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行宮3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寶抱著娘親不肯松手,“娘……家寶好想你們!”

    張惠娘抱著家寶,神情激動地說︰“家寶啊,娘的寶貝啊,娘也很想你啊!”

    林秀兒他們幾人也很激動,二哥二哥地叫著。

    “來……讓娘好好看看,嗯我們家寶長高了不少,人也白了。”

    “是啊,是啊,二哥還胖了呢。”林家眾人七嘴八舌地說著。

    博哥兒也在旁邊揮著小手,“寶書!寶書!白白,像奶奶做的白饅頭!”

    林家寶听了哈哈地笑了,接過了嫂子手上的博哥兒,“這就是我的小佷子吧,長的真可愛。”把小佷子在懷里掂了掂,“真結實啊!”

    林大壯一家人圍著林家寶開心極了。在林家人熱烈地說話聲中,一個有些突兀的聲音響起。

    “給太子殿下請安。”林夏兒在林家寶進入殿後,並沒有像大家一樣把目光都投注在林家寶身上,她的注意力被與林家寶一同進殿的男子所吸引。男子身材高大,相貌俊美不凡,滿身的貴氣,這一定是太子殿下。

    林夏兒第一個上前給太子殿下行禮,之後眾人連忙都跪下給太子殿下請安。

    軒轅瀚承沒有看林夏兒,語氣溫和地對眾人說道︰“免禮,今日請大家一起與家寶團聚,就不必拘禮了。”之後,軒轅瀚承就離開了,他知道若是有他在一旁大家都會拘束。

    林夏兒見太子殿下離開了很是失望。

    林家寶繼續和家人聊著,見了姐姐和姐夫,見了姐姐的孩子們,又看到了龍鳳胎很是高興。

    林大力一家在旁邊也插不上話,好不容易等林家寶他們說話的間隙,柯美麗拉著兒子和女兒上前去。

    “家寶啊,我是二嬸啊,你看看這是你二堂妹和小堂弟。”柯美麗討好地說,“家寶你現在可出息了,當上太子殿下的側君了,可別忘了對弟弟妹妹多多提攜啊。”

    之後林春兒也為林家寶介紹了她的夫君。林家寶一一問好後,就沒有話與他們說了。畢竟以前是沒怎麼來往見面的,他對他們也熱絡不起來。

    林家寶想和爹娘說說話,奈何那林大力他們又湊上來說著討好的話,林家寶又不好不搭理他們。

    元慶見狀上前對眾人說道︰“林側君的家人們一路上辛苦了,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院子,請先去休息安頓一番,稍後晚上還有為你們舉辦的接風宴。”

    元慶派了幾個小太監領著眾人去了為他們準備好的院子。林家寶陪著林大壯一家去了為他們安排的院子。元福已經提前安排好了,林大壯一家安排在一個風景秀麗的大院子里。秦家安排在了隔壁的院子里,也是雅致無比。每個院子都安排了不少太監、宮女伺候,十分地周到。

    林大力一家因為事先沒有做安排,就只好安排在了另一處稍小的院子里。柯美麗還在嘮叨著,“我們怎麼不和大哥他們住一處啊?”奈何宮女們都沒有回應他們,帶領著的太監說︰“那院子怕是住不下各位,還請各位往這邊。”說著領他們去了另一邊。

    林夏兒進入了房間,一雙眼楮簡直不夠看。那精致的梨花木梳妝台多漂亮啊,上面的梳妝用品無一不精美。走進寢室,那雕花的大床,都是她夢寐以求的。林夏兒在腦海中描繪起太子殿下的英俊臉龐,小臉微紅,若是她也能成為太子殿下的人就好了,她就能日日享受這些了。

    等到林大壯一家都安頓好,吳巧蘭和林錦兒都帶著孩子去休息了,此時的他們都到了午睡的時候,三個小的都已經瞌睡連連了。

    林家寶在爹娘的房里和他們說話,“爹娘……你們這些年身體可都好?”

    “我們和你爹身體都好著呢,家寶你呢?這些年再宮里過的如何?太子殿下他……他對你可好?”張惠娘看著家寶,看著家寶的氣色到是不錯。

    “太子殿下他對我很好很好!我在宮里過的也很好。”林家寶說起軒轅瀚承滿臉的笑意。

    張惠娘和林大壯兩人相視一眼,都有些無奈,這麼些年過去了,家寶還是那麼天真的性子,真不知道他這些年再宮里是怎麼過的。不過現如今看來太子殿下對家寶還真不錯,不然也不會特意派人來接他們,讓他們能一家團聚。

    晚上的接風宴上,眾人一起享用了行宮里面精美的菜肴,大家都贊不絕口。林家寶很自然地吩咐一旁的元慶,“今日的菜做得非常可口,一會兒你去給今晚的廚子們賞賜。”

