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失落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第二日,得了軒轅瀚承的同意。林家寶午睡起來後,帶著元慶直奔御點房。雖然他在平樂苑里能經常吃到御點房送來的點心,但他還是會忍不住懷念當初在御點房的日子。

    御點房外的景色還和一個月前一樣,而林家寶他自己卻已經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進了御點房廚房里,空氣中彌漫著香甜的氣息,是那樣的熟悉。林家寶深深地吸了一口,尋找著林嬤嬤她們,不過他並沒有看見她們的身影,廚房里只有兩個生面孔。

    “安竹,是你啊!你回來看我們嗎?”玉靈一看到安竹就小跑過來,語氣很開心興奮。

    “嗯是呀,想你們啦,回來看看你們。玉靈,林嬤嬤她們呢?御點房又進了新人啦?”林家寶見了玉靈也很開心,問道。

    “哎呀,安竹你現在打扮的真好看,我都快認不出你啦,听聞太子殿下對你迷得不行呀”玉靈笑嘻嘻地說著,給他行了一禮,“給林小主請安啦!。”

    廚房里的另外兩人也過來給林家寶請安。

    林家寶也笑眯眯地扶起玉靈,不好意思地說︰“嘻嘻……玉靈你別取笑我啦。”

    “哈哈,安竹你一點也沒變呢。林嬤嬤和玉霜去給皇後娘娘送點心了。一會兒就回來了。”

    “哦,那我等林嬤嬤她們回來。對了,玉瓏姐姐呢?怎麼沒有見到她?”林家寶問。

    玉靈听了林家寶的問話,眼里閃過了一絲不自然,“玉瓏她啊……她得了風寒。你也知道我們御點房是做吃食的地方,過了病氣可不好了。所以林嬤嬤把她移到別的宮去了,等她病好了再回來。”玉靈心里清楚玉瓏是不可能再回來了。

    “哦是這樣啊……”林家寶听了也沒有多想。

    這時林嬤嬤和玉霜回來了,看到林家寶都很開心。

    “林小主,您怎麼來了?”林嬤嬤高興地說著,“讓嬤嬤看看……嗯胖了一些,氣色也不錯。”

    “林小主還長高了一點。”玉霜在一旁補充道。

    “是啊是啊,以前到我這里,現在高出了那麼一點點。”玉靈在身前比劃道。

    “哈哈!是哦……”長得高了一點,林家寶也很得意,笑的很開心,又對林嬤嬤說︰“嬤嬤,讓我做幾樣點心吧,我想做給太子殿下吃。”

    “好呀,要不要嬤嬤幫你,可還記得如何做的麼?”林嬤嬤詢問道。

    “不用啦嬤嬤,我自己能行,我都沒有忘記呢。”林家寶說著就去淨手,做起準備工作了。

    林家寶忙活了一下午,做了好幾種點心。心情愉悅地和元慶回了平樂苑,元慶提著食盒,“林小主的手藝真好,太子殿下一定喜歡。”剛剛他有幸嘗了小主親手做的點心,那滋味真是一絕。

    “下次我多做一些,讓你和舒雅他們都嘗嘗。”林家寶對著元慶說道。

    “那真是小的們的福氣啊……”元慶真開心有林小主這個主子,會想著他們。

    林家寶回到平樂苑的時候,軒轅瀚承還在內書房辦公,林家寶不敢打擾。但剛剛出爐的點心最是美味,冷了就不好吃了。

    元慶見林小主躊躇著,跑了出去,一會兒又回來對他說︰“元福公公說,林小主可以去內書房見太子殿下。”

    “還是不去了吧,內書房重地,我不好去的。”林家寶有些猶豫。

    “小主不用顧及這個,元福公公說了,太子殿下早吩咐過,林小主您隨時可以去見太子殿下。”元慶想著太子殿下對林小主的寵愛可真是獨一份的。

    林家寶最後還是去了內書房,書房外的侍衛見了他都恭敬地行禮請他進去。

    “太子殿下……林小主來了!”元福見了林小主來了通報。

    “寶貝來了,快過來。”軒轅瀚承見了林家寶放下毛筆,向他招手。

    “太子殿下,請嘗嘗我做的點心。”林家寶拿著食盒上前,打開來拿出一大碟點心。

    軒轅瀚承拉著家寶坐在他的腿上,又拿起他的雙手細看。“可有傷到,累不累?”

    “沒有,我一點都不累。”林家寶坐在軒轅瀚承的身上,有點不好意思了。

    元福見狀,給小主倒完茶就退下了。

    “這是銀針,性溫回甜,寶貝喝喝看可喜歡?”軒轅瀚承拿著茶杯喂寶貝喝,一股茶香撲面而來,林家寶托著軒轅瀚承的手,淺淺地喝了一口。

    “甜甜的,好喝。”林家寶回味道。

    “你喜歡就好。”軒轅瀚承說。

    “相公快嘗嘗我做的點心,冷了就不好吃了。”林家寶拿了一個牛乳糕給軒轅瀚承。“牛乳糕很好吃,是我最喜歡的了。”

    牛乳糕是林家寶在宮里第一個學會的點心,也是他最最喜歡的一款。那濃郁的奶香味,令他回味不已。

    “嗯,真美味!是我吃過最最好吃的點心了,寶貝真棒!”軒轅瀚承親了親林家寶夸獎他道。

    “相公喜歡,我以後再給相公做。”林家寶很開心軒轅瀚承喜歡自己的手藝。

    下午的時間就在軒轅瀚承和林家寶相互喂食點心中度過了。

    接下來幾日,林家寶只要有空就會去御點房做點心,御點房在永壽宮里還是比較安全的,軒轅瀚承只要寶貝高興,也就隨他去了。

    這日,林家寶做好點心出來,嘴上掛著笑意。今天又向林嬤嬤新學了一款芙蓉糕,還特意多做了些。這次回去可以給平樂苑里大家都嘗嘗了……

    想著想著林家寶突然停下腳步,“呀,忘記另一個食盒了。”

