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接風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這來十天,林建一直忙著選址建廠的事情。現階段滿打滿算,加上錦城還沒開張的那家火鍋店,總過也不才一家總店,一家分店。就算生意再好,平均每天要用的料也超不過一千份,只需要請一些人給柳立打下手,少少的買一些必須的機器設備,修幾間房子就夠了,規模頂多就算個作坊。

    不過林墨考慮的比較長遠,現在鋪面有現成,資金也相當充裕,爸爸的經營能力比他想的更強,隨著他對火鍋店的經營模式不斷熟悉,只需要人手到位,擴張起來非常迅速。所以,對應的後勤供應,一開始就必須盡量到位,勢必不能在這上面拖了後腿。

    林墨和林建商量過後,決定先買下50畝土地,把廠址訂下來,先劃一小塊地方修一些廠房用著,其他地方找專業人員規劃後,再進行修建。其實就算真要建個能供應得上火鍋店需要的底料廠,也用不著這麼多土地,林墨這會兒買這麼多地,很大程度上是圖便宜。

    青桐村離城比較近,但嚴格來說還算不上城郊,村里除了一個半停工狀態的磚廠,再沒其他工廠。林建跟林常青一起去相關部門問了,地價在十五萬左右一畝,賠到村民頭上,再加上青苗費,一畝地他們大概能拿到四萬多一點。林建看中的那塊地在開發中的荒山附近,緊靠著路邊,交通便利。同樣的,緊挨著路邊的田地,別人耕種的時候也便利,這些賠償款在現目前看起來不算低,卻不是人人都願意賣的。

    這五十畝地牽涉了二三十戶人家,地多的人,全家的口糧田幾乎都在里面了,地少的人,不過幾分地而已。地多的人要麼想賣個高價,要麼就壓根不想賣,怕賣了地,以後錢也用了,地也沒了,本身又沒文化又沒技術,一家老小喝西北風嗎?對于許多農民來說,沒有什麼是比土地更令他們安心的東西。地少的人雖然沒這麼多顧慮,但都架不住想賣個好價錢,暗地里跟著不想賣地的人瞎起哄。

    林常青做了幾十年老村長了,在村里的輩分也高,說話比普通村干部有分量,他召開了幾次大會,把大伙集中起來商量。同意賣地的人先簽字,一算,大概有二十來畝地。再問了村里有沒有其他地沒有在這里,但願意賣的人,堅決不願意賣地的人可以跟他們以地換地。有人害怕賣了地喝西北風,也有人本來有點手藝,或者全家都在外面打工,家里的地根本沒人種,這些人都很樂意賣了地換錢。再加上林建也跟村里人承諾了,如果地全賣給了他,只要不偷懶,以後等荒山開發完了,可以優先到那里干活。這樣一來,少了後顧之憂,一些腦瓜子活一點想弄點本錢做個小本生意的村民也動了心。就這樣東拼西湊一番,地的問題算是圓滿解決了。

    接下來就是交錢,辦理各種批文。

    林建成天忙得腳不沾地,裝了假肢的左腿都磨出了血泡,加上天氣熱,差點感染發炎。被老太太發現後,把他狠罵了一通,又打電話給林墨告狀,林墨也把爸爸說了一通,這才暫時消停下來,在家里休息沒兩天,林墨便帶著韓勛他們回家了。

    頭天剛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林墨讓爸爸留了兩間包間,請大家嘗嘗店里的火鍋,算是給大家接風洗塵。

    韓母過來主要就想知道堂姐安蕊以及佷女的事情,老太太作為程緩緩的婆婆,自然少不了出面。林書跟著龐校長去錦城特訓,這天恰逢周末放假,便磨著龐校長送他回來。龐校長平時愛將林書帶回家給他額外開點小灶,林書白白胖胖的,嘴乖又懂事,很討龐校長兩口子喜歡,老杜開玩笑說,你們那麼喜歡小書,干脆招他做干兒子算了。龐校長老口子還真動了心,一方面是真喜歡林書,另一方面他們覺得林書以後肯定有出息,老龐花了那麼多心思調教他,收個干兒子,拉進兩家關系,何樂而不為?

