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秦家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大壯一行人終于到了徐州,林大壯、林家文和秦愷行三人對著一路護衛的騎兵感謝不已。林大壯他們婉言謝絕了騎兵們護送他們回沛縣城,若是這樣回去太招搖了。

    在沛縣城前與他們分開,林大壯三人帶著伙計和家丁們一共五輛馬車進了沛縣。

    守城的侍衛見了他們居然有五輛大馬車回來,和秦愷行討好地說︰“秦少當家的,這是打哪兒發財回來啊?”

    秦愷行也很爽氣地回答︰“這是從京里帶回來的貨,各位侍衛大哥記得來光顧啊……”

    “哈哈那秦少當家可得給我們優惠啊,家里的婆娘正好吵著要新衣裳呢。”

    “那是一定……”

    到了秦家後,秦愷行又吩咐伙計和家丁們幫忙卸貨,並把他在京城置辦的土儀和太子殿下送的見面禮重新裝了滿滿一大馬車。

    之後,秦愷行又親自送岳父和大哥回林家村。到達林家村的時候天色已晚,正是各家各戶用晚膳的時候。村里的路上沒什麼人,他們這一路上回來到是沒什麼人注意。

    林家人這時也正在用飯,正說著他們爹爹和大哥也是時候回來了。就見林大壯他們回來了,一家人都很激動,張惠娘又重新做了幾個菜。招呼秦愷行一起用晚膳,秦愷行也不好推辭,一家人熱熱鬧鬧地用了晚膳。

    用膳期間,大家七嘴八舌地問起家寶的情況,林大壯想了想說︰“先吃飯吧,家寶過的很好。愷行你多吃點啊,這次辛苦了。”

    大家听見家寶過的好,就放心了。紛紛勸著秦愷行多用點。

    林大壯想著等找個適當的時機先和張惠娘說吧。

    用過晚膳,一家人又送了送秦愷行。之後大家又忙著整理林大壯他們帶回來的禮物。

    “這個愷行也買得太多了,這得花多少錢啊?再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啊!”張惠娘看著玲瑯滿目的禮物,覺得這個女婿花錢也太大手大腳了。

    林大壯話到嘴邊又收起來,“愷行是個好的。這次帶去京城的貨賣的好,這不孝敬你,還不好了。”

    軒轅瀚承送的東西自然都是極好的。人參燕窩的都是上上品,張惠娘並不清楚這些的東西的真正價值已經心疼的要命。

    禮物中還有一套珍珠頭面和一對白玉鐲子指名是給張惠娘的,那頭面上面的珍珠圓潤光澤,瞬間俘獲了林家所有女性的芳心。

    張惠娘嘴里雖然說著女婿花錢厲害,心里還是喜歡極了,這個女婿真是用心了。“真漂亮啊!這個很貴吧,大壯啊你也不攔著女婿一點,這麼好的頭面我也用不上啊?這不是糟蹋錢麼!”

    林大壯心說,那可是太子殿下啊,他怎麼攔啊……

    其余林家文的妻子吳氏和林莉兒、林秀兒也收到了美麗精致的各色寶石珠釵,紛紛發出陣陣驚嘆。吳氏小心翼翼拿著珠釵,真是愛不釋手,林秀兒更是當場把珠釵插入發間,美滋滋地要大家夸獎。

    林家文對著娘說︰“這個戴出去太打眼了。秀兒還小,娘先幫她收起來吧,要是弄丟了就不好了。”

    林大壯發話了, “好了,以後慢慢整理吧。我和家文都累了,想早點歇著去。”

    張惠娘看著夫君和兒子都是一臉疲倦,也忙著去燒熱水,讓他們洗去一路的風塵,早點歇息。

    晚上秦愷行回到了秦家,剛洗完了澡換了一身衣裳,就有下人來說老爺太太有請他去問話。

    秦愷行到了堂屋,看見爹娘、錦兒都坐著等他。

    秦老爺秦宏向兒子問道︰“愷行啊這次去京還順利麼?這次帶回來的那些……是怎麼回事?”

