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回程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在行駛平穩的馬車里,軒轅瀚承摟著還有些難過的林家寶,安慰他說︰“好了寶貝,別難過了,以後有機會一定再讓你見見家人。”

    林家寶听了後馬上眼楮發光,“真的?真的?”

    “又不相信相公了麼,我的乖寶,你的願望相公都會滿足你。你以後也可以繼續和家人寫信,捎東西回去。”

    “相公你真是對家寶太好了,謝謝相公。”林家寶熟記宮規,知道太子殿下所說的都是為他破了例的,在心里充滿感激。

    “光嘴上說說謝謝可不夠呢,寶貝……”軒轅瀚承看向林家寶說。

    林家寶會意對著軒轅瀚承的嘴巴用力地親了一下。

    軒轅瀚承笑了,“還不夠呢,寶貝。”

    林家寶又對著他親吻了好幾下,軒轅瀚承扣住林家寶的後腦勺,深深地吻著他。

    軒轅瀚承好半響才放開了家寶,用手摸著寶貝那被他親得紅腫的唇瓣,啞聲說︰“還不夠啊……寶貝,晚上還要好好謝我哦。”

    “諾。”林家寶听了耳根都紅了,輕不可聞地應了一聲。

    第二日清晨,軒轅瀚承很早已經醒了,今日沐休不用上朝,軒轅瀚承也不急著起來。而是看著寶貝那甜美的睡顏,真是百看不厭。

    林家寶昨晚被他折騰了很久,睡得很熟。軒轅瀚承回味著昨晚的美事,寶貝昨晚真的很賣力地感謝他。想著家寶用那溫暖的口腔含住他的感覺,那靈活的小舌都令他欲罷不能。

    軒轅瀚承平日很注意愛護家寶,很少讓他用嘴來取悅他。一般都是拉著家寶的小手幫忙,或是讓家寶用雙腿……

    昨晚上家寶的主動真的令他很高興,對著努力取悅他的寶貝,軒轅瀚承心中又是心喜又是心疼。到最後他控制不住在寶貝的嘴里釋放,那感覺使他欲仙╴欲死。

    後來他又用家寶的雙腿弄了一次,弄的有些狠了,家寶的大腿內側都有些紅腫。在給寶貝上藥的時候,軒轅瀚承很是心疼,寶貝實在太誘人了唉……軒轅瀚承暗暗發誓以後一定要克制再克制,不能再傷了寶貝了。

    錦被下的林家寶不著寸屢,身上布滿了軒轅瀚承種下的各種深紅色的痕跡。軒轅瀚承想著過會兒,舒雅和舒晴來為家寶更衣時的表情,心中有些無奈。唉……

    林大壯和林家文兩人今日也都起晚了,昨日所知道的消息對他們來說都太震撼了。晚上回去兩人都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秦愷行起的還算早,已經在指揮著伙計們整理東西。他這次帶來的貨物已全部賣完,之後他又買了一車京里時興、價位中等的布匹回去。

    秦愷行陪著林大壯和林家文一起用午膳,看著兩人還是心事重重的。安慰著他們說︰“岳父、大哥,你們別多想了。現一切都成定局了,也沒法子改變了。我看著昨個兒家寶氣色不錯,人也長高長胖了一些。想來他如今過的還很不錯的……”

    秦愷行想著昨日見到林家寶的穿衣打扮,無一不精。他家里是開布莊的,對布料很有研究。昨個兒林家寶所穿的一身衣料可以說是上上品,那刺繡的手藝更是出眾。肯定是出自頂級的制衣坊。林家寶身上的飾品等都是極好的,一看就價值不菲。

    林家文也想起弟弟現在的言談舉止,那吃飯時優雅的動作。也知道弟弟真真是不一樣了……以前的弟弟若可以說是塊璞玉的話,那現在的弟弟就好比是被精心雕琢過的美玉了。希望能一直吸引著太子殿下的垂憐愛護。

    “望太子殿下一直對我們家寶好啊……”林大壯說出大家的心聲。林家寶這個孩子最知感恩,只要對他一點點好,就能讓他一直記著。若是將來太子殿下厭了他,那家寶……林大壯都不敢去想。

    這時,秦愷行的伙計來稟報,說是有人要見他們三人。

    秦愷行他們很是疑惑,他們在京里並沒有認識的人,讓下人把那人迎到堂屋里。

    林大壯三人來到堂屋,只見一個年近而立之年的男子坐在那里,見了他們三人站起身來,對他們說︰“林老爺、林公子秦公子,我是東宮少詹事左敬賢,冒昧來訪,還請見諒。”

    林家文听了來人介紹說是東宮的少詹事,趕忙行禮。“左大人客氣了,請上座。”少詹事可是正四品官呢。

    秦愷行也親自從下人手里端過茶水,“左大人請用茶,不知左大人來此可有要事?”

