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臘八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薛貴家一片愁雲慘淡,誰曾想到早上出去活蹦亂跳的人,晚上回來就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薛貴大受打擊,攤倒在椅子上,急火攻心。“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來的家丁在薛貴的注視下,戰戰兢兢地回話說︰“今日少爺和張家少爺在酒樓用了晚膳後就去了怡紅樓喝花酒。之後少爺和張家少爺騎馬飛馳回來,在路上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少爺就摔下馬來,是頭先著地。小的和張家少爺趕忙上去查看,就看到少爺的脖子摔斷了,少爺他……沒氣了。”

    “怎麼會!怎麼會!志奇他的騎術一向很好的……就是喝了點酒也不應該啊……”薛貴想著一定是誰要害他的兒子,“查……給我查……”

    薛志奇的母親趙氏得了噩耗趕來,簡直不可相信。“我的兒啊……我的兒啊……怎麼就先娘而去了呢?”

    “嗚嗚……老爺你要給我們志奇做主啊,原來好好一個孩子,都被那張家小子帶壞了……”薛志奇是她唯一的嫡子,她都有些失去理智了。“嗚嗚……那張家小子好好的,我的兒子卻死了……”

    “我會去查個水落石出的,會給志奇一個交代的。”薛貴在心中想著張鷹翔謀害兒子的可能,但是張鷹翔的父親張繼鶴是他的心腹,跟隨著他幾十年了,他自問對他不錯,應該不會是張家……

    “嗚嗚……老爺你一定要好好查啊,若是那張家小子……一定要讓他償命啊……償命……”趙氏凶狠地說,她的兒子沒了,別人的兒子都別想好過,最好都要來給她的兒子陪葬!

    張家的書房里,只有張家父子倆,氣氛凝重。“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好好說說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張鷹翔一臉驚魂未定,“爹,我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啊?我和奇少向往常一樣去酒樓喝茶用膳,之後又去了怡紅樓喝花酒,還叫了兩個紅牌作陪。等出來的時候很晚了,我們就騎著快馬回來。騎到一半路程的時候,就看見奇少自己從馬上摔下來了,當時也沒有驚馬,應該是奇少自己醉迷糊了吧……”

    “那就是醉酒引起的?奇少平日里的酒量如何?”張繼鶴問兒子。

    張鷹翔也覺得很奇怪,“按理說奇少的酒量沒這麼差的,但確實是奇少自己摔下馬的,已是深夜,路上除了我們也沒有其他人啊……”

    張繼鶴繼續問︰“那今日你們可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可有與人爭執、結怨?”

    張鷹翔回想了一下,“沒有啊,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再說了,在京城誰敢去惹薛家奇少啊?”

    張繼鶴又問︰“兒子你再想想?真的沒有嗎?有見到什麼人嗎?”

    “沒有啊……今日就我和奇少二人一起……”張鷹翔抓了抓腦袋努力回憶,“嗯……見過什麼人呢……對了!今日在酒樓用晚膳的時候在樓下看到個面容姣好的小侍,奇少很有興致還大聲調笑了一番,後來被那小侍的主人瞪了一眼。之後就沒什麼了……?”

    “哦……那人可認識?”張繼鶴問。

    “沒見過,是個生面孔。那人年紀和我差不多大,看起來很冷酷的樣子。不過看他們的穿著打扮不像是什麼大人物啊。我還答應奇少幫他把那小侍弄來呢,不過還沒派人去打听,奇少就墜馬了。我想著這事應該沒什麼關聯吧……”張鷹翔說。

    “這事你和薛家人說了嗎?”張繼鶴皺眉,直覺這事有蹊蹺。

    “沒有啊,我這不是沒想到嘛……要不是爹你一直問我,我也想不起來啊……”張鷹翔回答道。

    “好了,那事既然你當時沒有提,那之後薛家問起你也別再提了,省的橫生枝節。”張繼鶴吩咐兒子,“這幾日你好好呆在府里,別出去了。”

    “諾。”

    等兒子走後,張繼鶴越想越不對味。冷酷的年輕人,生面孔,帶著個小侍……這會是誰?張鷹翔還小,認識的人不多,京城有些貴人他沒有見全。不過薛家是大家,一般人也是不敢惹的……

    張繼鶴在書房內走來走去,奇少的死對他們張家影響很大。奇少出事是只有他兒子在場,薛家第一要懷疑的就是他們張家。但他兒子確實是不知情的,張繼鶴跟在薛貴身邊幾十年,十分清楚他的脾氣,薛家怕是會遷怒他們張家了……

