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除夕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薛家大宅里,薛榮、薛榮嫡子薛志晁還有薛貴、薛松等人聚在一起。關于薛志奇的死,薛家經過各方調查了很久,都沒有查到任何蛛絲馬跡。薛貴很不甘心地離去,薛榮見弟弟薛貴離去的背影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幾歲,失去嫡子對弟弟薛貴的打擊真的很大。

    薛榮嘆了一口氣,“接下來的日子,務必要敦促家族中的子佷都好好收斂少在外面招搖,總覺得風雨欲來……”

    “父親你是說……”薛志晁也沉默了。

    “志晁啊,你去寫封信給厲王殿下,看能否把兩個嫡孫送去歷城……”厲王那里是他們薛家最後的退路,薛榮知道皇上遲早是要清算他們薛家的。任何一個皇帝都不會容忍有這麼一個之前一直與他作對的家族存在,現在薛家大勢已去。皇帝的皇位已穩,又有了那麼出色的儲君。薛榮在心里明白厲王是沒有希望了,而厲王到底也是先皇的嫡子,只要厲王不出什麼差錯,只做個閑散王爺的話,皇帝是不會也無法趕盡殺絕的……

    “諾。父親,我這就去寫信給厲王殿下。”

    厲王府上,厲王軒轅昭洪正在查閱著從京城快馬送來的信件。看著薛榮他們寄來的信,要把嫡孫送來歷城的請求,軒轅昭洪在心里冷笑︰“這個薛榮越來越膽小了……”

    軒轅昭洪繼續看下去,當看到信中所寫的太子專寵一個雙兒小侍的消息,還有太子妃臥病在床,無法得見的消息。軒轅昭洪一雙眉頭緊鎖,看來事情有些蹊蹺……想到他和薛采裕之間的秘密……

    軒轅昭洪很久沒有和薛采裕聯系了,最近他是準備派人送一些浣花草的藥粉過去。但浣花草的花期很短,他現在也正在派人收集。

    軒轅昭洪招來身邊的心腹手下,吩咐他們先去京城,去和太子東宮里的探子接頭,查看一下太子妃究竟是怎麼了,是真的病了還是……

    薛志奇的死因不了了知之後,最痛苦的莫過于薛志奇的母親趙氏。越想越不甘心,趙氏招來心腹嬤嬤商議……

    張鷹翔得了父親的吩咐,剛開始也乖乖听話不出去了,但日子一久他就悶不住了。張鷹翔見這幾日風平浪靜的,薛家找他問過兩次話後也沒再來人了。

    張鷹翔悄悄溜出府里,去了酒樓喝茶,幾天過去了,也沒有什麼事發生。張鷹翔他也就漸漸不當一回事了,繼續和一些狐朋狗友一起玩樂。

    這日晚上,張鷹翔從青樓出來,剛走到街角,就被人套了麻袋,一頓狠揍……張鷹翔只覺得眼前一黑,接著就是密密麻麻的棍棒打來,打得他疼得發布出聲音。特別是他感覺他的腿上被猛擊了好多下,疼得他只好縮成一團在地上打滾。

    薛貴氣沖沖地跑來質問趙氏,“那張鷹翔是你做的嘛?都和你說了志奇的死與張家無關……”

    “是又如何,明明讓他跟著我們志奇的,我們志奇死了,他卻好好的。我沒讓他給我兒子償命已經不錯了……”趙氏幾近瘋狂。

    “簡直是不可理喻,你這樣……那張繼鶴知道了會如何作想……”薛貴想著張繼鶴到底是跟在他身邊二十幾年的人了,又知道他許多秘密。趙氏已經瘋了,家里另幾個庶子也難當大任。還好他早年在外還有一個私生子,如今倒是個不錯的孩子……

    張繼鶴獨自呆在書房內,面色沉重。想起兒子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張鷹翔的腳筋全被打斷了,想著以後行走可能不良于行的兒子,張繼鶴好恨,內心不斷地在掙扎。

