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承諾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徐雪盈還想向林家寶說些什麼,突然頓住了,眼楮直直的看著林家寶的身後,“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雪盈終于見到您了。”

    “雪盈日日期盼著能見到您,雪盈真的好想您啊!”徐雪盈一把推開林家寶,跑到軒轅瀚承的身前。

    林家寶冷不丁被推了下,踉蹌了幾步。軒轅瀚承連忙上去扶住寶貝,無視徐雪盈情真意切的話語。

    軒轅瀚承看林家寶神色不對,把他摟進懷里,想了想對家寶說︰“寶貝,你先和元慶他們回去。”

    軒轅瀚承感覺寶貝在懷中有一瞬間僵硬,又隨即把他摟在懷里緊了緊。在他耳邊說︰“寶貝,相公我一會兒就回平樂苑。”

    林家寶表情有些木木的隨著元慶他們離去。軒轅瀚承只留下元福,吩咐宮人們都退下。

    徐雪盈剛剛見了太子殿下對林家寶輕聲細語,太子殿下的神情是那麼的專注那麼溫柔。徐雪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就是她最得寵時太子殿下也沒有對她那麼溫柔過。這個林安竹看著無才無貌的,他憑什麼!

    徐雪盈對著林家寶離去的背影,露出了嫉妒憤恨的眼神。軒轅瀚承正好捕捉到徐雪盈那狠毒的眼神,看來這個徐雪盈是不能留在東宮里了。都被禁足了,還能把寶貝騙到這里來,她的手段可見一斑。

    軒轅瀚承想著剛剛寶貝的神色很不好,他要盡快回去和寶貝解釋清楚,寶貝誤會他就不好了。

    徐雪盈見太子殿下注視著她,連忙轉換表情。“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當初碧珠沖撞了您並不是雪盈的本意。雪盈日夜思念著太子殿下,听聞太子殿下出征的消息。雪盈也是日日祈求上天保佑太子殿下平安回來,請太子殿下明鑒啊……”

    徐雪盈說著聲音哽咽,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無聲地哭泣。一邊還不忘把淚瀅于睫的美好側臉展露在太子殿下的眼前。

    “徐氏你不必裝了,孤都知道了。俞氏的孩子究竟怎麼去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軒轅瀚承冰冷地說。

    “不是我……我沒有……太子殿下您真是冤枉我了。我怎麼會傷害太子殿下的子嗣呢,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一定是俞氏或是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您可不能信她們的,一定要明察秋毫,還雪盈一個清白啊……”徐雪盈听了太子殿下的話,瞬時慌了神。不過她還是馬上強做鎮定,想著碧珠已死。死無對證,其他的線索也早早地處理干淨了。

    徐雪盈哭的更是傷心欲絕,“這真是要逼死我了……雪盈真的冤枉啊……太子殿下一定要信我……”

    “冤枉你!……呵呵,你可要與碧珠對質。”軒轅瀚承冷冷地說道。

    “碧珠她早死了”徐雪盈看著太子殿下冷酷的表情。“不……不……碧珠她……”

    軒轅瀚承懶得再看徐雪盈虛偽做作的嘴臉。轉身和元福說︰“明日把徐氏遷去北寒宮。”

    徐雪盈听到北寒宮三個字嚇得尖叫起來,北寒宮是名副其實的冷宮,要是去了那里,最後不是瘋了就是孤苦老死。她就是死也不要去那里,“不……我是被陷害的……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不管徐雪盈的苦苦哀求,如何狡辯不承認害過俞氏的孩子。軒轅瀚承快步離開了徐雪盈被囚禁的小院子。

    軒轅瀚承回到平樂苑時,舒雅上前和太子殿下稟報,“太子殿下,林小主把自己關在寢室里,不讓我們進去。”

    軒轅瀚承听了快步走進寢室里,在床上找到了林家寶,只見他蒙著錦被。“家寶……寶貝……”軒轅瀚承伸手去拉下被子,無奈寶貝拽住被子不放。

    “寶貝,把被子放下,悶壞了怎麼辦?和相公說說,不要憋在心里。還記得你答應相公的話嗎?”軒轅瀚承繼續拉著蒙在他臉上的被子,見听了他的話,家寶手里有所放松,“乖寶……”軒轅瀚承一把拉下被子。

    映入眼簾的是寶貝滿是淚痕的臉,看得他心疼極了。“寶貝,別哭……”

    林家寶很傷心難過,這些日子里太子殿下對他的寵愛呵護使他漸漸迷失了自己,有些忘了他只是太子殿下的小侍。而太子殿下在他之前早就有了太子妃和其他的侍妾。

    林家寶因為沒有見過太子殿下的其他女人,他選擇了逃避忽略。徐雪盈的話徹底讓他清醒過來,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不是誰的相公,他的美夢要醒醒了。

