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專寵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中午回到平樂苑,軒轅瀚承和林家寶一起用了午膳。軒轅瀚承不停地給家寶加菜喂食,直到林家寶再也吃不下了,才停手。

    軒轅瀚承想把寶貝養胖一點。這一兩年給寶貝打好基礎,就可以下口了。想到那一天,他就心猿意馬。以後他還想和家寶一起孕育孩子,家寶身體好了,將來也可以安全一些。

    用完午飯後,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去了御花園轉悠消食。軒轅瀚承知道林家寶來宮里快兩年了,但卻沒有來過御花園。宮中規矩嚴格,是不允許宮人亂走的,有的宮人入宮十幾年都不曾出過一個宮殿的大有人在。

    軒轅瀚承帶著家寶看著御花園的景致,林家寶顯得很興奮很開心,一路上東看西看。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這麼高興,“等來年春天,這里的景色還要美,真真是各種花卉珍奇斗艷、花團錦簇。”

    “嗯,嗯!真是好漂亮……呀!這邊還有一個小亭子呢!”林家寶指著不遠處,一個涼亭說道。

    軒轅瀚承看到那個亭子,停下了腳步。

    這是上一世與林家寶最初相遇的地方,他前世曾無數次在這個地方停留追憶過。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跑到亭子前回過頭來和他說︰“太子殿下,我們去亭子里坐坐吧。”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淺笑的樣子,心中一陣恍惚。

    軒轅瀚承快步走進亭子里,把林家寶抱住,深深地吻住他,直到家寶喘不過氣才放開他。

    林家寶覺得剛才的那個吻和往日的不同,他仿佛能感覺到太子殿下的不安。太子殿下看著他的眼楮里,有一些他讀不懂的東西,使他的胸口悶悶的。

    “相公……”林家寶把頭埋在太子殿下的胸前,輕輕的喚著。

    林家寶雖然喚的聲音輕,軒轅瀚承還是听到了,心情瞬間舒暢。

    軒轅瀚承牽著林家寶走出亭子,“寶貝我們回去午睡一會兒……”

    “好。”林家寶已經養成了午睡的習慣了,太子殿下一說他就覺得有些困了。

    回到平樂苑後,軒轅瀚承讓林家寶喝了一杯牛乳,就摟著他一起上床午睡。

    不一會兒,林家寶的呼吸平緩,睡著了。軒轅瀚承一直閉目養神,並沒有睡。抱著心愛的人一起小歇,軒轅瀚承貪戀地看著林家寶的睡顏,心中異常滿足。

    軒轅瀚承看了好一會兒,才悄悄起身去了內書房處理事務。

    軒轅瀚承這兩天正在寫著一張關于洛河桃花汛的折子。

    桃花汛又稱春汛,指的是軒轅帝國的洛河在洛城、歷城、湖州、江州等河段,二、三月春季因冰凌融化而形成的洪水。因其流至下游時,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顧稱桃花汛。

    春回大地的時候,滿山遍野的山桃花盛開,洛河冰岸消融,幾個河段連成一片,如巨龍掀浪。這時候對下游的百姓來說就是滅頂之災,許多百姓會流離失所。

    雖然每年朝廷都會撥銀子修堤壩,但在濤濤洪水面前也收效甚微。

    軒轅瀚承準備啟奏今年分段修築堤壩,分流河流,灌溉農田,另外開鑿兩條人工運河,這樣減少了阻力,還可以利于水路運輸。

    軒轅瀚承上一世也是這麼做的,只是是在他執政了十幾年之後。這個主意是上一世的工部侍郎戴恆所出,戴恆其人在水利工程上很有天賦見地,自己也很努力專研。可惜戴恆年輕時雖然已有想法,但當時工部的尚書為人比較保守,沒有采納。

