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見面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隨著中秋節的日漸臨近,林家寶的情緒也越來越低落。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的樣子很是心疼,但向寶貝問起來,他總是搖頭沉默不語。

    軒轅瀚承其實知道林家寶心中所想,肯定是想著中秋節見家人的事情。他也一直等著林家寶主動向他述說向他求助,但始終沒有等到,看來他的寶貝還是不夠信任他。

    明日就是中秋節了,看著寶貝還是不準備和他提想見家人的事,軒轅瀚承嘆了口氣,“寶貝,我們談一談……”

    下午軒轅瀚承沒有去內書房處理政務,而是拉著剛午睡起來的林家寶,坐在床邊。

    “寶貝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軒轅瀚承問他。

    林家寶搖了搖頭。

    軒轅瀚承抬起寶貝的小臉與他對視,問︰“我是誰?”

    “太子殿……”林家寶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軒轅瀚承堵住了小嘴。話語被吞沒在他的口里,軒轅瀚承用舌探入林家寶口中,在他嘴里翻騰,與寶貝的小香舌纏繞在一起。

    軒轅瀚承戀戀不舍地離開寶貝的小嘴,又問“寶貝,我是誰?我是你的誰?”

    “相公……家寶的相公”林家寶乖乖地回答。

    “很好!寶貝,我是你的相公,有什麼事情不能和相公說的。”軒轅瀚承見林家寶又沉默不語,“還是你不相信相公嗯……”

    “沒有……”林家寶說。

    軒轅瀚承把林家寶圈入懷里,“寶貝你要知道,沒有什麼事情是你相公辦不了的。”

    軒轅瀚承親了親林家寶的臉頰,溫柔地問︰“可是想見你的家人?”

    林家寶听到家人二字馬上用力地點頭,淚珠瞬間滑落下來。“想!想!”

    軒轅瀚承吻去林家寶的淚水,“別哭寶貝,明日肯定讓你見到家人……”

    “可是……可是……宮規……”林家寶說話還帶著哭腔。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的乖寶。你看你這幾天擔心的,吃也吃的少了,相公我多心疼呀。以後有什麼事都要和相公說,不管什麼難事相公都能幫你解決,知道嗎?”軒轅瀚承抱著林家寶,安撫著他的背,在他耳邊柔聲道。

    “我……我知道了,相公真好!”林家寶伸手回抱住軒轅瀚承。

    軒轅瀚承很心喜林家寶主動抱住他,“以後有任何難處都不許憋在心里知道嗎?”

    “諾。以後不會了。”林家寶保證道。

    “明日都會讓元福他們安排好的,你不用擔心了。”軒轅瀚承愛憐地親親家寶哭紅的小鼻子。

    中秋節那天林大壯、林家文和秦愷行三人早早就到了外五所宮門前等候。宮門口已經聚集了許多宮人們的家人。

    辰時一到,宮門打開,出來了一隊侍衛維持秩序。為首的侍衛首領開始報宮殿的名稱,每報到一個宮殿名,就會放出一批宮人。

    宮人們出來後都紛紛尋找自己的家人,有的看到了自己的家人立馬飛奔過去,有的就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的,大家看了都很是羨慕。還沒有等到的家人們,都豎著耳朵听著侍衛首領報宮名。

    林家文他們等了小半個時辰,終于听到了侍衛首領報永壽宮殿的名字。林家文三人都伸長了脖子朝宮門口看著,就一直看著看著。直到侍衛首領又報了別的宮名,還是沒有見到林家寶。

    又等了一會兒,還是不見林家寶,林大壯有些急了。“家寶怎麼還不出來呀?”

    秦愷行對著林大壯說︰“岳父您別急,我去問問。”

    這時見侍衛首領已經停止了報名,林大壯等三人見狀走過去。

    “侍衛大人,請問永壽宮的宮人都出來了麼?”秦愷行上前問道。

    那個侍衛首領看了他們三人一眼道︰“早就出來了。”

    林大壯听後有些急了,“可是有漏的?我家的孩子還沒有出來?”

