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相公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第二天清晨,元福早早地候在寢宮門口,听著里面的動靜。等了一會不見動靜,壓著嗓子輕輕在門外喊︰“太子殿下,時辰不早了。”听到里面有了動靜,元福指揮著宮女們端著梳洗用品和衣服進入寢室內。

    “都輕聲些。”軒轅瀚承看著還在被窩里熟睡的林家寶,眼里滿滿深情。軒轅瀚承任由宮女們伺候梳洗、穿衣,一雙眼楮仍看著他的寶貝。

    林家寶仿佛感覺到了身邊的動靜,勉強睜開眼,也掙扎地要起來。 林家寶身上的被子隨著他的動作滑落,露出雪白的雙肩,身子上那些愛痕觸目驚心。

    元福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心想太子殿下對這位小主可真是寵愛啊。

    軒轅瀚承又把家寶壓著躺下,“還早呢,你再睡一會兒吧。我去上早朝了。” 軒轅瀚承說著,又愛憐地親了親他。

    林家寶再次醒來的時候,並沒有見到太子殿下。听到林家寶起身的動靜,兩個守在外間的宮女進了來。

    其中一個高個子的宮女說︰“林小主,您醒了。奴婢是伺候您的大宮女舒雅。太子殿下剛下朝,現正和大人們在外書房商議。讓您先用早膳。”

    舒雅是個很清瘦高挑的女子,給人以沉靜溫柔的感覺。

    另一個宮女個子比較嬌小,在一旁準備著洗漱的東西。“林小主,奴婢也是伺候您的大宮女舒晴。”

    舒晴的性子比較活潑,讓林家寶想起了玉靈。舒晴一說起話來就不停的,“林小主,今天準備穿哪身衣服,我給您準備了翠綠色、淺藍色兩身,您看看想穿哪一身?”

    林家寶見舒晴把兩件衣服拿上前給他看。都是很漂亮的衣服,絲質的衣料閃著光澤。不用手摸,就能想象到絲滑無比。

    林家寶最後穿了翠綠的那一身,用舒晴的說法,那感覺人就像水蔥似的。

    太子東宮外書房內,軒轅瀚承正和兩人商議著今日的朝會。

    “這次薛榮在江南連失兩員大將,那臉色看得真叫人爽快無比啊。”劉澤奇想著就哈哈大笑。劉澤奇曾是軒轅瀚承的伴讀,現已在兵部任職,是軒轅瀚承的心腹。劉澤奇性格豪爽,交友廣泛,在朝中人緣不錯。

    薛榮是吏部尚書,太皇太後的嫡親兄長,也是薛氏一族的領頭人。

    “薛氏一族已是強弩之末,那薛家除了薛榮之外其他旁支都不足為懼。這次多虧了太子殿下派人收集了這兩人的罪證,打薛氏一族一個錯手不及。”鄭嘉對太子殿下深深的折服。

    鄭嘉也是軒轅瀚承的心腹,鄭嘉此人足智多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擅長周易推算。前世鄭嘉是軒轅瀚承的謀事,幫著他出謀劃策出力不少,可惜身體體弱,早早就去了。

    今世軒轅瀚承十分給關心手下們的身體狀況。不時讓太醫為他們檢查、調理身體。也使得他們對軒轅瀚承也更加忠心愛戴。

    軒轅瀚承對他們兩人說道,“這次損失的兩人都是他的得意門生,也是左右臂膀。江南是他收受手下孝敬的主要來源,怕是會狗急跳牆……你們最近更要小心。要密切注意薛氏一族,特別是與歷王的聯系。”

    “諾。”

    軒轅瀚承看著時候不早了,他的寶貝應該已經起來了。“今天就到這吧。”

    劉澤奇想了想,會意道,“听說太子殿下昨個兒新納一美。”

    鄭嘉也有些好奇,听說是皇後娘娘賜的。太子殿下今天的心情真的不錯,看來是非常歡喜的。

    “哈哈,以後有機會你們會介紹你們認識。將來見了他要像對于我一樣。”軒轅瀚承對他們說道。

    劉澤奇和鄭嘉兩人听了不禁對這位小主好奇起來,到底是怎麼樣的人?讓太子殿下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軒轅瀚承帶著元福和一個小太監回到平樂苑的時候,林家寶已經用完早膳,正百般無聊坐著發呆。

