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康兒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歷城。

    歷王府內,歷王軒轅昭洪把剛收到的八百里加急重重放下,臉色像吃了蒼蠅一樣的難看。

    “這是要削我的兵權。”歷王軒轅昭洪怒不可止。

    歷王身邊的一個謀士說︰“這個旨意真是難辦啊,借防洛河汛期、開鑿運河之事像我們要軍隊,偏偏我們無法抗旨。”

    歷王深深地吸一口氣,好不容易來了藩地發展自己的勢力,才剛剛起步訓練自己的軍隊。“這個軒轅瀚承!”

    本來軒轅昭洪都計劃好了,這兩年先發展藩地的軍力,將來若要起事也是可進可退的,現在被全打亂了。軒轅昭深有個好兒子,軒轅瀚承是一個優秀的儲君,也是他為之深深忌憚的對手。

    軒轅瀚承在軍事上幾乎戰無不勝,行事果斷狠絕,單是把蠻族滅族一事就可以看出其人心狠手辣。現在軒轅瀚承在政務上也是做的可圈可點,洛河工程這麼大手筆,還逼得他不得不派軍隊前去。將來工程完成了,在民間威望也會更甚。想想真是令軒轅昭洪頭疼不已。

    還好他軒轅昭洪手里還有一張王牌,那就是太子妃薛采裕。想想軒轅瀚承比他小沒幾歲,現在連個兒子都沒有,而他早已有了嫡子和好幾個庶子了……

    若是軒轅瀚承一直後繼無人,他就是再優秀再出色,也有這麼一個致命的缺陷在。而他只要好好發展藩地的實力,等待時機成熟。

    皇帝軒轅昭深已過中年漸漸老邁,二皇子性子沖動魯莽,有勇無謀。其余的皇子還小沒有成年,不足為慮。到時候只要除去軒轅瀚承,他就不需要兵戎相見也很有希望登上那個位置了。想到這里軒轅昭洪笑了,底下的謀士們都以為歷王被氣傻了。

    “罷了,就按照聖旨上的做吧,我另有主張。修個工程而已,也要不了幾年。”歷王自信地道。軒轅昭洪想要與薛采裕聯絡一下,經過軒轅瀚承一年的出征,薛采裕手上的藥粉藥效肯定已經失了不少,需要再送些藥粉到她的手上。

    若沒有必要軒轅昭洪很少主動與其聯系,這事行事隱蔽,除了他們兩人和少數心腹外再無其他人知曉。就連他的外祖家薛榮他們都是不知道的,幾年下來一直進展順利……只要再耐心等個幾年……

    軒轅瀚承再接下來的日子里,夜夜歇在林家寶住的平樂苑里。太子殿下專寵林小侍的消息漸漸傳了出去,而軒轅瀚承在人前也從不避諱對林家寶的喜愛。

    軒轅瀚承覺得真心摯愛的人若是要藏著掩著,他可受不了。他重生之後,發誓要好好愛護林家寶,讓他一輩子平安喜樂,不讓寶貝受任何委屈。他會把所有最好的都給他,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林家寶是他的寶貝。

    很多帝王都會樹立一個擋箭牌,制造出喜愛某位妃子的假象,讓其地位超然風光無限,也讓其抵擋住後宮的明針暗箭,而摯愛卻只能默默無聞,並沒有得到其應該享受的寵愛。

    就連他的父皇,雖然只愛他的母後,不喜歡其他的妃子,但也還是在後宮中雨露均沾,而庶子的出生雖是為了平衡前朝,也曾使得母後暗自傷心流淚。他不會讓他的寶貝承受這些。

    軒轅瀚承自信他這一世會比他的父皇做的更好,他精心布局慢慢鏟除一切對他和林家寶的威脅。安排暗衛日夜守護,等把薛家和歷王徹底解決後,他就會安心和寶貝孕育他們的孩子,他將來的繼承人。他以後只要寶貝一個人,也不會再踫別人,總有一天他會讓寶貝站到與他並肩的位置,讓朝臣和百姓朝拜……

    在之後的日子里,太子殿下專寵雙兒小侍的消息愈演愈烈。听說這位雙兒小侍今年才剛過14,長的嬌媚無比,是皇後娘娘賜予的,太子殿下很是喜歡,經常帶著他去永壽宮里給皇後娘娘請安。照理來說,林家寶的身份是沒有資格給皇後娘娘請安的。但皇後娘娘從沒有對太子殿下專寵的消息予以駁斥,據說對林小侍也很喜歡滿意呢,宮里眾人都對這位雙兒小侍充滿了好奇。