    秦愷行給侍衛首領塞了包銀子,“侍衛大人能否幫我們查一下,我家弟弟捎了信回來說是在永壽宮里當差。”

    侍衛首領之後又看了名冊,“永壽宮的都放出來了,你家的弟弟叫什麼名字?”

    “我弟弟在宮里叫林安竹,勞煩侍衛大人再幫我們看看。”林家文問道。

    “林安竹……永壽宮的名冊里沒有這個名字,可是記錯了?”侍衛首領把永壽宮的那一頁名單給他們看了一眼。

    林家文快速地瀏覽了一下,確實沒有弟弟的名字。也很是焦急,怎麼會沒有弟弟的名字呢?明明信里寫的清清楚楚的,說是在皇後娘娘的永壽宮里當差。

    侍衛首領想了想,對他們說︰“也許是又調到別的宮里去了,你們再等等,過會兒還有幾個宮的宮人要出來。”最近也沒有听說處置過哪個宮人,不過林安竹這個名字倒是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起過。

    林大壯他們听了只好謝過他,到一旁繼續等候,三人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

    不一會一個小太監跑到宮門口,把宮牌給了侍衛首領查看,之後又說了幾句,只見那侍衛首領朝著林大壯三人站的地方指了指。就見那小太監向他們跑來。

    “三位可是林安竹的家人?”元慶有些氣喘吁吁地問。

    “我們是林安竹的家人,請問我弟弟是否有什麼事情耽擱了?”林家文向元慶問道。

    “是啊是啊,三位請跟我來,這里也不是說話的地方。”元慶先是含糊地說著,示意林大壯三人跟著他走。

    林大壯三人心中都有些疑慮,就跟著元慶走了。之後,元慶把他們帶到了一家大酒樓,元慶向掌櫃的出示了一個小令牌,接著他們就被掌櫃的親自迎到了天字一號房。

    這天字一號房很大,有內外兩間。外面一間有這一張大大的圓席面,可以坐下十人。里面一間是會客的地方,布置的精致典雅,擺設精美,牆上掛著的字畫一看就出自于名家之手。

    元慶請林大壯三人落座後,林家文再也按耐不住地問︰“這位公公,不知為何帶我們來此?”

    “小的是太子東宮的元慶,請各位不要急,很快你們就能見到林小主了。”元慶態度溫和有禮地說道。

    “林小主?”林大壯和林家文還有秦愷行三人听了都很吃驚,紛紛驚呼。

    “三位還不知道吧,林安竹林小主在上個月初五已經由皇後娘娘賜予太子殿下做小侍了,現在林小主已上了皇家玉蝶,可不就是小主子了麼。徐州沛縣離的比較遠,消息有些延遲了,怕是那邊還沒得到消息通報。”元慶解釋道。

    林大壯三人听了元慶這個消息,都十分震驚。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家寶太還小呢!這……”林大壯失控地站起身來。他的寶貝雙兒居然做了太子的小侍,林大壯听了非但沒有一絲欣喜,反而十分傷心難過。雖說太子不比旁人,但是小侍其實也就相當于富貴人家的通房丫鬟。唉……太子是未來的皇帝,將來三宮六院的,家寶將來的日子可如何是好……家寶的命怎麼就這麼苦……

    林家文和秦愷行的心中也都掀起了驚濤駭浪。林家文想起當初听錢青昆講述的太子殿下的韻事,當時他還一笑置之,並沒有放在心上。沒想到這個小侍就是他的弟弟,他的弟弟才剛過14歲,還那麼小,長得也是討喜可愛,但比起宮廷中各式的美人肯定也不是出挑的一個。弟弟從小很天真善良,也沒有什麼心計。就是尋常人家為了爭寵,那妻妾都是斗個不斷,就不要說是權利頂端的皇家了,這將來如何能夠適應宮廷中勾心斗角的生活。林家文為此深深擔憂著。

    秦愷行也是驚愕不已,沒想到他這個雙兒小叔子這麼有造化。得了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的青眼。但想到林家寶的性子也很是擔憂。