    下午秦太太和兒媳林錦兒在整理兒子從京里帶回來的土儀。一開始整理是秦愷行自己置辦的京城特產,秦太太和林錦兒也沒覺得什麼,當整理到太子殿下的見面禮時就覺著不對,秦太太想著這次怎麼置辦了這麼多東西回來。當秦太太見到夾在其中的禮單時就傻眼了。禮單上注明給秦老爺的是上品的碧螺春和一套精美茶具,秦太太的是一套珍珠頭面,林錦兒的是一支精美的紅寶石珠釵,連三個小的也有禮物。秦子聰的是一個玉質通透的玉佩,龍鳳胎是金瓖玉的長命鎖。另外還有一些人參燕窩等滋補品。

    這些東西的價格可不低啊,沒有上千兩銀子是置辦不下來的。

    給秦老爺也看了,秦老爺是愛品茶的。那上品碧螺春是貢茶,那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如此的佳品,怎麼得來的呢?秦老爺疑惑地想著,兒子這次帶了多少銀兩他是知道的,就算帶去的貨賣的再好,置辦這些也是遠遠不夠的。

    “是啊?兒子這些是哪位貴人送的禮啊?”秦太太也很好奇,她曾經去過知府太太辦的聚會,見過知府太太戴的珍珠可沒有她這個這麼大這麼圓潤光澤。

    秦愷行讓一旁伺候茶水的小丫頭下去,略微壓低了嗓子說︰“這些都是太子殿下送的見面禮……”

    秦老爺、秦太太還有林錦兒听了都很吃驚,“太子殿下……怎麼會和太子殿下扯上了關系?”

    “全是因為家寶的緣故。”秦愷行輕聲道。

    “家寶!家寶他怎麼了?”林錦兒緊張地問。

    “家寶現在是太子殿下的小侍。太子殿下對家寶恩愛非常,不但送了見面禮,還派了一小隊騎兵護送我們回來。岳父大人不想太過招搖,只讓他們送到了徐州。”秦愷行一股腦地把情況都說了。

    秦太太听了高興地說︰“家寶真是有造化的孩子啊……這次真是成了貴人了。”

    林錦兒很吃驚弟弟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但並沒有婆婆那樣的欣喜,心中憂心忡忡。

    秦愷行把這次在京城的經歷都說了,又拿出齊家的名貼給秦老爺看。

    秦老爺拿著名貼也很激動,“這真是大大的機緣造化啊……”

    “岳父說了,在省城通報出來之前,希望我們先不要透露出去。”秦愷行說。

    “嗯,親家的想法很對。這次跟去的下人都要約束好了。”秦老爺點點頭,吩咐道。

    “這次帶出去的伙計和家丁都是家生子,我會約束好的。”秦愷行說。

    晚上林錦兒趟在床上輾轉反側,又忍不住推了推夫君秦愷行,“夫君,家寶他真的過的好麼?”

    “家寶他真的過的不錯,太子殿下很喜歡他呢!你不要太擔心了。以後有機會我再去京里時,就帶上你一起去看他。”秦愷行安撫著妻子說。

    林錦兒一回到房里就不停地追問家寶的情況,得了秦愷行的一再保證也還是沒有放下心來。

    林家寶進宮的事情對她打擊很大,林錦兒本想著以後等家寶大了,讓他也嫁到秦家來做陪藤。

    林家寶的性子她最是清楚了,那麼乖巧懂事,比起做其他人的小妾或是孤單地老去。林錦兒身為大姐自然會護著弟弟,秦家人很好相處,家境又很優越,她現在已有兩子一女,在秦家也站穩了腳。等她再多孕育幾個孩子,若是弟弟嫁過來,不管將來有沒有子嗣,她的孩子也會孝順他,家寶將來也不至于老無所依。

    林錦兒想的很好,但還來不及和張惠娘商量,家寶就進了宮。現在更是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皇家可不是一般的人家,那後宮肯定是許多看不見的刀光劍影啊……

    林錦兒听秦愷行說,她爹爹還沒有和娘說家寶的事,不知道娘知道了後會如何地傷心呢,娘一向最寶貝家寶了唉……

    秦太太也和秦老爺說著林家寶的事,“這次林家可是不得了啊……家寶將來最差也是個貴人呢。”

    秦老爺听了哈哈地笑著說︰“怕是不只呢,听愷行說家寶很受太子殿下的喜愛呢!這次因著與林家的姻親關系,我們秦家也大大的收益啊,那將來與齊家能有合作,在縣城哦不……在整個徐州也是頭一份!”