    這個消息傳到前朝,使得大臣們紛紛打探這個林安竹是何等人?無奈太子殿下把林家寶護的嚴嚴實實,尋常人等都無法見其真面目。

    吏部尚書薛榮府上也在和他的謀士們商討,“這個林安竹到底是個什麼人?可曾打听清楚?”薛榮的嫡子薛志焦急地詢問底下人。

    “小的無能,查了很久也只查到是皇後娘娘宮里的宮侍,其他具體的都查不到,像是被人抹去了痕跡,查不到具體的情況。按這雙兒的年齡推斷,應該是運泰四年入宮的。”一個謀士慚愧地回答。

    “現在太子東宮我們已經收不到任何的消息了。也不知道采裕她如何了?我夫人幾次遞牌子要進宮,都被皇後娘娘駁回了,說是太子妃病了要靜養,不能打擾。”薛松也就是薛采裕的父親說道。

    “唉……現在朝上皇上處處打壓我們薛氏一族,唉……薛家的門生不是被貶就是被撤職,現在歷王殿下也是自顧不暇了,父親我們薛家是要完了吧……”薛榮的嫡子薛志看向父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既然我們薛家已經上了歷王的船就沒辦法回頭了,你們都吩咐下去,這陣子都安分收斂著些,不要讓皇上再抓住了什麼把柄了。”薛榮兩鬢霜白,已年近六十,臉上布滿深深的皺紋,對他們吩咐道。

    薛榮眉頭緊鎖“這個雙兒的事也不要再查了,也許就是一個迷惑眾人的幌子。老夫是不相信深謀遠慮的太子殿下會像個毛頭小子似的,也許是有什麼陰謀……,就等我們薛家出手呢!”

    “諾。”眾人听了都覺得很有可能,大家都陰謀化了。平時面無表情,喜怒不露聲色的太子殿下會這樣招搖地專寵一人。肯定是有什麼原因的……

    徐雪盈最近的日子也很不好,她已經被禁足了一年多快兩年了。這麼長的日子就只能待在這個小小的院落里,其中的苦楚滋味啊只有她自己清楚……

    徐雪盈一開始被禁足時,並沒有想到自己會被禁足那麼久。一開始,她還是積極地派人去打探消息,賄賂宮人們求著能見上太子殿下一面,可是始終見不到太子殿的到來。

    後來,徐雪盈就有些害怕慌了,幾個月過去了,太子殿下仿佛將他遺忘一般。徐雪盈想著一定是她謀害皇嗣的事情被太子殿下知道了,對她失望了。

    徐雪盈曾重金賄賂了一個院子里的婆子,讓她去找元福公公,為她帶話。徐雪盈想只要能見到太子殿下,她就有自信能改變現在的處境。為此她思考了很多,想了很多滴水不漏的答案。若是太子殿下問起,她都有辦法將事情圓過去,到時候再哭的梨花帶雨的做出委屈的樣子,必會引得太子殿下憐惜。

    徐雪盈的打算很好,但她並沒有機會實施。徐雪盈不久後就得到了太子殿下出征的消息。得了這個消息,徐雪盈在心中安慰自己,肯定是太子殿下忙于出征的事物,才把她給忘了。

    徐雪盈漸漸又恢復往日的自信與驕傲,對宮人們也趾高氣揚了起來。宮人們也知道徐氏曾受過寵,也不敢怠慢她。之後,徐雪盈更是得到了太子妃病了的消息,听說還病的蠻重的,都起不來床了。

    徐雪盈她還沒有來得及幸災樂禍,皇後娘娘就派了一位邱嬤嬤來打理太子東宮。慢慢的徐雪盈的日子就難過了起來,邱嬤嬤處事嚴格,給她的份例都只是普通侍妾的規格。這讓她如何受得了啊,不止如此,她身邊的人也漸漸的全被換掉了。徐雪盈的處境可以說是孤立無援,周圍伺候她的宮人都對她的威逼利誘無動于衷。

    就這樣一年多下來,徐雪盈整個人都憔悴清瘦了不少。但她不甘心,徐雪盈想著只要有辦法見了太子殿下,她一定要重拾太子殿下的寵愛。

    院落外宮女們嘰嘰咋咋的談話聲,打斷了徐雪盈的思緒。徐雪盈走到院子里,幾個宮女們在討論著什麼,正說的眉飛色舞的。徐雪盈想著等她重新回到往日的風光日子,一定要好好的整治她們一番。

    徐雪盈听到一個宮女正在說︰“你們說那個林小主到底會長的什麼模樣啊,太子殿下可從來沒有那麼寵愛過一個人呢?”