    戴恆的滿腔抱負沒有實現,但他沒有放棄,而是更仔細地研究洛河幾個河段的情況,尋找最合適分流築壩的地方。終于在戴恆升上工部侍郎後,才力排眾議上書皇上。軒轅瀚承準奏後,歷時三年才把工程完工。

    工程完成後,百姓們再也沒有桃花汛的威脅,而開鑿出來的兩大運河更是對軒轅帝國影響深遠。兩條運河水路運輸的意義自不用說,其兩岸更是繁榮熱鬧不已。

    今世軒轅瀚承想要提前完成這些,這事不僅僅對洛河周圍百姓有益,更對他要對付歷王起來,有著關鍵的作用。

    寫完了奏折,軒轅瀚承準備明天再和他的心腹們商議一下細節。想來他的寶貝應該醒了,軒轅瀚承起身回去。

    軒轅瀚承回到平樂苑的時候,林家寶剛起來,正在用小點心,看到太子殿下來了,“太子殿下沒有午睡呀?”

    林家寶醒來沒有看到太子殿下,有些失落。听舒雅說太子殿下去了內書房,不好打擾。

    “睡了一會兒,我沒有午睡的習慣。不過以後會慢慢養成的。”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的手,把他手上吃了一半的點心吃進嘴里,還舔了舔他的指尖。

    林家寶被軒轅瀚承的動作弄的怪不好意思的,“這里還有……全給您吃。”說著把盤子推到,太子殿下的面前。

    軒轅瀚承挑眉,“寶貝手上的更好吃。”

    花廳里舒雅和舒琴還有元福和元慶看到太子殿下居然這個樣子,心里都很吃驚詫異。這……這還是平日里嚴肅沉穩、喜怒不露聲色的太子殿下嗎?

    軒轅瀚承不理會宮人們的表情,繼續逗弄著林家寶。淡定的拉著家寶的小手,逼著他給自己喂食點心。

    等用完點心後,還把家寶的手指一根一根添干淨。這個時候林家寶的小臉已經是像熟透了似的。連一旁跟在太子殿下身邊的老人元福都覺得,太子殿下您真是……他都不敢想(變態)啊……

    舒晴也在心里想著太子殿下真可怕,那看林小主的眼神像是要把小主吃進肚子里似的。舒晴突然想到以前听過太子殿下喜歡吃人肉的謠言,身子打了個冷顫。

    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出了花廳,來到了平樂苑里的一間小書房,“這是你的小書房,喜歡嗎?”

    “我的?我的書房?真的嗎?”林家寶心喜看著這間布置精致的小書房,書櫃上有許多許多書,桌案上文房四寶一應俱全。

    “喜歡!太喜歡了!”林家寶高興的回道。他從小就喜歡看書學習,因為是雙兒不能去私塾讀書。還好大哥有時會教他識字,也讓他在家翻看他的書。進宮前大哥又突擊教導他,他也死記硬背記下不少。擁有一間這樣的書房,是林家寶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

    “你喜歡就好,以後我會在我門人中為你物色一位夫子,教你讀書寫字書畫等等。”軒轅瀚承想這個夫子人選他要好好物色一下。

    “謝謝太子殿下,我會好好學的。”林家寶對太子殿下充滿感激,太子殿下真的是除了他的家人外,對他最好的人了。他一定好好學習,不讓太子殿下失望。

    軒轅瀚承摟住林家寶,“你應該叫我什麼……嗯……”

    林家寶看了看周圍低頭沉默不語的元福和元慶,向太子殿下輕搖了頭,圓溜溜的大眼楮好像在說有人在這不符合規矩。

    軒轅瀚承知道林家寶是很守規矩的,只好揮手讓元福和元慶都下去,“這里不需要你們伺候了,都下去外面侯著吧。”

    等他們都走後,軒轅瀚承看著只剩下他們兩人,“寶貝只剩下我們兩人了……”

