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行宮4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第二日,整個行宮里張燈結彩,好不熱鬧。林夏兒看著宮人們都忙忙碌碌的。就好奇地問伺候她的小宮女,“今個兒是什麼日子,為何宮人們這麼忙碌,行宮還布置的這麼喜慶?”

    “回林小姐的話,今日是林側君的生辰。太子殿下早早就吩咐了,為了今日行宮里都已經準備許久了。晚上還有盛大的生日宴呢,听說酈州一帶的官員都會前來慶賀的。”

    林夏兒在心里想著不就是過個生辰,都弄得那麼隆重。哎這個林家寶怎麼就這麼好命啊!

    林家寶一早就嘟著一張小嘴,他一早又被軒轅瀚承“弄”醒了。看著銅鏡里面他的脖子上那衣領都遮掩不住的深紫色痕跡,希望過會兒與爹娘見面時,他們不會注意到,不然多不好意思呀。林家寶想想都還是有些害羞,都怪相公啦。

    軒轅瀚承看著乖寶氣鼓鼓的模樣,親了親他的小酒窩。“好啦,今日可是你的生辰,別嘟著嘴了。”軒轅瀚承昨晚沒有盡興,早上起來見了乖寶天真無暇的睡顏,真是誘人極了,他當然就把持不住把乖寶給“弄”醒了。

    張惠娘是過來人,今日初一見面就注意到了家寶身上的異樣。看著那些顏色深的發紫的印記,張惠娘心情復雜。一方面為了家寶能深受太子殿下的寵愛而感到欣慰,另一方面又心疼起家寶來,家寶小小年紀就要伺候太子殿下一定很辛苦。唉……可惜家寶只是太子殿下的側君,不能算是她的兒婿。不然啊……她肯定拼著膽子也要在太子殿下面前提上一提,請太子殿下對家寶溫柔憐惜一點。

    林家寶被娘看得不好意思地低下了腦袋,“娘親你別一直看我啦。”

    “家寶長大了,還和娘親害臊呢。”張惠娘揉了揉家寶的腦袋,“看著家寶你現在過的好,太子殿下對你這麼的寵愛,娘也替你高興。若是你能早日為太子殿下誕下個一兒半女的,娘也就能更放心了。”

    “太子殿下說了,讓我好好調養身子,來年我們就要寶寶。”說到寶寶,林家寶也滿心期盼。對于舒雅為他準備的藥膳、補藥也沒有以前抗拒了,都會乖乖地喝完。

    張惠娘和林大壯兩人昨晚上都討論過了,太子殿下年紀尚輕,又是儲君,將來肯定會有許多的妃子。只有家寶有了個孩子將來才能有個依靠,不然即使現如今太子殿下喜愛著家寶,那以後呢,若干年後家寶年紀大了、顏色也不在了,恐怕太子殿下就會把家寶遺忘了。家寶的性子他們都清楚,最是不會邀寵的,那家寶將來的日子就會很難……

    願上天保佑他們的家寶能順順利利的生個孩子,永遠這麼開心快樂地到老,這是林大壯他們夫婦兩人共同的心願了。不求家寶能到什麼富貴榮華的地位,如今家寶為他們家所帶來的好,林大壯夫婦二人都已經很滿足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從來不求什麼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事。

    林側君的生辰宴,酉時在行宮里的物華殿舉行。酈州一帶的官員得了消息,知道太子殿下為他寵愛無比的林側君慶生,紛紛前來慶賀。送來了許多價值連城的賀禮,令林家眾人大開眼界,更令林大力一家看直了眼。

    林家寶親切溫和地接待了前來慶賀的官員家眷,表現得十分得體。徐州知府石旗山和夫人也有前來,張惠娘、秦太太和林錦兒她們早已與知府夫人熟識了,幾人一起說著話,到是沒在一眾官太太中顯得不自在。

    柯美麗、林春兒和林夏兒三人就沒有這麼自在了。沒有人來與她們交談,而她們主動湊上去卻完全搭不上話。

    酉時一到宴席開始,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坐在上座。林大壯一家和秦家都被安排了靠前的位置。林大力一家的位置要靠後一些,對此柯美麗她們很是不滿但又不敢說些什麼。

    軒轅瀚承冷眼看著林大力一家,他早對林大力他們一家的所做所為一清二楚。當然要不是他們乖寶也不會進宮來,就因著這個軒轅瀚承決定暫且放他們一馬。但若是他們還想出些什麼ど蛾子,那他絕不會再輕饒。