    “太子殿下!”林家寶看到了太子殿下回來了,連忙起身迎上去。

    林家寶經過昨晚和太子殿下的親密舉動,看到太子殿下還有些害羞。

    “寶貝,今天起來了,都用完早膳了麼?”軒轅瀚承不顧周圍的宮人,捧著林家寶的小臉一陣猛親。

    林家寶頓時被他親的面紅耳赤。“已經用好了,吃了一碗燕窩粥,還有三個水晶蝦餃。”

    “好吃嗎?吃的太少了。”軒轅瀚承摟著林家寶問。

    “很好吃,我已經吃的很飽了。”林家寶說著還摸了摸小肚子。

    軒轅瀚承看著他那可愛的模樣,又忍不住在他的酒窩上親了親。

    “這是元慶,以後就跟在你身邊了。”軒轅瀚承指著那個小太監說。

    “小的元慶給林小主請安,小主以後多多使喚小的,有什麼跑腿的活都吩咐小的去辦,小的一定好好辦,為小主分憂。”元慶是個機靈的,他從元福公公那已經知道了,自己這個小主深得太子殿下的寵愛。自己跟著他只要忠心為主,以後也是前途無量啊。

    這時,元福上前稟報,“太子殿下,邱嬤嬤來了。”

    軒轅瀚承點頭,讓其進來,邱嬤嬤進來後,先向太子殿下和林小主請安。

    “邱嬤嬤是現在管理整個東宮的內務的管事嬤嬤,你以後有什麼事都可以吩咐她去做。”軒轅瀚承像林家寶介紹道。

    邱嬤嬤今日總算見到了太子殿下格外重視的林小主,和她在心中勾畫出的樣子完全不同。林小主看著還像是個孩子,完全沒有她想象中的妖媚動人。

    “邱嬤嬤好……”林家寶乖巧地向邱嬤嬤問好。林家寶並不因為現在身份的改變而覺得高人一等,對著年長的嬤嬤們一向是很有禮貌的。

    “林小主客氣了,小主要是有什麼事,都可以派人來找我。”邱嬤嬤看著林家寶乖巧可愛的樣子,也很有好感。

    之後邱嬤嬤向林太子殿下稟報平樂苑的人選配備,“林小主身邊共有大宮女兩人,四名二等宮女,太子殿下看可還要添置?”

    其實林家寶一個作為太子殿下的小侍來說,已經是最高規格了,但看到太子殿下對林家寶寵愛的模樣,也放膽提了一下。

    “先這樣吧,越制了也不好。以後再添人吧。”軒轅瀚心中承盤算著,他也不會讓他的寶貝一直只做他的小侍而已。

    接著邱嬤嬤又把這幾天,東宮里的內務向太子殿下匯報了一下,就告退了。

    “好了,舒雅、舒晴你也都認識了,其他四個不重要,以後再見吧。”軒轅瀚承對林家寶溫柔地說著,又看向舒雅和舒晴,“以後你們要好好伺候你們的主子,可不能因他年紀小、心軟而馬虎。出了紕漏,你們的下場,也是知道的。”

    軒轅瀚承的話語雖然不嚴厲,甚至有些雲淡風輕的。但那股冷意威壓還是使得舒雅和舒晴紛紛跪下,齊齊回答道︰“奴婢一定用心伺候好主子。”

    軒轅瀚承感覺懷里的家寶有些被嚇到,把他摟的更緊了,在林家寶耳邊呢喃︰“別怕我寶貝……”

    “嗚……我不怕……”林家寶被摟的有些不舒服,微微掙扎。

    軒轅瀚承放開家寶,“那你親我一下。”

    林家寶不好意思,“那麼多人看著呢……”

    軒轅瀚承抬眼,他們周圍的人都已經把頭低下了。

    “沒人看呢……”軒轅瀚承示意林家寶。

    林家寶被他看的沒辦法,迅速地在他臉上親了一記。

    軒轅瀚承雖然不怎麼滿意,但也不敢再逗弄他,心想循序漸進慢慢來吧……

    “好了,時辰不早了,我們先去母後那請安吧。”軒轅瀚承對林家寶說道。

    “諾。”林家寶一听要去給皇後娘娘請安,想到自己現在身份不同了,有些緊張。

    “別緊張,我陪著你。”軒轅瀚承安慰道。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坐在步輦上,有四個身強體壯的太監抬著去往永壽宮。林家寶從來沒有坐過步輦,看著和平日不一樣的開闊視野,有些新鮮好奇。

