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俞氏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寶在平樂苑的院子里作畫,今日天氣好,他就叫元慶幫他把書案擺在院子里。之前因著徐雪盈的事情,最近軒轅瀚承就禁止林家寶再去御點房了,連逛個御花園都要軒轅瀚承陪同才行。軒轅瀚承上次失去了林家寶的消息,雖然只是一會兒,但他心中萬分驚慌,他真的無法再忍受失去寶貝了。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把寶貝揣在懷里時時帶在身邊。

    林家寶在平樂苑里悶的發慌,但性格乖巧的他,不會和軒轅瀚承吵著要出去。林家寶知道軒轅瀚承都是為他好,擔心他才不讓他出去,所以他只好乖乖地在平樂苑練字作畫了。

    宣紙之上幾尾錦鯉被畫的活靈活現,林家寶在作畫上很有天賦。畫出來的畫作總帶有幾分靈氣,得到了裘夫子的大加贊賞。軒轅瀚承特意命人在平樂苑里人工開鑿了一小個池塘,養了幾條錦鯉魚供家寶作畫、賞玩。

    軒轅瀚承進了院子就看到寶貝在樹蔭下認真的作畫,也不作聲打擾,就站在一旁看著,寶貝在他心目中也美的像幅畫似的。林家寶畫畫的時候身心都投入進去,也沒有注意到軒轅瀚承已經來到了他的身旁。

    等林家寶全部畫完,放下毛筆。轉身就見到軒轅瀚承站在他的身邊,溫柔地注視著他。林家寶對軒轅瀚承微微欠了欠身,“太子殿下,您回來啦。”林家寶午睡起來不見軒轅瀚承,就知道他一定去處理政務了,他只好自己畫畫解悶了。

    “乖寶是不是覺得悶了?”軒轅瀚承抱著家寶,在他耳邊低語。軒轅瀚承知道寶貝這幾日肯定悶壞了。

    “還好,我喜歡畫畫……”林家寶知道太子殿下很忙,不可能時時陪在他的身邊。

    “乖寶畫的真好……”軒轅瀚承在林家寶的耳邊輕輕地說道。“相公今日帶你出宮逛逛,晚上在宮外用晚膳……”

    “真的?!”林家寶高興地跳了起來。

    “還會有假嗎?快讓舒雅給你換身衣服去。”軒轅瀚承親親林家寶的笑臉。

    林家寶飛快地跑了進去,讓舒雅和舒琴為他準備。不一會就換好了出宮穿的素色常服,身上也就簡單地戴了一枚玉佩做裝飾。

    軒轅瀚承也換了一身黑色低調的常服過來,“元慶和元福已經在院外的馬車旁等著了,晚上我們在城西最好的鴻雁樓用膳,那家的菜肴你肯定會喜歡……”

    林家寶很開心地點頭,他還從來沒有在酒樓里用過膳,而且還是和相公一起用膳……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林家寶走到馬車前,听到後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呼喚聲。回頭一看,是一個他沒有見過的女人,那女子身影不高,穿著一身桃紅色的衣裙,帶著一個被打扮的很可愛的小女孩,身邊還跟著兩個丫鬟。

    俞芹帶著女兒在平樂苑外徘徊等候了很久,終于看到了太子殿下,只是太子殿下行色匆匆,她還沒有來得及喚出聲來,太子殿下就進了平樂苑。

    俞芹很不甘心,她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太子殿下了。繼續在平樂苑外徘徊了一會兒,看著女兒也有些累了,無奈只好打算先回去了。

    俞芹她們剛往回走了幾步,就听到後面傳來了馬蹄聲響。回頭看了一下,是太子殿下身邊的元福和另一個太監在準備著什麼,俞芹想著太子殿下一會兒肯定會出來,就悄悄地等在後面。

    過了一會兒,只見太子殿下牽著一個小小少年出來,俞芹知道那小少年就是那個太子殿下現在專寵的林小侍了,連忙拉著女兒上前去。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俞芹身材嬌小但卻很豐滿,一身桃紅色的衣裳包裹著凹凸有致的身子,加上一副艷麗的妝容別有一番風情。

    “俞氏你們怎麼過來了?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誰允許你們來平樂苑的?”軒轅瀚承無視俞氏暗送的秋波,嚴厲地問。

    “太子殿下……”俞芹把女兒安兒往前推了推,“婢妾知道平樂苑和內書房都是禁地。但安兒一直很想念您,所以我就帶她來平樂苑外面轉轉,祈求能見上太子殿下您一面。”

    安兒感覺到軒轅瀚承的注視往俞氏懷里縮了縮,俞芹還在鍥而不舍地把她往太子殿下面前推。“你這孩子,不是一直想見父親嘛,還不快給父親問安……”

    安兒性格內向膽小,把臉埋在俞氏的胸前不肯出聲。從她有記憶以來,娘親對她一直不怎麼喜歡。特別是有了弟弟以後,弟弟身子比她還要不好,娘親日夜守護在弟弟身邊。後來弟弟不在了,娘親才慢慢對她好了一點……