    “謝謝相公……”林家寶抱住軒轅瀚承的腰,抬著頭看向他,眼楮里滿滿的全是感激。

    “來……寶貝,今天我來教你。”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來到桌案前。

    “好呀,我來磨墨。”林家寶開始在硯台上磨墨。這活他以前經常幫大哥做,磨起墨來很是熟練,不一會兒就磨好了。

    軒轅瀚承看著眼里滿是笑意,看來以後還能享受紅袖添香的樂趣了。

    “會寫字嗎?寫給我看看?”軒轅瀚承把沾著墨汁的毛筆拿給家寶,教他握好。

    林家寶握著筆,微微有些不穩,一筆一劃地寫著林家寶三個字。字寫的很大,也有些歪歪扭扭的。

    軒轅瀚承彎腰從身後環抱些家寶,握住林家寶的手也在宣紙上寫下林家寶三個字。

    “真好看的字。”軒轅瀚承的字蒼勁有力、大氣磅礡,林家寶雖然不懂字,但也看的出太子殿下的字比他好多了。

    軒轅瀚承之後又在宣紙上林家寶名字上寫上軒轅瀚承這四個字,“我的名字。”

    林家寶照著軒轅瀚承寫的字,認真地書寫著。

    寫完四個大字,“看我寫好了……相公的名字。”這四個字筆畫真多,可真難寫,林家寶回頭,唇不經意地踫觸到軒轅瀚承的臉。

    “寫的真好,讓相公親親。”軒轅瀚承自然不會放過他,捧著家寶的臉親起來。從他的眉眼開始,一路吻上他的小鼻子,一直到那張櫻紅色的小嘴。

    軒轅瀚承用唇舌描繪寶貝的唇形,林家寶的唇被舔的濕潤潤的,不自覺的微張開來。

    軒轅瀚乘機承探入家寶的口中,吮吸著寶貝的香舌。“嗯……”。軒轅瀚承雙手在林家寶身上撫摸著,雙手漸漸向下揉捏著他的翹臀。林家寶感覺舌頭被吸得麻麻的,忍不住呻╴吟。

    軒轅瀚承把林家寶抱到桌案上,看著林家寶面色潮紅的臉頰,又從他的小酒窩上開始流連。“寶貝,相公親你舒不舒服?喜不喜歡?”接著又在家寶細嫩的脖子親吻,留下點點紅印子,林家寶覺得他被親的好舒服,有種被捧在手心的感覺。

    林家寶雙手環著軒轅瀚承的脖子,“舒服……喜歡……,相公……我好喜歡你親我。”

    軒轅瀚承被林家寶那軟糯糯的話語,惹出火來。只能深深地吸氣,抱著林家寶慢慢平息。“寶貝快些長大吧。”

    這一世軒轅瀚承讓林家寶早早地來到了他的身邊,但看的著吃不了也是一種甜蜜的折磨啊……

    第二日,軒轅瀚承下朝後,招來劉澤奇、鄭嘉和戴恆在外書房商議奏章的內容。

    “妙啊……真是妙……太子殿下,若是這個工程完成後,那可是于功于民的大好事。”鄭嘉看了後贊嘆道。

    劉澤奇也跟著對戴恆道︰“戴大人真是才華橫溢,劉某人佩服。”劉澤奇雖然不懂工事,但能抵御洛河桃花汛的大工程,連老謀深算的鄭嘉都稱好,那就不會錯了。

    “哪里哪里……當不得劉大人如此客氣了,全因太子殿下的提點。若非如此戴某也很難完成這一折子。”戴恆起身向劉澤奇回禮。

    戴恆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能在太子東宮和太子殿下的心腹謀士們坐一起。戴恆原是工部的一個小小主事,他對水利工程十分熱愛與專研。

    對于洛河桃花汛他有很多設想,他也向工部尚書提過分段修築河堤,分流開鑿運河的想法。但尚書大人為人保守,認為工程浩大過于大膽,並沒有采納他的意見。

    戴恆的滿腔抱負不能實現,很是失望。老天垂憐,讓他有一次偶遇了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並沒有傳聞中的冷酷無情,反而很平易近人的和他聊起工部的事物,說道水利工程的時候,戴恆大著膽子把他對洛河的治理設想說了。