    左敬賢語氣溫和地說︰“也沒有什麼要事,听聞林小主的家人在此,前來拜見。三位在京城有什麼需要,都可以來我府上找我。”

    “感謝左大人的美意,我們明日一早就準備回程了。也沒有什麼要勞煩大人的地方。”林家文回答道。

    “明日就回了啊。”左敬賢想了想,“那東西可都準備妥當了。”

    “都已經打點妥當了。”秦愷行回道。

    左敬賢看向秦愷行,“秦公子真是年少有為。听說這次來京還置辦了貨物回去,也都置辦好了嗎?”

    “多謝大人關心,都置辦好了。”秦愷行回答道。

    “秦公子家是做布匹生意,可曾想過來京發展,在京城開一家分店。”左敬賢問。

    “秦某的祖業都在沛縣,世代傳承下來的生意。秦某也有心開拓,不過京城太過遙遠,秦某只想先在徐州發展。”秦愷行回復左敬賢道。

    “秦公子謙虛,懂得穩扎穩打在徐州發展很不錯,但這和在京城開分店並不沖突。太子殿下門人眾多,其中有一齊家產業眾多,那齊家也有些布莊和制衣鋪子,到時候倒是可以合作一二。”左敬賢說著遞了一張名貼給了秦愷行。

    秦愷行激動地雙手接過名貼,“這真是……真是太感謝您了。”左敬賢所說的齊家秦愷行可是知道的,皇商齊家在軒轅帝國也是頂頂有名的。齊家產業眾多,是真正的巨富商賈。得到齊家的名貼,那真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

    “這都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希望你們都能留在京城,或經常來京城,這樣就有機會與小主見見,林小主一直都很想念家人。”左敬賢又對著林家文說︰“林公子明年要參加鄉試了,望林公子能好好準備。考上舉人後,可以來京城的國子監念書,若是舉家一起過來就更好了。一切我都會為你們安排好的。”

    林家文听了也對左敬賢說︰“一定不負太子殿下的期望,我回去會好好溫習功課,為來年做準備。”國子監是讀書人最向往的學習聖地,他一定會努力的。

    “林公子是林小主的娘家親人,若是你能前程似錦,那將來對林小主也是一種助力。”左敬賢對他們說著,“林老爺請放心,林小主是我們太子殿下心尖上的人,那日子是再舒心不過了。以後你們若是想念小主也可以寫信,寄到我府上來,我會為你們傳達。”

    林大壯听了很是感激,站起身來說︰“左大人回去請向太子殿下轉達我們的謝意。”

    等左敬賢走後,林大壯三人的心情都好了不少。看來太子殿下對家寶真的很重視,這下他們能放心不少。

    第二日,秦愷行他們一行一共三輛馬車早早地出發了。林大壯他們三人一輛馬車,另一輛馬車裝滿了在京城買的貨物,還有一輛裝滿了回去送親朋的京城特產。

    馬車剛駛到京城郊外就停了下來,“怎麼停下來了?”秦愷行問。

    “少爺,是昨天的那位大人。”外面趕車的伙計說道。

    秦愷行他們听了,三人連忙下了馬車。就見左敬賢等在那里,身後還有兩輛馬車和一小隊騎兵。

    林大壯三人上前行禮,“左大人。”

    “林老爺客氣了。太子殿下知道各位今日要離京,特派我來送行。”左敬賢和他們回禮,並指著那兩輛馬車和騎兵,“這是太子殿下給林小主的家人送的見面禮。”

    左敬賢把禮單遞給林大壯,並說︰“太子殿下吩咐了,林老爺你們這一行路途遙遠,特派了一小隊騎兵護送你們。”

    林大壯接了禮單,又听說太子殿下派兵護送他們,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這……太子殿下太客氣了。”

    林家文和秦愷行見狀上前謝過左大人,他們心里都有些吃驚。家寶畢竟只是太子殿下的小侍,太子殿下這樣對待他們也太周到了。

    既然是太子殿下的吩咐,林大壯他們也不好推辭。只好辭別了左敬賢,由騎兵們護送著繼續上路。

    回到馬車里三人都小聲地討論著,林大壯說︰“這太子殿下做的好像有些過了……”

    林家文和秦愷行也贊同地點頭。林家文打開禮單細看,發現太子殿下所說的見面禮非常之多。上等的茶葉人參燕窩、綾羅綢緞、金銀玉飾等等品種繁多,真是大手筆啊!禮單上還注明了哪些禮品是給哪個人。家中老小無一例外都有相應的禮物。

    秦愷行看著他們秦家上下也都人人有份無一遺漏,“看來太子殿下早已把我們都調查的一清二楚了。”