    一想到太子殿下也會像對待他一樣對待其他人,林家寶心里就像堵了一塊石頭似得難受。

    林家寶覺得自己變的好壞好壞,明明自己是最晚的一個,卻想霸佔太子殿下一個人,讓太子殿下只做他一個人的相公,壞了規矩,實在是不應該。太子殿下是將來的皇上,不可能只有他一個的,看來他注定要和其他人分享相公了。

    林家寶又有些擔心,自己這個樣子,太子殿下真的會一直喜歡他嗎?他好怕……

    “太子殿下,我會好好的學習琴棋書畫和詩詞歌賦的。”林家寶一邊流著淚,一邊對軒轅瀚承保證道。

    軒轅瀚承把寶貝抱起來,讓他仰躺在自己的懷里。輕輕地為他拭去淚水,“乖寶你不用學這些,不用學這些你一樣是相公的寶貝。”

    林家寶想了一想又說了一句讓軒轅瀚承啼笑皆非的話。“家寶現在還小,還沒有長好,我以後一定會比現在長的好的。所以太子殿下你不能不要我,你還沒見到我長大以後的樣子呢!”

    軒轅瀚承听了又是好笑,又是憐惜他,不知道徐雪盈對家寶說了什麼,讓家寶產生了這麼個想法,怕他會不要他。

    “寶貝,你要相信相公,相公一定不會不要你的。”軒轅瀚承把林家寶扶起來,讓他坐在床邊。

    軒轅瀚承在林家寶的注視下,慢慢地單膝跪下,“我軒轅瀚承發誓,以後只有你一個,只做你一個人的相公。”

    林家寶被軒轅瀚承的動作嚇到了,馬上站起身來,哭著要扶軒轅瀚承起來,“嗚嗚……太子殿下您不要跪……嗚嗚嗚……相公你起來啊……嗚嗚嗚”

    軒轅瀚承不起來,只是拉著林家寶的手,用堅定的滿是愛意的眼神與林家寶對視,“寶貝,相信我……”

    “嗚嗚……可是……我不好的……”林家寶見太子殿下不起來,還單膝跪在地上哭得更響了。

    軒轅瀚承還是很堅定地跪著,堅持地說︰“寶貝相信我!寶貝你放下心來,不要懷疑。我會讓你感受到的,你是我一輩子最最重要的珍寶。”

    “我……我相信你相公,相信你……”林家寶感覺心被填的滿滿的,眼里心里都是相公對他的許諾和充滿愛戀的眼神,林家寶好感動,就算將來太子殿下真的還是厭了自己,他也不悔。

    拉起軒轅瀚承後,林家寶微踮起腳尖親吻了他,軒轅瀚承當然不會放過寶貝投懷送抱的機會,在寶貝的唇上輾轉地加深了這個吻。林家寶更是主動環抱住軒轅瀚承的脖子,乖乖地任軒轅瀚承親吻。

    戀戀不舍地離開寶貝香甜的嘴唇,看著被他親的光澤水潤的唇瓣,軒轅瀚承眼神愈加深邃。

    軒轅瀚承緊抱著家寶的身子,讓他感受到他的火熱。林家寶仿佛被燙到般,眼楮瞪的老大,吃驚地看著他。

    軒轅瀚承被寶貝的表情逗笑道,“寶貝你要相信自己,你不用長大就已經深深的吸引我了。不過我會等你長大,到時候再一口生吞了你。”

    林家寶被軒轅瀚承火熱的眼神看得臉發燙,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軒轅瀚承不肯放過他,繼續抱著寶貝,在他的額頭、眉間、臉頰上落下親吻。一路向下,直到林家寶的脖子,軒轅瀚承伸手解開家寶領口的扣子。

    “嗯……相公你……相公你有幾個女人?我都沒有見過呢。”林家寶猶豫了下,還是問出了當初他爹爹林大壯見面時問過他的問題。

    軒轅瀚承正埋首在林家寶的鎖骨吮吸,听到林家寶的問題,抬起頭來看著寶貝說︰“除去徐氏外,還有兩個侍妾,宋氏和俞氏,還有兩個女兒。以後有機會的見到的。”

    “徐氏她說……”林家寶想起之前徐雪盈對她說的話。

    “徐氏我已經把他送去冷宮了。她犯了不可饒恕的錯,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軒轅瀚承打斷了林家寶的話,正色地說︰“宋氏和俞氏她們你都不用擔心,以前的事已無法改變,但無論現在還是將來我會做到不再踫她們和其他任何人。”

    林家寶沒有回話,相公所保證的話語給他編織了一個美夢。那個夢太美好了,令他根本不在乎夢的真偽。

    軒轅瀚承把家寶摟進懷里,他知道他的寶貝還是有深深的擔憂,不過沒有關系。他有一輩子的時間來證明他所說的話。

    “對了,還有太子妃娘娘呢?她病的很重嗎?”林家寶想到他相公身邊這個重要的女人。

    “寶貝,你根本不用顧慮她。早在我出征的時候,太子妃已經‘病逝’了。因為種種原因還不能對外界透露,只是對外宣稱她臥病在床無法見人。”軒轅瀚承想著太子妃早就死了這個消息,寶貝知道了也沒什麼,就和他說出了真相。