    唉……他這個薛貴的心腹怕是做到頭了……

    張繼鶴迷迷糊糊地醒來,咦!他不是在書房里想著對策嘛?後來好像是睡著了。

    這里是哪里?張繼鶴揉揉眼楮,發現自己正斜坐在一張躺椅子上。他置身于一間布置得很雅致的房間內,房間內燻著檀香。

    張繼鶴走到外間就見到一個書生打扮的年輕人坐著沏茶,那氣度那行雲流水的動作,都使人入迷。若不是此時此刻的處境,張繼鶴不禁要在心中為其喝彩。

    “張大人你醒了……”那年輕人抬頭看了張繼鶴一眼,手里還是不緊不慢地動作著。

    “你是誰?我為何會在這里……”張繼鶴警惕道。

    “鄙人鄭嘉,冒昧地請張大人來,還請張大人見諒。”鄭嘉把沏好的茶遞給張繼鶴,張大人請。”鄭嘉又斟了一杯茶自己喝了一口。

    鄭嘉這個名字張繼鶴覺著有些耳熟,等等……鄭嘉不就是太子殿下身邊的第一謀士,有小諸葛之稱的鄭家三少。

    張繼鶴喝了一口茶,掩飾了心中的驚慌。腦中閃過兒子的話,冷酷的年輕人,帶著個面容姣好的小侍,這……這不會是太子殿下吧……

    張繼鶴也听說過太子殿下有個非常寵愛的小侍。若是太子殿下……那麼一切都說的通了。以太子殿下的性格自然是不懼薛家,也只有太子殿下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地弄死薛志奇吧……

    “鄭某今日是來幫助張大人的,那薛夫人要你兒子償命呢……”鄭嘉真是佩服太子殿下,居然想到弄死薛志奇,離間薛貴和他的心腹這麼個妙計。當然他不會想到,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著那薛志奇的一聲口哨和一句話,才會招來的殺身之禍……

    鄭嘉見張繼鶴沉默不語,繼續說︰“鄭某生平最佩服忠心之人……但也要看這人所效忠的對象……,經過薛志奇的事,薛貴還能把你當做他的心腹嗎?對于他不再信任的,而又知曉他眾多秘密的心腹,張大人應該知道你的下場吧……”

    張繼鶴把茶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他是個聰明人,這麼多年來他能從薛貴的眾多屬下中脫穎而出,成為薛貴的心腹,自然是有他的過人之處。鄭嘉說的他也明白,他最壞的處境就是張家從此跌落谷底,而他也可能失去性命……

    但是讓他背叛薛貴、背叛薛家,那後果同樣不是他和他們張家能承受的……

    “我也知道張大人的顧慮,但薛家已是走入衰敗,太子殿下遲早是要……”鄭嘉意味深長地頓了頓說︰“張大人好好想想,相信你能給太子殿下滿意的答復。”

    張繼鶴還想說什麼,突然眼前一黑,就神識不清了。等他再舒醒過來,發現自己又回到了書房內,仿佛只是做了一場夢,不曾離開。

    轉眼到了臘月初八臘八節,臘八節當然少不了臘八粥,軒轅瀚承前幾日就把主持臘八節、派送臘八粥這個任務交給了林家寶,由邱嬤嬤從旁協助。林家寶很欣喜地接受這個任務,很認真地和邱嬤嬤核對了要派送的宮殿和太子東宮里的,還有太子殿下的屬下門人和朝廷重臣等。

    林家寶又親自查看了制作臘八粥的食材,宮里的臘八粥比較考究。林家寶記得以前在家里都是湊滿八樣就好。但在宮里不同,白米中加了紅棗、蓮子、核桃、栗子、松仁、桂圓、白果、紅豆、花生等等……總計不下二十種食材。

    臘八這日一早,就命人用大鍋煮臘八粥。等臘八粥煮好後,由林家寶主持敬神儀式。在邱嬤嬤的教導下,林家寶一一順利地完成。接下來就是向各宮送臘八粥了,先是皇帝和皇後那里,然後是皇子和皇帝的其他妃嬪。再是太子東宮里的,最後是太子殿下的屬下門人,還有一些朝臣家里一一都要在中午之前送出去。

    等林家寶都忙完了,軒轅瀚承剛下朝回來。“乖寶做的真棒!辛苦你了寶貝……”

    “不辛苦,我只是吩咐一下,都是邱嬤嬤在幫我。晚上的小家宴也要麻煩邱嬤嬤,我就選了菜單……”林家寶謙虛地向邱嬤嬤道。

    “林小主謬贊了,這都是老奴應當做的。”邱嬤嬤向太子殿下行禮後就知趣地退下。

    軒轅瀚承旁若無人地親吻著林家寶,“乖寶不用為這些費心,你只要知道如何做主就好,其他由邱嬤嬤她們去安排……”

    “諾。您吩咐的,我總想著要做好嘛……”林家寶有些撒嬌地說。

    軒轅瀚承愛死了家寶對他撒嬌的模樣,“只要乖寶開心就好,寶貝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好了,我們先去用午膳,然後一起去午睡吧……”軒轅瀚承摟著林家寶說︰“晚上就是借著臘八這個日子,讓你見一下人。你也不用多想,知道嗎?”