    俞氏心中暗自著急,覺得這個女兒真是太沒用了,一點都沒有繼承她的機靈勁,這麼畏畏縮縮的像什麼樣子。哎……真是還不如宋氏那個木頭生的康兒討喜。

    林家寶听了俞芹的話就知道,這個女人也是太子殿下的侍妾。頓時有些好奇,就從軒轅瀚承的身後探出腦袋來看。

    俞氏也終于看清楚了傳聞中林小侍的容貌,心里暗自把他和自己比較起來。仔細觀察了半天,得出的結論是︰這個雙兒看著不怎麼樣啊,和傳聞中的很不一樣,也不像是個厲害的嘛……相貌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根本沒有達到絕色的地步。想來太子殿下也只是覺著新鮮吧……

    不管怎麼說她可是為太子殿下孕育過兩個孩子的女人,比起徐雪盈來的功勞更勝。對于這個才得寵幾個月的雙兒小侍,俞芹覺得威脅不大。

    俞芹有些輕蔑地看了林家寶一眼,隨即又笑眯眯地說︰“這就是我們東宮來的新人吧,還沒有見過呢……”

    軒轅瀚承對林家寶介紹到︰“這是俞氏,這個是安兒,是我的二女兒。”

    林家寶乖巧地向她們二人問好後,又回到了軒轅瀚承的身邊。對于軒轅瀚承的侍妾和女兒,他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

    “呵呵……我們都是伺候太子殿下的人,彼此就不用這麼客氣了呵呵……”俞氏見林家寶先于她主動打招呼呵呵呵地笑了。

    “好了,安兒我會抽空去看的,你們先回去吧。安兒身邊的奶嬤嬤呢?怎麼不見?”軒轅瀚承問。

    “安兒的奶嬤嬤今日有些不舒服……我就讓她休息兩日。”俞氏回道。

    “奶嬤嬤不行就換一個,還有不要讓孤再見到你帶著孩子出來吹風!趕緊帶安兒回去,宣太醫來看看,配些預防風寒的湯藥……”軒轅瀚承非常嚴厲地說。今日的風力不小,安兒的身體比康兒更弱,最是吹不得風的。身邊又沒有奶嬤嬤照看添衣,俞氏光顧著要向他邀寵,居然不顧女兒的身體拉她出來。估計是怕他責罰才把女兒當做借口吧,真是可惡……

    軒轅瀚承看向靠著他的林家寶,還是他的寶貝最好了。經過了前世今生,他早已認清了這些女人的真面目,還好今生能有寶貝相伴……

    “諾。”俞芹听太子殿下口氣嚴厲,也不敢說什麼。

    軒轅瀚承牽起林家寶的手,先親自扶他上了馬車,之後自己再上去。元福和元慶駕著馬車緩緩駛離,後面跟著四個侍衛,都目不斜視地離開,留下心有不甘的俞芹憤憤地看著馬車離去。

    馬車里面林家寶靠在軒轅瀚承的肩,“我要不要見見太子殿下所有的侍妾?”

    “一共就兩個。乖寶,你想見就見吧,相公會安排好的。乖寶你只要記住了,她們對你我都不會再產生任何的影響。”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的手說。

    “嗯……我听相公的。”林家寶點頭,他既然選擇了相信軒轅瀚承,雖然見到軒轅瀚承的其他女人,心中總有些自卑難受。但軒轅瀚承對他的態度和行動,都慢慢令他不安的心平靜下來。

    “真乖……相公的乖寶……我軒轅瀚承發誓今生絕不負你……”軒轅瀚承說著親吻寶貝那嬌艷的唇瓣,含住他的下嘴唇用力吮吸。

    細細的呻╴吟聲從林家寶的口中溢出,軒轅瀚承舔上那貝齒,從微微張開的小口中探入,與寶貝的香舌共舞。林家寶也學著軒轅瀚承的樣子主動回應起他來。

    好久,一場熱吻才結束下來,這時車廂內就只剩下兩人的喘氣聲。軒轅瀚承意猶未盡地說︰“真是個磨人的小寶貝……”

    林家寶听到軒轅瀚承的話,和軒轅瀚承對視又是一陣臉紅心跳,不好意思地轉移視線,“相公,我可以看看外面嗎?”