    “那可不……還是夫君挑的好親家。”秦太太已經側底信了當初林錦兒的批命,想著這個兒媳真是個好的,帶旺了他們秦家。

    林大壯這幾天一直想和張惠娘說林家寶的事。但每次都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來。之後和林家文商量道︰“要不等你媳婦生了後再說吧,你娘最近又忙,說了她心思不寧的。”

    “嗯就听爹的。馬上要到了秋收時節,今年家里的地多,新買了的地也要伺弄。家里也要忙一陣了。人手怕也不夠,看來還要雇兩個人。”林家文想想也贊同爹的想法。

    “嗯,要雇的,這次多雇幾個吧。家文你這次也別下地了,好好溫書吧。”林大壯說。

    “知道了,爹。我一定會好好溫習的。”這次太子殿下送了很多上好的文房四寶,還有很多有用的書籍。林家文發誓一定要中舉,為了家人,為了家寶,他一定要好好準備這次的鄉試。

    接下來的日子林家文越發刻苦的讀書溫習,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對林家才的啟蒙也越加嚴厲。吳氏有時會勸著林家文注意身體,想著相公他估計是被京城里的才子們刺激到了吧。

    轉眼到了十月,吳氏很順利地生下一個男孩。林家人都很開心,之後張惠娘忙著給兒媳做月子,照顧小孫子。而林大壯忙著秋收的事情,想著等忙過了這幾日,等孫子滿月之後再和張惠娘說家寶的事情。

    軒轅瀚承很快就得到了林家文得了兒子的消息,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寶貝,他一定會很高興。

    當時護送林大壯他們回去的騎兵並沒有全部返回,軒轅瀚承讓他們留下兩人在徐州專門傳遞消息。

    林家寶得了這個消息果然很高興,又想起來軒轅瀚承說的可以捎東西回去,在他自己的眾多賞賜里面挑選起來。

    林家寶每次和軒轅瀚承一起去向皇後娘娘請安時總會收到些賞賜,大家都知道他是太子殿下的新寵,有時在永壽宮里遇到其他的娘娘也會有賞賜。再加上軒轅瀚承自從有了林家寶之後,也經常搜羅很多好東西給他,而太子的門人都知道了有林家寶這麼一個深受太子殿下寵愛的小侍存在,也經常有孝敬上來。

    林家寶擺弄著一個小馬的玉墜子,今年是馬年,林家寶現在手邊有很多關于馬的掛件和擺設。

    軒轅瀚承進來的時候,林家寶正在一桌子的玉佩吊墜中搖擺不定,不知道選哪一個好。

    軒轅瀚承從身後抱住林家寶問︰“選好了嗎?”

    “相公你看這個玉佩好不好?上面有小馬奔騰的圖案,正好小佷子屬馬。”林家寶拿起其中一個玉佩給軒轅瀚承看。

    “嗯不錯,我記得有個琉璃馬的小擺設,那個也不錯。”軒轅瀚承想起來,那是門下孝敬上來的,他看著不錯就給了林家寶。

    “那個啊……那個是相公送我的。我想……我想留著……”林家寶很喜歡那個琉璃小馬,有點不舍地說。林家寶從小也沒有什麼玩具,還是做了軒轅瀚承的小侍後,軒轅瀚承經常會送他一些有趣的小玩意,林家寶很喜歡很珍惜,擺弄起來也很小心。

    “乖寶……我的寶貝……”軒轅瀚承听了用力親吻家寶。“明日讓元慶去邱嬤嬤那拿內庫房的鑰匙,你去挑個好的,送給小佷子的可不能小氣了。”

    林家寶搖了搖頭,“不用了,我這好多賞賜都是頂好的,不用再去挑了。”林家寶不好意思去相公的庫房挑給小佷子的滿月禮,想想還是用自己收到的賞賜就好。

    軒轅瀚承明白林家寶所想,笑了笑也沒說什麼。軒轅瀚承想著寶貝現在還小,等以後要給寶貝先請封個側君,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把東宮里的管理權交到家寶的手里。

    “相公我捎的東西來得及在小佷子滿月的時候送去嗎?”林家寶期盼地望著軒轅瀚承。

    “當然,寶貝。保準趕上你小佷子的滿月。”軒轅瀚承許諾道,他得了徐州傳來的消息。得知林大壯一家的現狀,對他們的低調不浮夸很是欣賞。但林家寶已是他的人,這事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他也不喜歡藏著掩著,正好借著這次林家文孩子滿月的機會詔告天下。讓林家人在徐州也風光一把,畢竟林家寶以後可不會僅僅是一個小侍而已,林家人也該早些適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