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家人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進入九月後,太子東宮里有個受太子殿下專寵的林小主,這事已被朝廷內外知曉。而傳說中美若天仙的林小主林家寶正在他的小書房里心不在焉地書寫著描紅。

    “林小主,可是要休息一會兒……”教導林家寶的夫子黎正裘詢問他。

    黎正裘是太子殿下的門人,曾在翰林院任職,現人已過半百,在書畫上造詣頗高。軒轅瀚承物色下來就讓黎正裘來教導林家寶。

    軒轅瀚承對黎正裘說過,他不需要林家寶考科舉,也不求林家寶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只要他能讀書認字明理即可,並希望黎正裘在書畫上能指點教導林家寶一番。

    黎正裘每隔一日會來平樂苑兩個時辰教導林家寶,並會留下功課,讓林家寶自己練習。在一開始接到太子殿下命令的時候,黎正裘並不樂意。但因為是太子殿下吩咐,只能來平樂苑教導林小主。

    黎正裘也有些讀書人的自傲,想他堂堂進士出身,居然要來教太子殿下的小侍讀書寫字……

    但等黎正裘見到林家寶本人後就改變了想法。林小主和傳聞中的很不一樣,他的氣質干淨純潔,還有著孩子般的童真。看著比他孫子大不了多少的林家寶,黎正裘很容易就對他產生了好感。

    林小主很有禮貌,真把他當成夫子一樣尊敬。而且林小主學習非常認真刻苦,對他布置的功課也都能很好的完成,特別是林小主在畫畫上的天賦,都令他對這個乖巧懂事的林小主喜歡起來。也使黎正裘對林小主的教導時更用心。

    “黎夫子,我走神了……”林家寶面帶歉意地看向黎正裘,九月已經來臨,離中秋節的日子也不遠了。想到這個時候,家人們也快要上路來京了。

    “林小主,可是累了?”黎正裘看著林小主脖子上的,領子都遮擋不住的深紅色印記,想著听到的太子殿下夜夜宿在平樂苑里的傳聞。作為過來人的他怎麼會猜不出來,林小主是被累到了。唉……太子殿下到底還是年輕啊,不懂得節制啊……林小主還小呢,看把他累的,都沒精打采的了。

    “夫子,我不累,我會好好寫的,不會再走神了。”林家寶認真地書寫起來。

    現在平樂苑里大多數的人都和黎正裘的想法一致,這可真是冤枉太子殿下了!

    軒轅瀚承現在的日子過的很是甜蜜快樂,唯一不足的就是晚上比較難熬,每晚都時刻考驗著他的自制力啊!

    軒轅瀚承從來不知道,他會對林家寶那稚嫩青澀的身子欲望那樣強烈。每當寶貝躺在他的身下,那滿滿對他信任依賴的樣子是那麼的誘人。

    每次軒轅瀚承都恨不得把寶貝全身上下每一片肌膚都舔吻一遍,當然他也確實都是那麼做的……

    總之現在的軒轅瀚承就只能處于可以解解饞但卻吞不下肚,悲慘的淺嘗即止階段……

    林家寶認認真真地寫完一張描紅,黎正裘看了後又一個個字給他點評講解。末了,又布置了兩頁大字的功課給他。

    黎正裘意有所指地說︰“林小主,還是身子要緊,若是覺得兩張大字太多了,就寫一張吧。身子好才是最重要了……別仗著年輕不知節制,須知細水長流才能長長久久……”

    林家寶沒有听出黎夫子的話中有話,呆呆的回答道︰“夫子,我曉得了。兩頁大字不多的,我能寫好的。”

    黎正裘看著林小主那認真的表情,嘆了口氣,想著以後有機會,還是要斗膽和太子殿下提一提……

    黎正裘走後,元慶上前關心地問林小主道︰“小主覺得累嗎?可要去歇一會兒。”