    元慶看著三人都是傷心難過的模樣,怕他們有所誤會,又對他們說︰“三位放心,林小主在太子東宮過的很好。太子殿下對林小主喜歡極了,那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這可是對其他人都沒有過的。林小主現在可是我們太子東宮的第一人呢。”

    林大壯他們听了小公公的話,也沒有放心多少,還是比較憂慮。都沉默不語地等著林家寶的到來。

    軒轅瀚承上完早朝帶著元福回來,剛到平樂苑前就看到家寶在院子門口張頭探腦地等他了。軒轅瀚承輕笑起來,自從家寶知道了可以與家人見面後,就一直處在興奮的狀態。昨晚上他哄了好久才把他哄著覺。今天又在外翹首企盼著他的到來,這可是他重來沒有過的待遇呢,想著就有些嫉妒起來。

    林家寶今天被裝扮的很好看,舒雅和舒晴知道小主今天要與家人相見,特意為他精心打扮了一番。

    林家寶今天身著一件寶藍色的衣裳,上面刺繡的花紋很漂亮,袖扣領口都瓖著金絲邊。襯得他的肌膚晶瑩剔透,很是耀眼。

    林家寶的頭發用一支玉簪子束著,腰間一條腰帶上點綴著各色的寶石。看起來活脫脫的富家小公子模樣。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都移不開眼,“寶貝今日打扮的真好。這錦繡坊的衣裳不錯,下次再做幾身吧。”

    “諾。”舒晴和舒雅齊聲應道。

    錦繡坊是皇家御用制衣坊,里面有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繡活出眾的繡娘,是專門給皇上、皇後、皇子等制作衣服的。只有在宮里地位崇高的人才能有資格享受這個待遇,而普通的妃子貴人之類的就只能是由內務府尚衣局統一準備了。

    自從有了林家寶在身邊,軒轅瀚承是樣樣都讓家寶享用最好的。皇後掌管著後宮鳳印,自然也是知道軒轅瀚承的所做作為,也明白他的用意。所以對于平樂苑的一應所需從來沒有加以干涉。這在宮里眾人眼里就有深意了,只要不是傻的就明白林家寶有多麼深受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的喜歡了。

    這次林家寶出宮,軒轅瀚承派了元福跟著林家寶,又安排了兩個侍衛護送,再加上家寶身邊原本的兩個暗衛。見面的地方在皇城內的富源樓,也是他屬下門人的產業,想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林家寶和軒轅瀚承上了馬車,馬車緩緩駛向宮門,順利地出了宮。“今天寶貝可以和家人團聚一天,等和家人一起用過晚膳後再回來。怎麼樣,可高興?”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十指相扣柔聲說。

    “真的嗎?太好啦?好久沒有見到他們了,好想好想他們呀。有很多話要和他們說。”不知道今日有哪些家人會來看他。

    “只要你開心就好。”軒轅瀚承在林家寶的小嘴上親了親。林家寶現在已經很習慣軒轅瀚承的親吻,有時候也會學著回應他,寶貝的主動總會讓軒轅瀚承欣喜不已。

    馬車很快就在富源樓的門口停下,“去吧,我讓元福跟著你,晚上再來接你。”軒轅瀚承又與元福吩咐道︰“小心伺候好了,不許有任何閃失。”

    “諾。請太子殿下放心。”元福扶著林家寶下了馬車,由兩個侍衛在後面跟著進入了酒樓。

    林家寶跟著元福來到了天字一號房,抑制不住激動地推開了房門。林家寶終于看到了近兩年來心心念念的家人。

    “爹!大哥!大姐夫!”林家寶看到他們上去就抱住了爹爹。“家寶好想你們!”

    “家寶啊,我們也想你,來讓爹好好看看你。”林大壯一個粗壯漢子也微微紅了眼眶。

    一家人見了面都很激動,好半響才平復了心情。

    元福和元慶見機告退,只留下兩個侍衛把守門外。

    等外人都走了,林大壯迫不及待地問︰“家寶你這兩年過的如何?怎麼會成了太子殿下的小侍呢?”

