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行宮5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寶午睡過後感覺精神飽滿。他去了爹娘住的院子,見到娘親和大姐、二姐、小妹她們,听娘親說爹爹和大哥他們被太子殿下叫去引薦認識一些官員了。四個小孩子在院子里追逐嬉戲,兩個大孩子林家才和林秀兒也加入其中,滿院子都是他們的笑聲。林錦兒、林莉兒和吳巧蘭在一旁看著。林家寶也被他們感染了好心情,笑語連連,對娘親更是撒起嬌來。

    可惜過了沒多久,這溫馨快樂的場面就被三個不速之客打破了。林莉兒看著柯美麗她們母女三人,皺著眉頭,心想她們過來準沒好事。跑上去質問道︰“你們來做什麼?”

    “莉兒你這丫頭,怎麼這麼沒禮貌啊!這麼個性子,你婆家如何能受得了你呢!”

    張惠娘把林莉兒推到一旁讓她和吳巧蘭一起看著孩子。“算了,她畢竟是你嬸子,你這脾氣也給我改改吧。”

    張惠娘見她們母女三人有話要說的樣子,就把她們三人帶到了旁邊的亭子里坐下。林錦兒見狀也一起進了來。

    柯美麗見她們的院子還有一個精致漂亮的亭子很是羨慕,想著過會兒若是能勸說家寶成功,那她們以後和張惠娘也會是一個待遇了。隨即討好地和林家寶說︰“家寶啊,你春兒姐姐和我說了,真是給你添麻煩了。我已經說過她了,你別介意啊。”

    林家寶到是沒有在意,“沒有關系的。”

    張惠娘和林錦兒听說了林春兒求弟弟向太子殿下要官的事情,也很是氣憤。這不是讓弟弟難做嘛!

    柯美麗見她們生氣,隨即也抹起了眼淚。“唉!我們春兒命苦啊,到現在肚子也沒有動靜,在王家的日子過得可憐啊!公婆交代的事情也只能照辦,唉!還不知道回去怎麼交差呢!你們也別怪我們春兒了。”

    張惠娘她們見狀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柯美麗見她們態度有所好轉,就繼續說著。“說到孩子啊!我也為你們家寶擔心,家寶是個雙娃子,這子嗣上難免艱難啊……”

    張惠娘她們听了馬上怒斥道︰“柯美麗你說的什麼鬼話啊!”

    “嫂子你們不要生氣,我說的也是事實啊。我也是想了個法子才來和你們說這些的。”柯美麗不顧張惠娘她們的怒氣繼續說道。

    “你能有什麼法子?”林錦兒不屑道。

    柯美麗把林夏兒拉到身前,“你們瞧啊,我們夏兒馬上就要及笄了,若是讓她也做了太子殿下的侍妾不就好了,將來夏兒生了孩子,家寶他們又是堂兄妹,可以相互照應著不就好了嘛!”

    “想得到是美啊!”林錦兒才不相信柯美麗的話呢,若真是被她們得逞,她們哪里還會照應她弟弟,不對家寶使壞就不錯了。

    “滾!你們給我滾!”張惠娘哪里不明白她們所打的注意。

    在一旁偷听的林莉兒跳了出來,對著林夏兒一頓臭罵。“好你個林夏兒,敢肖想太子殿下!也不看看你那德行,連給我們家寶當宮女都不配呢!做你的大頭夢去吧!”

    “我怎麼就不配了,配不配可是太子殿下說了算的。”林夏兒對著林家寶說道,“家寶哥哥求求你為我引薦太子殿下吧,太子殿下以後肯定會有許多許多女人的,我是你的堂妹總是會向著你的,家寶哥哥你就放心好了。”

    “不行!”林家寶想也不想,斬釘截鐵地回答。

    柯美麗她們三人沒料到林家寶那麼堅定的拒絕。林春兒對林家寶說道︰“家寶啊,我們可是為你好啊!”

    “是為了家寶好,還是為了你們自己好啊!你們自己心里清楚啊!”林錦兒也在一旁說著。

    “不要再說了,我是不會幫你引薦的。你們走,我不想見你們。”林家寶堅決地說,不留絲毫余地的。

    林家寶手握著他隨身佩戴的小錦囊,感受著那小印章的輪廓,他心里決定不管有多少困難,他也決不會和任何人分享太子殿下。

    柯美麗她們三人見林家寶氣場沉靜決絕,突然有些膽怯。林夏兒拉著娘和姐姐離開了,心里想著她到不相信了,沒有林家寶她就沒有辦法了嗎?哼!等她得了太子殿下的寵愛,就要他好看!