    林家寶搖搖頭,今日睡過午覺了,沒怎麼覺得累。

    “那小主子可是有什麼心事?”元慶觀察著林小主的神色問。

    林家寶還是搖了搖頭,他曾和教引嬤嬤們學過宮規的。他現在是太子殿下的人了,和以前不一樣了,是不能隨便見家人的了。宮規嚴格,怎麼能為他一個小侍破例呢。

    林家村里,林大壯家的房子剛擴建完成,按照慣例,林大壯早早地向村里的屠夫預定了半扇豬肉,宴請了村里的里正等一些相熟的人家。

    林家的房子擴建後,比原來的大了不少,現在林大壯家一共有七八間大小不一的房間,院子的面積也比以前大了一倍。現在有一間堂屋,林大壯夫婦一間,林家文夫婦一間,林莉兒和林秀兒一間,林家才一間,另外還給林家寶留了一間稍大的房間。

    “大壯家的,你們家這日子過的可越來越紅火了。家文考上了秀才,家里馬上又要添丁,家寶在宮里又那麼出息。真是令人羨慕啊!”坐在主桌上里正家的對著張惠娘夸贊道。

    村里人都听林嬌嬌的娘說了,林家寶在皇後娘娘宮里當差,雖然林嬌嬌的娘一再強調林家寶只是在皇後娘娘宮里的廚房做雜役,而她家嬌嬌可是在貴人娘娘跟前服侍的。但村里人也不是傻的,皇後娘娘可是國母,在她宮里當差可不比在別的地方。沒看見林家寶捎回來那麼大一個包裹麼。林家都蓋大房子了,這以後在林家村也是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人家了。

    “哈哈……都是孩子他們自己爭氣。”張惠娘听了她的話也很開心,謙虛地說。

    “要我說啊,惠娘你就等著享福吧,孩子們都那樣出色。你家錦兒也嫁的那麼好,還有你家的莉兒也不小了,又長的好,可曾讓你家錦兒在城里物色物色好人家。”一旁的婦女附和地說。

    張惠娘看著正在招呼周海家的林莉兒,笑了笑,“莉兒還不急,再說我也不想把她嫁的離我太遠。”

    院子外響起馬蹄聲,是林錦兒帶著夫君秦愷行還有大兒子聰哥兒一起來了。

    “哎呦……我的乖孫啊!來讓外婆抱抱……”張惠娘抱起小外孫,在他的臉上猛親,親得聰哥兒咯咯直笑。

    秦愷行上前給岳父岳母問好,“這次來一方面賀岳父岳母的新居,另外想再和岳父還有大哥商量上京事宜。”

    正說著又听見院子外傳來馬蹄聲,“還有誰來啊?”林錦兒看向院子外,一輛小馬車停了下來,一個小丫頭跳下馬車,又從馬車里拿了一些禮品,向他們走來。

    只見那小丫頭捧著禮品走到他們的面前,對著林大壯和張惠娘說︰“林老爺、林太太好,我是城里王主簿家的,奉我們家少奶奶之命來給你們送禮。”

    林家眾人听了都皺著眉頭,張惠娘更是對那小丫頭不客氣地說︰“你們少奶奶的好意,我們心領了,禮就拿回去吧。我們不收!”

    那丫頭又和他們僵持了一會兒,見他們就是不肯收禮,只好帶著禮品又回去了。

    那王主簿家的少奶奶正是當初去沖喜的林春兒。

    林春兒運氣確實是好,沖喜嫁入王主簿家後,她相公的病情漸漸有了起色。使得王家兩老對她很是喜歡,覺得真是沖喜沖對了。

    那一段時間林大力一家很是得意,特別是王主簿家派人來給里正和族里的長輩說情,免了林大力的家法。把林大壯一家氣的牙癢癢的,當著族里的面宣布不認林大力這一門親戚。

    林大力夫婦也不當回事,在村里招搖極了。又是買了綢緞衣裳,又穿金戴銀的,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有錢了。

    之後,林大力一家住上大房子,買上十畝上好的田地租出去,又買了兩個丫頭婆子伺候。林大力現在也不做木匠了,就過上收租子享福的好日子。逢人就吹噓自己多有錢又是官家的親家,弄得村里人都不願意搭理他們。