    “當然可以了……”軒轅瀚承笑著摸摸寶貝的腦袋。

    林家寶掀開簾子的一角,望向車外。“我還從來沒有上街上逛過呢。”

    林家寶記得他小的時候還會吵著要娘親帶他出去。但每次娘帶他出門總是會被指指點點的,等他懂事了以後也就再也不會要求出門了。好在家里兄弟姐妹眾多,對他也很友愛,他也不覺得孤單。

    “以後會經常帶你出來……”軒轅瀚承听了有些心疼,他能想象的到寶貝的童年是如何度過的。

    “不用經常啦……相公很忙的……”林家寶听了相公的話很高興,但他也沒有想要經常出宮的。

    “主子,鴻雁樓到了。”元福在外面道。

    軒轅瀚承由元福扶著下車,又轉身扶著林家寶下來。鴻雁樓也是他屬下門人的產業,生意興隆。選擇這家酒樓,軒轅瀚承還是比較放心的。他們來得早還沒有到用晚膳的時間,酒樓里面已有三成坐滿。到了酒樓後,侍衛們已經分散開來。

    軒轅瀚承他們一行人去了三樓的雅間,這件房間是整個酒樓視野最好的,通過窗外可以看到大半個西城的街景,這是酒樓的主人專為太子殿下預備的。林家寶看著窗外街上熙熙攮攮的行人、叫賣的小販,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有趣……

    鴻雁樓主打淮揚菜,樓里有好幾個專門從江南請來的廚子,手藝了得。

    “這里都是淮揚菜系,乖寶是南方人一定會喜歡。”軒轅瀚承溫柔地對林家寶說︰“吃完後,再帶你去逛逛……”

    晚膳沒有讓軒轅瀚承失望,果然讓寶貝吃得高興地眼楮都眯成一條縫了。

    林家寶很喜歡今天的菜肴,雖然沒有宮中的精致,但味道絲毫不輸御膳房的。特別是今晚的一道淮揚名菜四喜丸子,那丸子很大,肥瘦相間的肉紅潤油亮,配上翠綠的青菜,鮮艷的色彩加上撲鼻的香味,光看就引人食指大動。林家寶吃著醇香汁濃的肉丸子,一口接著一口,一人就吃了兩個大丸子。

    軒轅瀚承看了也很滿意寶貝今日的好胃口,吩咐元福去重賞今日的廚子。

    用完晚膳,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在街上慢慢地逛著。林家寶一個一個攤位看過來,看到有意思的,還會彎下腰來細看。

    林家寶來到一個攤位前,這個攤位全是賣的不倒翁。一個個泥塑娃娃的不倒翁被擺得整整齊齊,很有節奏地一齊擺動。

    林家寶看得很開心,軒轅瀚承向元福示意付錢,“喜歡就挑幾個吧……”

    “我挑一個就好了……”林家寶不貪心,彎腰低下頭挑選著。

    林家寶挑選的攤位上面,也是一家酒樓。那酒樓的二樓窗戶敞開著,探出兩個腦袋看著樓下,對著樓下吹著口哨大聲哄笑。“這個娃娃真真又翹又圓潤啊哈哈哈哈……”

    原來林家寶今日穿著素色的衣褲,彎腰翹起的小臀曲線盡露。林家寶專心地挑選著,並不知道喧嘩聲是因為他的緣故,沒有受樓上吵鬧的影響,最後選了一個穿著紅色衣裳的不倒翁泥娃娃。

    軒轅瀚承見家寶挑選好了,一把拉家寶進懷里帶著寶貝離去。離開前向二樓窗戶那里冷冷地看了一眼,軒轅瀚承的眼神冰冷凌厲,二樓的兩人瞬間消聲。

    等軒轅瀚承他們離開了一段距離,那兩人才反應過來。這兩人就是薛志奇和張鷹翔。

    薛志奇是薛家子弟,他的父親是薛榮最小的弟弟薛貴,他是薛貴的嫡子。薛志奇從小在薛家長大,常常借著薛家的名聲在外橫行霸道,還經常和一群紈褲子弟一起在京城欺男霸女……

    “瞪什麼瞪啊!什麼玩意啊……”薛志奇生氣地說道,“身邊的雙兒也不知道是哪里弄來的……”

    “是個生面孔沒見過,看那人的穿著也不像是什麼有背景的人,估計是外地來京的吧。奇少您別生氣,過會兒我去打听一下。”張鷹翔討好地說。

    張鷹翔的父親是薛貴的心腹手下,他也一直扮演著薛志奇跟班的角色。

    “唉……京城青樓里的雙兒太少了,剛剛那個我看著倒是不錯,年紀也好,那臀翹得,想來滋味肯定是不錯……哈哈”薛志奇說著在心中意淫起來。

    “哈哈,還是奇少眼力好,奇少要是喜歡,改明兒我給您把人弄來請您享用哈哈哈……”自從听說了太子殿下寵愛雙兒小侍的消息後,玩雙兒的風氣也漸漸流行起來。

    兩人笑著又說了一些葷話,殊不知他們的對話都被軒轅瀚承派來的暗衛全都听在耳里……

    回宮後,在內書房里軒轅瀚承听著暗衛報給他的那兩人的身份和他們之間的對話,臉色鐵青。暗衛不帶感情地復述他听到的話,心里在冒冷汗。太子殿下的臉色好嚇人啊……

    “該死的薛家人……他敢……”居然敢垂涎他的寶貝,真真是該死!軒轅瀚承咬牙切齒地說︰“叫鄭融來見孤……”

    “諾。”

    鄭融來到內書房,面不改色地听了太子殿下的命令。“諾。”

    第二日就傳來了薛家子弟薛志奇在京城內縱馬摔斷了脖子送了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