    林建成天忙著店里的事情,林墨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老太太對學習上的事情一竅不通,本身又是寵孫子的主,這樣一來,家里根本沒個人能管著、幫助林書。龐校長願意收林書做干兒子,林建正求之不得。兩家結了干親後,來往更密切了,林書與龐校長之間少了拘謹,多了幾分親昵。因此,也敢磨著龐校長送他回來。

    林墨家里的情況,韓母全都從韓勛那里打听清楚了,這次過來,特意給老太太和林書帶了禮物。寒暄一番後,大家入席。林建怕他們不能吃辣,特意點了鴛鴦鍋。韓母和韓勛都對麻辣鍋情有獨鐘,母子倆相似的桃花眼同時被辣得熱淚盈眶的模樣,別提多喜感了。韓父比較青睞清湯,火鍋這種非常平民的食物,他常年在國外吃到的次數實在不多,印象中,這應該是他吃過的最好吃的了。

    吃火鍋講究熱鬧,吃的時候如果還遵守什麼‘食不言寢不語’就太沒趣了,韓母入鄉隨俗,邊吃邊跟林建母子聊天。林建和老太太都知道韓勛家世非常好,具體好到什麼程度,老太太可能沒概念,名下掛了韓勛五千萬美金的林建心里卻非常清楚,韓家是他們無論如何也高攀不起的。哪知,就有那麼巧的事情,轉眼兩家竟成了遠房親戚。親戚往往是越走越親,彼此間不往來,那再近的關系也白搭,就像林芝和他們,親姐弟之間一年也沒來往幾次;彼此間投緣常常往來,再遠的關系也能多出幾分親昵。韓家和他們就屬于後種。

    前些日子,林建知道韓勛的父母要過來,他心里還很是忐忑了一番。一方面是因為身份地位的差距,更多的還因為他們是亡妻的娘家人。盡管程緩緩已經過世十多年,他也一早就認識了韓勛,但架不住心里就是有種新女婿第一次見女方家長的緊張感。

    好在見了面以後,發現韓父和韓母都沒什麼架子,韓父雖然有些嚴肅不是特別愛說話,但言語舉動還算親切,沒有那種高高在上的壓迫感。韓母臉上總帶著笑意,溫柔親切,談起過去的事情雖然有些難過,但還不至于失態,老太太的普通話依然講得相當捉急,林建再次被她抓來當翻譯。她和韓母都是女人,盡管階層差距堪稱雲泥之別,但年齡差距卻不是太大,關于孩子的話題總能聊到一塊兒去。

    一頓飯吃了三個多小時,韓勛順利晉升一個輩分,原先的奶奶變成了阿姨,叔叔變成了表姐夫,弟弟變成了表佷子。別說是林墨了,就他自己都覺得很不自在。老太太和林建卻適應良好,林書因為林墨要轉學去京城的事情,對他敵意倍增,入座的時候,特意坐在他和林墨中間,不止一次表示自己不適應錦城那邊的生活,希望哥哥能過去陪他。

    林墨想著既然已經回來了,順道去錦城看看分店裝修的進度,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韓勛在旁邊將他們兄弟倆的嘀咕听得一清二楚,深覺得自己以前實在太小瞧那小胖子了,苦肉計什麼的不要用得太好了!瞧他那身小肥膘,像是‘吃不慣那邊學校飯菜’的樣子嗎?也就林小墨那個笨蛋才會上當。什麼!還敢慫恿林小墨轉到錦城去讀書?韓小人看著小胖墩腮幫子鼓鼓的臉,爪子前所未有的癢。

    吃完火鍋,天色已晚。韓母跟老太太約好,明天去他們家,然後先一步回賓館休息了。林建因為腿部殘疾,就算想考駕照也得等十來年後國家放寬考試政策再說,再加上現階段店里也沒有用得著的地方,林建大多數時候要麼住在店里要麼住在縣城的房子里,家里一直沒有買車,老太太今天過來是坐了村里人的摩托車來的。韓勛難得心細了一次,讓阿虎一會兒再過來開車送他們回去。

    不過才十多天的時間,住慣韓勛京城的大宅子,睡慣了那兒的高床軟枕,躺在自己的舊床上,林書早睡得呼呼的了,林墨還沒什麼睡意。

    他翻個身,把林書不老實的腳從他身上挪開,就听到手機響了,忙掛了電話,不用看都知道是韓勛打過來的。他看了眼熟睡的林書,躡手躡腳到樓下廁所,給他回過去。

    電話一通就听到韓勛在那頭嚷嚷︰“林小墨,你答應了我要去京城讀高中的,你現在要反悔我就跟你翻臉。”

    林墨以為他大半夜打電話過來,要說什麼,結果就為了這事兒。他冷笑一聲,道︰“行,隨你。”說完,林墨把手機拿得離耳朵老遠,那頭果然傳來韓小人的咆哮︰“林小墨,你這是什麼態度?”

    “開口就是質問,你還想要什麼態度?”

    韓勛被噎了一下,自知理虧,便支吾道︰“誰讓你想反悔的?”

    林墨被他氣笑了︰“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反悔了?”

    韓勛頓時眉開眼笑︰“這可是你說的啊,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韓勛生怕他變卦,忙說,“好了,沒其他事情了,時候不早了,你趕緊的睡覺吧。”接著,電話那頭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林墨無奈地搖搖頭,回到房里,先前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跟韓勛通過電話後,竟然有了睡意,不一會兒功夫就陷入了黑甜夢鄉。