    “諾。”元慶听了後應聲道。

    “家寶哥哥,怎麼不見太子殿下呢?”林夏兒見了宮人們對林家寶敬重的模樣,又發現林家寶晚上換了一身更精美的衣裳,很是羨慕嫉妒。

    “太子殿下有政務要忙,而且有他在大家都拘束,就不和我們一同用膳了。”林家寶回答道。

    “是這樣啊。”又少了見太子殿下的機會,林夏兒有些失落。

    林家寶沒有多想,繼續和兄弟姐妹們說著他在宮里的趣事。

    宴後,林家寶又與家人一起說著話,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有些事情其實在平日里的家書中都有提到過的。但林家寶還是津津有味地听他們說著。

    天色慢慢暗了下來,軒轅瀚承在寢宮中臉色越發陰沉。元福見狀對太子殿下說,“時候不早了,奴才去請林側君回來吧。”

    軒轅瀚承想了想還是擺了擺手,乖寶想念家人多時,今日第一天見了面,怕是有說不完的話吧。

    這是就听舒琴在外說︰“林側君您回來啦。”

    軒轅瀚承陰沉著的臉,瞬間明朗起來。

    “乖寶……今日可高興?喜歡相公的驚喜嗎?”軒轅瀚承抱住乖寶親了親,很高興乖寶還是早早地回來了。

    宮人們識趣地退了下去。

    林家寶抱著軒轅瀚承的腰,“很開心,謝謝相公給我的驚喜。”

    “那今晚乖寶可要好好地謝謝相公。”軒轅瀚承特意加重謝謝的讀音,抱著乖寶的身體已經有些火熱。

    “諾。”林家寶紅著臉點頭。

    軒轅瀚承摟著乖寶,“我們去酈池吧。”

    酈池位于主殿寢室的後方宮殿內,里面是一處天然的溫泉池子。行宮里面有好幾處溫泉,而這一池是最大的了。當時在建行宮的時候,工匠們特意在這溫泉之上加蓋了宮殿。使得池子與主殿的寢室相通。

    軒轅瀚承已經帶乖寶來泡過幾次了,溫泉水溫度適宜,泡了後很放松舒服,乖寶也很喜歡。美中不足的是,他還沒有在這池子里好好疼愛過乖寶,今晚應該能得償所願了。

    溫泉池子內外都由白玉砌成,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兩人雙雙脫了衣裳,沿著白玉階梯走下去進入池中。

    溫暖的泉水令林家寶舒服地嘆息,每次泡這個溫泉都覺著很舒服,泡好以後的皮膚也是滑溜溜的。

    軒轅瀚承看見乖寶此時的模樣,雙手在乖寶身上游走,一手揉捏著乖寶胸前的小紅豆,另一只手一路向下,揉著那粉嫩的小臀。

    “啊!相公……不要……”林家寶閃躲著身子。“別……不要在池子里!”

    “乖寶不是答應要好好謝相公嗎?”軒轅瀚承不肯放過他,已經探入一指輕輕抽動。

    “呀……嗯……回去……回去在床上謝相公……啊!”林家寶感覺體內又多了一根惱人的手指,兩根手指在他體內或深或淺的動作著。隨著手指的動作有溫泉水流了進來。

    “可是相公已經等不及了……”軒轅瀚承說著,把身子已經泛著粉紅的乖寶壓在池邊。分開了乖寶的雙腿,借著溫泉水的潤滑,猛地進入。

    “啊!”林家寶趴在池邊,承受著軒轅瀚承的疼愛。“嗯……相公……慢一點……相公……”

    軒轅瀚承一邊律動著,一邊在乖寶光潔的背上留下點點紅梅印記。一手摟著乖寶,另一只手輕拍、揉捏他的臀肉。

    “啊……啊……”林家寶敏感的體內也微微收縮著,軒轅瀚承在強烈的快感中肆意地沖刺。

    過了許久軒轅瀚承又把乖寶翻轉過來,林家寶體內還連著相公的,就這麼被轉了過來,感覺身子都軟了,只好摟著相公的脖子。“嗯……相公……夠了……不要了……”

    軒轅瀚承把乖寶的雙腿架上肩膀,飛快地動作著。“乖寶……相公的乖寶,以後還和不和相公午睡了?”軒轅瀚承問著還重重地一頂。

    “啊啊啊!”林家寶背部抵著白玉池壁,感覺他快要被快感吞沒,尖叫著︰“睡……嗚嗚……和相公睡……嗚嗚……”

    “乖寶……真乖……相公獎勵你……”軒轅瀚承悶哼一聲,在乖寶的體內釋放出愛的種子。

    軒轅瀚承為乖寶和他自己簡單沖洗了一下,把乖寶身上擦干,披著宮女一早準備好的就寢服飾,抱著乖寶回了寢室。此時的家寶已經累得不行,身子發軟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

    軒轅瀚承抱著乖寶躺在床上,見乖寶疲倦的樣子,打消了再來一次的想法,親了親乖寶的臉頰。“睡吧,我的乖寶。”

    軒轅瀚承把乖寶摟進懷里,兩人很快進入了甜甜的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