    另一個宮女說︰“我听在平樂苑當差的姐妹說,那位林小主長的可美了,和天仙似的,太子殿下迷的不得了。夜夜寵幸,再也沒有去過其他侍妾那里,就是膳食都是頓頓一起用的呢!”

    “哇……那個林小主可真厲害啊!”一個宮女羨慕地說,“听說那林小主也是宮侍出身,怎麼就這麼好命呢!”

    “是啊,是啊,這樣的好事怎麼就輪不到我們的身上呢!”一個宮女也在幻想著。

    宮女中年紀比較大的一個說︰“有什麼好羨慕的,貴人們一向喜新厭舊。這個林小主還不知道能得寵到幾時呢!”

    “是啊,你們看那個侍妾徐氏,以前听說也是很風光,連太子妃都敢頂撞的。現在還不是被禁著足,太子殿下怕是早就把她給忘了。”一旁的宮女附和道。

    “是啊,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在這宮里還少麼?我們還是安安分分的別多想了啦。”宮女听了都贊同地點頭。

    徐雪盈听了這些心中大受打擊,她走到院子的另一邊。看著那院子圍欄外面高高的圍牆。原來太子殿下已經有了新寵……,而她難道就要這麼被一直這麼困在這個院子里嗎?她不甘心,好不甘心。

    院子圍欄的縫隙外突然傳來了些動靜引起了徐雪盈的注意,只見圍欄外一個穿著漂亮花裙衫的小女孩,在一個人玩著花草。

    徐雪盈看清楚小女孩是誰後,心中一喜,小聲地叫到“康兒,康兒……”

    那小女孩正是軒轅瀚承的大女兒,今年已經快五歲的康兒。小女孩听到有人叫喚她,好奇地走到圍欄前。從圍欄縫隙朝里面看,“你是誰呀?”

    “康兒你不記得我啦,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徐雪盈溫柔親切地說著。“你怎麼一個人呀,你的奶嬤嬤呢?”

    “我的奶嬤嬤我不喜歡,老是不許我出來玩,我自己偷偷溜出來的嘻嘻。”康兒得意的說。康兒從小體弱多病,她的奶嬤嬤平日看她看得緊,甚少讓她出來玩,就怕她有個閃失。

    “康兒你真厲害啊!我院子里的嬤嬤可嚴了,你看我都不能出來玩。”徐雪盈說著。

    “哈哈,還是我厲害!”康兒開心地說。

    “康兒,你平日里經常見你父親嗎?”徐雪盈問。

    “有啊,父親有時會來看我午睡乖不乖,我都很乖啊,我都乖乖午睡的。”康兒回答。

    軒轅瀚承有時會在林家寶午睡的時候,去兩個女兒那里看看她們,特別是康兒是他的第一個孩子,也是比較喜歡的。

    “那康兒其他時間見不到你父親嗎?”徐雪盈又問。見康兒又搖頭,徐雪盈心想這個宋氏真是沒有用,太子殿下都來了,也不想辦法留住他。

    “康兒,你可知道為什麼你父親別的時候都不來看你嗎?”徐雪盈神秘地說道。

    “為什麼呀?”康兒見徐雪盈這個樣子,好奇地問。

    “因為啊……你父親身邊有個怪物纏著他,不讓他來看你。”徐雪盈向康兒誘騙道。

    “怪物?什麼怪物?”康兒又問。

    “是個不男不女的怪物。”徐雪盈繼續哄騙道。

    康兒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這時突然听到遠處奶嬤嬤叫喊她的聲音。“奶嬤嬤來了,我要走啦……”

    “康兒……康兒,經常來找我說話好不好,你看我這麼可憐,嬤嬤都不讓我出去玩。”徐雪盈可憐兮兮地說。

    “好呀,我下次溜出來就來找你說話。”康兒蹦蹦跳跳地跑開了。

    徐雪盈看著小康兒跑遠的身影,冷冷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