    “小主,看我這記性,是少拿了一盒。”元慶說著。

    林家寶轉身準備回去,元慶連忙攔住他。

    “林小主不用去了,讓小的回去拿吧。”元慶看了看前面就是御花園,陪著林家寶走到御花園里的石凳坐下,把食盒放在石桌上,對他說︰“小主坐著等小的吧,小的跑的快,一會兒就回來。”

    “嗯,我在這等你,快去吧。”林家寶說。

    就在元慶走開沒多久,從另一邊跑來一個小宮女。“您可是林小主?”

    “我就是。”林家寶回答道。

    “林小主,求求你……求求你幫幫我們主子吧,求求你去見見我們主子,主子她快不行了。”紅薇對著林家寶跪下哀求,一邊慌張地看著周圍,一邊對著林家寶哭訴。“求求您了……”

    林家寶重來沒有經歷過這個,看那小宮女年紀比他還要小,哭得實在可憐。“你別哭啊,你們主子是誰?怎麼啦?你先起來吧。”

    “林小主求求您,和我去見見我們主子吧,求求您了……”紅薇跪著不肯起來,繼續祈求他。

    林家寶被她哭的沒辦法,只好和她去了。

    紅薇把他帶到一座小院子外,一個被挖破的小角落,小宮女貓著腰鑽了進去,“林小主請跟我來。”

    那個破洞很小,也只有他們兩個身材瘦小的人才鑽的進來。進了院落就听到悲切的琴音,“林小主進去吧,我們主子就在里面。”

    林家寶進去的時候,就見到一個非常美的女子,正在彈著琴。那個女子真的好美好美,林家寶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美的人。那琴音悲悲切切的,听了心里很是難過。“請問你是誰?”

    “你就是林安竹,太子殿下現專寵的人?”徐雪盈看著這個據說現在是太子殿下寵愛無比的人,有點不敢相信。這個林安竹長的也很一般,頂多算是討喜清秀的容貌。比她的容貌差了不是一星半點,宮里比他長的好的也有不少。

    徐雪盈她真是一點都瞧不出來,太子殿下看上他哪一點了。“我是太子殿下的侍妾,曾經也深受太子殿下的寵愛。”徐雪盈看著林家寶,悲傷地說著,“太子殿下那時真的對我很好,可惜因為誤會,我犯了一個小錯誤,就被禁足了。”

    林家寶听這個美貌的女子說她是太子殿下的侍妾,說太子殿下曾也對她很寵愛。心中悶悶的……

    徐雪盈看著林家寶的表情,話語中越發悲痛,“我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見到太子殿下了,我真的好想太子殿下。”說到傷心之處,徐雪盈留下淚來,那晶瑩的淚珠滑落。“請林小侍能幫我和太子殿下說說,請太子殿下來見見我,听听我的解釋。”

    林家寶頭一次看到一個人哭也哭的那麼好看,看了都不忍心。

    “林小主我求求你,幫幫我吧。”徐雪盈拉著林家寶不放,姿態放的很低,眼里滿是哀求。

    “我……”林家寶面對徐雪盈的淚水,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時候平樂苑里,軒轅瀚承大發雷霆,“元慶你是怎麼伺候主子的,誰允許你擅自離開小主的身邊!等小主回來後自己去慎刑司領罰吧。”

    “諾。”元慶不敢吱聲,他去御點房拿了點心回來,只見留在石桌上的食盒,卻不見林小主的身影,在御花園里找了一圈都沒有見到小主,就覺得事情不妙,趕緊回來稟報。

    “讓禁軍首領帶人搜宮,先從東宮太子妃宮里搜起。”軒轅瀚承說著,心中很是焦急。

    “太子殿下,這動用禁軍……這是否……動靜大了一些……”元福詢問道。

    軒轅瀚承想了想他現在還是太子,逼著自己冷靜下來。林家寶身邊有兩個暗衛跟著,應該不會有事。

    軒轅瀚承正想著,跟在林家寶身邊的一個暗衛就回來稟報,林小主此時正在徐雪盈的院里。

    軒轅瀚承皺眉,想著這個徐雪盈都被禁足了,怎麼還能整出ど蛾子來。

    林家寶這邊,徐雪盈正像林家寶述說著太子殿下曾經是如何地喜愛著她,說著他們以前一起彈琴,一起吟詩作對的日子,林家寶听了心中酸酸的。這是他第一次見到了太子殿下的女人,對著這樣一個容貌才情都十分出色的女子,林家寶很失落,覺得自己與之相比,真的是差太遠了。他現在不要說是琴棋書畫了,就是字也還沒認全呢。

    林家寶不知道太子殿下身邊還有多少這樣的女子,但可以肯定是,他一定是其中學識才藝最差的一個。

    林家寶有時也會覺得太子殿下對他那麼的好,好的他都有些害怕。現在這樣像做夢一般的日子,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夠過多久,真的很怕太子殿下將來對他不喜歡了。

    林家寶一想到有一日自己也會像眼前這個女子一樣,整日靠著追憶過往來度過見不到太子殿下的日子。林家寶想想心里就如刀割一般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