    “我這兩年過的很好,就是很想你們。”林家寶把他從進宮到現在的大致情形都說了,說到怎麼成了太子殿下的小侍,他也不清楚。“不知怎麼的,就接到了皇後娘娘的懿旨,然後就做了太子殿下的小侍。”

    林家文看著弟弟家寶他自己都說不清楚,在心中暗自嘆氣,“太子殿下他……對你可好?”

    “嗯!太子殿下對我可好了!”林家寶用力地點頭。太子殿下是家寶的相公,相公說過很喜歡他,他也很喜歡很喜歡相公。

    林家文看著他弟弟對太子殿下滿是傾慕的樣子,心中越發難受。林家寶還小,他根本不明白成為太子的小侍將來意味著什麼。弟弟心思單純,看他的樣子像是把太子殿下當成了普通人家的相公一般。”

    一旁的秦愷行看著林家寶說起太子殿下的眼神,也在心中嘆氣,這孩子怕已經陷進去了。須知現在林家寶年輕可愛很受太子的喜愛,但將來就不好說了,再說林家寶又是個雙兒唉……

    林大壯想了想又問林家寶,“太子他……太子殿下他身邊的女人多不多?”

    林家寶听了愣了愣,很茫然地說︰“女人?”

    “就是太子殿下身邊的妾多不多?”林大壯看林家寶的樣子都為他心急不已。

    “不知道多不多,沒有見過。”林家寶想了想回答。

    “那太子妃呢?也沒見過嗎?”林家文听了也問道。

    “沒見過。太子殿下說太子妃病了,不用去見了。”林家寶也曾問過太子殿下是否要去太子妃那兒請安。太子殿下說只要去給皇後娘娘請安就行了。

    “這……這不符合常理啊。”林家文和秦愷行面面相覷。

    “不過太子殿下經常帶著我去給皇後娘娘請安的。”林家寶想了想又說道。

    林大壯、林家文和秦愷行听了都點點頭,向皇後娘娘請安更重要些。

    這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林小主,午膳時候到了,小主和家人先用膳吧。”元福進來向林家寶行禮說道。

    “好。”林家寶回應道。

    接著在元慶快速安排下,滿滿一桌的菜肴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置辦好一切,他們又快速地離開。“請小主慢用。”

    等他們走後,林大壯三人又一掃剛剛的拘束和林家寶說是話,漸漸放松下來。

    林家寶他們一起用了午膳,又一起聊起來。林家寶告訴他們他在太子東宮里每天會做些什麼。

    林家文他們听到太子殿下特意讓名家大儒來教導林家寶學習書畫,也都很欣慰,看來太子殿下對家寶還真是很喜歡呢。

    林家寶也向爹爹大哥和大姐夫詢問家里發生的事情。听到大姐夫說大姐去年生了一對龍鳳胎,高興極了。又得知大哥今年年初考上了秀才,大嫂也在下個月就要生了,不知道是小佷子還是小佷女呢?想想真替大哥開心呀……

    林家寶听著爹爹說他捎回去的銀子用來擴建了房子,還買了田地。爹爹他們說著家里點點滴滴的瑣事,林家寶都听的津津有味。

    團聚的歡樂時光總是過的很短暫,用過晚膳後沒多久,元福就敲門稟報,“時間不早了。來接林小主的馬車到了。”

    林家寶和林大壯他們戀戀不舍地在酒樓的門口道別。元慶上前扶著林家寶上了馬車,林家寶上了馬車後發現太子殿下也在,軒轅瀚承看著寶貝紅紅的眼眶,幫他拉開了簾子,林家寶把頭伸出馬車窗外,向著爹爹他們揮手道別。

    林大壯三人也和林家寶揮手,看著馬車緩緩駛離,漸行漸遠。直到看不見馬車了,才放下手來。

    “太子殿下……剛剛好像在馬車上……”林家文剛才見林家寶上馬車的時候,馬車里隱約有個高大男人的身影。而那個男人應該就是太子殿下了吧……

    林大壯和秦愷行听了後都很吃驚,他們剛剛光顧著與家寶道別了,都沒有注意到。太子殿下啊……他們居然曾離軒轅帝國未來的皇上那麼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