    林夏兒回去後就塞銀子給他們住的院子的管事公公,請他打听太子殿下的行蹤。林夏兒在心里面幻想著與太子殿下的偶遇,然後想辦法讓太子殿下對她上心……

    軒轅瀚承得了暗衛傳來的消息,冷哼一聲。“不請自來、不自量力的老鼠。”居然敢惹乖寶不高興,簡直就是作死!既然乖寶說了,不想見她們,那他就照辦了。

    林家寶正坐著發呆,手里把玩著小印章。見軒轅瀚承回來後,馬上站起身來。

    “乖寶,這個印章可還喜歡?”軒轅瀚承問道,他是第一次篆刻,這已經是他刻壞了許多塊玉料後的成果了,他還算滿意。

    “喜歡,我好喜歡,我也想刻一塊給相公,可……我的字寫得不好看。”

    軒轅瀚承執起乖寶的小手,放在嘴邊親了親。“乖寶喜歡就好,不許去刻。會弄傷手的,到時相公可要心疼的。”

    林家寶在軒轅瀚承溫柔的注視下,突然覺得好憂心。下午听了柯美麗的話,他心里難受。相公對他那麼好,若是將來他無法為相公孕育孩子。那……

    軒轅瀚承撫上乖寶微微皺起的眉頭。“乖寶別皺眉,有什麼不開心的和相公說說。”

    林家寶把柯美麗她們說的話告訴了軒轅瀚承,他對相公一向沒有保留。“孩子……我怕……”

    “傻寶,不要多想,孩子這事隨緣吧,別擔心了。”前世家寶就有過孩子,今世他又把乖寶身體養得好好的。他們也年輕,他完全不擔心。

    重活一世,軒轅瀚承對子嗣看待得並沒有前世那麼重了。也不會強求,今世能與乖寶共度此生,他已經對上天充滿了感恩。對子嗣就是隨緣了,就算今世家寶沒有孩子,他還有嫡親的弟弟,將來就是過繼他弟弟的嫡子也不是不可以。

    林家寶得了相公的話,安心了不少。軒轅瀚承見乖寶眉頭舒展,把他摟在懷中在他耳邊親了親。“相公以後會多多愛你,我們晚上多多努力。”

    林家寶听了軒轅瀚承說的,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輕不可聞地嗯了一聲。

    軒轅瀚承又說︰“今日我已與你大哥聊過了。明年他會上京來,參加國子監的考試。不出意外的話,他將在京里的國子監念書。一年後再參加科考。”

    “太好了,大哥從小就喜歡讀書,能來京里讀書真是太好了。”林家寶也很替大哥高興。

    “我和你爹也說過了,希望他們明年能來京里住。這樣乖寶以後見家人也方便。”軒轅瀚承又說了一件令乖寶高興的事。

    “真的!真的!真是太好了呀!”林家寶開心極了,嘴角上揚形成一個好看的弧度,眼楮都在笑。

    林大壯和林家文回到住的院子,很興奮地與林家眾人分享了,今日的見聞。

    “今日太子殿下為我們引薦了酈州一帶的官員,真是大大的臉面了。”林大壯滿臉笑容地說︰“太子殿下說讓我們家文到京城讀書,還要介紹當世大儒做先生呢。”

    張惠娘听了也很激動,“家文這是真的嗎?這真是太好了。”

    吳巧蘭抱著博哥兒听了也很開心。

    林家文自己也有些激動,國子監是所有舉子所向往的地方。“要先過了國子監的考試才行。”

    “是啊,家文啊,這次你要好好考啊,可別辜負了太子殿下的美意。”林大壯對林家文叮囑道。

    “諾。兒子一定會好好用功的。”林家文想起了太子殿下說的話,林家將來必定是要進入朝堂的,入國子監也只是第一步而已。

    林家文下定決心,他不僅要考入國子監,更必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為了家寶,為了家里也為了他自己的前程,這邊真的要拼了。

    “太子殿下還說了,讓我們去京里住,以後就有機會見家寶了。我想著要是長住的話,我們農家人也住不慣。一年去住一段時間就好,京里還是讓家文他們小兩口去住吧。”林大壯說了他的打算。

    “這麼看來,太子殿下倒是為家寶打算良多。”張惠娘感慨道,“可惜我就是擔心家寶他啊……”

    “家寶他怎麼了?”林大壯不明所以地問。

    “家寶是個有福的,娘你別多想了。我琢磨著太子殿下這個樣子明顯是對我們家寶很上心的。”林錦兒安撫著娘親,又把今日下午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爹爹和家文,之後又說了她的擔心。“這林夏兒她們怕是不肯罷手,我有些擔心她們會做怪。”

