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親朋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大壯一家雖然閉門謝客,無奈要做到通通不見,把他們都打發掉,還是有些困難。這幾日張惠娘已經收到了許多徐州城里名門世家的賞花貼。其中知府夫人和知縣夫人的都在其列,而且都派馬車來接送。這幾位夫人的邀約張惠娘也不好推拒,只好帶著小女兒林秀兒參加。好在這些夫人都邀了秦家太太和林錦兒,有她們在旁做陪,張惠娘感覺自在了不少。

    這日張惠娘和林秀兒剛回來,就在她們家院門口听見喧嘩聲,有好些人圍著看熱鬧。走進一看原來是柯美麗和林大力兩人,只听柯美麗在院門口大聲哭叫︰“大哥,我們錯了,大哥原諒我們吧,我和大力知道錯了。我們是誠心誠意來求你原諒的啊。大哥求你了啊……”

    原來王主簿從縣太爺那得知了林家寶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的事,頓時覺得臉上有光,不管怎麼說他們和林家還是沾著些許姻親關系。

    王主簿回去後就和家里說了,林春兒听到這個消息恨不得咬碎了牙。這個林家寶怎麼就這麼的好運呢……

    王主簿對兒媳說︰“春兒啊……你堂哥兒子的滿月,你怎麼不去慶賀一下呢!”

    林春兒喃喃道︰“這些天身子有些不舒服,所以……我就沒去。”

    王太太也在一旁問︰“可曾派人送了禮去?”

    “送了,我自己置辦了一些。”林春兒不敢說她根本沒有送禮過去,她每月的月錢並不多。王主簿一家並沒有她想象中的富裕,一家子主要靠的是她公公王主簿的俸祿。相公雖說讀書,其實就是風花雪月的不事生產。婆婆管著家,對錢財把持的很緊。

    林春兒前幾次用自己攢下來的錢買過些禮物送去林大壯家,以求能與他們家重修于好,對她也能幫襯一下。但每次禮物都被退了回來,林春兒想著大伯家這麼的不識趣,也就慢慢不予理會了。沒想到這次林家寶居然這麼有造化,還讓太子殿下派人回來給林家文的兒子送滿月禮。使得林大壯一家這麼的風光唉……林春兒越想越嫉妒……

    王夫人對著兒媳不滿地說︰“春兒不是我說你,這堂哥家的兒子滿月,多好的事啊,你怎麼不和我說呢。說了我們家好好備一份禮去,現在這樣太失禮了。你這孩子真不懂事……”

    “婆婆,我知道錯了。”林春兒不敢反駁,暗自想著不管如何一定要與林大壯一家和好,這樣以後她在王家就能過的更好更有地位了。

    第二日,林春兒就回了娘家,這兩年林大力和柯美麗在林家村里過的不如意,村里人都不怎麼搭理他們,而林大力他們覺得自己身價高了,有些看不起村里的人。到了一年前,林大力他們覺得在村里住著沒意思,就舉家搬去了沛縣城。在縣城里開了家小雜貨鋪子,生意不好也不壞。

    “春兒你怎麼回來了?”林春兒來的時候,林大力正好去送貨了,留柯美麗在鋪子里指揮著伙計整理貨物。

    柯美麗的二女兒林夏兒今日也在鋪子里,連忙給姐姐倒來茶水,討好地說︰“大姐喝茶,大姐你今天穿的衣裳真漂亮啊,襯得姐姐的氣色真好!”