    席上除了有美味的佳肴和美酒還有歌舞助興。舞姬們翩翩起舞,領舞者的舞姿宛若驚鴻,林春兒的夫君看得目不轉楮。

    宴席的尾聲,在行宮的上空升起了絢爛璀璨的煙花。軒轅瀚承好不避諱地在眾人面前輕擁著林家寶,“喜歡嗎?”他知道乖寶最喜歡看煙花了。

    “很喜歡!很開心!”林家寶大方地任由軒轅瀚承擁著。

    酈州一帶的官員們看著那一對璧人,心里都想著這一趟是來對了。

    林夏兒滿臉愛慕的神情,含情脈脈地注視著太子殿下,幻想著若是在太子殿下懷里的人是她就好了。

    林莉兒一直注意著林大力一家,看見林夏兒的表情,就猜到她在心里想些什麼。林莉兒對林夏兒的樣子很是鄙視,居然敢肖想太子殿下,林莉兒暗自決定在行宮的日子,要好好留意林夏兒,可不能讓她使壞了。

    宴席結束後,軒轅瀚承摟著已經微醺的乖寶離開。軒轅瀚承見今日乖寶開心,特意允許他喝了點果酒,不想乖寶不勝酒力,才喝了兩杯就有些醉了。

    能在家人和相公的陪伴下一起過生辰,林家寶覺著今日幸福極了。林家寶人暈暈的,腳步不穩,整個人仿佛踩在雲彩之上。

    在回寢殿的路上,林家寶突然說︰“我也會跳舞,相公……我也會跳舞。”

    林家寶說著話,走路還有些飄著,嘴里哼著不知名的歌謠,開始圍著軒轅瀚承轉圈圈。

    軒轅瀚承哭笑不得地看著眼前乖寶的“舞蹈”,拉住他的身子抱住。“好了,乖寶別跳了,你該暈了。”

    “我還沒跳完呢。”林家寶鬧著說道。一直到回到了寢室,林家寶還吵著要跳舞。

    軒轅瀚承拿他沒法子,一把把他抱到床上。“好……好……讓你跳舞,讓你跳舞……我們在床上跳如何?”軒轅瀚承說著,眼里的精光一閃。

    “好……”林家寶傻傻地點頭。

    軒轅瀚承把乖寶壓在床上,吻住了乖寶的小嘴,品嘗著他口中的蜜液,清甜的酒香味令他沉醉著。紅色的紗簾垂下,簾內的兩人相濡以沫、纏綿到了天明。

    第二日,林家寶醒來的時候已經接近晌午,身邊不見軒轅瀚承的身影。林家寶身上酸痛不已,昨晚的記憶印入腦海。林家寶羞紅了臉,相公真是太壞了,乘著他醉了,讓他這樣又那樣的……他都不好意思再回想了。

    “咦!”林家寶在他的枕邊發現了一只瓖滿寶石的小盒子。林家寶打開一看,里面是一個小小的長方形印章。整個印章為和田白玉質地,頂端雕有瑞獸,印章上篆刻著一個龍飛鳳舞的寶字。這是軒轅瀚承親手譽寫篆刻而成的,本想著昨晚就送給乖寶作為生辰禮物的,奈何乖寶醉得不清……軒轅瀚承今早就把它就在乖寶的枕邊,希望乖寶一醒來就能看到。

    林家寶握著小印章滿心歡喜,知道這個肯定是相公送他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般,甜滋滋的。

    舒雅和舒琴听見里面的動靜,進來伺候林家寶起身。舒雅一邊為林家寶更衣,一邊說︰“太子殿下說了,今日要會見酈州的官員們。讓林側君您先用午膳,不必等他了。”林家寶頷首表示知道了。

    用完午膳後,林家寶迫不及待地拿出前幾日的畫作。把印章沾上紅泥,印在了落款處,仔細端詳起來。真是越看越喜歡!林家寶用錦袋把印章裝上,準備隨身戴著。

    這時林家寶听了元慶來報,林春兒在殿外求見他,雖有些詫異,但還是先讓元慶把她帶到偏廳。

    “春兒堂姐。”林家寶來到偏廳,見了林春兒就請她落座。

    “家寶啊!來到這行宮堂姐都沒有好好和你說道說道。”林春兒看著現在林家寶身上的錦衣華服,還有那青春稚嫩的臉龐。他們兩人明明只相差一歲多,但現在看起來兩人的年紀已經相差甚遠。“唉!你想啊我們兩人的命運可真是陰錯陽差,當初要不是我,你也不能頂替了我的名額進了宮。”

    林家寶耐心地听著堂姐的話,但也不知道要如何回應她。

    林春兒繼續說道︰“唉!你堂姐命不好,沖喜新娘的日子苦啊!你倒是個好命的,錦衣玉帛的日子過著。若是當時進宮的人是我的話,今日我們兩人的位置就要對換了。”

    這時只听噗嗤一聲,站在林家寶身後的舒琴忍不住輕笑出聲,舒雅也忍俊不禁。這個林春兒可真敢想啊,長得又黑又壯的,太子殿下是什麼人啊,哪里會看上她?