    突然窗戶被一陣大風吹開,一個黑衣人閃了進來,張繼鶴嚇了一跳。

    那黑衣人給了張繼鶴一個藥盒說︰“太子殿下說你兒子會需要這個。”

    黑衣人見張繼鶴收下後,不等他說什麼,又縱身躍入夜色里消失不見。張紀鶴激動的拿著藥盒,打開一看,里面的藥膏晶瑩剔透泛著綠光,一股藥香撲面而來。張繼鶴想著兒子的腿應該有救了,他緊握著藥盒暗自下定了決心……

    半個月過去了,軒轅昭洪發現他派去的人沒了音訊,就知道大事不妙……太子軒轅瀚承一定是知道了浣花草的事了。而太子妃的病也肯定是太子所為。

    軒轅昭洪招來心腹謀士商議了很久,最後軒轅昭洪決定要先發制人豪賭一把……

    臘月二十三一過,就正式拉開了過年的序幕。小年與大年之間稱為“忙年”,太子東宮里收到許多、屬下門人百官的進貢。進貢的物品主要是各地的野物和珍稀物件等等。邱嬤嬤也一一整理後造冊給太子殿下過目,之後把這些歸入庫中。

    軒轅瀚承也有意地把這些都讓林家寶參與了解,之後春節時要給朝臣們的賞賜也交由家寶來做。這樣一來無形中也提高了家寶的地位,讓朝中內外都高看林家寶一眼。

    臘月二十四日便開始宮里掛是紅燈籠,皇宮里里外外都要掃除干淨,臘月二十六日開始掛門神、對聯。除夕之前的幾天,皇宮里還要貼窗花、福字。

    林家寶拿著自己寫的福字賜予元慶、舒雅和舒琴她們。他從以前的等待被賞賜的宮人,到如今也成了可以給予別人賞賜的貴人。

    除夕夜,在保和殿里舉行皇室的家宴。參加除夕大宴的只有皇帝、皇後、皇子、公主和後宮的嬪妃等。軒轅瀚承自然帶著林家寶前往。

    林家寶一襲暗紅色繡紋的衣裳顯得很喜慶,軒轅瀚承握著家寶的手緊了緊︰“乖寶別緊張。”

    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一起向父皇和母後請安。之後,無比自然地帶著林家寶落座,讓家寶坐在他身邊的位置。

    一時間林家寶的身上目光集聚,太子殿下的旁邊一向是太子妃的位置。如今太子妃病了,太子殿下居然堂而皇之地讓一個雙兒小侍坐下。不禁令保和殿里的所有人側目。

    林家寶也第一次在後宮眾人的面前出現,引起很多人的好奇注視。大家都在猜想這個相貌並不沒有傳聞中美艷絕倫的雙兒,到底是如何贏得太子殿下的寵愛的……

    宴席的座位分東西兩側,皇上和皇後上坐,太子軒轅瀚承的位置在東邊最前,之後是二皇子軒轅瀚啟,再然後依次三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的位置,最後是公主。西側最前面位置坐著在皇上面前比較得臉的嬪妃,再後面坐的是貴人還有太子殿下的侍妾等女眷。因如今只有太子殿下已成親,其余四位皇子並沒有女眷參加。

    俞氏和宋氏坐的位置很靠後面,宋氏倒是也沒覺得什麼,但俞氏就不一樣了。俞芹絞著手里的帕子,嫉妒的不行。為什麼那個雙兒能坐在太子殿下的身邊……

    皇帝和皇後自然都看到了太子的動作,但他們兩人都仿佛沒有察覺到這是有違規矩,不約而同的選擇笑而不語,就像這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使得眾人對這個林小主更好奇了……