    林夏兒長得像柯美麗,小小年紀已經展露出來,長大以後肯定會是一個小美人。

    林春兒享受著妹妹的恭維和羨慕,妹妹林夏兒長得像娘,嘴巴又甜,以前在家里的日子可比她好多了。“我做這身衣裳的料子還有的剩,下次派人送來給你,應該還能做條裙子。”

    林夏兒甜甜地謝過姐姐,她知道現在家里的日子過的好都因為姐姐的緣故。林夏兒很羨慕姐姐能做官家少奶奶,不過憑她的美貌將來一定要嫁的比姐姐還要好。“姐姐下次有知縣夫人的賞花會,也帶我一起去吧。”

    “你放心,姐姐一定會帶你去的……”林春兒哪里會不明白林夏兒的心思,不過這也沒什麼。若是妹妹嫁的好,對她也是一種助力,她樂得支持。

    “啊!差點忘了正事。娘,你們備著禮物,再去次大伯家吧。”林春兒對柯美麗說。

    “怎麼又要去啊,不就是考上了個秀才麼,明年還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那一輩子考不上舉人的老秀才多的是啊。何必老是上趕著去,我才不去。”柯美麗最討厭的就是張惠娘。

    張惠娘以前被傳克命,林大壯卻一如既往地對張惠娘那麼好。就連張惠娘生了個雙兒出來,林大壯他們還一直寶貝著。

    要知道她連生兩個女兒那林大力就對她擺臉色了,後來張惠娘更是好命的生了對龍鳳胎,村里人都夸她有福氣。

    柯美麗在心中冷哼,就算兒子考上了秀才又如何!那讀書考試的可都不是小錢,林大壯家里日子過的還沒他們好呢。

    柯美麗覺得現在他們林家有地有鋪子,大女兒也會時不時地貼補一下,現在小兒子又在縣里的私塾念書,將來說不得也能考上個秀才什麼的,總之現在的日子過得可滋潤呢。前兩次應著大女兒的要求好意送禮去,居然都被退了回來。真是給臉不要臉啊,柯美麗覺得自己沒必要再去貼張惠娘的冷臉,就索性不再去了。

    “娘,這次不同了。那林家寶在宮里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太子殿下都派人去參加大伯家孫子的滿月呢!”林春兒把林家寶的事和柯美麗她們說了。

    “太子殿下!這可是真的?”柯美麗和林夏兒驚呼,兩人都不敢相信。他們一家自從搬來縣里,就很少回去林家村,消息也沒有林春兒靈通。

    “听說太子殿下是戰神下凡,英勇無比呢……”林夏兒曾听過城里酒樓的說書,里面就有歌頌太子殿下偉大戰績的故事。

    “千真萬確的事,縣太爺都親自去了,連知府大人都派人送了禮去呢。”林春兒嫉妒地說,那得有多大的臉面啊!

    “喲!真是想不到啊,那張惠娘肯定得意的上天了。”柯美麗憤憤地想,“唉……要是夏兒當初再大個兩歲,哪里輪得到林家寶進宮啊……我們夏兒可比那林家寶美多了。”

    林夏兒也在一旁惋惜懊惱,一張小臉扭曲的不成樣子。

    “總之你和爹爹明日回林家村去,務必求的大伯他們的原諒。若是兩家恢復了來往,我以後在王家也會更有臉面些,對咱們家、對弟弟、對二妹可是都有好處的。”林春兒千叮嚀萬囑咐,“你和爹爹就去服個軟吧。”

    柯美麗想著要去張惠娘面前低聲下氣的,就很不樂意。但也只好無奈地點頭,大女兒說的很有道理。“那個雙兒看著文文靜靜的,沒想到這麼有心機,也不知道施了什麼手段讓太子殿下看上……”

    晚上林大力回來听了柯美麗復述大女兒的話,很是贊同。“這門親戚關系可千萬不能斷了!”

    于是就有了張惠娘和林秀兒看到的一幕。張惠娘想著要不是他們她的寶貝家寶怎麼會進宮,怎麼會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呢,不客氣道,“你們這是來做什麼,早說過兩家不來往了。我們家不歡迎你們!”

