君。

    “哈哈哈哈!好!好!個個有賞!”軒轅瀚承高興極了,他和乖寶這麼快就有了子嗣,這真是上天保佑。這一次他發誓一定要好好保護乖寶和孩子,不讓他們有任何地閃失。

    “林側君的脈象可好?需要服用安胎藥嗎?可有什麼要注意的?”軒轅瀚承冷靜下來關心地問。

    “回太子殿下的話,林側君脈象平穩,無需服用安胎藥。只是林側君現在是懷孕初期,這還沒滿一個月,最是要緊的時期。需要加倍地小心,萬萬不可勞累了,還有這個……房……事也是,前幾個月都是不能……”

    軒轅瀚承頷首,“好!元福,帶給陸大夫下去領賞。”

    等人都退下去,軒轅瀚承抱著剛回過神來的乖寶親吻著。“乖寶,乖寶,真是我的寶貝。還有我們的孩子都是我的寶貝。”

    “嗯。相公……我好開心……我有寶寶了。”林家寶倚靠著軒轅瀚承的胸膛,他在行宮的時候後還擔心著呢,沒想到他已經有了寶寶。一種喜悅的心情涌上心頭,他覺著此時的他好幸福好幸福……

    軒轅瀚承他們在濱城休息了幾日,請大夫為乖寶確認無礙後,又重新上路。怕馬車顛簸到了乖寶,他們一路上走得極慢。原本五天能到的路程硬是走了七八天後終于回到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