    林大壯和林家文都陷入了沉思。

    “這麼些東西帶回去動靜也大了些,唉!不知道娘知道了家寶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會怎麼樣呢?”林家文想著娘一向最寶貝家寶了。

    “這事回去我會和你娘說的。村里人問起就說是愷行送的京城特產吧。”林大壯又對秦愷行說︰“愷行啊,這事就你們秦家知道就好,別再外傳了。”

    秦愷行明白岳父不想招搖,也點頭說︰“岳父請放心,我會約束好這次來的下人,都會讓他們守口如瓶的。”

    “但是之後省城里總會得到消息的。”林家文擔心地說。到時候村里、縣城肯定會炸開了鍋唉……想想就頭疼啊……

    “唉……先瞞著吧……”林大壯也想不出法子來。

    御花園里,軒轅瀚承正陪著林家寶散步。听聞御花園里菊花盛開的很漂亮,軒轅瀚承就帶著家寶來賞菊。

    十幾盆菊花肆意綻放,尤其中間兩盆金黃色的菊花尤為惹眼,那明艷艷的金黃,卷卷的花絲都令林家寶喜歡不已。

    軒轅瀚承牽著林家寶的小手,“喜歡嗎?過會兒讓人把這兩盆送去平樂苑可好?”

    “不用了,我經常來看看就好。”這樣其他人也能看到了,這麼漂亮的花,林家寶不想據為己有,而是想讓更多人看到。

    軒轅瀚承明白林家寶心中所想,對他越加喜愛,拿起寶貝的小手放到嘴邊親了親。

    “相公……我……”林家寶踮起腳尖在軒轅瀚承的耳邊輕聲叫喚。

    “嗯……寶貝,有什麼想和相公說的?”軒轅瀚承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寶貝問。

    “我……我想回御點房看看。”林家寶鼓起勇氣和軒轅瀚承說,他想回御點房看看,也很想念林嬤嬤她們。

    軒轅瀚承見林家寶期盼的眼神,想了想說︰“好呀,明日下午讓元慶陪你回去吧。”御點房在永壽宮里,他還是比較放心的。

    “哇!好開心呀!我明日要做點心給相公吃。”林家寶高興地歡呼,他迫不及待要讓軒轅瀚承嘗嘗他的手藝了。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高興的樣子,寶貝真的很容易滿足,一點點小事就能讓他開心好半天,連帶著讓他也感染了好心情。不管他再辛苦,為歷王為薛家的事煩惱,只要一見到寶貝,馬上就能擁有好心情,家寶真的是塊寶啊。

    “真乖,相公等著吃寶貝做的點心。寶貝也別太累著了,稍微做一些就行。”軒轅瀚承說。

    “諾。不會累著的。”林家寶保證道。

    軒轅瀚承看著家寶乖巧的樣子, “寶貝我們回去午睡好不好?”

    軒轅瀚承招來步輦,和林家寶一起坐著回平樂苑。

    軒轅瀚承現在已經愛上與寶貝一起午睡了。他們會把床上的紗簾放下,兩人趟在床上,小聲說著一些瑣事,大多時候是家寶會說些他童年的趣事,軒轅瀚承也很喜歡听,就這樣兩人說著說著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每次軒轅瀚承總會先醒過來,然後看著寶貝的睡顏,心中異常柔軟滿足。

    林家寶也很喜歡和相公一起午睡,每次從相公的懷里醒來,相公的懷抱很溫暖,讓他有一種被呵護的感覺。

    御花園里,軒轅瀚承他們走後,從花叢中鑽出了一個小小身影。

    “原來這個就是父親身邊的怪物……”康兒自言自語地說著。剛剛康兒在御花園看到父親,很開心地想上前,卻被身邊的奶嬤嬤攔住了,說讓她不要去打擾太子殿下。

    康兒很不開心,她不懂什麼打擾,她只知道父親最喜歡她了。康兒從奶嬤嬤的懷里掙脫出來,仗著人小,鑽入花叢中,慢慢地向林家寶他們靠近。

    軒轅瀚承一顆心都在家寶的身上,根本沒有注意到她躲在花叢之中。康兒看著父親對林家寶那麼溫柔,又是親又是抱的,看到父親對林家寶笑,心里很嫉妒,父親從來沒有這麼溫柔地對她笑過。最後看著他們坐著步輦離開,生氣極了,這個很威風的轎子她也從來沒有坐過呢。

    “小主子,您在這兒啊,奶嬤嬤正找你呢……您到時候午睡了,快和我回去吧。”一個小宮女氣喘噓噓地跑來。

    “不要你管,你走開!走開!”康兒從她面前跑開,“不許跟著我,不然我和嬤嬤說你罵我,讓她打你!哼!”康兒嬌縱地說。

    小宮女听了心里有些懼怕,想起上次小主子冤枉她,害她被嬤嬤責罰,不敢再上前,無奈只好留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