    柯美麗仿佛沒有感受到張惠娘的怒氣,哭得更厲害了。“大嫂,我這給你跪下了,請你和大哥都別生我和大力的氣了。”說著柯美麗就跪在院門口,任憑張惠娘怎麼拉都不肯起來。“大嫂,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

    林大力也跟著跪下,這時村里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

    林大壯出來了看著家門口鬧的不像樣子。“都進來吧……”

    柯美麗和林大力進了屋後又跪下了,柯美麗又嚎上了。“大哥、大嫂啊!你們就原諒我們吧,當時我們被錢迷了心竅了……”

    “大哥我知道錯了,我知道當初我被免了家法。你們心中肯定有氣,大哥你打我吧,若是打了我就能消氣,那你就狠狠地打我吧……”林大力拿出帶來的木棍,往自己頭上用力打了兩下,又把木棍遞給林大壯。

    林大壯看著弟弟額頭上流出了鮮血,嘆了口氣。“你這又是何必呢……”

    柯美麗也在一旁哭泣,“我們家春兒過的也苦啊,雖是面上看著光鮮,但到底是個沖喜新娘,日子過的啊……我們家財又小,春兒又沒有娘家兄弟依靠唉……”

    “大哥,我最近老是想起當初我們過的艱苦日子。那時候爹娘去了,我又小,都是大哥把我拉扯大啊……大哥為了我吃了不少苦。我真是鬼迷了心竅了,真真是不應該……”林大力說著老淚縱橫。

    林大壯听了弟弟林大力的話,回想起從前也不禁有些感慨。

    “大哥,我們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就是爹娘在地下肯定也不願意看到我們兄弟不和啊……”林大力看著林大壯有所松動,又跪下來。“大哥,就看在爹娘的份上,原諒我這一次吧。”

    林大壯被他說的無法,看了看張惠娘見她沉默不語。嘆了口氣,“你們先起來吧。”

    張惠娘心里清楚,林大壯雖嘴上說與林大力斷絕關系,但心里還是顧念親情,關心著這個從小帶大的弟弟。

    “快起來吧,大哥原諒我們了……”柯美麗見狀馬上收起哭泣的臉,露出了笑臉。“大哥、大嫂,之前的事,是我們做的不地道。好在你們家寶啊在宮里過的有了好歸宿,將來要是榮華富貴了可不要忘了我們啊……”

    林大力見張惠娘的臉色又黑下來了,忙推了推柯美麗,“你這婆娘……說什麼呢!”

    林大力和柯美麗使了個眼色,“哈哈,大哥、大嫂別介意啊!你們這個弟妹就是這個德行的人。”

    柯美麗也很會看顏色,馬上轉移了話題。“家文呢?怎麼不見……”

    “家文在房間溫書呢……”林大壯回答。

    “在溫書啊……那是不好打擾他,家文真是用功呢,我們春兒的夫君也是個愛讀書的,以後可以見見,討論討論文章什麼的呵呵……”柯美麗笑呵呵地說道。

    “那小孫子呢?能否讓我們見見?這可是我們林家頭一個孫子輩的呢……”林大力也說道。

    “是啊,是啊!大嫂你看,這是我特意在縣城里最好的銀樓打的,足金的呢。”柯美麗笑著把帶來的長命鎖遞給了張惠娘。

    伸手不打笑臉人,張惠娘只好收下,讓秀兒去叫吳氏把孩子抱出來。本來怕吵到孩子,讓吳氏他們待在房間里別出來。

    吳氏一會兒就把被包成蠟燭包的博哥兒抱出來,柯美麗從博哥兒一露面就夸了起來。“好俊的孩子啊……大嫂你們養的真好啊,瞧這孩子多壯實啊……”

    “咯咯……”博哥兒仿佛感覺到被夸贊,咯咯咯地笑個不停。

    “大哥、大嫂啊,你們家現在不同往日了,怎麼也不買幾個下人伺候。你們也能省力些,享享福啊……我家到是有兩個小丫頭伺候的不錯,要不我明兒把她們送過來……”