    沒有想到太子殿下對他的想法大為贊同,還和他深入探討。太子殿下知識淵博,往往一個提點就令他茅塞頓開,許久的困惑都可以解決。之後,太子殿下派他去了洛河幾個河段實地勘察,戴恆話費了近一年的時候才勘察完成。

    戴恆回京後,精心寫了折子交給太子殿下,而太子殿下也很重視,他們經過多次商議後,才有了太子殿下所謄寫的這份折子。戴恆有一種視為知己死的感覺。

    “戴恆也不用謙虛,光靠我的提點是不夠的,這其中都有你的心血與用心,將來的功績里你將是大大的功臣。”軒轅瀚承從主位走下來拍拍戴恆的肩膀。

    “太子殿下這次這個工程浩大,用時也久,所需的人手也很多。看來是需要征徭役役,這對百姓的負擔會比較大。”鄭嘉分析道。

    “嗯光征徭役肯定是不夠的,我準備讓軍民都要參與進來。若是所有都加注在百姓身上,因此荒廢了農耕那就得不償失了。”軒轅瀚承說道。

    “用兵來修堤壩?”劉澤奇也來了興趣。

    “哈哈,太好了,正愁沒有好借口往洛城派遣軍隊呢。”鄭嘉已經想到了太子殿下的想法。

    “快和我說說?怎麼回事?”劉澤奇還是有些想不明白。

    “我想太子殿下的意思是派遣士兵去洛城等幾個城池屯兵修築河堤。這樣既可以修築河堤有利于民,又可以防了歷王,更可以借機刺探歷城的情況。”鄭嘉分析道。

    “鄭嘉說的不錯,歷城將會征窯役,並會下令歷王派遣軍隊來修築河堤,開鑿運河。這樣一來,歷王短期之內都無法握有自己的軍隊了。”軒轅瀚承說道,歷王手里沒有了軍隊,就會像沒了牙的老虎一般。

    鄭嘉眼珠子一轉,“等修築河堤和開鑿運河時再把歷城藩地來的軍隊打散開來,這樣歷王也就更成不了氣候了。”

    “哈哈,這個洛河水利工程真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啊。”劉澤奇總算想明白了。

    “澤奇,這次我會啟奏父皇派你去。戴恆你也是,回去好好準備一下,明日早朝就會宣旨了。”軒轅瀚承對著他們說。

    “諾。我等一定不負使命。”劉澤奇和戴恆齊聲道。

    “時候不早了,你們兩個回去準備準備。”軒轅瀚承準備去和他的寶貝一起用午膳了。“都散了吧。”

    軒轅瀚承回平樂苑和林家寶一起用午膳,享受了相互喂食的樂趣,甜膩的氛圍令宮人們都不敢相看。

    之後,軒轅瀚承又陪著林家寶午睡。軒轅瀚承只睡了一小會兒,就輕聲輕腳地起身。帶著奏折去了御書房,軒轅瀚承與父皇在御書房呆了整整一個下午。

    第三天的早朝,太子啟奏分段修築洛河河堤,預防洛河桃花汛,並開鑿運河。

    皇上當朝宣布由戶部撥款,洛城、歷城、江州、湖州等地征徭役。另派遣各地軍隊去洛城集結屯兵,與民共同修築河堤,開鑿運河。

    封劉澤奇為兵部侍郎,率兩萬士兵前往,劉澤奇統領分派調遣歷城等地來的軍隊。封戴恆為工部侍郎主理洛河工程事宜。

    劉澤奇、戴恆上前受封,其中戴恆格外激動,工部侍郎,他居然連升兩級。感覺到周圍看向他羨慕嫉妒的眼神,戴恆發誓一定會好好做事,不負皇上和太子殿下的賞識和恩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