    林春兒的相公在半年後就康復了,林春兒自己也過上了少奶奶的生活。並在王太太的帶領下,也進入了沛縣城上層女眷的圈子。

    林春兒還見過林錦兒幾次,都很是嫉妒,看林錦兒的穿著打扮那通身的氣派,看樣子過的比她還要好。哼!林春兒想還不就是嫁給了個商戶,有什麼了不起的……

    林春兒得意了沒多久就發現她這個官家少奶奶的日子並不好過,雖然她對王家有恩,王家兩老對她也不錯。但她的相公王學博對她不怎麼喜歡,林春兒從小干活,皮膚又黑又粗糙,王學博看在她沖喜有功的份上難得去她房里。而林春兒又不識字,王學博雖是連童生都沒有考上,但卻很喜歡附庸風雅。兩人根本談不到一起,最可氣的是王學博早就有了兩個通房丫頭。那兩個通房丫頭都比她漂亮貌美,夜夜霸佔著她的相公。這個時候她才知道作為一個沖喜新娘,沒有相公的寵愛也沒有孩子,又沒有得力的娘家幫扶是多麼艱難。

    這個時候林春兒才想到大伯一家,特別是林家文考上了秀才後,就一直想恢復兩家的關系,無奈每次林大壯一家都拒絕了。

    林春兒看著丫頭帶著禮品回來,暗自生氣。“真是不識好歹……”她的父母也曾在她的要求下,上門去送禮道歉,但次次無功而返。唉……要不是她的弟弟林家旺好吃懶做的,不扯她的後腿就不錯了。她哪里需要去討好林大壯一家。听說林家寶在宮里過的很不錯,不知道當時若是她進了宮會如何呢……

    幾日後,林大壯和林家文兩人揮別家人和秦愷行一起出發去往京城。

    秦愷行這次帶了兩大車布匹去京城試水,同行的還有兩個伙計和四個家丁。一路上走的都是官道,走了十來日很順利的到了京城。

    進入京城後已是晚上,他們一行人先找了一家干淨的客棧住下。

    “岳父和大哥先去休息吧,這一路上辛苦了。這次路上順利,我們到的早離中秋還有十幾日。明日我先去打探一下見宮人的情況。”秦愷行一路上對林家父子都很照顧。

    “愷行你也辛苦了,早些休息吧。”林大壯這一路上對這個女婿很是滿意,還好這次他們和女婿一起出來,他這個女婿能力超群,一路上安排的妥妥當當的,讓他們著實省心不少。

    第二日一早,在他們用早膳的時候,秦愷行已經把要打听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對他們說著打听來的消息,“中秋那日,從辰時開始會按照每個宮殿來分批讓宮人們出宮與家人團聚一個時辰,皇後娘娘宮殿自然是排在最前的,我想我們一早就能見到家寶了。”

    “那真是太好了!”林家文和林大壯父子听了都很開心。

    用完早膳後,秦愷行還有林家文和林大壯三人在京城大致逛了一下。他們住的客棧是在城西,這邊住的普通百姓比較多,很繁華也很熱鬧。城東那一邊住著達官貴人,再往里面就是內城皇城了,那里面住的可就是皇親國戚和朝廷大員了。

    秦愷行逛了一會,就租了一個小院子,前面連著鋪子。付了半個月的房租,下午大家就退了客棧,把東西都搬了過去。林大壯和林家文幫著一起整理貨物,布置鋪子,到了晚上就都弄好了。

    秦愷行準備明日就開張營業,把秦家布莊的招牌掛好。“岳父、大哥下午麻煩你們了。明日就好了,不用勞煩你們了。有我和伙計們就行了。”

    “都是一家人,不用那麼客氣。我和你大哥都有的是力氣哈哈!”林大壯說。

    “對了,我打听到京城有家叫做“有間書局”的地方,有功名的都可以在里面看書閱讀,大哥明日可以去看看,就在城西和城東的交界處。”秦愷行說著今日打听店面的時候所听到的。