    林家寶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嗯,我會保密的。”

    軒轅瀚承看眉頭舒展開來的家寶,對著他的臉頰親了親,“寶貝這下放心了吧。”

    林家寶淺淺地笑了。

    “寶貝,再笑一個。”軒轅瀚承最愛看寶貝的笑臉了。

    林家寶听話地對著軒轅瀚承展露了一個大大的笑容。那明媚的笑顏讓軒轅瀚承閃了閃神,那深深的酒窩是那麼的俏皮可愛。

    “相公我的心願就是每日都能看到寶貝的笑臉。”軒轅瀚承說︰“所以寶貝要每日都開開心心的。”

    林家寶听了軒轅瀚承的話,埋在相公寬廣的胸前咯咯咯笑了,心里像吃了好多蜜糖一樣甜。

    舒雅和舒琴守在寢室屋外,听見屋里傳來林小主的笑聲,兩人都松了一口氣。剛剛林小主回來後臉色很不好,她們都很擔心。

    “還是太子殿下有辦法啊,一會兒就把小主哄好了……”舒琴說道。

    舒雅說︰“小主心思單純又很乖很听話,還是很好哄的。”

    第二日清晨,軒轅瀚承輕手輕腳地起身,在林家寶的額頭上輕輕印上一吻後下床。

    在更衣時,軒轅瀚承見到元福對他欲言又止。軒轅瀚承對他擺了擺手,輕聲說︰“出去說。”

    昨晚家寶半夜突然驚醒,軒轅瀚承一向淺眠。馬上就感覺到了身邊的動靜,連忙安撫寶貝。看寶貝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軒轅瀚承很心疼。他知道這是寶貝缺乏安全感的表現,但他也只能慢慢用行動來改善寶貝心中的不安。

    在去早朝的路上,元福把昨晚上徐雪盈上吊自縊的事和太子殿下說了。軒轅瀚承听了停下腳步,徐雪盈還是走了和上一世的老路。

    “讓平樂苑里都嘴巴閉緊點,不要讓這個消息傳到家寶耳朵里。”寶貝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他又是那麼心軟善良,听到這些晚上又要睡不好了。

    “諾。”

    元福雖然嚴厲約束宮人們,使得這個消息未傳到林家寶的耳里,但這個消息還是慢慢在東宮里流傳開來。

    當時很多宮人都看到林家寶從徐雪盈被禁足的院子里出來,而當天晚上徐雪盈就自殺死了。大家不禁有些側目,心里都在想著這個林小主可是個厲害的。這麼不聲不響的,就逼死了曾經深受太子殿下寵愛的女人……

    一日,俞氏到宋氏的院子里與她喝茶,宋氏性格老實喜靜,俞氏活潑話多,兩人的院落又相鄰,所以俞氏經常會來找宋氏聊天。

    “這個雙兒小侍怕是比徐雪盈手段高多了,太子殿下自從有了他,就再也沒踏出過平樂苑一步。”俞氏見宋氏自顧自地飲茶,又說︰“你說我們要不要去拜訪他一下。”

    “這不大合適吧,平樂苑與內書房相連,是禁地,是不允許我們去的。”宋氏可不敢,那個就是讓貼身宮女去了內書房才惹怒了太子殿下,才會被禁足的。“以後總有機會見到的吧。”

    “你就不好奇嗎?”俞氏自己是很好奇的,她早就想見見那個傳聞中絕美無比的雙兒了。奈何宋氏畏畏縮縮的不肯和她一起去,只好以後再想法子見了。

    俞芹已經從失去兒子的陰影中緩過來,現在正磨拳搽掌地想著再為太子殿下生下個兒子呢。可恨啊!那雙兒真是可惡,居然比徐雪盈還要手段高超。以前徐雪盈得寵的時候,她們還能分得太子殿下幾天。而現在呢……只有在太子殿下看望女兒的時候才能見上一面了唉……

    “對了,听說康兒又病了。”俞氏和宋氏的女兒都身子不好,兩人在如何照顧女兒方面會經常交流一下經驗。

    “是啊,突然就燒起來了,當時把我嚇的啊……好在現已經退燒了……”宋氏現在想起來還是心有余悸。

    康兒那日被徐雪盈說動,逼著身邊的小宮女紅薇去把林家寶帶進徐雪盈的院子里。晚上又派紅薇去查看那個怪物如何了,紅薇偷偷在徐雪盈院子外張望,正好就看到了宮人們把徐雪盈的尸體運出院子的那一幕。紅薇又听搬運的宮人們議論林小主如何厲害的話嚇的不行。

    紅薇回去後把她所看到的和听到的話都和康兒小主子說了。康兒已經五歲了,已經明白何為死亡,嚇的當晚就發起燒來。

    紅薇自己也怕的要死,若是被發現是她帶林小主去的,她小命不保啊……紅薇自己嚇自己,很快也病了。奶嬤嬤到是沒有多想,以為紅薇伺候小主子,也過了病氣,就把她暫時移到了別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