    “嗯。”林家寶乖乖地倚靠在軒轅瀚承的身上,一起去用午膳。

    宋氏收下臘八粥,謝了恩。當得知是從平樂苑里送來的,心中五味。听了送臘八粥來的小太監的話,知道晚上在長樂殿里還有家宴,讓身邊的大宮女給了他一些賞賜“知道了,你去回話吧。”

    看來太子殿下對這個林小侍確實不同。宋氏想著自己比太子殿下還要大個兩歲,如今如何和那年輕貌美的去爭寵呢……唉……

    俞氏得知臘八粥是從平樂苑里分發出來的,氣得不行。看來這個雙兒並沒有看起來的那麼單蠢,居然能讓太子殿下把臘八節這事的主持交給他……要知道,這事往年可是太子妃主持的!

    俞氏听了晚上在長樂殿里還有家宴,馬上叫宮女為她梳妝打扮起來,想著晚上一定要壓上林家寶一頭!

    到了晚上,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來到長樂殿的時候,俞氏和宋氏各自帶著女兒已經到了。

    她們見到太子殿下紛紛行禮問安,“太子殿下……”

    “免禮……”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坐在主位。“今日是東宮的家宴,不必太多拘禮。”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介紹了宋氏和大女兒康兒還有俞氏和二女兒安兒。

    康兒不負以往的活潑,有些膽怯地看了林家寶一眼,心中充滿恐懼。

    軒轅瀚承先是向宋氏和俞氏問了兩個女兒的身體,隨後宣布開席。

    宮女們端著精致的菜肴魚貫穿入,軒轅瀚承在桌子下握了握林家寶的手,寶貝看起來有些緊張。

    林家寶感覺到軒轅瀚承的鼓勵,也慢慢放松下來。林家寶這些日子下來也熟識用餐禮儀,吃起東西來也是十分賞心悅目。

    今日的菜單都是林家寶挑選的,當然選的都是軒轅瀚承和自己喜歡的菜色。林家寶不挑食,胃口也好,吃的津津有味。軒轅瀚承看寶貝的樣子,也食欲大增……

    俞氏看著林小侍在心中暗自鄙視,心想著真是個沒見過世面的。俞氏稍微吃了幾口菜就不動筷子了。

    今日一道清蒸鰣魚非常鮮美,林家寶吃得很開心。軒轅瀚承示意一旁的舒雅再給寶貝布菜,舒雅會意又給林小主夾來一塊魚肉,仔細地挑完了刺後給林小主享用。

    魚肉肉質細膩,林家寶在嘴里細細品味。

    俞氏見了林家寶的樣子,捂著嘴呵呵地笑了。“林小主以前怕是沒怎麼吃過鰣魚吧呵呵……”

    “是啊……”林家寶如實地點頭。在徐州是內路地區,魚比較貴,林家吃得葷菜一般都是雞鴨和豬肉,其他魚蝦蟹得吃得都很少。還是到宮里,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後才有幸吃到了許多以前听都沒有听過的美味。

    俞氏听了呵呵地笑個不停,還想再說些什麼,發現太子殿下正冷冷地看著她,瞬間收聲。

    宋氏從頭到尾像個隱形人一樣,看著太子殿下對林小侍的維護和俞氏不知天高地厚的挑釁。

    飯後,俞氏還在不遺余力地向太子殿下騷首弄姿,“太子殿下您好久沒有來我那兒了,芹芹很想殿下……”

    軒轅瀚承對俞氏的表現無動于衷,“今日就到這吧……都散了吧……”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回到平樂苑,等兩人洗漱好躺在床上,“好了,要見的人也見了。乖寶今日累了吧……”軒轅瀚承把寶貝摟在懷里。

    “我不累……”林家寶對軒轅瀚承輕聲說︰“我以後可以不用經常見她們嗎?”對于那個俞氏他很不喜歡,他不喜歡俞氏看軒轅瀚承的眼神。

    “當然,乖寶。以後你沒什麼機會見她們了。”軒轅瀚承知道要讓寶貝面對她們真是為難他了。

    “我是不是很壞,也不想相公去見她們……”林家寶悶悶地說。

    “我的乖寶……我就喜歡你壞……”軒轅瀚承很心喜地親吻家寶,寶貝終于對他起了霸佔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