    “那明日一定要去看看。”林家文听了很是向往。沛縣城里大的書局不多,可以借閱的書籍較少。而書又很貴,他家中條件一般,也不能經常買書回來。

    第二日一早,用過早膳林家文就去了昨日秦愷行所說的書局。這個書局真的很大,整整有三層樓,是林家文所見過的最大的書局了。

    林家文進去里面,馬上就有小二一樣的人迎上來。“這位兄台您可有功名在身,請先過來登記一下。”

    登記完後,小二和林家文說︰“這邊的第一第二層可隨意閱讀,但書不可帶出書局,只能在書局沒閱讀,若需要提供茶水點心,可上三樓。請小心愛護書籍,若有損傷是要照價賠償的。”

    林家文謝過小二,先在一樓逛了一圈,這個書局里面的書籍種類非常繁多,每一排的書架邊上都有桌椅放著。書局里的人很多但很安靜,林家文看到大家都很安靜地坐著閱讀,就是有討論也是都是很小聲。

    林家文迫不及待地選了一了一本感興趣的書,坐在一旁看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日,林家文一頭扎進了知識的海洋,每日都泡在書局里。

    在書局里林家文還認識了同為秀才的錢青昆,兩人一見如故,對彼此的才華都很欽佩。 “林兄,哈哈從你的外表還真看不出來,一開始我還以為你是考武舉的呢!沒想到我們的許多見解那麼相同。真是太好了,能認識你這麼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後我們可以經常一起討論文章了。”

    錢青昆初見林家文,看他長的熊腰虎背的樣子,那麼粗狂一個人居然也是個讀書人,很是好奇,就自來熟的和他聊起來。沒想到他們那麼聊的來,之後他們就上了書局的三樓,一起喝茶談天說地。

    “錢兄,我也很高興認識你這位朋友,可惜我這次是與家人來京城與弟弟中秋節見面的,等見完了就回去了。”林家文夜很遺憾,這邊書局里的書他還沒有看夠。

    “啊!那真是可惜,你弟弟是在宮里做宮人嗎?這次托太子殿下消滅蠻族的福,皇上皇後皇恩浩蕩,這次中秋節的恩澤,以往可是重來沒有過的。”錢青昆又說,“要我說太子殿下還真是個優秀的儲君,他不但在軍事上戰無不勝,對我們文人也很看重,听說這個書局的幕後就是太子殿下,為的就是讓寒門子弟的也能看到書。”

    “是啊,真的很感激這次的恩賜。不然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我弟弟呢!家里人都很想念他。”林家文感慨道。

    “我有個姑姑也在宮里當差,到是知道一些的。你弟弟在哪一宮里當差?”錢青昆問。

    “我弟弟在皇後娘娘宮里做宮侍,是在御點房做點心的。”林家文听錢青昆問就據實回答。

    “那很不錯了,比起有些地方,這可真是個好地方,你弟弟運氣真好。”錢青昆想了想。“說是皇後娘娘宮里到是有一個關于太子殿下的秘聞。”

    錢青昆神秘兮兮地說道,“听說太子殿下看上了皇後娘娘宮里的一個宮侍,現在可是日夜寵愛呢。听說那個宮侍年紀還很小呢!”

    林家文听了皺皺眉,也沒有多想,就一笑而過了。那些貴人們哪個沒有些風流韻事呢。太子殿下的英明神武早已傳遍天下,他對蠻族的處理上果斷狠絕。沒想到也是有些癖好的啊……

    而秦愷行這邊也進展順利,短短開張幾日下來布很不錯。京城這邊好的布匹綢緞很多,花色也新穎好看,不過價格也高。

    秦愷行帶來的布匹質量不錯,花紋在他們那邊已經過時,但在京城這邊卻顯的比較新鮮,而且價格相對來說比較實惠。還是蠻受城西百姓的喜歡。

    秦愷行很開心,這樣下去啊,再過不了幾日就能把這次帶來的貨出清。想著這次來京里真是來對了,不但賣掉了存貨,還小賺了一筆。等回去時,再置辦一些京城流行的貨回去,到時候肯定還能賺上不少,若是能找到固定合作的買家那就更好了。

    隨著中秋節的逐漸臨近,林家父子和秦愷行對和林家寶的見面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