    皇帝宣布家宴開始,奏樂想起宮女們翩翩起舞了起來。家宴上的菜肴品種非常多,歌舞表演也安排的美輪美奐。林家寶第一次參加這麼大的宴會,在心中發出陣陣贊嘆。

    林家寶很小心謹慎地用餐,注意著自己的動作。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出錯,令太子殿下丟臉……

    等到菜用了一半,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給皇上和皇後敬酒。

    皇帝軒轅昭深看到太子攜那雙兒小侍前來進酒,微笑地喝下太子他們的祝酒。

    皇後看著太子對林家寶的寶貝樣,在心中暗想著哪天要提醒一下太子。雖說是要專寵于林小侍,但太子近日來的所作所為越發有些過了。

    皇後對林家寶還是很滿意的,覺得他乖巧懂事,不會恃寵而驕,性子也單純討喜。皇後閱人無數,像林小侍這樣入宮兩年,又做了太子的小侍,還能保持那份純真實屬不易。不過畢竟是個雙兒,皇後覺得她還是有必要提醒太子不要假戲真做沉迷太深了。

    太子殿下敬完酒後,緊接著其他的皇子們、公主們也上前進酒,之後再是嬪妃。

    酒過三巡,二皇子軒轅瀚啟來到軒轅瀚承的面前,“皇兄,我敬你……”軒轅瀚啟已經有些醉了,“皇兄下次出征你可一定要帶我一起去啊……”

    軒轅瀚承笑著與他對飲,“好……好……你可要用心練武學兵法才行……”

    軒轅瀚啟拍著胸脯大聲地保證,“皇兄放心,我一定……一定好好學……”

    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三人也一起來給太子殿下敬酒,他們三人中最大的十二歲最小的才九歲。對著這個太子皇兄又是仰慕又是敬畏。“敬皇兄……”

    經過先皇在世時的奪位之事,他們從小被自己的母妃教育,要尊敬兩個嫡兄長,要恪盡本分。對于神武不凡的太子兄長,他們也是萬分崇拜的。

    軒轅瀚承先是親切地關心他們的功課,又鼓勵他們道︰“好好在上書房讀書,將來好為父皇分擔,為帝國效力。”

    “諾。”三位皇弟得了太子殿下的鼓勵都很激動,三人把胸堂挺的直直的。

    軒轅瀚承決定不會像前世那樣對三個皇弟充滿警惕,只讓他們做個閑散王爺。今生他可準備把這三個皇弟好好調教,將來也好充分利用他們的才能,興盛軒轅王朝。

    今世軒轅瀚承有太多事情想完成,但為了將來能有更多更長久的時間陪伴家寶,為了自己的身體不至于太過勞累,多找幾個幫手當然是必須的。

    之後又有一些人來敬酒,林家寶也在一旁作陪,也喝下了幾杯水酒。還好軒轅瀚承有先見之明,吩咐元慶只給家寶倒不易醉的果酒。

    饒是如此,林家寶還是不勝酒力,一張小臉已經彤彤紅,像個紅隻果似的。

    宴會尾聲燃放了煙火,林家寶看著璀璨奪目的煙花,陶醉其中。林家寶贊嘆道︰“真美……”

    宴會結束後軒轅瀚承與林家寶一起乘坐步輦回去,煙花一路上還在繼續綻放。

    在步輦上軒轅瀚承看著在花火照耀下的寶貝,看著林家寶的眼神溫柔的掐的出水來。“乖寶,我心悅你……”

    林家寶腦袋有些暈暈的,听了軒轅瀚承的話,更是覺得自己仿佛置身在雲端。“我也心悅相公,家寶真的好喜歡相公……好喜歡好喜歡……”

    “我的乖寶……”軒轅瀚承溫柔地親吻家寶,沒有什麼比與寶貝兩情相悅更令他開懷的了。

    林家寶在軒轅瀚承溫暖舒適的懷抱和溫柔的親吻中睡著了……

    軒轅瀚承在寶貝的額頭上印上一吻,把林家寶的披風拉好,擁他在懷里,心中異常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