    林春兒被笑聲弄得惱羞成怒,狠狠地瞪了舒琴、舒雅兩人一眼。對著林家寶教訓道︰“家寶啊,不是我這個做堂姐的說你,你可是太子殿下的側君。身邊的宮女怎麼這麼沒有規矩呢?你就是個面軟的,這可不行啊!”

    林家寶只好對林春兒安撫地說︰“春兒堂姐你別生氣,你今日來可是有什麼事?”

    “家寶啊,堂姐今日是來求你的,你可要幫幫我!你堂姐往後的好日子可全靠你了啊。”林春兒說道。

    “幫忙?是什麼事情呢?倘若我能幫忙的,一定會幫你的堂姐。”林家寶看春兒堂姐這個樣子,向她詢問道。

    林春兒說出了她的請求,“你一定能幫的,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家寶啊,你堂姐我的公公在沛縣主簿的位置上呆了許多年了。這麼多年就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也是時候往上升一升了。你呢只要和太子殿下提上一提,請太子殿下看看哪里的地方上有什麼空缺,給我公公升個知縣的位置就好。”

    “知縣?”林家寶听了先是一愣,隨即馬上搖頭。“不行,這事我不能幫你啊堂姐。”後宮不得干政這個規矩他是明白的。

    “怎麼不行呢?家寶啊,你可是頂替了我的好運,現在成了貴人了,就不顧我們這些窮苦親戚了嗎?就這麼點小事而已,你只要晚上在太子殿下耳邊吹吹枕邊風就行了。”林春兒激動地說。

    林家寶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這事真的不行。”

    林春兒見林家寶就是不松口答應,不死心地繼續游說,好話一籮筐一籮筐地說。

    林家寶有些招架不住了,舒雅見狀上前對林家寶說︰“林側君您午睡的時辰到了,太子殿下特意吩咐過的,您昨日累著了,需要午睡養養精神。”

    林家寶听了也有些倦意,他昨晚被相公折騰到天明才睡的。一听午睡二字就覺著好困啊,忙對著林春兒有些歉意地說︰“堂姐這事我真沒法子幫你。”

    “你這麼大人了還要午睡,這當了貴人就是不一樣啊!”林春兒見林家寶實在說不通,只好憤憤地離去。

    林春兒回到柯美麗他們住的院子,越想越氣。看見娘親和妹妹二人,就對她們一通抱怨。“唉!要是當初進宮的是妹妹就好了,我就不用求林家寶這個雙兒了。”

    林夏兒听了也附和,“就是啊,要不是當初我年紀小,哪里輪得到他啊!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看上他哪里了,長得還沒有我好看呢。”

    林春兒听了妹妹的話,又看了看妹妹那俏麗的小臉。心里想出一個主意來,“我到有個主意,若是妹妹也能當上太子殿下的侍妾就好了。妹妹和那林家寶是堂兄妹,本身就有七分相像。太子殿下既然喜歡林家寶這個樣子的,沒有道理不喜歡妹妹的。而且妹妹又比林家寶更加的年輕貌美。”

    柯美麗听了很是贊同,男人麼不都是那樣,即使是太子殿下也不會例外,肯定都是喜歡年輕貌美的人兒的。當年林家寶當上太子殿下的小侍不正是夏兒這個年紀嘛。“得想個法子啊!夏兒若是做了太子殿下的侍妾,我們一家也發達了。也不用看張惠娘他們的臉色了。林家寶到底是個雙兒,將來生得出生不出都是個問題。但我們夏兒就不一樣了,肯定比那雙兒好生養。那將來生下個一兒半女的,封個妃子都不是不可能的,到那時我們家真真就成了皇親國戚了哈哈。”

    林夏兒滿臉的自信,她仿佛見到了她以後太監宮女們前呼後擁的貴妃生活了。

    林春兒、柯美麗和林夏兒三個女人隨後認真地討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