    林大壯一听還有這事,也很氣憤,這就想找林大力一家去。被家文他們攔住了。“爹你別沖動,這里畢竟是行宮。我想她們想要接近太子殿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在林大壯他們在憂心的同時,林大力一家和林春兒夫婦被侍衛們不由分說地帶到了一間暗室之中。眾人都是一陣驚慌,林夏兒前一刻還在等待打探的來的太子殿下的行蹤呢,這一刻已經在了太子殿下的面前。

    “太子殿下……”眾人見太子殿下高坐在上,連忙向太子殿下跪下行禮。

    軒轅瀚承並沒有叫起身,任由他們跪著,看他們的眼神十分的冰冷。

    “太子殿下……您為何要讓侍衛帶我們來這里?”林夏兒大著膽子問向太子殿下。

    “為何?”軒轅瀚承冷笑,看向林夏兒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個死人。“元福……”

    元福帶了一個太監過來,那太監正是林夏兒塞了銀子托他打听太子殿下行蹤的人。那人語調沒有起伏地供述了林夏兒賄賂他,要他打探太子殿下的蹤跡的行徑。

    “窺探儲君的行蹤,是該如何處置的?”軒轅瀚承問的語氣很隨意,但那林大力一家已經直冒冷汗了。

    元福用略帶尖銳的聲音回答︰“回太子殿下,是死罪。”

    “不……不……”听到是死罪,柯美麗嚇得哭了起來。

    “太子殿下,小女年紀小不懂事。請太子殿下看在林側君的份上,饒了她這一次吧。”林大力連忙對太子殿下求饒道。

    “太子殿下,小女子打听您的行蹤並沒有惡意的,我只是……只是愛慕太子殿下您啊!”林夏兒已經哭得梨花帶雨,那淚瀅于睫的樣子,令人心升憐憫。

    “放肆!”元福出聲呵斥道。“太子殿下也是你等庶民所能肖想的嗎?”

    “請太子殿下憐惜,小女子……小女子長得比林家寶好,又是女子……還……”林夏兒還沒說完就被太子殿下打斷了。

    “不知廉恥的東西。誰允許你直呼林側君的名諱。”軒轅瀚承听林夏兒居然把她自己和乖寶相提並論。“元福,掌她的嘴。”

    元福指了兩名侍衛上去抓住林夏兒,又讓一名粗壯的侍衛上去掌嘴。“嗚嗚……”林夏兒一張俏臉瞬間被打的通紅。

    “太子殿下您饒了我們夏兒吧,別打她了……別打她了……”柯美麗看到小女兒被掌嘴急的不行,哭著求饒。

    軒轅瀚承面無表情地看著林夏兒的小臉被打得鮮血直流。

    “嗚嗚……”林夏兒被打得好痛,牙都被打掉了一顆。這時候她才害怕地醒悟過來,她是現在明白了,就算是她現在被活活打死了,太子殿下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原來對著林家寶溫柔無比的太子殿下都是假象,冷酷無情這才是太子殿下的真面目。她原來真是太天真了……

    直到軒轅瀚承微微抬手,對林夏兒的掌嘴才停了下來。林夏兒已經痛得暈了過去。

    林大力他們趕緊叫著︰“夏兒……夏兒……”

    林春兒對太子殿下磕頭道︰“請太子殿下饒了我妹妹吧,她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

    “你到是個好姐姐,听說你公公想升官。”軒轅瀚承語氣平淡地說︰“王主簿年紀大了,既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也是時候頤養天年了。”

    林春兒的夫君听了倒吸一口冷氣,這是要罷免他父親的官職了啊!

    “孤到是給你公公想了一個好去處,邊城如何?林大力你們一家也一起去吧。元福,去安排他們即刻上路吧。”軒轅瀚承吩咐元福,林大力一家是個麻煩,他不想讓他們一家再留在沛縣了。軒轅瀚承一向行事果斷,將來家寶可是要到那個位置的,留下他們肯定會對乖寶有所影響,還是提早處置掉的好。

    王學博到底是個讀書人自然知道邊城是哪里,這……這不是把他們一家發配邊疆了嘛……

    軒轅瀚承不給他們反駁的機會,看也不看他們一眼就起身離開了。

    等太子殿下離開後,林大力一家癱軟在地。感覺這下子真的不好了,他們又想到去找林大壯他們求情。可惜他們已經都被看管起來,很快他們就被秘密地連夜送走了。

    王主簿家里還在等著升官好消息呢,幾日後也被太子殿下派去的人連夜押送走了。

    就這樣,在林大壯一家還不知道的時候,林大力他們早就消失得無聲無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