    “不用不用,家里也沒什麼事,用不著什麼下人。”張惠娘到是也沒覺得他們現在有什麼不同。

    到了晚上林大壯一家終于送走了好話一籮筐的林大力夫婦。

    接下來的幾日,林大力一家經常上門來拜訪,日子一久了,林家村里都知道了林大壯和林大力兩家又和好的消息。

    之後,林春兒也帶著夫君來拜訪。林春兒的夫君自以為自己文采了得,經常帶了文章要林家文點評。林家文看了那些不知所雲的文章就頭疼起來,好心提點幾句,不想那林春兒的夫君還不服氣,覺得這個堂哥特意貶低自己的才華。

    林春兒的相公來過了幾次就不願意同林春兒過來了,在他看來這個林家文學識也不怎麼樣。估計是運氣好才考上了秀才吧,看看林家文那莽夫樣,根本不像個讀書人,哪里像他啊多麼有書生的氣度啊……想著就對來年的科考充滿了信心,他到現在連個童生都沒有考上肯定是運氣太差了,也許要去廟里拜拜燒燒香……

    周海的娘在心里泛著嘀咕,對周畝說︰“你說……我們大海和莉兒的親事……不會有什麼變故吧……”

    “哪會啊……大壯他們的人品你還信不過啊……”周畝完全不擔心。

    “那到是……”周海的娘韓曉怡想想也放心下來。“張惠娘真真是好福氣啊,孩子個個都那麼出色。”

    “我們大海也不差啊,最近大海那小子可賣力了,前兩天獵回來的熊瞎子,那皮子可是賣了不少銀子了呢……今年地里收成也不錯,等過了年,我們也把房子整整吧。來年大海他們成親也好住上新房子。”周畝規劃起來年的安排。孩子這麼努力了,他們做爹娘的自然也要幫上一把。

    周海這幾天心里也不平靜,剛剛和林莉兒定了親,心中非常的喜悅。林莉兒是個很有活力,很有主見的姑娘,雖然村里有的人會覺得她潑辣。但周海不覺得,林莉兒是他從小就喜歡的姑娘,他就是喜歡她的這份直爽和帥真。林家寶進宮後,林莉兒在他面前哭了好久。林莉兒對他說家寶是為了她,才主動進宮的。林家寶明明比她還要小,但因為怕影響到她和周海的親事,才主動要求進宮。

    周海對林家寶也一直充滿了感激,這次听了林家寶做了太子殿下的消息也很吃驚。在心中祈求上天保證林家寶能在宮里過的好。周海知道這樣一來,林家的日子過的肯定會越來越好。周海想著自己也要努力了,等林莉兒嫁給他後,他也會努力讓她過得更幸福。

    林家寶得了家里捎來的家書很是激動,看著大哥寫了許多家里發生的事。二姐和大海哥哥明年也要成親了,真替二姐他們開心。林家寶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之後小心地把家書放在盒子里裝好。

    “二姐明年要和大海哥哥成親了。”林家寶笑著說。

    “大海哥哥……”軒轅瀚承挑眉。

    “是啊,大海哥哥人可好了。我小的時候,大海哥哥還帶我和二姐去山里摘野果子可好玩啦?”林家寶回憶起小時候來,他和二姐還有大海哥哥年齡相仿,從小一起長大。

    “以後不要再叫什麼大海哥哥了,你要叫二姐夫了……”大海哥哥這個親熱的稱呼听得軒轅瀚承不爽了,對家寶糾正道。

    “我知道啦,大海哥哥從小就說要做我二姐夫呢,有時候二姐對他好凶的,大海哥哥也不生氣。”林家寶笑嘻嘻說著。

    “乖寶對相公我凶,相公我也不會生氣的。”軒轅瀚承听家寶說那個什麼大海哥哥的好話,心中有些吃味。

    “凶人我不會啊……”林家寶雙手做成張牙舞爪壯,想象自己是只小老虎。“哇嗚……”

    軒轅瀚承猛地把家寶撲倒在床,在家寶的身上愛撫親吻,“乖寶……我的乖寶……”真是他可人愛的寶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