    不一會兒,他們就到了永壽宮。

    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進了主殿,一起向母後請安。

    皇後看著太子拉著林家寶的手,頓了一頓,後又若無其事地說︰“承兒你們來了。”

    “母後,兒臣帶家寶來向您請安。感謝您把家寶賜予兒臣,兒臣很喜歡。”軒轅瀚承真誠的說著感激。

    “家寶?”皇後有些疑問地看向太子。

    “安竹本名林家寶,很好听吧,家寶家寶,家中的寶貝。”軒轅瀚承得意地說。

    皇後听了也笑了,“是個好名字,來上前我仔細瞧瞧。”

    林家寶看向太子殿下,見太子殿下給他一個鼓勵的微笑,走到皇後娘娘跟前。

    皇後見林家寶確實是相貌可人,氣質干淨純潔。一身翠綠的衣裳,襯著他青春年少,欣欣向榮。比她之前看到林家寶穿著宮侍服的樣子更上一層。

    “真是個可人的孩子。”皇後說著,拉著林家寶的手,突然卷起林家寶的衣袖,當看到那刺目的紅點。雖然皇後早知道結果,但心中難免還是有失落。

    軒轅瀚承上前把林家寶納入懷中,笑著看著皇後,“母後您這是做什麼?家寶還小呢……”

    皇後有些訕訕地說︰“是母後的不是,周嬤嬤。”皇後示意一旁的周嬤嬤端上賞賜,對林家寶說︰“這是給你的見面禮。不管如何,你現在入了太子東宮,上了皇室的玉牒,就是太子的人了。以後要好好伺候太子,太子對你這麼寵愛,不可恃寵而嬌,要循規蹈矩,可不能給太子丟臉。”

    “諾。”林家寶規規矩矩地接過賞賜。

    皇後對林家寶規矩的態度很是滿意。

    “承兒,已經晌午了,在母後這里用膳吧。”皇後和太子說道。

    “不了母後,兒臣用膳前還需要先喝調理的湯藥,就不陪母後用膳了。”軒轅瀚承想了想和皇後說。

    “那你快些回去用藥吧,別耽擱了。”皇後信以為真。

    “兒臣告退了,以後兒臣會經常帶家寶過來陪您。”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一起行禮告退。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一起坐上步輦,林家寶看著太子殿下欲言又止。

    “嗯……寶貝,你想說什麼?”軒轅瀚承問他。

    “太子殿下……您剛說要喝藥,是病了嗎?”林家寶關心地問。

    “是啊,我有內傷……”軒轅瀚承邊說邊看著林家寶的反應,林家寶听到太子殿下的話眼楮瞪的老大,緊張的問︰“什麼內傷啊?傷得重不重?”

    “哈哈,騙你的,小傻瓜!在母後那用膳,你可只能站著伺候著呢。”軒轅瀚承對林家寶緊張的態度很是滿意。

    “太子殿下您對我真好!謝謝太子殿下!”林家寶听了覺得太子殿下對真是他太好了。

    “寶貝,你不要稱呼我太子殿下可好,太生疏了,你想我們都那麼親密了。”軒轅瀚承在林家寶耳邊吹著熱氣,看著林家寶的臉漸漸紅了起來。“叫我瀚承如何?”

    林家寶避開他吹來的熱氣,“直呼太子殿下的名諱,這不和規矩啊……”

    軒轅瀚承不肯放過他,“那叫我相公如何,就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叫好不好。瀚承和相公你必須選一個。”

    林家寶想了想,雖說不可直呼太子殿下的名諱,但宮規里沒有說不可以叫相公啊,再加上他自己的一點點私心。林家寶看了看四周,湊近太子殿下耳邊輕聲叫道︰“相公……”

    軒轅瀚承听了後心花怒放,哈哈大笑,“我的好寶貝,再多叫幾聲。”

    林家寶害羞的不行,之後又在軒轅瀚承的不斷催促後又輕聲喚了幾聲相公。把軒轅瀚承樂的不行。

    這就是他軒轅瀚承的寶貝,一點點愛護就能讓他對你滿心依賴,視你為最重要的人。他不知道這兩世他積了什麼福,讓老天爺能讓他重生,好好珍惜寶貝。軒轅瀚承我發誓今生一定不負你。

    太子殿下和林小侍一路上笑聲不斷,林家寶備受太子殿下歡心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個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